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权游之大魔王之相思成疾(9)

2021/5/5 4:37:56 作者:屁王胡凡 来源:飞卢小说网
权游之大魔王
权游之大魔王
作者:屁王胡凡来源:飞卢小说网
权游的*尾让我让我们的胡大神异常气愤,在某位大仙的帮助下穿越到了权游的世界,成为了那个只会欺负妹妹的软蛋乞丐王韦赛里斯。至此新一位瓦斯雷亚龙王诞生了,七国诸侯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自由城邦纷纷请求并入其治下。对此我们的主角“龙王,哼,我更喜欢你们称我为魔王”“我会让所有侮辱过我、甚至我妹妹的人付出代价,无论你是谁,躲在哪,真龙的烈焰都会将你焚烧殆尽”。新人写作,文笔不好,多见谅(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小别几日胜过大婚系列,一个孕期小甜饼)

禹司凤在沉沉的夜幕中,手指凌空比了几下,就用几道闪着金光的符咒划开山野的寂静,打破死一般的黑暗。

他用这狠厉的术法,正欲瓮中捉鳖,熟料捕捉的目标未有现身,惹得他环顾四周后,撤去阵法,只留下一个会对妖物有所反应的结界。

若非为了铲除为害一方的树妖,他绝不会置身于开阔的山林,而是仍与庭院那一方小空间内,和褚璇玑温存相伴。

树妖作乱,是近期在镇内引起大乱之事。

据传言道,那树妖为了修成人形,总在夜间时分出没,吸食凡人精气,出手狠厉,往往用尖利的树枝刺得人一击毙命,害得无辜遭殃的死者们,吊着长舌,死状恐怖。

妖物横行的传言四起,寻常百姓们皆是吓得惶惶不安,面如菜色。

禹司凤和褚璇玑两人本是落脚在邻近的小镇,但村镇之间相隔不远,兼之她对味道敏感有加,所以很快就收到风声。

他们向来坚持正念,绝不姑息邪魔歪道,自不可能放任那树妖为祸人间,这才有了禹司凤主动请缨,揽下这收服妖魔的责任来。

可惜褚璇玑有孕在身半年之久,不宜外出冒险,施法布阵,只能留守在村中,让自大婚日起就形影不离的两人,在习惯了时刻相依后,不得不短暂相离。

因着心有牵念,禹司凤本想速战速决,快狠准的解决这害人不浅的树妖,熟料那树妖道行不高,却懂得规避风险,大抵是有了大难临头的预感,没有出现。

累得禹司凤布阵空等几个时辰,都毫无所获。

捕妖的阵法,最重要的是他维护这个阵眼,树妖今夜侥幸躲过一劫,却不能躲到地老天荒。

禹司凤无法置全村人的安危于不顾,即使归心似箭,也按捺下来,以大局为重,决定在附近守株待兔,静静侯着。

只是这样一来,不知这一等,归期会延到何时,他拨开茂密的树丛,随处找了个尚算干净的山洞,通过传音铃唤了一声:“璇玑。”

褚璇玑似是一直守在传音铃前,收到讯号并非巧合,因此在他这一声后,立刻有了答复:“司凤,你还好吗?那树妖抓到了吗?”

洞穴密闭的空间将她清朗的声音放得更为空灵,犹如山涧内的啾啾鸟鸣般令人心旷神怡。

禹司凤从高度紧绷的精神状况中,得以放松稍许,对答时面带柔情,先报上自己的平安:“我很好,你放心。”

但想到要和她分别一些时候,且跨度不定,他又是心有不安起来:“对不起璇玑,树妖我怕还没抓到,可能还要过些日子。”

褚璇玑在大是大非上向来拎得分明,不会本末倒置,对他的决定万分支持,只是叮嘱道:“没想到这树妖这么狡猾,你一定要小心行事。”

但她孕育着一个新生命,依赖心更甚往昔,一听到他会晚归,思念的浪潮翻天覆地的搅动起来,拨乱她的心弦,让她尤为不舍的补了一句:“那你别忘了,早点回来。”

她怀着如此殷切的牵挂,倒也扯出禹司凤细细密密的思念来,不忘提点她道:“我肯定会尽早回来,要小心的是你,都六个月身孕了,一点都马虎不得。”

他生怕她等得枯燥烦闷,特意拿吃食哄着她道:“你无需担心,我都会处理好,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到时候我给你买桂花糕吃。”

