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朝仙门底线是用来打破的

2021/5/5 3:17:08 作者:北寂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朝仙门
朝仙门
作者:北寂月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朝入仙门,大道为伴相期邈云汉;只身破万法,青衫染血弑杀神与仙

小老虎咬着尾巴呜咽了两声,可能是看出了白小幽的反抗,倒也松开了嘴,蹭了蹭白小幽的身子,在原地绕了两圈。

白小幽哪管得了什么意思,再一次要跑。

可问题就在这,白小幽跑一次,小老虎咬他一次,每一次想离开都被咬住走不了。

本来白小幽这两天时间除了吃了几苗嫩草和喝了一肚子水之外就什么都没吃,折腾到现在早就饥肠辘辘,跟小老虎较量了一会也就没有了体力,一阵阵晕眩过后,就瘫软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

白小幽知道,自己这是低血糖了,如果再不补充食物,等待自己的就算不被吃,恐怕也要饿死。

生理和心里的双重压力下,让白小幽的身体短暂的丧失了行动能力。

“不跑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等着,下辈子投胎做武松,打死你们......”

白小幽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无意识的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

看到白小幽瘫软在地上,小老虎却有些急了,靠在白小幽的边上用脑袋拱了两下,又舔了舔那张大脸,见白小幽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对着外面嗷呜嗷呜的叫了两声,声音中透着着急。

没过多久,一个巨大的身影就从外面缓缓踱步进来,把洞穴深处原本昏暗的光线堵了个严严实实。

白小幽熟悉的感觉再一次袭来,他清楚,这是那头成年巨虎再一次将他叼了起来。

“吃的时候整个吞,别咬一半,要不就先咬脑袋,来个痛快的.......”

白小幽再一次喃喃的低语,这一次算是彻底丧失了逃跑的欲望,晕眩的感觉稍稍褪去,但意识并没有完全恢复,陌生的环境往往伴随着陌生的死法,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死在老虎口中倒也也算不上委屈。

可是接下来的一系列的事情却让白小幽始料未及。

只见这巨虎将白小幽放在光线稍稍明亮的地方,身子一侧就躺倒在身前,露出两排有别于雄性特有的器官。

白小幽还有些懵的时候,小老虎可没有什么客气的意思,张嘴一口叼住其中一个,美滋滋的吸吮起来,吧唧吧唧的动静在洞穴当中格外的响亮。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吃?”

虽然事实再明显不过,但白小幽顶着自己那张大脸,用爪子指着眼前的景象震惊的询问道。

白小幽现在脑子有点木,一时间想不出眼前是个什么状况。

之前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就是将自己抓回来喂奶?这是个什么套路?

然而白小幽的询问迅速得到了回应,母虎一把就将白小幽的脑袋按了下去,似乎同样在发泄一路上白小幽如此话痨的烦躁。

小老虎倒还挺识趣,给白小幽让出了一块地方,不再搭理,又努力的吸吮起来。

白小幽此刻正在做强烈的心理斗争,自己什么时候断奶早已没有了印象,橙子当初吃奶的时候他倒是有些记忆,可问题他现在的思想可不是动物!

他确实是饿,但眼前这个情况确实有些刷新他的心里底线,好歹给块肉也行,喂奶算是怎么回事?

“呜。”

可能是见白小幽迟迟没有动静,母虎也有些疑惑,轻轻的低吼了一声,意思显然在询问为什么不动口。

白小幽咬了咬牙,生理上的饥饿终于战胜了理智,闭着眼睛张口咬了上去,一股股甘甜的味道冲入自己的口腔,可能是因为变成猫的缘故,味觉与人类出现了很大的不同,原本以为会很腥的味道没有感觉出来,反而觉得格外的香甜,原本饥肠辘辘的肠胃仿佛久旱逢甘霖,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母虎感觉出白小幽在吃奶也就不再动了,侧躺着微微眯起眼睛休息起来,老虎短距离奔跑行动迅速,但刚才的距离显然超出了它平常的运动量,动物要保持自己巅峰的状态几乎是本能,就算喂奶也要迅速恢复体力。

人的底线就是那么回事,打破一次,第二次也就轻而易举,反而会在心里上给自己暗示其中的好处,从而说服自己。

白小幽此刻就是这个状态,无论如何,想要活下去,至少不能把自己饿死不是?吃奶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更何况味道确实不错,比他之前喝过的所有乳制品都要好喝。

“人真挺贱的。”

白小幽咬着柔软,感受着吞咽的满足,含糊的嘟囔了一句。

可能是能量的摄入,白小幽脑子再一次活泛起来,边吃边总结起目前的情况。

首先,这母虎把自己叼回来的原因肯定不是为了吃他,根据判断很有可能这母虎将自己当做了自己的幼崽,毕竟哪个动物也不可能将猎物抓回来为了喂奶不是。

金渐层的外形和老虎在他看来可是天差地别,按道理来说老虎不应该认错才对,可事实上来看,这头母虎确实是认错了,不过至少从这一点来看自己的猫生安全得到了初步保障。

其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所处的地方很有可能与地球的生态系统极其相似,甚至可以称之为一模一样。

这一点让白小幽极为费解,在他所学习的知识可以知道,在生态环境形成的时候,任何一个细小的改变都会对生态进化产生极大的变化。

就算是一个宜居星球,哪怕与地球再相似,其进化出来的物种也几乎不可能完全一样,白小幽在晚上也观测过天空中的星星,虽然他不是专业的天文学家,但一些标志性的星座还是可以辨认出来,和地球可以观测的星图几乎可以吻合。

这才是让他震惊的地方!

