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这小说没名字接连的饭局

2021/5/5 1:00:04 作者:鄢陵春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小说没名字
这小说没名字
作者:鄢陵春来源:纵横中文网
来自甘肃的新与朋友们喝着酒,嘈杂的音乐里和鸠说着什么,或许未来可期,又或许怨天尤人,没有什么人喜欢雨天,这个契合了孤独及没落心情的载体放大器,还是要相信这世上是有爱的,这样才能活的温暖一些……

程治国才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上身着白色短袖、下身着黑色西裤的表哥江春明正站在一辆奥迪A6轿车前向他呼喊着招手。

坐上副驾驶的座位后,江春明就豪气地说道:“治国,我今天不忙了,才有时间过来请你吃个饭。在京城,我们哥俩还是头一次相聚。想吃什么,你尽管说。”

对于校门外的京城,程治国除了知道一个京城烤鸭外,其他有些啥好吃的则一无所知。因而他只好说道:“哥哥,吃什么你安排就好,只要有肉吃就行。”

程治国无要求,江春明却不想将就。作为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对于招待人吃饭还是不用自己掏腰包的。

江春明本着就近方便和体现京城特色的原则,在京大不远处找了一家外观颇显气派,名为“饕餮客”的中餐厅。在该餐厅大门口上的电子显示屏上滚动地显示着:“京城特色,应有尽有,饱君口福,不枉此行。”的广告语。

待泊好车,走进灯火辉煌的大厅时,一位身材高挑亮丽的服务员迎了上来,用略带四川口音的普通话说道:“欢迎光临!两位先生是坐大厅还是坐雅间?”

一身职业正装的表哥,手中拿着一个小夹包,看着很显精神,也很显气派。这样豪气勃发的年轻俊杰当然是要坐雅间的。

在雅间坐下之后,江春明从尾随而进的服务员手中拿过菜谱,一边询问服务员都有哪些特色菜,一边开始点菜。

在点完菜等待上菜的时间里,江春明问起程治国现在的情况。对于表哥的询问,程治国不能把自己拜张国文教授为师,并与师傅一起外出赚钱的事告诉给表哥,只能简单地谈一下自己现在学习的情况。

江春明询问的重点当然不是想听程治国学习生活的流水帐,而是想知道程治国是否还在学习“算命”,是否有更大的进步。于是,他问道:“治国,现在还在学习预测学吗?”

程治国见表哥问这个事,自家兄弟不用有什么忌讳,就坦诚地答道:“我当然还在学习预测学,并且还有一定的进步。”

接着,程治国开玩笑地问道:“怎么,看你意气风发的样子,不可能遇到什么难题?需要我算上一卦吧?”

江春明笑着说道:“我现在倒不需要算。但是我发现算命这门学问的用处很大,很多人、很多事都想算上一算。比如我身边当官的人想算一下官运,经商的人想算一下财运,连给公司取个名称就要请人算上一算。我认为,你学好了这个技术,将来也许是很好的一条挣钱门路。”

程治国说道:“预测学,也就是你所说的算命,我认为之所以让人觉得十分需要,一是因为每一个人对不确定的未来总想提前预知结果或希望未来按自己所设想的一样去发展;二是因为每一个在拿不定主意之时,都希望能找出最佳方案作出最利已的选择;三是每一个人在处于困境时,都希望能找到化解的方法从而逢凶化吉。因而,对算命的需要与社会科技的进步无关,与人的文化水平无关,只与人的思想有关。由此而推,算命这门技术或职业是具有无穷生命力的,它将伴随人类生活的历程,贯穿人类发展的历史。”

江春明说道:“你说得很对,也说得很深刻,所以我才说你若真正掌握了算命这门技术,就找到了一条很好的生财之道。”

在两兄弟的谈话中,菜很快就开始端上来了。江春明举起筷子,对程治国说道:“治国,来,我们边吃边聊。”

