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玫瑰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5 4:09:32 作者:川烬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玫瑰
玫瑰
作者:川烬来源:晋江文学城

南瑆用一个竹背篓背着乌流,在山间密林里穿行,她一直在往南行。

她的头发用一根枯树藤随意盘着,着一身红豆色衣裙,上衣的背面撕开了几道狭长的口子,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飞禽或是走兽抓破的,伤口已愈合,但衣服上面沾染的白色血迹赫然在目。

伤口处有些发痒,南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脑海里浮现出之前死里逃生的画面。

当时,她带着乌流,打算躲到罴差山好友家避避风头。临走前,她刻意来到采骨肉草的悬崖峭壁处,摘下头上的紫檀木簪子,丢在地上。把装着乌流的竹筐放到一旁,她摸到峭壁处,打算踩上两脚,造成失足跌落悬崖致死的假象。

就在此时,林中突然飞来了一群巨型罗罗鸟,对她发动了围攻。领头的罗罗鸟一把抓住了她的背部,锋利的爪子立时抓破她的衣衫,刺进她娇嫩的肌肤,乳白色的鲜血瞬间渗出,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幽香。罗罗鸟群将南瑆团团围住,密不透风。

南瑆悬在半空,毫无还击之力,下面是万丈悬崖。她心想:我运气怎么这么背?我难道就这么死了?她痛苦地瞥了一眼在地面上蹿下跳的乌流,听到它发出焦急而又无能为力的“喵呜——”声,哀哀地叹了口气。

南瑆的血似乎充满了诱惑力,罗罗鸟的首领把持不住,伸长脖子,低头啜饮了一小口,顿觉神清气爽,飘飘飘欲仙,爪子一松,南瑆立时往下掉。

“啊——”

南瑆晓得,这下面是万丈悬崖,又没有横斜出来的树枝帮她缓冲一二,这回摔下去,她死定了。

幸而鸟群中的二把手极速猛冲,及时抓住了南瑆的一只脚,把她掷回了地上。乌流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护住南瑆。罗罗鸟群很快再次将南瑆和乌流团团围住,气氛恐怖,只有嗜血吃肉的疯狂情绪在每一只火红色的罗罗鸟眼中迸发。

罗罗鸟吃人,但对一只黑油油的山猫精并不感兴趣。二把手嫌乌流碍事,伸出硕大的鸟爪子,打算把它扫出去了事。

一贯英勇无畏的乌流,生猛的眼神警觉地盯视着二把手,巧妙地躲过了二把手的攻击,还趁机跃到了二把手的后背,撕咬其纤细的脖颈。二把手不堪其咬,喉间发出了痛苦的鸟鸣声“咕咕咕——”围攻阵型骤然撕开了一道口子。

剩下的罗罗鸟群看看南瑆,又看看发出惨叫声的同伴,此时皆有了惧意。但香甜的鲜血诱惑着它们铤而走险,它们又渐渐向南瑆聚拢过来。

南瑆瞅准时机,豁然爬起身,猛地向一旁飘飘欲仙、不在备战状态的首领发起了攻击,死趴在它的身上,用力把它的脖子拧得打了两个弯。在罗罗鸟群集体被震惊的瞬间,南瑆回头对乌流喊道:“乌流,走。”

日头很烈,林间偶有山风吹过。南瑆已背着乌流赶了大半天的路,额头不断冒出豆大的汗珠,顺着两颊淌下来,她边走边用衣袖擦汗。

乌流探着头,两条粗壮的小短腿奋力地站直,两只碧绿的眼珠睁得溜圆,左顾右看,甚是警觉。

赶了一天的路,南瑆有些疲累道:“乌流,我渴了,你渴不渴?”

乌流“喵呜——喵呜——”叫了几声,作为回应。

又走出几十里路,太阳快落山了。

南瑆突然见路边有两株山梨树,上面挂满了鸡蛋大小的青脆山梨,不禁吞咽了一口津液,两只浅碧色的眼睛盯着树上的梨子发光。

她双手合十,喜道:“啊!及时雨啊,这是……多谢老天爷赏果子吃。”南瑆火速摘了几个梨子,扔进竹篓,给乌流吃。

乌流闻了闻,果子香甜,十分诱人。乌流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果子,因此上,它像拿住一只可怜的耗子一般,耐心地对着梨子逗弄。

南瑆一脸喜色,全然忘了自己还在逃命,攀住树枝,打算再摘几个梨子。

忽然间,从地底下冒出一个着黑色衣服的青年男子来,唬得南瑆把手上的果子都掉到了地上。黑衣男子大吼一声,声音犹如一面破铜锣,喝道:“谁在偷本山神的青梨玉果?”