禹司凤说道“家”之一字时,嘴角边的笑意像是清晨盛开的花,为他那张对世事都云淡风轻的面庞,增色许多。

即使这些年来走走停停,陪着她天南地北,四处游荡,走走停停,但和她一起,总归是风吹雨打后,还有一个温馨的栖息地。

离泽宫覆灭,身边人斗得血雨腥风,死的死,散的散,每每回忆往事感伤之余,也让他更珍惜当下拥有的一切。

茫茫人海中,只余他们还有这斩不断的缘。

流畅的对话因褚璇玑想到桂花糕香甜的口感,有了无声的空档,她抿了抿嘴,平复对食物的渴望后,将她的雀跃展露无遗:“那你可得快点回来。”

可惜她“快点回来”的祈愿并未成真。

那树妖狡猾阴险,又是东躲西藏了两天不见阴影,但没了人类精元的支撑,加上禹司凤一直加固结界,那树妖的妖气越来越弱,大约会在第三天清晨现行。

彼此见不到面,只能用传音铃缓解相思,褚璇玑大多时候不敢闹出声响,生怕扰乱他捉妖的进程,把那些堆了满心满眼的话,用隔空写信的方式一并抒发。

她本跳脱多话,所以每封信都写的密密麻麻,娟秀的字迹在空气中铺成开来,描画出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司凤,谢谢你让隔壁小花来陪我聊天,还帮我做饭,她做得冰糖猪肘可好吃了,我今天吃了好大一碗,等你回来,一定要尝一下。”

“司凤,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觉得肚子里咕噜噜闹腾得紧,不太舒服,起先我还以为吃坏了肚子,吓了一跳,结果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她平日里说话,常常到重要关头时,留个转折,引得他慢慢去猜。

当初用鲛人珠落泪时,就做得一场好戏,吓得他以为她当真伤心落泪,手足无措的不知该如何安抚。

眼下生活平顺,摒弃纷纷扰扰,她再不轻易落泪,但给他留悬念,出谜题的性子却分毫未变。

但当下没人耐心陪她这些百试不爽的小把戏,她就将后文,一股脑的写了出来。

“后来小花告诉我,是肚子里的孩子踢我了,这叫胎动,她说这是孩子和血亲的感应,我听了很高兴,要是你也在就好了,我就让小家伙也踢踢你。”

后来她的高昂兴致也有几分冷却,给他的信里,也掺杂了一些等候许久的失落。

“司凤,这两天没见到你,我才发现其实我很想你,想到每天做梦时都能看到你,连小花都说,你不在我身边,我没有平日那般开朗了。”

但她为人积极乐观,并未让负面情绪困扰太久,只是盼望他踏上归途的心念,从未变过:“我在家里好好等你回来。”

事情朝禹司凤预计的方向发展而去,到了第三日,树妖因为精气不足,落入他布好的陷阱中,在结界中撕心裂肺的喊叫,渐渐如尘埃般消散。

禹司凤飞跃起身,在回程路上疾行,途径镇上的点心店,替她采买了允诺的桂花糕。

他风尘仆仆的赶回家中时,只见褚璇玑建议人坐在庭院内藤木制作的秋千上。

午后的阳光透过庭院内的层层密密的树影,斑驳的落在她的身上,在她身上照出一个个小小的光点来。

这个秋千是刚得知她有喜时,他送给她的贺礼。

他趁她半夜睡熟之际,替她严严实实的掖好被角,耗费整整一晚的时间,将木头拼接堆叠,做成这个供她逗乐的秋千。

第二天为了给她一个惊喜,在她起身后,他特地寻了块纱布来,蒙住她的双眼,搀着她一步步的朝外走去。

褚璇玑看到院中突然出现的秋千,大喜过望,在他轻轻推着她摇晃几下后,电光火石间就是准备好了一份回礼:“司凤,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禹司凤闻言,在她的呼唤声中,绕到她的跟前,躬下身来,与坐着的她相互平视,却不料才一视线相交,她就倏地一下,将吻落在了他的颊边。

她偷袭得逞,笑意盈盈的望着他,眸中的光彩令天地都失色黯然:“我现在不方便亲昵,只好委屈你弯一下腰了。”

他看着如今小腹因为有孕而微微隆起的她,才顿然发觉,原来一晃眼间这闲适悠然的时光,已过去半年之久。

虽是叮嘱了隔壁的小花多照看些,但别人到底是分身乏术,禹司凤见她眼皮上下打架,睡意满满,握着秋千绳子的手松松垮垮,三步并作两步,将她揽入怀中。

褚璇玑在惺忪的睡眼中,看到他向自己大步走来,迷蒙中还当又是一场梦,直到跌入他坚实的怀抱中时,才清醒过来。

她先是在他怀中扭了几下,而后又是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确认眼前出现的不是幻影后,欣喜的笑道:“司凤,你回来了。”