程治国自从开始练体以来,对吃饭的热情不亚于光棍对女性的热爱,一听可以开始吃了,就拿起筷子不再说话只顾埋头大吃。

江春明一边挟着菜慢条斯里地往嘴边送,一边讲着自己到驻京办工作的历程及见闻。

到驻京办工作后,江春明所做的工作就是上下联络和迎来送往。这对于一毕业就在办公室工作只与文山会海打交道的他来说,无异于是走入了一个广阔的天地。原来难得一见的县领导,现在才近三个月时间见了个遍;原来碰见领导自己靠上想去打招呼却被不理不睬,现在领导看见自己就象见到了亲人;原来县里的部门负责人偶见了趾高气扬,现在来京办事时自己不一定出面接待;原来自己想用一下公车难于上青天,现在自己手里就有一辆豪华车;原来羡慕同事常有人请吃请喝,现在自己可常招待人吃喝玩乐;原来想象中高不可攀的国家部门,现在自己如窜门……

总之,江春明对现在的工作满意至极,在对程治国谈起的过程中眉飞色舞、志得意满,简直如考中进士的孟效,只差吟唱:“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看尽长安花。”了。

表哥能在自己满意的岗位上工作,程治国也跟着高兴。他高兴的表现就是在表哥的目瞪口呆中,把满桌的京城特色菜荤素不分地全部吃进了肚里。

待程治国吃完,兄弟俩又坐着闲聊了一会,就一同走出包房到前台结帐。

今晚的京城特色菜令程治国大饱口福,结帐时的金额却让他大吃一惊。本想说一句“这么贵”的话,但在表哥潇酒的刷卡动作中咽了回去。

被表哥奥迪A6送回学校的程治国,深知天才来源于勤奋的道理,既没有被随身挎包里自己挣到的第一笔钱而沾沾自喜,也没有被肚里正在消化的美食而忘勿所以。

学习和练体是他永恒的主题。

待程治国依平日习惯在图书馆学习专业知识至10点,然后再到足球场和小树林练龙象功至12点准时回到寝室时,同室的三人均未就寝,还在兴致高昂地吹着牛。

见程治国走进寝室,平时就非常活跃的姬南飞大声喊道:“程大师回来了!华帅星期六请我们到潘家花园去玩,我们正在讨论呢。”

程治国进屋坐定之后,华辰阳正式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能与大家一起去,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程治国见大家兴致很高,也就愉快地答应了。闻名遐尔的潘家花园他也很想去看一看。

同寝室四人经过一年的相处,已培养出了较好的同学兄弟感情,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四人互相之间都有了公认的调侃外号。华辰阳因其长得帅,又以追求天下美女为已任,得名“华帅”;姬南飞因姓名中有“姬”有“飞”,得名“飞机”,有时也被叫为“小鸡”;秦颂因名字中有一个“颂”字,兼为人豪气,得名“送哥”;程治国因易学学得好,早就得名为“大师”了。

转眼间,星期六就来临了。早晨8点钟不到,全寝室的人均起了床,无人再如平时一样睡懒觉。待收拾清楚,四人结队出了校门,走到地铁站坐上了开往潘家花园的地铁。

九点后的潘家花园已人声渐起。华辰阳家的门市部位置当道,面积近200平方米,装修得古香古色,门头上“大殷古宝”四字熠熠生辉。在华辰阳的引导下,四人走进门市,一位年近五十两鬓微白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瘦高男子从柜台中走了出来,向他们说道:“辰阳,带同学来了,到里面办公室去坐吧。”

待在柜台后的办公室坐下之后,华辰阳才向戴金边眼镜的瘦高男子说道:“爸爸,他们三人都是我同寝室的同学,秦颂、姬南飞和程治国。”

三人一听华辰阳的介绍,立马站了起来说道:“叔叔好!”