南瑆抬眼一看,认出了黑衣男子,心道:他是罴差山的山神乜襄(读作聂湘)。南瑆心内略一迟疑,便跪下讨饶道:“这些果子,小女子愿悉数奉还。好心的山神,求您念在小女子是初犯,高抬贵手,放小女子一马。小女子定不忘山神大恩大德。”

乌流吓得从竹篓子里跳了出来,尾巴笔直竖起,警觉地盯着乜襄。

乜襄仔细打量了一番南瑆,他平日里和各种飞禽走兽、精怪打交道,多是些粗苯货,今日偶然见了南瑆,见她生得甚是俊俏,态度也软和,不觉眼前一亮,怒气顿消。清了清他的破铜锣嗓子,蹲下身来,尽量温和道:“你可认得本山神?”

饶是如此,他依然听到自己的嗓音条件并不迷人,不觉微微有些赧颜。

南瑆点点头,抿了抿嘴唇,歉然道:“嗯。早年间,小女子曾在罴差山住过一段时日,听朋友说起过乜襄山神的赫赫威名。不成想今日冲撞了山神,着实愧悔得紧。”

乜襄闻到南瑆身上散发出一股奇香,便贪婪地猛吸了几口,唬得南瑆往后膝行了几步。

“你别怕。你身上的香味是哪里来的?”

南瑆低头嗅了嗅身上的香味,道:“啊,这是兜娄婆香,沐浴时滴在水中,香味经久不散,可掩盖我身上原本的气息,不被豺狼虎豹盯上。”心内却想:我这是为了躲避蔺左和黄山的追捕,特意喷了一整瓶,能不香吗?

“有趣。有趣。你是什么精?”

“嗯?啊……小女子是……”南瑆被问住了,她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什么精怪,正好一眼看见乌流,便随口胡诌道:“山猫精。”

“山猫精?嗯,不错。你可愿意跟在本山神身边,做个洒扫的洗脚婢?”

“啊?呃……这个……”

“怎么?你不愿意?”破铜锣嗓音不觉抬高了不少。

“也不是不愿意……山神一番美意,小女子受宠若惊。只是小女子家住北鲜山,家中尚有高堂在,我此番出来访友,原说好至多两三日便回去的。若久不归家,父母定会担忧我。我父母和北鲜山的谷杜老山神相熟,势必要找老山神出面,若此事闹大了,反倒不美。不如,山神容小女子回家向父母禀明此事,父母定会欣然应允。”

乜襄一听,眉头微皱,心想:谷杜这个老家伙,最爱管闲事……若正经闹起来,我到底理亏,对于日后考核升迁不利。因蔼声道:“嗯,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可本山神若放你走了,你却出尔反尔,又该当如何?”乜襄瞥了一眼乌流,试探道:“不若把你的小宠物留下罢。好歹留个凭证。”

南瑆看着乌流,心道:乌流有灵性,它会找到我的。可她不想让乜襄觉得乌流无足轻重,便一本正经胡诌道:“山神,乌流可不是宠物,它是我的亲弟弟,只是尚不能化成人形罢了。还请山神多多费神,我不在的这几日,替我照顾我弟弟。”

乜襄这才放下心来,点头道:“嗯。本山神便给你三日时间,三日后,你来此处等我。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耍花招,否则,你的弟弟就就没有了。本山神还从未吃过炙山猫呢,啧啧啧……定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山神放心,我父母最是宠爱我这个弟弟,他们定会同意我来交换弟弟的。”

南瑆抱起乌流,对它说道:“乌流,姐姐一定会来救你的,你可要乖乖听话,不要惹乜襄山神生气哦。至多三日,姐姐会和绿灵一起来接你,到时候,你就跟着绿灵回家,好吗?”恋恋不舍地抱了一会儿,直到乜襄山神失去了耐心,催促了,才不得不放下。

南瑆把摘的果子悉数还给乜襄山神,乜襄山神看了她几眼,忽然大发善心道:“果子你就留下路上充饥罢。只要你跟着本山神,日后管你受用不尽。去罢。”乜襄忽然化出一根捆仙索,一头缚在乌流的尾巴上,另一端系在自己的右手小指上,手一勾,乌流就被拽着倒走。