她埋首在他颈边,语声软糯,更胜过他怀中揣着的桂花糕。

“我回来了。”他把她稳稳的安置在榻上,压着声低沉的回复,听来更有引人入梦的能力,“所以你安心睡吧。”

褚璇玑所有的牵念,都因着他的归来,找到了安身之所,她这一觉睡得很沉,再醒来时,又是到了一个新的静谧夜晚。

他的手还和她紧紧交握,他就在她身侧,仿佛三天的分离,根本不曾发生过。

正当她趁着从窗外悄悄照入房中的月色,偷偷打量着他好看的侧脸时,腿上却是忽得一阵抽动,让她额角边渗出豆大的汗珠。

不想扰了他的清梦,她小幅度的摆了摆腿,试图缓解这剧烈的疼痛,就在她痛到咬住齿根,倒吸一口气时,禹司凤已是睁开双眼,一个抬手,就点燃了屋内烛火。

他见她想忍下不适,心急如焚,一个激灵间就已坐起身来,替她按压起抽筋的小腿来。

“忍着痛做什么?”他情急之下,口气变得冲了起来,唯恐在他不在的时日里,她也一个人抗下苦楚,于是向她求证道,“我不在的时候,有这样吗?”

褚璇玑脸色发白,顿了顿后才据实相告:“没有,就是刚刚才抽筋。”

她眯缝着眼睛,看着他风霜满满,倦意未褪的脸,多了几分愧疚。

但更怕他把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责任往身上背,她又是轻声解释起没有第一时间叫醒他的缘由:“你除妖这么辛苦,这两天肯定没睡好吧,我就是想让你好好睡一觉。”

她存心为他着想,禹司凤又怎么会对她说下重话,方才不过是一时被冲昏了头,这会儿又变得温和如水:“笨蛋,我再怎么样,都没有你怀着孩子辛苦。”

他原本很是期盼新生命的落地,但问询医官,翻阅各类书籍后,他了解到到女子怀孕种种不易,胸口一直堵着一股气,怎么都疏散不了。

他怕她食欲不振,怕她只能侧身睡觉会有所不适,怕她腿部抽筋,更怕分娩时的万分凶险。

一想到这里,他恨不得能代她承受所有,一边手上动作轻柔的替她按压,一边让她牢记着:“以后有事,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啊?”

在他无法感同身受的十个月里,他只想稍许为她分担些许。

褚璇玑手抚平他眉间的褶皱,用有些俏皮的语句,稍事缓和了紧张的氛围:“我知道了,以后我要是痛了,就踢你起来。”

她在他双手温柔的力道下,痛意逐渐消散,转而生了几分暖暖的热。

僵直的小腿,在他一下一下的施力中,放松下来,让她又是有了几分睡意。

临睡前她睫毛扇子般扑闪两下,和他讨论起有关孩子的话题来:“司凤,你说他晚上这么能闹腾,到底是像你还是像我?”

禹司凤在她的问话声中,构想起一个即将诞生于事的小小幼童来,眉梢眼角都有她的痕迹,宛如她的复刻。

这样想着,笑意就情不自禁的从嘴角溢出,让他给出答案:“肯定是像你,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比你还皮实,鬼点子还多。”

幸而褚璇玑剧痛过后,阖上双眼,又一次徜徉在梦乡之中,没有听见他对她的小小调侃,否则她定会一开始喜笑颜开,先是面有得色的表示:“我生的孩子,像我才对。”

而后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不对劲,紧紧攥着他的衣角,质问着他:“不对,你说谁鬼点子多。”

她那样缠人的性子,必是一来一回,磨到他心甘情愿认输为止。

他见她沉沉睡去,呼吸平稳,堵在肺腑中的那口气,终是透过心口,发散出去,让他在心下安然中,沾上了枕头。

其实这个孩子是男是女,像谁多些,他并不在意。

他只在意和她相守的日日夜夜。

fin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职高手]无懈可击身份

    完全不知道有人在另一个时空为她疯狂打广告的伊藤纯此时正跟在她班主任中村健身后,往她所在的班级走去。立海大二年级A班。一进门就看到了几张熟悉的脸,真田弦一郎,幸村精市,柳莲二,立海大的三巨头都在这。幸村精市的位置就在窗边,看到伊藤纯后,微笑着向她致意。清晨和熙的阳光笼罩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一层淡淡的光芒

