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高达00先驱者觉醒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5/5 0:29:44 作者:光线条 来源:17K小说网
高达00先驱者觉醒
高达00先驱者觉醒
作者:光线条来源:17K小说网
西元2089年,世界形成了三大集团区,简称人革联;以欧洲为主的AEU;以美洲为主的联邦,这三大集团区处于一个微妙的制衡点。人革联支持中东地区,AEU支持非洲,联邦支持太平洋多个岛国。他们三大集团区都企图打破制衡点,但化石能源的枯竭使他们元气大伤……时间很快来到了2333年,一个组织出现了,打破了三大集团区的平衡,世界的平衡也因此打破……应书友的要求,书友群群号是769732203。

“天啊!怎么会这样,那......你哪?你也是外院人吗?”苏琼真的惊到了。

“哈哈......”蕊娘突然含泪笑了起来,抚着胸口说道:

“我不是,我们家不是,就因为我家不是,所以......”她痛苦的握紧了拳头,好一会才又慢慢的述来:

“姨母的父亲娶的是我家过断来的女儿,那时,因为行医他常常不在家,就把姨母放到我家,所以与我母亲十分的交好,我同姐姐自小就同姨母非常亲近。我父亲虽然是本家,但医术却是下下,加上祖父不想背着良心送走过继来的女儿,而是把她嫁给了姨母的父亲,所以,在族内很受排挤。我们家的家境也不好,所以,我和姐姐就都学了一些医术,时时帮一下父亲”

“后来,就在姨母远嫁到了你家,没几年,郑王王府要我们白家送一个本家的医女去给郑王妃看病。我前面说过,白家曾出过一个能让四旬的皇后生下皇子的前辈,外面有一种传言,说白家医女有世代相传的医方,能治女子的不孕,但只限本家的女儿。族长选上了我家姐”

“本家不是可以不被选的吗?你们是被逼的?可这样有用吗?这要是被逼去的,治不好,还不是一样,用什么逼你家的?钱吗?”苏琼问道。

“对,我们可以不去,所以,他们用的是另一个法子......”蕊娘慢慢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苏琼。

苏琼接过看了一下,发现这竟是白天被说成是自己罪证的那封情书。上面抬首写着“至佳人”,下面没有落款。内容也只有四句七言,因为是草书体,而且还是繁体字,苏琼一时竟认不全上面的字。大概的意思是对一个女子的思慕之情。苏琼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其中的有两个字,正是思慕。

“这......”苏琼有点糊度了。

“这是在我姐姐的医箱里找到的,族长以此说我父亲教女无方,斥出本家,我姐姐行为放荡,不守妇道,更连累了白氏医女之名,使之被人诟病。族规要开法堂,要将我家所有女子沉塘”

“不是吧!这是男子思慕女子之诗,最多也就是别人对你姐姐有了相思之意,你姐姐也就是收下了。这都可以说是不守妇道,脑子进水了吧,这是欲加之罪啊。这么明目张胆,你们白家一大家子人里就没一个说句公道话的吗?”

“公道话!那是什么?”白蕊娘突然笑起来,可同时眼泪又流了下来。

“昨天你被我们要送出去的时侯,一屋子的人,不是也由得我们说吗,那有一个出来为你这个大小姐说上一句”

“这世上原就人性凉薄,人人都是看着形势,只要与已无关,那会有人关心别人的生死,更何况,如果我家不出一个女儿,那么也许就他们家的女儿啦“白蕊娘几乎是笑着哭道。

“......后来哪?”苏琼真是无语。

“当然是我家姐姐自愿去到郑王府上去做医女。可是,只去了三个月,就传话回来说是郑王妃有了身孕”

“什么?!真的?你家真的有那什么方子!”苏琼差点没跳起来。

“白家确有一些针对女性不孕的方子,可这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郑王妃根本生养不了”蕊娘狠狠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

“白家这三年来每年都给郑王府送医女,那郑王妃的身子,别的外家医女早就看过,只是不敢说罢了。这次还是一个与我母亲交好的外家姑姑偷偷告诉母亲的。她说所有的医女去了主要还是给那些服侍过郑王的女子看病,开始主要是妨着她们怀上,不让她们生下孩子。可这两年,郑王妃忽然开始调理起自己的身体来,并时时与郑王同房,可是,那位姑姑说,郑王妃的身子体寒又虚得很,以前更是受过伤,怀不上的。现在竟然有了身孕,只怕......只怕我姐姐就只有一个结果了”

“母亲知道后虽然伤心绝望,可这还不算完”白蕊娘突然高声了起来。

“这个消息出来没到一个月,族长来我家说我姐姐一个人照料王妃力不从心,想让我也去王府一起看顾王妃的身子,等小世子出生后,可以一起回来。母亲一听当时就晕了过去,当天就写了一封信,让我换了衣服扮成男子跑了出来。我一路都是男子模样,整整走了一个月,才找到了姨母。总算是活了下来......”