乌流不想跟着乜襄山神走,极力反抗,四个猫爪在地上抠出了一堆的抓痕,可架不住尾巴和身体分离的痛楚,只能倔强地“喵呜——”着。

南瑆一看,懵了。她没想到乜襄山神这么谨慎,这样乌流就逃不了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乌流被乜襄山神活活拖走,毫无底气地喊了句:“乌流,你放心跟着山神去,姐姐会来救你的。”

南瑆背着竹篓子,没走出多远,便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化悲痛为食量,一气把所有的青梨玉果全都吃了。

此类用上好的玉膏浇灌种出来的果子,最是滋养元神,鬼神都最喜欢吃。南瑆一气吃了这么多上好的玉果子,体内被封印的元神骤然苏醒了一瞬,尔后又陷入了昏睡之中。

“嗝——”南瑆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苦苦思索,到底该怎么样才能把乌流救出来,而自己又不必给乜襄山神当婢女……

她想了很久,还是未果。心想:事到如今,也只能去把乌流偷回来了……

南瑆便循着乌流沿途撒下的猫尿气味,找到了乜襄山神所居住的一个山神庙。

山神庙甚是残破,山神塑像已经残缺不堪,蜘蛛网占据了半壁江山。供品也只有一头发了霉,硬成石头的烤乳猪,似乎已经放了几千年。山神平日里来山神庙点个卯,就溜出去了。夜间,也从不在此歇息。他宁愿睡在榕树上,也不愿栖息在一个破烂的山神庙里,这大约是一个基层小神最后的一丝叛逆和尊严。

乜襄觉得带着乌流行动不便,便把捆仙索解下来,系在庙里的塑像的断指上。虽如此,若有人把捆仙索解下来,他还是会有所察觉。于是,做好这一切后,乜襄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乜襄一走,乌流就使劲咬捆仙索,想把它咬断。但它很快就发现,根本咬不动。

乜襄察觉到这一点,顿了顿身形,脸上浮现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笑容。

南瑆在山神庙周围拔了一些气味独特的藤蔓植物挂在身上,掩盖自己身上的兜娄婆香。她悄悄潜进山神庙,乌流见到她,激动地直摇尾巴。

“嘘——别动。”

捆仙索剧烈地晃动,乜襄有所察觉,不放心,便赶紧折了回来。

南瑆防着乜襄会折回来察看,便提前躲到了塑像的后面。

乜襄一看,乌流还在,便放下了心。临走前,还不忘嘱咐它:“你老老实实呆着,不然把你烤了吃。嗯?”

“喵呜——”这是乌流唯一的回答。

乜襄再次走出山神庙。南瑆估摸着乜襄走远了时,方从塑像后面爬出来,悄声道:“乌流,你别动。”

乌流点点头,果然一动不动。

南瑆蹲在地上,看着乌流尾巴上的捆仙索,又瞅了瞅塑像断指上的另一头,心想:这非普通绳索,用蛮力是解不开的。而且一旦惊动乜襄,他很快就会赶回来。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既不惊动乜襄,又救出乌流了……

“乌流,姐姐也是没办法了,你能原谅姐姐吗?”南瑆低低地对乌流说道。

乌流似乎明白了南瑆的想法,吓得直往后退。“喵呜——”

“你放心,姐姐会对你负责的。”

“喵呜——”

片刻之后,乌流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喵呜——”

由于乌流的尖叫声过于凄惨,惊得附近的鸟群纷纷飞起来,扑腾着翅膀,久久不能平静。

南瑆怀抱着断了尾巴、血流不止的乌流从山神庙逃了出去。在附近找到了一味叫三七的药材,将三七的根茎挖出来,嚼碎了,敷在乌流的断尾处,止住血,撕下衣服的一角,替它包扎了伤口。

南瑆当下咬破自己的手指,乳白的血液哗的一下渗出来,滴进乌流的嘴里。

南瑆心疼道:“乌流,对不住,是姐姐无能,害你受苦了。”

紧张的情绪丝毫不曾懈怠,南瑆又把乌流麻溜放进竹篓里,背着它,在漆黑的旷野丛林之中,借着朦胧的月色,发足狂奔……

不知不觉中,乌流那条断掉的尾巴也悄悄重新长了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五代英雄在线阅读第7节

    “老师们好,我是个人练习生封泽轩”封泽轩站在舞台的中心,鞠躬后向导师们自我介绍到。“封泽轩,练习时长为六个月,擅长唱歌”张艺兴看着眼前干净精致的男孩。“是的,因为我没有加入过公司,所以练习生时长工作人员姐姐也不知道怎么算好,六个月是指我接受音乐方面系统培训的时间。”封泽轩回答道。导师们点了点头表示了

