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我的女儿是马小玲在线阅读第3章

2021/5/5 3:31:14 作者:鬼片粉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女儿是马小玲
我的女儿是马小玲
作者:鬼片粉来源:飞卢小说网
混沌尚在,盘古开天。独身留在地球的盘古族的少族长活了万年之后,归隐在香港,想要安静生活,收养了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女孩,发现这个小女孩叫做马小玲……十年后。马小玲还是踏上了天师之路。作为老爸的李万岁自然为了宝贝女儿见鬼杀鬼,见佛杀佛!况天佑那个渣男可去特码的,别来骚扰他女儿!(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林志远依稀记得这是个“热电厂”。可是全国上下,这么多的热电厂,如何找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标,更是无从辨别。

林志远感到自己快要疯了:我的儿啊!

道士?

这个名词在林志远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一下。

对,道士!

在不久之前,林志远偶遇了一个道士。那道士与他擦肩而过,没有说话,只是注视了他一下,脸上还显出一点点吃惊的表情来。林志远当时还感到莫明其妙的,现在想来,一切都有命数,都是因缘际会啊!

难道……

还没等林志远想明白,突然卧室传来肖月容凄怆的哭喊。

林志远快步奔进卧室,把熟睡的肖月容摇醒。

“老婆,你怎么了?”林志远问。

肖月容抽抽答答地说:“我梦到林肖摔下来了。”

“摔下来了?”林志远问:“从哪里摔下来了?”

肖月容擦擦眼泪,想了想说:“好像是……对,是烟囱。”

烟囱?肖月容也梦到烟囱?!

“烟囱?热电厂的烟囱?”林志远问。

“热电厂?”肖月容回忆着梦境:“嗯,好像有‘热电厂’这几个字。”

“什么‘热电厂’?”林志远急切地问:“你看清楚了没有,是什么‘热电厂’?”

看到林志远那么急切和严肃,肖月容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什么意思?”

林志远把手机打开,找到刚才那个视频,肖月容看着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她转头看着林志远,颤声问道:“难道这是真的?”

林志远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微信小视频也不会有这么长的。”

“有人恶搞?”肖月容问。

恶搞?不可能的。电脑上的视频可能恶搞,但梦境如何恶搞呢?没有高超的催眠术,好像还做不到这样吧。

林志远沉思起来,肖月容主动递上了一根香烟。平时肖月容决不允许林志远睡在床上抽烟的,今天倒是个例外。

林志远点燃香烟,神思飘到了很久远的过去,良久他才问:“你还记得当初怀儿子的情景吗?”

肖月容点点头,问怎么了。

林志远说:“这儿子是我们结婚第几个年头怀上的啊?”

“三年多快四年了才怀上的吧。”肖月容说:“当时你妈还以为我是只不下蛋的母鸡,没给过我好脸色看。”肖月容说起这事来,对早已过世的婆婆还颇有微词呢。

“我们当时是不是去求过送子观音?”林志远说:“然后在路上遇到过一个道士,硬拉着我们要算命?”

肖月容想了想,点点头说:“是哦,当初我就认为他是个骗子嘛,不愿被他骗钱,没听他胡诌。”

“可是他没有要我们的钱,只说如果灵,他来在十八年后来找我们,拿走该他的。”林志远说:“他没有说该他的是什么,是钱?还是林肖?”

“怎么林肖是该他的了?”肖月容很是不解:“林肖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记得当时他说过一句,若想生子,还须莲花池中寻。”林志远说:“我那时根本不晓得这是啥意思。后来我们去玉泉寺玩,寺外的荷塘里好大一片荷花都开着……”

“对对对,我们从玉泉寺回来后,感到精力特别充沛,然后……”肖月容说。

“我记得你第二天跟我说,昨晚做了一个梦,说是一个道士模样的人交给你一个荷花花苞一样的东西,你接过来一看,里面蜷缩着一个粉粉嫩嫩的婴儿,然后你就怀上了。”

“啊,这样说来,林肖真是那个道士送给我们的?”肖月容说:“那他这是要把他带走啊?”

一想到林肖要被臭道士带走,肖月容又哀哀地哭了起来。

“十八年后带走该他的。”林志远反复咀嚼这句话,还真像是那回事,他们只是帮臭道士养了十八年的“儿子”!

肖月容哭得让林志远心烦意乱。

“别哭了!”林志远制止她道:“你有没有林肖同学的联系方式?”