  • 重生金匮药术在线阅读第五章

    百木渠爱喝酒,最喜欢在月夜独酌,一碟梨花酿清香扑鼻,清澈的酒液倒映着月牙的影子,美得很。百木渠算算时间,这新酒也是时候来了。百木渠坐在碧玉潭岸边,一头墨发只拿了条发带在发尾草草的束着,她脱了鞋袜,挽起裤脚,将白净的双脚浸在池水中,看着池水中的人。远远的,有一婀娜的身影慢慢走近,百木渠早早的就闻到了身

  • 猫妃日常在线阅读第八节

    007:方一凡舔狗秘籍:坚持不渝,海枯石烂!!扑通一声。方一凡扔掉了喝完的冷饮,之后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扭动了一下脖子和胳膊,说道。“现在是下午五点,我们先去干嘛?等一下晚上看碟中谍首映,还有好几个小时呢。你们是要先去吃饭,还是先去游戏厅!?今天我这个大忙人,忙里偷闲出来陪你们逛街的话。那就由我方某

  • 网王柯南之歌海娜第2章在线阅读

    微亮的卫生间,喷溅在墙壁上的血液,地上蔓延开来殷红的血液,像魔鬼一样的妖娆女人趴在地上慢慢啜食着,认真的在享受着,地上舔的差不多了,女人起坐身来,拿起手中的刀,对着尸体的肚子轻轻地割起来,仔细的观察着每次皮肤的反应,嘴里哼着一首曲子:“亲爱的你,是否将要离开我,是不是你觉得太累了,亲爱的你,是否还爱

  • 天元零帝在线阅读偶遇善人

    许是哭累了,在小黑背上的小铃儿不久就睡着了。正好错过了一幕惊人的画面。此时,九天之上乌云密布,雷电聚集。只见百兽山附近的空间在持续崩碎中。那里似乎变成了一个独立空间。不多时,空间裂缝被修复,附近的时空也旋即恢复正常,但整座百兽山却凭空消失了。那片地域变得与原先截然不同,山不见了,山下的河也没了...

  • 小胖子大未来[星际]第10章在线阅读

    刑侦队来的速度非常快,显然是潘伟明提起做了准备,毕竟做警察的尤其是他们这一行,几乎可以算得上全天无休的状态,哪怕你已经睡的做梦,一通电话也要整装待发出任务。死者名叫陈辉阳,是C大的大三学生,上一宗案件时目睹了“真凶”的面目。经过调查,他之所以这么晚还在外面,是因为跟同宿舍的人打赌输了,出来给其他人买

  • 深宫帝女情第5章在线阅读

    “唉,李义,你这又是何苦呢?对,我不懂我不懂,你不说我都知道你想说啥,别呀别呀,你咋一句话都不说就歇菜了,嘿,你这是赖上我了吧,我可不帮你收拾这烂摊子。喂,你说话呀。”易天自言自语着,顺便又接管了李义的身体,全身的酸痛刺激着易天,让易天爽到叫了出来。“我靠我靠我靠,真过分呀,这次看起来你要睡很久了吧

  • 穿成黑红练习生后在线阅读第九节

    “快死了,抽搐是死前承受莫大痛苦的正常反应,致命伤是在匕首上,我这一箭其实只是刺中了它,但这只匕首却全根没入,它没得活了。”菜瓜摸着狼头,心里盘算着先将狼埋在雪坑里,找机会叫上二鼻子把狼尸加个工,再过不久就可以用到了。自己的弟弟一定会是全村最好的猎手,已经两年了,就差今年。满了三年,最佳猎手的头衔就

  • 穿越六十年代的肆意人生第九章在线阅读

    练双飞见两孩子展露的绝世轻功惊羡不已,以他们现在的轻功完全可以随时离开玉峰山,到时就剩下自己一人孤苦伶仃了。以往他也曾问过两孩子,两孩子都说没学过什么武功,英子父亲是个教书的私塾先生,母亲是个村妇。牛牛的爷爷倒是教过一套花拳绣腿,刚来时耍给他看过,也都是基本功。此时,练双飞迫切需要知道孩子们武功来源

  • 六岁小王妃在线阅读第三节

    倏地一声,名牌贵车已经开到了孤魔玥的家门口了。“夜,到家了,醒醒。”抱着孤魔夜的孤魔玥轻轻地摇了摇怀里睡得正熟的小女人,然后轻声细语道。“抱我上去。”被抱在孤魔玥怀里的孤魔夜简短地说了四个字,然后闭上双眼,脑海里面闪过某个人的身影......(夜猫:咳咳~提醒一下喵,不是男主哦!喵~)“行,那等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