“母亲对我说,千万不能回去,否则,姐姐,父亲,母亲,我们这一家就一个人都没有了。而我们这一枝也就在白家的族谱上消声灭迹了。所以,我不能回去,我走了,父亲母亲怎么说都行,可我要是回去了,那他们就只任族人处置。我不回去,活下去,就有机会从回白家讨得公道的一天”

苏琼愣愣的看着白蕊娘,说不出话来。‘还真是万恶的旧社会啊!还真真的把个好姑娘变成了一个逼成了一个‘表咋’。

“怨不得你对二娘这么好,就是要出家,也要等孩子安全生产之后才走,呵呵......”苏琼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只好打了一下哈哈。

白蕊娘一听这话立刻又要跪下,苏琼忙拉住她.

“我也知你们也不容易,可是,你这......你们这样对,对我也真是太狠了一点吧?”

“我知道错了!我们当时吓坏了!你当时真真的,不行了......”白蕊娘眼泪又下来了。

“什么?什么意思?”

“我当时探了你的脉,真的是不行......我们吓坏了,要是姨父回来,我们怎么说。所以......才想了这个主意,想着你只要......”白蕊娘说着低下了头。

苏琼明白了,平白的大小姐死了,白氏当然解释不了,如果小姐列在外面,同时又在苏父面前说了大小姐的坏话,这样老爷一生气,也许不会细查。

“这太狠了吧!”苏琼看着白蕊娘“就算小,本姑娘当时待你们不好,你们这样做也过一点吧?再说了,你们不喜欢我,让我回去不就行了,还拦着做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蕊娘看着她眨了眨眼睛。

“什么......”这会是苏琼有点懵。

“我们不认识来接你的这个人,虽然你说认识,可是,来人没有带上任何书信凭证就要带你,我们那敢放行,怎么也要等到姨父回来才行,可是你......”

苏琼眨眨眼睛,这个......

“你昨天还推了姨母一下,姨母当时倒在了地上,所以,当发现你不行了,我们才......”蕊娘小心翼翼的说道:

“姨母这身子,我不放心,今天这一闹,而后,你们一家还要长途跋涉的去京城,我怎么能放心哪”

天啊!苏琼站了起来,原地转了半天。真是,人不作死不会死。这叫什么事啊!原来,这一切竟是这样一个过程。这里到底是谁的错?好像每个人都有错,可又每个人都有这样做的起因和理由。好像每个人都又做的过了一点,也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不过,本主这个小姑娘,说来也真是可怜。别人这样一闹,都还有机会悔改,补偿。可这个小姑娘却因为一次的张狂,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他闭上眼睛,他现在想起了,那天,桥边花埔里的电缆坏了,那里明明设了围栏。可自己就是这样有个性!这么与众不同!这么不走寻常路!所以,他是被电死了。所以,他才占了这个小姑娘的位置。

“琼娘,你......你没事吧”蕊娘小心的站了起来,不安的看着她。

“没事,放心,我没事”苏琼挥了挥手说:

“我明白了,这样,你回去告诉二娘,我们之间的事情平了。以后,我也绝不会再提此事。你也不用去出什么家,好好的女孩子,出什么家啊。等到了京城,要是你的医术好,你就开个医所什么的,很赚的!”

“什么?!医......女子是不能开的”蕊娘不禁笑了。

“那就找个人好好的嫁了,最好是个当官的,再回家去。把你父母接出来。那时,看你们白家那些人谁敢再欺你。这事,可以交给我老爸,保证行!你这么漂亮,又有这么好的医术,还怕嫁得不好,安了”

“我.....我没什么的,从没敢想过。只是,你真的愿意原谅我们,不记恨了吗”

“算了,大家各有对错,反正,我也没怎么样,二娘也被我弄的够惨。我要回去看外婆的心意也达到了,而你们......对了,怀玉真的想抢我的那个什么崇南伯府的亲事吗?”