“同学?”肖月容想了一下:“老李的姑娘好像是他的同学吧。”

“老李?哪个老李?”林志远问。

“小区门口卖水果那个。”肖月容说。她看了看时间说:“这会儿不晓得他打烊了没有,我们去问问吧。”

夫妻二人赶紧穿着整齐,假装到“爱果者”去买点水果。

“你二位还没睡啊?”老李见有顾客来,虽不十分熟悉,但都一个小区,总是似曾相识,因此也假装很熟络地打着招呼。

“睡不着。”林志远解释道:“儿子才考完,我们有些紧张,不晓得他考不考得上大学哦,又不敢问。”

“考都考完了,有啥不好问的嘛。”老李说:“我昨天就问我姑娘了,也没得事啊。”

“你姑娘也高考了啊?”肖月容问:“考得怎样?”

“她自己说还行。”老李笑道:“我们大老粗,也不关心她考得好不好。考上了,就支持她读;考不上,就把这个店子交给她弄吧。姑娘儿嘛,早晚嫁人是别人家的。就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读大学的命哦。”

“你姑娘在哪里读高中啊?”肖月容问。

“二中。”老李说。

“二中?我儿子也在二中读啊?她是哪个班的?”林志远问。

“高三(1)还是高三(2)哦,我也搞不清楚。”老李嗬嗬地笑了笑,似乎有些歉疚:“平时都是她妈在关心着,我忙着做生意。”

“你姑娘叫啥名字?”肖月容问:“我儿子好像说过小区里有个同班同学,姓李来着。我们也没有问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李燕玲。”老李说:“我姑娘也说我们小区有她一个同学,叫林……姓林还是姓肖哦,我没太记清。”

“林肖。”肖月容说:“那就是我们儿子,他的名字就是我们夫妻两个的姓氏。”

一切都对上了。早知老李如此豪爽,又何苦绕圈圈。

老李一听两家的孩子是同班同学,一下子像是找到了同志,像是进了同一个组织,顿时亲热起来,非要送水果给夫妻二人。

这还不是攀亲戚套近乎的时候。

林志远按住老李的手连声说不用不用,谢谢。又急切地问:“那燕玲在不在呢?”

“今天是没见着她影儿了。”老李说,又疑惑地问道:“你二位找她有什么事吗?”

林志远知道嘴里也讲不明白这曲折的故事,就把那个视频放给老李看。

“嗬,这帮熊孩子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啊,那么高的烟囱都去爬。”老李瞪圆眼睛感叹道。

“刚才我儿子喊的那个‘李燕玲’是不是你家姑娘?”林志远问。

“听声音好像是呢。”老李说。

“那你打打她电话,问问他们现在在哪儿?”林志远急切地说道。

可是电话一直没有接。

“这孩子怎么不接电话呢?”老李自言自语。

“再打。”林志远说。

老李又重拨了电话,电话终于接通了。

“喂,老爸。”电话里是李燕玲气喘吁吁的声音:“有什么事吗?”

“你在干嘛呢?”老李问:“这么大声的喘气。”

“我们在外头玩呢,突然找不到回来的路了。”李燕玲说:“到处找呢。”

“你们在哪里呢,现在?”老李一听李燕玲说找不到回来的路,也一下子急了。

“热电厂探险呢。”李燕玲说。

“热电厂?什么热电厂?”老李问李燕玲。李燕玲回答说不晓得是什么热电厂,厂牌斑驳了,看不到前面的字。

“我们这里有热电厂么?”老李问林志远夫妇。

林志远摇摇头,表示从未听说过,只是在梦境中出现过。

“你梦到过?”老李问:“那是什么热电厂呢?”

林志远摇摇头说:“我也是看不到前面的字,只看到‘热电厂’三个字。”

“这有些邪乎啊。”老李说:“我感觉这事不简单。”

林志远和肖月容面面相觑,儿子真的有事?心一下子又紧紧地揪了起来。

李燕玲突然在电话里惊呼了起来:“啊,完了完了,怎么掉下来了!”

“什么掉下来了?”老李忙问。

“林肖掉下来了。”李燕玲说:“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看看,怎么掉下来了呢?”

然后电话就挂掉了,再怎么拨打就再也无人接听。

无论是梦境、视频,还是李燕玲的通话,都证实一件事:林肖从高处摔下来了!

可是在什么地方摔的?怎么才能找到他呢?三个人是一头雾水,只有干着急的份。

“报警吧。”老李提议道。

“报警?我们连他们在什么地方都不晓得,如何报警?”林志苦着脸说道。肖月容又开始抽泣了。

“今天才出去玩,这帮孩子应该走不远的。”老李说:“我们还是打听打听,看这个热电厂在哪里。”

跟身边认识的人打听热电厂,都没有人知道。

林志远记得梦境中,热电厂是在江边的。但是江是什么江,又是不明所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有人嫉妒我[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九章