“请坐,大家到这儿来了就不要拘束,想看什么、问什么都随便,中午我请大家吃饭。”华辰阳的父亲说道。

几人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会儿,在华辰阳的带领下,都来到柜台内,不出声地观察柜台内陈列的货品。柜台内陈列着各种各样的所谓古董,珠宝、玉石、瓷器、字画等各种常见的及笔砚、灯盏、鞋等不常见的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观看完了所有柜台内的货品后,华辰阳炫耀地说道:“这些东西没有多少看头。走,到办公室去,我拿我家的镇店之宝给兄弟伙们看看。”

一听华辰阳说要给大家看镇店之宝,三人立即兴致高涨,都回到办公室,等待华辰阳取出来鉴赏。

在华辰阳的要求下,其父拿出钥匙打开了办公室隐密之处的保险柜,戴上手套取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纸盒,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其中的卷轴,如触碰才出生的婴儿似的慢慢展开。

这是一幅展子虔的山水画,尺幅较小,但展子虔的山水画被称为“远近山川,咫尺千里”,价值连城。其山水画山脚直接用泥金,树干直接用赭石,树叶直接用沈靛,特征明显,开“金碧山水”一派,被后世视为“唐画之祖”。

对着这幅名家大作,华父一脸的骄傲和自信,立时有一股收藏大家的气势漫延开来。虚空指着这幅画中的山水,华父从此画的画法、特点延伸至展子虔的画风、历史地位及如何辨认展画,洋洋洒洒讲了一个小时有余。四人听得聚精会神,颇有收获。特别是从未真正见过名家大作的秦颂、姬南飞和程治国三人感觉大开眼界。

四人正在回味时,守柜台的小妹隔门喊道:“老板有人找。”

一听有生意上门,华父立即收敛起收藏大家的气势,小心翼翼地收起展子虔的画,谨慎地放入保险柜后,起身快步走出办公室。

从事古董生意,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生意。华父一听有生意,就如蚂蟥听见了水响,立即进入了战斗状态。四人也尾随而出。

出门一看,要找老板的是一个农民打扮、长相粗犷的中年汉子,手中提着一个很大的人造革手提包。

见是如此装扮的一个人,华父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穿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有闲钱买古董的人?如捡到一麻袋钱兴冲冲地扛回家在点数时却发现是假币,这心里的落差难以言表。

华父就板着脸问道:“你有啥事?”

来人粗着声但明显底气不足地说道:“老板,我有一件家传古物,因家里急需钱用想卖掉换成钱,看老板收不收?”

华父一听,气不打一处出,说道:“我这满店都是古物、宝贝,你要不嘛?我都卖给你。出去,出去!我做了几十年生意了,你也不在潘家花园访一访,我华寅生岂是你能骗的!”

华寅生一边说着,一边做出了挥手赶的动作。

汉子的气势更低了,如差钱过年的长工,嗫嗫着说道:“老板,我不是骗子,我真的是有东西想卖给你。你就看一下吧。我走了好几家店,都被赶出来了,你就相信我吧!”

汉子一边说,一边拉开手提包,掏出了一匹锈迹斑斑的青铜马递给了华寅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英雄联盟之主播真会玩第八章在线阅读

    路长歌手遮住袖筒里,脸上也看不出疼,出了门又是那副嬉笑模样。赵义拧着眉头跟在她身后,伸手要扯她袖筒,“给我看看,不然怎么上药。”“就看着严重,过两日就消肿了,不值得看。”路长歌手往身后一背,桃花眼的眼尾微微上挑斜眼看她,眼波流转语气欠揍,“都是小场面,你路姐何时怕过。”“……严夫子怎么就那么心善,没

  • 润玉与女娲后人同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宋诗尔其实长得非常漂亮,如果说她对身上哪一点不是那么满意的话,那就是脸型了。小圆脸,还有点儿婴儿肥,再加上年轻有活力,既可爱又漂亮。以前倒是想过以后成年了去削骨改变一下脸型,当时她还将这番少女心事说给叶峥庭听了,哪知道他当时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你也就脸型好看了。虽然气得要死,但不得不承认

  • 刺手的红色玫瑰3在线阅读战!