“没有,没有,她没有......她只是,你这个姐姐总是不理她,而外面又总是风言风语的,让她很难自处......这一年来,她连门都不敢出了”白蕊娘忙摆手道。

“就是不想再听到那些闲言碎语。若是你能同她好好说说话,外面也就没了那些闲话。那她又怎么会每每见你,都是气囊囊的,事事与你针锋相对......你别生她的气啦”蕊娘这时想拉苏琼的手,却又尴尬的停住悄声说着:

“你不知道,刚知道你这个姐姐要回来时,她很高兴的。还给你绣了帕子,想着送给你。可你一回来,就贬低着她的手工这样那样,她很伤心。见你的绣活,本也想着向你学一学,可你......总是冷言冷语的,所以......唉,小孩性,她还小,姨母也是宠她一些。你不要见怪”

“没事”反正她今天踹了她一脚,苏琼笑着。

“放心,以后,她的绣活一定比我好,我保证”反正他是一点都不会绣花这种事的。

“真的,你真的不怪我们了,你真的......我,真的没想到,我不是在做梦吧”蕊娘都有点语无论次。

“你不生我的气了,也不记恨姨母了,你还会同怀玉合好,是吗?”她上前拉住了苏琼的手。

“是,我不生气了,不会记恨谁,以后也会对这个妹妹好一些,行了吧”苏琼不禁觉得好笑,他当然不会生气,昨天他才来,而且还占了一大圈的便宜。

“天啊!怎么会这样,天啊!我.....我这就去告诉她们。她们也会很高兴的。对了,你明天就要走了,我去给你做一些你路上吃的东西,人在路上,你又是去控病的,火气必是上头,你平时又喜欢食甜腻的东西。只怕这火更要重了,我这就去做一些吃食,保证你路上不会再犯头风了......”

蕊娘一边说,一边就向跑了出去。

“不用!几点了,做什么呀,快去休息吧!明天早起送我就行”苏琼忙拦住她。

蕊娘被她拉住转过身来,却又是满眼的泪水。

“琼娘,你,你是真是不生气了,是吗,你会原谅我们的,是吗?”

唉,苏琼看着她,心里不禁的感叹,做人啊,千千万万不能做坏事,否则,这心理的不安是个正常人,都是不能承受之重啊!

“南瓜粥,我还要!要一大坛!明天要是不给我,我就生气了”她笑着说。

“好,好的”白蕊娘后退了两歨,深深的一揖。才回身跑了出去。

“小姐,你干吗这么好心?居然就这样放过了她们。就应当让老爷休了那贱人,敢这样对我们。最少也要打发了那几个婆子,连小姐你的人都敢打”一个丫环打扮的女孩,突然在内屋里走了出来。吓了苏琼一跳。

“佩儿?!”苏琼仔细的分辨了一下。

佩儿和环儿是最早从外婆家带来的,只是这两个丫头在原主的记忆里有点叠加,好像这两个小丫头是一个人似的。相貌上,佩儿好像更好一些,环儿则更深沉一些,年纪也更大一些。屋里点了灯,可还是让苏琼不适应。电灯与油灯的亮度真是不能比啊。所以,她轻轻叫了一声。

“小姐,你受了委曲,就要让她们受到惩罚,您的人怎么能随便让她们打哪?你怎么这么好骗,她几句话,你就信了,还原谅了她们,您这是怎么了吗?”这丫头却没有回应,只是自顾自的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桌前。看着桌上的还没有拿走的南瓜粥。

“小姐,这是什么?是厨房送来的晚饭吗?您不是去老爷那里吃了吗?”她又低头闻了一下。

“好香!这群奴才真是该打,现在,总算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子啦。昨天送来的那是人吃的”她边说着,边走到苏琼身边,想要抚她起来。苏琼愣了一下,不知她要做什么。这佩儿也愣了道:

“小姐,你还洗漱休息啊,明天不是要回赢州吗?”

