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我最深爱的她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5/5 3:10:16 作者:时光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最深爱的她
我最深爱的她
作者:时光雨来源:晋江文学城
花火短暂,烟花易冷。那一年,他21岁,她19岁。在那个临海的城市,他遇见了她,对她一见钟情,他们相爱了。他向她许诺:风筝有风,海豚有海,而你身边,永远有我。一场爱恋,可否经历流年?四年后,他们再度重逢时。她问:亦辰,你还爱我吗?他说:希薇,我一直在等你。【看文指南】:1.青春爱情,成长励志甜文,喜欢就收藏喔,笔芯芯。2.另一篇完结文《男神,你很帅(娱乐圈)》,收藏哦。

室内的冷风将各种香水味混杂,唯独温识身上,是一种仿佛游离在这股浓郁之外的干净浅淡。

她看着他,语气真挚又自然。

说完想起手里还攥着东西,神色自若地低下头继续整理包包。

强度低微的射灯换了一种颜色,交叉着在厅中晃过,朝向边角定格。

侍应生从桌与桌间穿过,温识叫住对方,要了一杯冰的果饮。把杯身往前推了推,她问:“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想起他刚刚对糖果饼干的抗拒,顿了下,又默默挪回来,“算了,你不爱喝。”

那杯柚红的液体中泛着一层雾蒙蒙的白,她尝了一口,眉头微皱,神色却是满足的。

傅准看着她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像是也尝到了又酸又甜的味道。

温识喝了小半杯果汁,同行的丰沈采购部员工过来叫她,说是合作伙伴在稍远处那桌。她点点头,没忘对傅准道:“我那边有事,先走啦。”

说着起身离开。

不多时,主持人上台,话筒调试声轻响,大屏幕上PPT开始滚动播放。

身边座位空下来,和她来之前一样,傅准看着前方,莫名却觉得周遭突然格外安静。

满厅里都是圆桌,但毕竟不是宴请,席上只有酒水和冷餐。

侍应生见温识那杯饮料空了一半,拎着玻璃壶又给添上,而后,顺手把傅准面前的空杯也倒满。

倒完才想起先前询问他是否要果饮时,他说不用,侍应生连忙补救:“抱歉先生……”

伸手就要替他把果饮拿开。

傅准微微低眸,阻止:“算了。”

侍应生一顿,点头说是,拎着小巧的玻璃壶离开。

招商会正式开始,台上的声音在电波里染上磁性,不大不小地在厅内响起。

灯光又暗了些,间歇的掌声一轮接一轮。

傅准静静看着台上,不知是他的那杯果饮,还是温识重新添满的那杯,一模一样的香味潜藏进空气,悄无声息纠缠在一起。

是化也化不开的浓郁,沁甜。

-

从招商会带着几个新项目回来,余下事情交给采购部,温识功成身退。

过午时分,她躺在床上敷面膜,才觉得惬意,一翻群聊发现孟其姝一连几天没有在群里出现,不由想起飞卢山庄那天的事。

孟其姝平时虽然也不怎么活跃,偶尔还是会回两句,这几天半个字都没有。

考虑再三,温识打算约叶尽桐几个隔天出来喝下午茶顺便聊聊,不想,她们先打来电话。

孟其姝进了医院。

温识一听,坐起来,“什么?怎么回事?”

“能怎么。”电话那端的尚盈叹气,“她跟周森分手了,这次好像是真的。前天她给我打电话,我陪她聊了很久,本来想这两天去看看她,谁知道昨晚她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喝得酒精中毒,送到医院洗胃。”

“你现在在医院?”

