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老婆是凤凰女之脆弱的议长(10)

2021/5/5 3:34:56 作者:大蛇大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老婆是凤凰女
我老婆是凤凰女
作者:大蛇大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漫威世界。系统,宿主,请拿下一个实力强劲的女朋友。我是变种人,在X学院,而在X学院当中,最强的变种人是凤凰女?从此,走上了泡凤凰女的路。作为一个疼老婆,宠老婆,爱老婆的男人谁碰我老婆一根头发,我就让他烟消云散!(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声名远扬的最高议长似乎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禁欲。要知道,现在大多数政客身边都会有几个外貌出众的副手,而帕尔帕廷向来注意形象,没有此类风流韵事。但,如今真相疑似浮出水面! 我们坐怀不乱的议长注意的貌似不止公众形象,还有秘密情人的感受!此君是位年轻绝地,按年龄看都能当议长的孙子了。

战功赫赫的老兵安纳金□□者(25)是许多年轻绝地的榜样。他的少年岁月多数奉献给了共和国,勤勤勉勉为人民办事。万万没想到,他的服务范围和对象竟如此惊人。

绝地学院和最高议长的办公室对此皆拒绝回应。但据我们所知,□□者近期因不明原因被绝地团体驱逐。绝地对恋爱的严苛态度众所周知,然而这次情况特殊:议长向来洁身自好,如今与□□者出双入对,想必感情非同一般。为了共和国领导人的幸福,绝体学院也该宽容点啊!

这段时间,年轻的前绝地和议长更是恩爱异常,时不时一起用餐,出席银河歌剧院的演出......”

安纳金差点把全息投影机扔到房间另一头。这压根是无中生有嘛!那些见鬼的记者......安纳金叹了口气,转身,眼不见为净。一周来,他一直悒悒不乐地在帕尔帕廷的公寓里晃悠。帕尔帕廷给他买了一些柔软的黑色实用衣物,与绝地袍子相似。安纳金觉得没必要更换靴子。议长坚持让安纳金去裁缝那走一趟,但前绝地目前还负隅抵抗着。

事实上,他有些手足无措。长大后他习惯于听从师傅的命令,服从学院的指示;小时侯则受控在瓦头手中。如今他获得了自由,随之而来的却没几分喜悦,反而觉得......丢失了意义。

议长好像在等待什么。每次看到安纳金心情不佳地坐在典雅的黑色沙发上,他就会微笑。然后转身,投入大量工作里。显然,他想要安纳金踏出第一步。

啊,安纳金软绵绵地倒回沙发上,想道:若我知道他要什么,还可以满足他,奈何不晓得。他知道帕尔帕廷是个邪恶的人......甚至超越邪恶本身 (若世上存在这种人的话)。整场克隆战争不过是攥权的借口,但这个认知没能改变他的感情。他想让心中的爱意蒸发;不过爱情从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我们的爱怎么会是假的?安纳金知道,议长对他并非无情。他肯定也爱我,前绝地想:没有人不可救赎。面前浮现最高议长的脸,那双淡蓝色眼睛被姜色框住、粉红的樱桃小嘴、苍白皮肤以及无比女性化的手......

安纳金颤抖了一下。有时,他觉得自己就在消失的边缘。这公寓就像异世界,一个与现实脱轨的红色子宫。没有人可以冷漠至此吧他心里不会完全没有爱吧?

安纳金坐了会,呆呆看着帕尔帕廷的雕像。门边传来“哔——”的一声,红墙的的一部分滑走,展现后面的屏幕。双手盘在胸前的欧比旺肯诺比出现在走廊上。

他内心交战,纠结着是否开门,堪堪起身走到门边。此门通往入口,安纳金知道,那里站着议长的两名禁卫。

欧比旺肯定知道帕尔帕廷这段时间在议会,因此可以断定:他是冲着安纳金来的。毕竟,要猜出前学徒的去向并非难事。

安纳金按下门边一按钮,开启通往入口处的声道。“让他进来。”他对侍卫说,带有一丝任性。

绝地大师走进时,安纳金正站在门前,全身散发“禁止入内”的不友好。

“议长在吗?”欧比旺轻快地问,但安纳金知道他对帕尔帕廷的行踪一清二楚。

“你要干什么?”安纳金犀利地问,暗色眸子暗涌热切,与前师傅的视线交错。

“我想谈谈。”欧比旺回答,仿佛这是银河里最正常不过的事,“但不是在这。”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也许我对你已无话可说。”安纳金缓缓说。