苏琼一想,笑了,是啊,现在他是小姐,还是女儿身,---真是一个“占便宜”的好点子。

“小姐!小姐!”外面刚跑出去的玲儿又风一样的跑了进来。手里还拿了一个大提篮。一进门就开心的叫着:“小姐,我回来了!我娘让我谢谢您!还让我好好伺候您哪”

“你还叫!”苏琼还没开口,旁边的佩儿却先数落起玲儿来了。

“让你不要离开小姐,你去那里啦?真是的,什么事都做不好,这次陪小姐回赢洲去,还不知能不能伺侯好小姐。真是让人不放心。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这个,是姐姐们的晚饭,厨房的婶婶让我带过来的。佩儿姐你们先去吃饭吧,我来伺侯小姐洗漱。我还不饿,刚才我娘给了我一个大包子,待会我再吃也行”玲儿却好像完全没有反射弧。

“这是我们的晚饭?......那小姐,这桌上是?!不是吧,您别是让那个女人一碗粥就给骗去了吧”佩儿一幅痛心疾首的样子叫道。

“行了,你先去吃饭吧。这里让玲儿来就行”苏琼觉得他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挥了挥手,自己向屋里的那个小间走去。那里是这位小姐的净房。

等着她洗漱好了再坐下时,玲儿已经从新端了糖水。还帮她铺好床。正在房里熏着香。苏琼看了一眼桌上。那两个装粥的坛子已经不见了。她轻声问道:

“桌上的粥,佩儿撤走了?”

“是,佩儿姐姐还以为那些是给她们的晚饭哪,我说不是,不过,佩儿姐姐说小姐已经吃过。就让我帮着拿去她们房里啦”玲儿轻快的回着。

“这次都是谁跟我回赢洲啊?”

“是我,还是胡嫫嫫。佩儿和环儿姐姐都伤了,就不回去。等着同府里的人一起先去京上”

“只有你,还有一个嫫嫫?我看见外面还有那几个......,叫什么来着?她们不去?”

“小林,小红她们等过些日子,夫人就放她们走了。不是一起去京上的,老爷和夫人都放了。夫人说她们几个都是本地人,要是跟着去了京上,再想见家人,就不易了。所以,只要想留下的,夫人就都准了”

“这样......环儿的伤很重吗?一天都没见她,我回来这么久了,也没见她过来?”苏琼慢慢喝着糖水,一边用余光观察着玲儿。

“小姐别担心,环儿姐姐还没佩儿伤得重哪,只是这会子刚从外院回来,说是有东西要纪家来的哥哥带回去的。所以......一回来就累了,刚刚已经吃过饭睡下啦”玲儿一边答着,一边熏好了香。又把一套中衣放到了床头。这才转回身过来扶苏琼。

小姑娘动作实实有些呆重,但却能见其真意,做起事来没有一丝的敷衍了事。说起姐姐们,家里的其他人,口气中也没有一丝的暗示与揶揄。苏琼以他成年人的眼光敢断定这是一个心地干净,有点小糊涂的好孩子。

奇了怪了,苏琼真是纳闷,原主是傻吗?怎么会对佩儿和那个环儿那么包容。只是因为是外婆家给的吗?她躺在床上,看着玲儿,下帘,又熄了灯,轻手轻脚的出去关好门。这时才觉得真有些累了,慢慢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他这时好像想起,屋里的窗子还没关好哪......唉,这玲儿也真,什么都好,就是太小啦。总是这么马虎。要不要起来关一下哪,还是叫人来关。

算了,不关也没事。

只是,现在晚上会冷吧.....

可别感冒了......

他抬了一下眼......

突然!他猛的坐了起来......

......

第二天,苏家人一早就早早的起来准备送大小姐了。下人们经过了昨天的事情,心照不宣地对大小姐这边事分外的殷勤。

白蕊娘真真的在厨下忙了一夜。早上苏琼的桌上,不但有粥有菜,还是蒸蟹羔和酿米酒。更是准备了整八个套盒。每个食盒上面都写纸条,可她还是仔细的同玲儿交代了那几个要先吃,那几个要过两天再打开。

看到这些东西,苏琼嘴张了半天都没闭上。回头想想,得友走天下,损人不能行。古理明言啊!太有道理啦!

苏老爷上衙前也来看了一下,嘱咐了几句。并告诉苏琼,他又指派了大管事苏进亲自己送小姐过去,再带信回来。也让你安心。这话说得,苏琼只觉得眼眶子一个劲的发红,他收都收不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有人嫉妒我[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九章

    自打那日玄女想通,便没再同重楼闹脾气了。她回来后,重楼就不许溪风再到魔宫里来,玄女无聊时,便叫重楼去人间给她收集些茶具。既然他不让她离开,又不许溪风同她见面,那只能让他自己去跑腿。原以为他会生气不干的,结果她只是提了句,第二天醒来侧殿里就堆满了各色各样的茶具,齐全无比。只是她一日里泡茶的时刻也没有多