他在变成猫之前再飞船上距离地球十分遥远,遥远到就算他立即返航都不一定在活的时候飞回去。

那一股强光闪过竟然能让他回到地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是这里是否也有人类的踪迹?如果有能否接触?能否解释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飞船上其他的人是不是也有和他相同的经历?他们又在什么地方?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白小幽的心头浮现,一时之间让他的脑子有一些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打死不娶长乐在线阅读第一节

    为了系列铺垫留空,本文完结后再发上来……虽然我觉得如果写个楔子容易可以蛮容易连接文章并且交代故事背景,但是还是不要那么。。。空泛好了~目前吾辈很雄心勃勃想要写同人穿越系列文……呃我现在觉得其实也可以把死神啦,HP啦,金庸穷摇某小说啦,都放到无限里面用诶……不过这两天在上映FinalDestinati

  • 顶流和总裁的结婚营业站稳脚跟

    上学的路上,宋小十蹦蹦跳跳地好奇的看着张百元,还没有从早餐的美味中脱离开来,眼神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远哥,你以前不是一直说男人不要下厨房的吗?”“好不好吃吧。”“好吃。”“那就闭嘴。”“嗯。”张百元满意的看了宋小十一眼,这才对嘛,异世界怎么能没有小弟,小弟怎么能质疑大哥?说起大哥,张百元就想起了胖

  • 於缘梦第一章

    十七年前,旧金山,硅谷。寸土寸金的高楼厦群,每个平米都在悄然发生着某种变化。这些变化,或迟或早,将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除了伊莱特集团。一大早,安东尼奥还没品尝到象征一天工作开始的苦咖啡,秘书匆匆忙忙、没有任何征兆地冲进办公室:“董事长!安东尼奥先生!大事不好——阿曼达女士遇事故身亡,正在流通的资

  • 为了兄弟出道我决定成为天王巨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老了,也没用了,还是让我来试药吧。”赢沧笑了笑,然后把延寿丹扔入了嘴里。哪怕这延寿丹是毒药的可能性亿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但是作为大秦的皇帝,嬴政都不能冒险。其他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争先试药,只为防那亿万分之一。但同时,延寿丹也是极为珍贵的宝物,能够有资格试药的人都是少数。延寿丹一入口就化作

  • 墨末一辈子在线阅读第5节

    一炷香过去了,不是这儿错就是那儿不对,见到秦时这副模样,秦江也很头疼,但又能跟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讲什么大道理呢?这么小的年纪能习武足以说明秦时的天赋,难道是自己教的有问题?可是自己还没教给女儿秦月武功心法,靠她自己每天的习练已经掌握了这门功夫的基础,至少可以保护自己不在学堂里受欺负。怎么到了秦时这

  • [综]是世界先动的手之术士靠拳头

    队友的念咒声也飘然响出,不过目标不集中,大都是看哪个不顺眼就朝哪个发射,除了秃老二比较听话,快速打着手印专挑被秦杰打伤的四个人。作为木行师傅挑选出来的老大,淹死的鱼,对秦杰的表现很奇怪,这帮人明明都是些术士为什么他要一直往前冲那,难道他认为近身可以打败我们?不过他的法术发射的速度好快啊。哦!我明白了

  • 重生末世之一生为婳在线阅读第8章

    第8章古家族的子弟杀气,是一种精神类型的能量。不过这铁匠锤很不一般,它中间蕴含的杀气居然能造成冲击。虽然自己负伤,但柳丝丝却看到了自己变强的希望。复苏之门里面的世界有很多荒兽。这些荒兽身上附带着一种特殊的气,现在被统称为蜃气。蜃气的危害性极大,任何修士只要蜃气入体,他们的修为就会快速跌落。而蜃气对于

  • 自创球技第3章在线阅读

    在音乐的鼓点中,孙浩宇首先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打起节拍,身体也在随着音乐的节拍韵动着,似乎在响应着音乐。这种动作看上去那么奇怪,却又那么和谐。演播室内的三位导师都皱着眉头,心想着孙浩宇又在玩什么怪东西。就在这时,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孙浩宇原地旋转一圈,脚步向后滑动,整个人如同失重,行走在太空中的宇航员在

  • 总裁这棵大树人家要了在线阅读第1章

    前边说到,陈思杰被解救以后,陈鲁维意念中有幻出了一个人名__陈浩雨。把意念一跟大家说,余子天便开始有些不快意,处处抵触着鲁维,不给他好脸色。但凡他帮助宋子情的事情,子天都毫不痛快。小鲁义看在眼里,私下对鲁维说道“哥哥,子天哥哥,好像对你有成见”鲁维道“你哪里看来”鲁义道“他这几天老是挤兑你,我看着就

  • 毒魅惑天下在线阅读第6节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夏沐晴,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夏沐晴爬起来打开酒店房门。原来她们在花海玩得乐不思蜀,终于恋恋不舍乘兴归来了。秦月一个饿虎扑食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嘴里念念有词,“累死我了!”臭美人林夕展开她在风景区购买的花折伞,扭动着妩媚的腰肢在那里抚首弄姿,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