“你天生的好奇心会促使你跟我走一趟。”绝地说,慈祥的面目露出洋洋得意的笑。

“哦?那你想在哪谈?”安纳金格外强调了“谈”这个字。实际上,他觉得他们不吵起来就算不错。

“来点吃的如何?”欧比旺说。

——————

在“德克斯小饭店”面对面坐下,安纳金瞟了眼四周,有些不习惯。这廉价厨房与平时的高级餐厅天壤之别,似乎提醒着他:分水岭已跨过,过去的岁月和未来的生活将天壤之别。帕尔帕廷要是看到安纳金点的那讷夫汉堡,一定会厌恶地闭起眼。当然,前绝地点餐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不愿一上来就与欧比旺交锋。

不幸的是,安纳金太久没吃,对汉堡里的酱料全无把握。酱料滴落手腕,溅到衣服上。温文尔雅的形象毁于一旦。

“安纳金,”欧比旺严肃地说,先前装出来的轻松无处可寻。“你得明白,我们把你驱逐出去,还有另一个原因。”

安纳金保持沉默,盯着他。

“我们想引蛇出洞,让西斯尊主原形毕露。自科洛桑之战,我没就没有任何新线索。你与帕尔帕廷的关系对绝地是极大的优势。你与绝地断绝关系定能降低西斯的戒心,增加他露出马脚的几率。”

“你是说,那大庭广众下的羞辱......全是作秀?”安纳金难以置信。

“安纳金,听我说,你得放开自尊心,为大局着想啊。”

“不,你听好了,也许在你看来,这都是演戏——但我的选择是真的。”欧比旺怎么能这么说?他饱受折磨,历经煎熬的几天都是绝地的计划?“我在学院和议长间选择了议长,我对他是真心的!”

欧比旺望出窗外,盯着川流不息的空中交通。“我很抱歉,安纳金。”他懊悔道。“当时我不能告诉你。你不擅长隐藏情绪,异常表现会使伪装穿帮。我们也是不得已,对不起。”

“什么伪装?”安纳金骤然起身,硬邦邦地说。饭店里顿时鸦雀无声。

欧比旺正要回答,一位漂亮的艾里多尼安星女性走上前。“你是安纳金□□者么?”她匆忙地说,止不住胸膛里翻腾的笑声。

“我是,有何贵干?”安纳金有些疑惑,他敢肯定他们是初次见面。

“哦!”她惊叹道。“你真的在和议长上床吗?”

——————

当安纳金怒气冲冲地回到帕尔帕廷的公寓,发现入口处站着四名侍卫。但他不需要他们来告诉他主人到家了——帕尔帕廷不再把原力信号掩盖,前绝地在千里之外便能感应到深海般涌动的力量。

帕尔帕廷显然刚回家,还在跟斯莱默尔和其他侍从指纵着什么。议长在几个人中移动;对一个人说几句话,在对下一个说几句。一波字连绵不断地从一个人转向下一个人,不带停顿。他对每个人说过什么,接下来有何吩咐了然于心,毫无紊乱。

一肚子浊气的安纳金半途停下脚步,略带兴致地看着议长,直到他把侍从们送走。紫红和深赭相间的袍子,袖子在腰边收紧。耸起的肩头掩饰着帕尔帕廷不算高大的身板,但对安纳金而言,它更强调了爱人娇小的身材。

他真的很在意这个呢,安纳金想。有少人知道他穿了内增高......他怎么会没发现,这身高对我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帕尔帕廷踏着小碎步靠近安纳金,张嘴——话未出口,安纳金就问。“你鞋号多少?”这不全是心血来潮;安纳金发现,打破帕尔帕廷冷静沉着外表的最好方法是不按常理出牌。