    自打那日玄女想通,便没再同重楼闹脾气了。她回来后,重楼就不许溪风再到魔宫里来,玄女无聊时,便叫重楼去人间给她收集些茶具。既然他不让她离开,又不许溪风同她见面,那只能让他自己去跑腿。原以为他会生气不干的,结果她只是提了句,第二天醒来侧殿里就堆满了各色各样的茶具,齐全无比。只是她一日里泡茶的时刻也没有多

  • 纵使时光荏苒在线阅读脱胎·换骨

    岳震一阵欣喜轻松,扶着姐姐的手臂想站起身来。那知眼前一黑晕倒在岳银屏的怀里。银屏的哭叫声中,中印已窜回来,从她怀里抢出岳震嘴里骂着:“倔小子,你倒是狂呀,刚刚还气吞山河,这会的功夫又变病大虫了。”嘴里嘟囔着手也没闲,将岳震安放在床上,就探手叨住他脉门。哗,丹田气海中空空如野。中印不惊反而喜形于色,兴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7章

    宴席还在继续,任丰年却在花园里迷了路。她本是想原路返回,但叫那青衣公子一吓唬便窜出老远。她是个十足的窝里横,家里头派头大又娇气,出了家门一片茫然,梗着脖子满心纠结烦躁,面上还要装出镇静大方的样儿。这下又迷了路,连宴席的声音也听不见了,才知道后悔。早知道便是再讨厌吕芙这个鼻孔顶天的也不该临阵脱逃,这下

  •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汝阳县,小虎拿着令牌,寻了当地官员,将一行人安置妥当。纪久年和凤常歌两人换了衣服,偷偷跑了出来。县城不大,两人很快来到了最热闹的大街上。凤常歌感觉还好,晋和北翼还有另外几个国家都是由两百多年前的风朝分裂下来的,行商走贩基本上差不多。虽然很少出门,但也不像纪久年那副乡巴佬完全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路

  • 旅游在HP。。之第九章

    “没事,已经死了。”莨仙偷偷呼出口气。“死了就好,那我就不过去咯,你快舔完了过来。”然后莨仙就看着右下角小地图上的队友图标慢慢远去,嗯了两声就偷偷关上游戏内的语音,一本正经的对着直播间的粉丝说:“请粉丝不要狙击我,我正在追我的偶像呢。”说完就不理粉丝了,任凭直播间粉丝腥风血雨也不管,高高兴兴的舔了包

  • 某一个在线阅读第一节

    咯咯咯咯——咯咯咯——非月好不容易趁着今天下雨,天气凉爽,补个觉,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唤声,她便有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抓了个东西,看也不看,就朝发声处砸了过去。咯咯咯咯——咯咯咯——鸡叫声不但没停止,反而更盛。非月欲哭无泪,简直自作孽不可活。谁叫她心术不正,前些天,跟着众师姐妹去后山挖灵药的时候,带了

  • (综漫 )苍夜之蓝第6章在线阅读

    陈强:“师父,腹式呼吸我自己回去会勤加练习,现在您赶紧教我练练投篮吧!这样我比赛时候就可以大发神威了!”张一牟哈哈大笑:“小强,技艺的提高可急不得,不是我现在教你一下怎么投篮,你的投篮就能提高的。能不能投中与你的呼吸,身体状态,防守人的防守强度,你自己的心理状态等等很多方面都息息相关,你现在在篮球场

  • 赤血绝道在线阅读第三节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这时候KTV已经开始营业了。这个周末,玉情在天上人间娱乐会所订了包厢,请了几位老总k歌,她说要介绍给韩晓锋认识,韩晓锋也没有推脱,觉得人生在外,少一个朋友不如多一个朋友,于是也便答应了玉情。韩晓锋随玉情进了包厢的走廊,走廊装饰的彩灯光芒变幻,包厢里传来节奏感极强的音乐,打扮潮流的

  • 山海美术馆 [参赛作品]风流之后

    这次比之前那次作秀的吻可激烈多了。对方搂着她的腰,低下头深吻吮吸着,舌尖突破牙关的防线,一探芳泽,像是要把苏棠冰揉进自己怀里似的。苏棠冰被吻的七荤八素,欲望如潮水一波波涌上来。一开始还想挣脱对方的禁锢,最后发现根本不可能后,又迷迷糊糊半推半就的抓紧了她的衣摆。高冷美人睁开了眼睛,里面的清冷禁欲竟然一

  • [楚留香]辣妈与无花之第八章

    热吻结束,纪羡北亲了亲她的额头:“去洗澡吧。”“嗯,我去楼上洗。”“洗过澡早点睡。”纪羡北松开她。“你还要出去?”夏沐问。“不出去,去书房处理点工作上的事情。”夏沐上楼了,纪羡北在楼下浴室简单冲过澡就去了书房,回复完邮件,拿出手机给母亲发了条信息:【妈,之前开的药,您再开一副,让药房代煎,我明天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