    夜半时分刘振带着张宇回到营地,将大家集合起来,赵峰看着二人脸上严肃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刘振开口道:“这次我们借的这次任务,官方提供的情报出现了错误,我们这次不光要面对一只一阶巅峰实力的狼王,还有一只一阶巅峰实力的狼后,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有些影响,但是好好安排问题不大,我需要

  • 总裁他是粉红控在线阅读第9章

    胡为从林场回来后的第二天便跟其父参加了阳翟各大家族就应对蒙山贼伙而举行的战前会晤,胡为也是去会议举行地点—县衙附近的川阳茶楼的路上才从胡父口中得知这伙欲对县城不利的贼人是从西南与南阳国交界的蒙山来的,听说这伙人先前仗着蒙山地处三不管区域,一直钻着两地管辖蒙山不明确的空子为非作歹,也是因为这伙人做事有

  • 从替身演员开始做明星之不小心非礼了岳思盈(2)

    就这样李卫背着李氏一直向前走着,身后的姐弟俩也紧紧的跟着。而在前面走的李卫,除了在找过河的办法。他的心里同样也在想身后的俩人到底是谁,因为他越想越觉得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俩人。“盆!小福贵你看有盆!有盆!快去拿啊!”李氏忽然拍着李卫的肩膀指着河面着急的说道。李卫顺着李氏指着

  • 尊重末世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时候埃斯特还在炫耀自己掏到的漂亮花纹的鸟蛋,丝毫没有想到在和自己说笑的人还有他们的首领,已经单方面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埃斯特,你知道出密林最近的道路吗?”沙迪用手掌的温度温暖着刚刚轻易从埃斯特手里要来的稀有异兽的卵,态度温和的询问。“我知道。”埃斯特点点头,“那条路兽类有点多,正好你们没有吃午饭吧

  • 老子一出生就是满级在线阅读第8章

    微风吹过,树叶轻轻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一片密林之中,猿空正慢悠悠的走着。这是他第一次外出闯荡,开始他很激动,外面的世界他向往已久,他天马行空的想着,自己要如何如何,总之就是就是努力变强,受人崇拜,将来带领猴族走上顶峰。可想着想着,他觉得不对:“父亲急着要我走,不应该啊!他以前不是不想让我太早离家吗

  • 临风若离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是谁不重要,”颜折月眼波流转,笑意盎然,“重要的是,你是谁?”话尾轻扬,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颜折月见不到说话者的容貌,表面上从容不迫,心中却警惕万分,思绪百转。颜氏宗训第一条:在不知对方情况下,绝不可随便暴露自己身份实力。她作为现代御兽颜家弟子,一切行为需谨遵颜氏宗训。颜如没有回答颜折月的问题,

  • 太傅攻略手册在线阅读陌生好友

    那个老人姑且叫他农场主吧,因为我脑回路婉转,他愤怒着让我滚的时候样子总让我觉得像是黎明杀机里喊着“偷电贼滚出我的农场!”的屠夫农场主。我有种莫名的预感,农场主还会出现的。那岂不是和游戏无关了....?我又想,不对不对...那天那个丢垃圾的小姑娘,我清楚的看到她手腕上挂着带毒萝亚力克的手链。如果不是巧

  • 他站在比天高的地方在线阅读第5章

    楼嵘走过去,问道:“你被庄氏拉过来的?”孙汝静不着痕迹地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行了个礼说道:“母亲说家人有难,自当帮扶。”“嗤,”楼嵘不屑,“她怕是觉得万一捞不回去,至少还能一个换一个。”孙汝静低下了头没说话。“啧。”楼嵘有点儿受不了这丫头的性子,都欺负到头上了,还太平呢?“你若是不信,我一会儿与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