议长瞟了安纳金一眼,但安纳金脸上满是诚挚,看不出丝毫欺骗。

“七号。”帕尔帕廷缓缓说,仔细打量安纳金。

“......那你的具体身高?”安纳金趁热打铁地问,声音甜美;处于卖乖状态。

帕尔帕廷身体前倾,两人几乎碰到一起。“安纳金,”他平静地说。“别这样。”柔和的语气有几分危险,提醒着安纳金,给议长设套非上策。

“听说你接待了某人?”帕尔帕廷若无其事地说,离开安纳金身畔,坐到沙发上。

“是的,欧比旺来了一趟。”安纳金直白地说,希望自己的坦城能让议长放心,别深究。

“他有何可说?”帕尔帕廷唇边的薄笑没进入眼眸;它们冷漠似冰。

“来寻求原谅。”安纳金说。他尝试绕圈子,在不暴露真相的情况下说实话;帕尔帕廷会轻易探测出谎言。他对自己的隐瞒有些意外。我为什么包庇欧比旺?安纳金自问:难道我想背叛帕尔帕廷?

“那你让他得偿所愿了么?”议长调整着袍子。

“没有。”安纳金诚实地说,在忙于打理自己的帕尔帕廷身边坐下。

“啊,这样我就放心了。”帕尔帕廷略带讽刺地说。一如他所有意味不明的评价,安纳金无法明确指出这莫名的挖苦从何而来。

帕尔帕廷的小手放在膝上,安纳金注视着他手上凸出的血管,怔怔出神。它们就像雪地上的淡蓝色河流。他是个西斯尊主,安纳金对自己说。然而,直到此时此刻,当目光落在议长身上,这事实仍感觉匪夷所思。

他实在是个过分讲究的人,安纳金暗想。他无法相信这双纤细的手能做出任何暴力之举,甭提舞动光剑!还有,帕尔帕廷对很多事,比如衣物,可是挑剔的很呢。他浑身上下并无任何......战争气息。

安纳金被爱人的哄然大笑拉回现实。

“我的师傅也这么想。”帕尔帕廷笑道。“在这方面我让他失望透顶。我向来鄙视肢体打斗......实话说,我依然如此。”他把手举到空中,用凝视老朋友的眼神瞅他们。“脆弱表象有它的用处,安纳金。”

“我觉得你的手很漂亮。”安纳金脱口而出,轻轻把它们包裹在自己宽大的手掌里,举止温柔。

“西斯如宇宙一般多样化。”议长任由安纳金把他拉近,说。“但他们都是西斯。”

————————

脆弱表象有它的用处,帕尔帕廷暗笑。也不知该做到什么程度......说真的!关于母亲的回忆全是扯淡,谁叫这小子吃这套......到现在,安纳金扔觉得能用爱救赎我。全无新意......但与我的目的完美契合。

两人吻到一起,缓慢地品尝对方的唾液,旖旎缱绻。经过一周的分离,安纳金只想好好抱着他——当然,要让媒体相信他们的清白是天方夜谭!他们恨不得用最夸张的修辞把这对苦命鸳鸯的故事公布到银河的每个角落。

帕尔帕廷在他怀中很是满足。虽议长不想承认,但他确实喜欢被男子抱住,那强劲有力的臂弯让人欲罢不能。

“我爱你。”安纳金谓叹道,仿佛刚意识到这点。他完好而温暖的那只手以熟悉的方式穿过帕尔帕廷发丝。即使嘴硬不承认,他知道议长喜欢,甚至享受这动作。

“哦,安纳金......”议长轻轻地呼吸。西斯尊主和天选之子继续亲吻,一如普天之下热恋中的情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从锦衣卫开始第7章在线阅读

    冬日的暖阳在窗外闲逛,积雪半溶,流水淙淙。申三秀安静地坐在他专用凳子,双手捧着一只大包子,低头乱啃,满地碎屑。那一头,檀香在忙碌,没空顾得上他及满地脏乱。大椒小舍人口不多。厨娘和厨工各一名,长工两人,丫环两名,加上她和申氏母子,统共才九人。姑娘仁慈,体恤众人,逢岁朝前必为各人备好新衣物。众人乐呵呵地

  • 十二星座之异能学院在线阅读岫玉变故

    岫玉国皇宫中萧闫拿着手中的信问自己的儿子萧华说:“这是怎么回事?”萧华不想过多的说:“最近街道的谣传,说大将军劳苦功高,对百姓也是极好,这岫玉国能有今天全是大将军的功劳。而父皇你不懂军事,却还要发动战争;不懂民间疾苦,还要大修宫闱。这岫玉国应该让大将军来做主。”萧闫很是不开心地说:“大将军知道吗?”