尚盈说是,“现在还在挂水,她们几个先回去了,桐桐在路上过来。”

孟其姝本身就有胃病,要不是送去及时,怕是要出大事情。

揭下面膜,温识道:“地址发我,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冲干净脸,尚盈给她发来医院定位和具体病房号,她换好衣服,即刻出门。

四十分钟后,抵达医院。

病房里药水味浓重,孟其姝脸色苍白地靠坐在床头,手背上插着针,一旁桌上的稀粥还剩下大半。

见着温识,孟其姝眼一红,想开口叫她,动了动唇没出声。尚盈在外头接电话,病房里只有她们两人,温识在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什么都没说。

眼泪唰地掉下来,孟其姝哽咽道歉:“对不起……我那天不是想怪你,我是气我自己……我……你为我出头,结果我拉不下脸,反倒凶你……对不起……”

温识抽纸帮她擦眼泪,让她打住:“好了好了,我知道。”

两人说了好些话,稍晚些,叶尽桐赶到,和尚盈一道进来。三个人在病房里陪孟其姝待了好久,直至她哭得累了肿着眼睛睡着,她们才走。

在病房里不显,一出医院,三人脸色登时都沉下来。

尚盈在后座恨恨:“周森这龟孙子,看我不弄死他!”

叶尽桐打着方向盘,说:“找找他人在哪。”

不用她开口,温识已经给群里发消息,让各人打听周森最近的行踪。十五分钟不到问出来,说是他这两天每晚都在东区一家酒吧潇洒。

一看发来的酒吧地址和名字,尚盈音调上扬地嗯了声,“东区那家Feeling?我表哥有股哎。”

叶尽桐说:“那你给他打个电话,晚点我们过去逮人。”

尚盈犹豫,“这……我姐前两天才训我,我怕我哥也……”

“是简廷轩?”

温识接话,见她点头,二话不说拿起手机,“我来。”

-

接到温识电话时,简廷轩正在傅准办公室喝茶。热水冲出香气,一闻就知道不是凡品,他嗅了两口,啧声:“你这茶不错,等会给我来点。”

傅准默然冲着第二遍,懒得搭理他。

来电没有备注,简廷轩接通,听那边开口愣了下,“温识?”他看了眼傅准,听那边说了几句,道,“我出去下……嗯,你说。”

傅准倒水的动作微顿,那道细柱般的热水有一刹不连贯,下一秒若无其事继续倾向壶中。

简廷轩走出办公室外,找了个安静的角落。

电话那边,温识问:“东区那家feeling你开的?”

“啊,算是。”简廷轩说,“我朋友开的,我投了点钱。怎么?”

“找个人,姓周的。”

“姓周?”

温识说对,“最近都在,你们常客名单上应该有,叫周森。”

简廷轩好奇:“怎么了这是?”

温识只说得罪了她朋友,有点私事儿。

简廷轩不是矫情的人,没多问也没怎么犹豫,爽快应下:“行,这事包我身上。”

大概讲定,他挂了电话回到办公室,拿起茶杯,一口喝净茶水就说要走。

傅准看他一眼,语气平淡,隐隐又有些平时没有的着意:“不吃晚饭?”

“你不还要开会吗,我懒得在你这蹭员工餐。”简廷轩道,“明天得空再约。温识那边有事找我帮忙,我过去下。”

说着又喝一杯,摆手走人。

-

孟其姝和周森这回的矛盾,又是因为周森在外撩骚。温识在飞卢山庄餐厅遇见他们那会儿,孟其姝就正在为这个和他吵架。

一想起那天周森在飞卢山庄餐厅冲孟其姝扔毛巾,温识气不打一处来。

这帮朋友里,孟其姝虽然拧巴敏感了点,但脾气是最好的。

周森开的车是她买的,吃穿用度花的都是她的钱,要什么她都给了。那样一个人,爱昏了头一次两次全都忍了下来,结果周森还拿她当傻子。

孟其姝下午在病房边哭边气得咬牙,直说要把车砸了,卖废铁也不给他。

温识窝了一肚子的火,带着人蹲点。她和简廷轩打了招呼,没多久,就把在包厢里喝得不知天地的周森弄了出来。

当晚,Feeling门口动静不小,惊动了一些客人,但很快平息。周森平时总开的那辆车被砸得稀巴烂,直接报废,脸上也挂了彩。

这样的人物和傅准他们的圈子不搭边,还是简廷轩在茶室里玩笑着说起,他们一圈人才知这么一桩。

“温识真的有够猛,叫了一群人,说砸就砸,连喘气的时间都没给人留,转眼就把一辆车给砸瘪了。”