  • 纵使时光荏苒在线阅读脱胎·换骨

    岳震一阵欣喜轻松,扶着姐姐的手臂想站起身来。那知眼前一黑晕倒在岳银屏的怀里。银屏的哭叫声中,中印已窜回来,从她怀里抢出岳震嘴里骂着:“倔小子,你倒是狂呀,刚刚还气吞山河,这会的功夫又变病大虫了。”嘴里嘟囔着手也没闲,将岳震安放在床上,就探手叨住他脉门。哗,丹田气海中空空如野。中印不惊反而喜形于色,兴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7章

    宴席还在继续,任丰年却在花园里迷了路。她本是想原路返回,但叫那青衣公子一吓唬便窜出老远。她是个十足的窝里横,家里头派头大又娇气,出了家门一片茫然,梗着脖子满心纠结烦躁,面上还要装出镇静大方的样儿。这下又迷了路,连宴席的声音也听不见了,才知道后悔。早知道便是再讨厌吕芙这个鼻孔顶天的也不该临阵脱逃,这下

  •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汝阳县,小虎拿着令牌,寻了当地官员,将一行人安置妥当。纪久年和凤常歌两人换了衣服,偷偷跑了出来。县城不大,两人很快来到了最热闹的大街上。凤常歌感觉还好,晋和北翼还有另外几个国家都是由两百多年前的风朝分裂下来的,行商走贩基本上差不多。虽然很少出门,但也不像纪久年那副乡巴佬完全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路

  • 旅游在HP。。之第九章

    “没事,已经死了。”莨仙偷偷呼出口气。“死了就好,那我就不过去咯,你快舔完了过来。”然后莨仙就看着右下角小地图上的队友图标慢慢远去,嗯了两声就偷偷关上游戏内的语音,一本正经的对着直播间的粉丝说:“请粉丝不要狙击我,我正在追我的偶像呢。”说完就不理粉丝了,任凭直播间粉丝腥风血雨也不管,高高兴兴的舔了包

  • 某一个在线阅读第一节

    咯咯咯咯——咯咯咯——非月好不容易趁着今天下雨,天气凉爽,补个觉,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唤声,她便有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抓了个东西,看也不看,就朝发声处砸了过去。咯咯咯咯——咯咯咯——鸡叫声不但没停止,反而更盛。非月欲哭无泪,简直自作孽不可活。谁叫她心术不正,前些天,跟着众师姐妹去后山挖灵药的时候,带了

  • (综漫 )苍夜之蓝第6章在线阅读

    陈强:“师父,腹式呼吸我自己回去会勤加练习,现在您赶紧教我练练投篮吧!这样我比赛时候就可以大发神威了!”张一牟哈哈大笑:“小强,技艺的提高可急不得,不是我现在教你一下怎么投篮,你的投篮就能提高的。能不能投中与你的呼吸,身体状态,防守人的防守强度,你自己的心理状态等等很多方面都息息相关,你现在在篮球场

  • 赤血绝道在线阅读第三节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这时候KTV已经开始营业了。这个周末,玉情在天上人间娱乐会所订了包厢,请了几位老总k歌,她说要介绍给韩晓锋认识,韩晓锋也没有推脱,觉得人生在外,少一个朋友不如多一个朋友,于是也便答应了玉情。韩晓锋随玉情进了包厢的走廊,走廊装饰的彩灯光芒变幻,包厢里传来节奏感极强的音乐,打扮潮流的

  • 山海美术馆 [参赛作品]风流之后

    这次比之前那次作秀的吻可激烈多了。对方搂着她的腰,低下头深吻吮吸着,舌尖突破牙关的防线,一探芳泽,像是要把苏棠冰揉进自己怀里似的。苏棠冰被吻的七荤八素,欲望如潮水一波波涌上来。一开始还想挣脱对方的禁锢,最后发现根本不可能后,又迷迷糊糊半推半就的抓紧了她的衣摆。高冷美人睁开了眼睛,里面的清冷禁欲竟然一

  • [楚留香]辣妈与无花之第八章

    热吻结束,纪羡北亲了亲她的额头:“去洗澡吧。”“嗯,我去楼上洗。”“洗过澡早点睡。”纪羡北松开她。“你还要出去?”夏沐问。“不出去,去书房处理点工作上的事情。”夏沐上楼了,纪羡北在楼下浴室简单冲过澡就去了书房,回复完邮件,拿出手机给母亲发了条信息:【妈,之前开的药,您再开一副,让药房代煎,我明天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