  • 绝地求生:神级刚枪王之神秘的箱子(一)

    我放飞了鸽子并向着鸽子的方向前进,路上我看见了许多玩家都在打怪不管是刷出鸡还是鸭还是猪能打的他们都他来当经验没有一个像我这么无聊的接这种任务。“看见没那个傻子不去打怪升级分而去接个信的任务这种任务哪有什么经验。”一个十分强壮的玩家说。“送信的任务是村门口的那个NPC给他山里哥哥送信的任务吗真是傻子去

  • 洪荒:绝世桃花仙芳心暗许

    “宋小姐,让在下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三哥古寒宇;哥,这位小姐是宋蓝茹。”只见那个古寒宇对她点点头,礼貌性地对她说:“哦,是宋小姐啊,幸会幸会。”蓝茹马上回礼道:“小女子见过古公子,请两位公子不必客气,可称呼小女子蓝茹。”维森公子笑道说:“好好,想不到小姐如此爽朗,实在难得,那在下以后就称小姐

  • 神级黑科技在线阅读第五章

    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看起来似乎和真实的世界一样,白童安兴致勃勃的伸手捏了捏花瓣,从手感来说,和现实世界的花瓣一样样的,他一使劲,还将一片花瓣捏出了艳红色的花汁来。许东余见白童安探索新世界,自己没回答也没有再问,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正想跟他说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的调控方法,就被他打断了。白童安是好奇宝宝不错,

  • 听说大神喜欢我墓地里

    ······雪橇街再往南边走,本来就稀疏的灯光不一会就完全消失不见了,只有王宁手上的马灯还亮着。不一会儿,穿过了大概方圆两公里廖无人烟的雪原,王宁便来到了墓园,准确的说,是旧的墓园,在小镇的人们随着旅游业的兴隆富裕起来后,他们在更好的地方新修了更气派的大房子,新开了更舒适的大旅店,甚至连死后的住所也

  • 英雄联盟之瓦洛兰战神之夜光

    阿音没有料到这里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色。只是一处小小的天窗,大小不过巴掌,四四方方的,却能看到银白的月光落下,落尽里面,如同璀璨银河一般。“呼”的一声冷风吹来。让阿音这种入迷的神情稍微有些缓和,而后眼前银白的光粒闪烁,一对金色的圆球忽上忽下而来。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一只银白的蝙蝠,挥动翅膀,而这一

  • 这个仙尊不正经造化仙草 痛苦洗髓

    在经过了十几根杂草之后,以及艰难咽下之后,敖界终于是饱了。现在敖界的表情可以说是极其的精彩啊,脸上一会变成黄的,一会变成青的。“那么,现在,吃饱喝足了,也该来洗髓了。”“这里有着数不清的天材地宝,但用来洗髓效果最好,但又最温和的,就只有那株造化仙草。”抬头看向了石壁上的那株很平凡的一颗青草。“造化仙

  • 情剑之情缘在线阅读第2节

    “绿窈,你……”张嬷嬷脸色不善,缓缓开口。绿窈身子一抖,脸白如纸,腿软如绵,好悬跪倒在地上。绿窈那幅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有事儿……绿漪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定是绿窈私自扣下了国公夫人通知自家小姐去赏花宴的消息不说,不想让自家小姐去公主府。绿漪肺都要气炸了。若是国公夫人误会了,对自家小姐印象不好,可怎么

  • 今天洛厄斯得手了吗[综英美]在线阅读第7节

    羊湖的水纯澈透明,羊湖的山亘古伫立,在这羊湖的山水之间,我找不到高原专属的“神圣”之意,却领悟到了“皈依”一词——神圣是高不可攀,而皈依是我心向之。沿着羊湖的水岸,我和墨儿并肩走着,没了车内的天南地北的谈资,倒是无言流于默契。我想跟墨儿探讨一下“皈依”,又怕叨扰了原有的宁静祥和,于是作罢,继续沿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