简廷轩啧啧感叹。

“那男的还骂骂咧咧质问她有什么资格,温识说车是她朋友送的,现在不想送了,赠予收回,让他尽可以去闹,她们有的是时间奉陪。还说什么什么,‘你叫得再大声点让人听听吃软饭的声音’——”

他模仿她的语气,乐得拍掌,“我差点没笑死。”

对面一个忽地道:“是不是?以前大学那会就听说她厉害,被谁,郑家还是谁家那个小儿子不是追她,堵了她的车要她去吃饭,说她不答应就不挪开,结果温识直接开车对着猛撞,车头都给撞凹了。那人吓得,后来再没敢找过她。”

在座几人都有印象,半是调侃半是佩服地感慨起来。

傅准靠着椅背,捏着茶杯微微摇晃,不发一言,表情在薄薄的白雾中看不太分明。那几年他在国外,和国内几乎断了联系。他们当成逸闻的这些话题,于他都是陌生的。

周卓阳忽地挑眉:“你跟温识关系这么好?”

这话是问简廷轩,他道:“也没有,还成吧。她人不错,互相卖个交情。”

“我看你是见人长得漂亮,诚心套近乎。”

简廷轩啐他:“滚滚滚。”

他们越说越热闹,傅准眉眼倦倦,将茶全倒进了曲孔之中。手里的烟猩红闪烁,还剩小半,他懒得再抽,摁进烟灰缸里,起身。

周卓阳抬头:“嗯?走了?”

他淡淡颔首,“约了客户。”

已经五点过半,时间差不多,其余几个见状也不坐了,一起下楼。

简廷轩没开车,掐了烟走到傅准身边,抬手搭他的肩,“我也去西区,送我一程。”

傅准侧眸瞥他,眼也不抬地撩开他的手,“不顺路。”

言毕,径自上车。

简廷轩微愣,过会儿才反应过来。

不都去西区怎么就不顺路了?

他莫名其妙,问周卓阳,“我得罪他了?”

看了看傅准远去的车影,周卓阳和他大眼瞪小眼,一脸“你问我我问谁”的表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四月临渊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决战清晨,我倚着【千机变】看着一轮血阳缓缓升起,将【千机变】抬起,把它撑开,伞尖上泛起的幽蓝汇集成一道光柱,“嘭”的一声过后,那轮血日被炸成点点碎片,一阵清风吹来,那些碎片汇集到一起,汇聚成了一只半透明,身上却披着实质的铠甲状的壳,尾巴上还带着鳌针的人形怪物。“桀桀,竟然有人类能发现本尊的存在

  • 辉耀纷争在线阅读道别·支持

    “不用客气。”樱又摆出她那义气的动作。去伦敦的飞机已经有了着落,可怎么跟彗告别却让我犯了愁。我到了泷岛家,伯父倒是很热情地招呼我。优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想来是急着想知道结果如何了。“你放心,樱已经同意了。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跟彗开口。”优听我这么说自然是放心的,她出去把翠带了过来。“光,你不是有事情跟彗

  • 立天庭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使洁白的羽翼被邪恶染黑,黑暗的终极力量降临大地,数码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进化之光,亦是数码危机。——数码世界古代预言东京都目黑区自由之丘。住宅区附近的小公园里,一个穿着红色短袖头戴护目镜的男孩正风风火火地踢着足球,他把球用力一踢,喊道:“信也,接着!”和他一起玩耍的弟弟反应不及,球从脚边遛过:“哎

  • [兄弟战争]欢迎来到我的世界观在线阅读第一章

    卫沅君迫不及待的拆开眼前的快递盒子,里头是一只崭新的手机,她将口袋里的手机卡装了上去,手指轻点了两下屏幕颇为满意。她昨天有些倒霉,不过在食堂打了个饭手机就被偷了,看了眼被人拉开的口袋拉链,卫沅君在心内暗骂了那人数十遍后就迅速在手机官网上下了单,没有手机的时间格外无聊,好在快递速度十分给力,她在第二天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