  • 平衡游戏之 我从山上来

    青云山郁郁葱葱,青山一片,还有几处片片花海,惹人喜爱。徐徐春风掠过,花骨朵都迎着慢慢的散发出阵阵花香,让人迷醉!一个年轻人估计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一人提着一个小小的藤状方形行李箱,慢慢悠悠的朝着山下缓缓而行,似乎嘴里还在嘀嘀咕咕念着什么。“天天就叫我下山,下山,除了这两字,就没有点别的新鲜词儿吗?真是

  • 向往的巨星系统之附写:⑤四国武器谱

    三十六绝命枪手的手在发抖,他们经受过最严格的训练,杀人是他们的职业。可是今天他们的对手比他们更快,更狠,更凶猛。他们的同伴一个个倒下,对手的身上血泉也不断增多,但身手却没有丝毫迟懈。典韦已经打发了性,全身上下的伤口都没有了痛楚。他的刀上满是缺口,就随手将刀掷出,俯身提起地上的两具尸体,施展出了他威震

  •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第4章在线阅读

    “我去,这么不靠谱?”看着大叔渐行渐远的身形,萧雨不由自主的在原地嘀咕一阵。又在坊市晃了晃,逛到了女子的用品店,除了肚兜就是胭脂,外加红纸。“嘿嘿,看来我的计划可以在这里实行!先去问问大叔这里有没有空店,我好来卖东西。”眼睛转了一圈,萧雨就往回走了。走着走着,萧雨又回到了警卫室,不过没有看到大叔,看

  • 我是基因大师夜探天女祠

    温言最后望了一眼云深不知处的景色,踏上了回温氏的归途。只是她未曾想到,这一别后,再次见到对方竟会是在不夜天。温言离开后,魏无羡也要离开了,但他想同蓝忘机告别,蓝忘机却不搭理魏无羡,这让魏无羡很是郁闷。蓝曦臣觉得魏无羡走了之后云深不知处又要恢复安静了,还会有些不习惯的。魏无羡郁闷的走到兔子堆里,逗弄着

  • 玄幻:机甲称王在线阅读第一节

    某个医院“哇……”随着婴儿的哭声,一位中年男子紧张的心终于得到了解放。他欣喜的赶到门前,下一秒门开了。“主人,不好了!夜儿他……”“夜儿怎么了?!”那个男子的心瞬间就揪紧了。夜儿是他和伴侣当初一起给还未出生的孩子取的小名。那个男子疾步赶到房间里,只见一位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这不是没事

  • 流璃在线阅读程志远来袭

    钜鹿郡的太守府大厅里,整个气氛沉闷异常。张角沉默不语地看着张梁的灵牌,一句话也不说,众将领都站在一旁不敢插话,这样一来,整个大厅里更显沉闷异常了。“大哥,梁弟的仇不能不报啊。”张宝也是张角的弟弟,也只有这时候敢出声打搅张角,站在一旁的各个将领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哪敢上前说话,惟恐将张角的愤怒引到自己身

  • 凯瑟琳的生活(傲慢与偏见))在线阅读第9章

    水之国的某个角落,救世主正在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正在短兵相接的角落。:“你们四个最好不要偷听,否则我将格杀勿论。”其中一个忍者说。莫斯塔说:“我要是不听话呢?”那个忍者说:“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啊!”[作者:“别客气,动手吧!”(莫斯塔:“作者,信不信我拿你当挡箭牌。”)]那个忍者说:“那我上了。”然

  • 青云上第4章在线阅读

    “啊……”—声惊叫声划破了原本有些宁静的夜空。连云山脉位于落英城东南一隅,这里山高林密,崇山峻岭。据传连云山脉曾是落英城通往郡城的主要通路,然而不知为何,在多年前,这条道路却被废弃。现如今,这片山脉已是人迹罕至,变得极为荒芜。在这片山脉中、崇山峻岭间,生活着大量的野兽,少有人踏足,即便偶尔有人来到这

  • 青春不可复追在线阅读第5节

    跟着柳闲走进停车场,东绕西绕,走了三分钟。在一辆流云不认识的车辆前停住。虽然不认识,但是车辆看着很气派。“哟!这不是柳大公子嘛!”声音满是了得意与嚣张。流云寻声望去,对面走来一群人,男女都有,年纪和柳闲相仿,女生都挺漂亮,男生则一个个趾高气扬的。其中一个叼着香烟,身着奇装怪服的男人阴阳怪气的叫道。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