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拿错剧本了,主角是我爹[快穿]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5/5 2:02:15 作者:爱吃咸蛋糕 来源:晋江文学城
拿错剧本了,主角是我爹[快穿]
拿错剧本了,主角是我爹[快穿]
作者:爱吃咸蛋糕来源:晋江文学城
简易原本以为,以自己天才科学家+偶像巨星的人设,自己会是他所去的每个世界的绝对主角,将会走上如同小说里的龙傲天一样的打脸渣渣,让众人为之俯首然而爸你干什么?快住手,快放下你手中的刀,留一个给我啊!简易(惊恐脸)尖叫简爸挥刀,一手剁了某渣,疑惑的回望儿子简易(勉强笑):爸爸超棒,爸爸666ps:女主随机,各个世界不一样。不同的世界,同一个龙傲天的爹注意:1.初次写文,预计总共五至六个世界2.因为是男主视角,全文感情戏较少,女主戏份少

第二章 十日元

“我的命是你的,然后呢?”

从说出这句话以后,房间内的空气有一瞬间的滞凝。

谷咕和太宰治就这么对视着。

太宰治突然就笑了:“你是被我救上来的,所以你的命是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谷咕摇头。

“你看,那不就结了。”太宰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的笑容变得恶劣起来,“你现在就是我的玩具,我让你往东你就不能往西。也就是说,我不让你自杀你就不能自杀。”

太宰治在等待着谷咕的反应,比如厌恶之类的。但是他有些失望,谷咕的脸上并没有其他表情,他还是这么的平静,就好像什么东西都进不了他的眼,这让他想起在水里救他的时候看见的眼神。

平静得让人不喜。

“所以你没有什么话想要说吗?”太宰治询问。

谷咕冷漠地撇开眼,他开口回答道:“没有,你说的都对。”

听到这个回答,太宰治感觉到无趣。只能说他的这个反应在意料之中,也有点意料之外。

“诶,突然有点后悔救你了。”太宰治装作不经意说道。

“那你还是救了。”

“难道你就不恨我吗?明明差一点你就可以投入死神的怀抱。”

说到这里太宰治明显开心起来:“步入彼岸,到达想到抵达的地方,就这样被我打破,你感觉到愤怒了吗?”

室内一时陷入安静。

“咳咳。”

谷咕的咳嗽声打破了这个沉寂的气氛。

房间里响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生或者死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或者和死了一样,死了和活着也是一样,对我来来说没有区别。可能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无聊的活着,安稳的死去。”

太宰治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接。

他再次认真辨认了谷咕的神色,发现他没有在说谎。他的眼里一片空洞,之前的死志已经消失不见,当然也看不见生的希望。

确实,死和活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

真的是一个怪物。

太宰治微瞌眼,默念道。

“叩叩——”门被敲响。

屋内的两人都看了过去。

门口站着一个黑发紫眸的中年医生。他穿着不甚平整的白大褂,头发随意地扎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就是没有精神的样子。

被盯着的人没有一点不适。他微笑着说道:“看你们聊的这么快乐,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但是坐在床上的这位病患小朋友现在需要喝药,我才敲门的。”

谷咕看了眼太宰治,略微露出一点嫌弃的神色。

和旁边这个黑泥精聊的很愉快?

他们刚刚聊天了吗?哪里有。

还没等他说话,旁边的太宰治就开口反驳道:“森先生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和他聊的很愉快?别了吧。”

说到这里,太宰治面露恶心。

“别开这种玩笑,真是令人不适。”

“确实,我就算和一个伪善医生聊天,都不会和旁边这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黑泥聊天。”谷咕冷笑。

被点破本质的森鸥外也不生气,他只是越发感觉自己捡到宝了。

他选择性遗忘了之前为了避免麻烦,想要丢掉谷咕的做法。

“我知道你们都是口是心非,不愿意承认而已。现在你们就是一家人了,要好好相处。”

口是心非,一家人,好好相处。

谷咕差点就吐了出来。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绝对不会和他好好相处!”x2

话音一落,两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对方,竟然是异口同声说出来的。

谷咕:他刚刚说话了吗?没有。和这种黑泥一样的人有同样的思维,突然就让他来了一点兴趣。

太宰治:哇,刚刚发生了一件很恶心的事情,需要洗脑。

森鸥外对两人的争锋相对视而不见。

谷咕这不是和太宰治相处的很好吗?哪里有吵架?

“来,先喝药,这样身体很快就会好。”好了以后就能好好压榨……啊不,好好调.教。

森鸥外想到这,对着谷咕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

谷咕仿佛丝毫不觉,他接过森鸥外递过来的汤药。看着手里黑乎乎,还冒着某种特殊气味的药,沉默了一瞬。

他顿了几秒,端起药,眼睛一闭,一口喝完了它。

太宰治在一旁看得直咂舌。

狠还是森鸥外狠。

.

看谷咕平复好心情,森鸥外就准备开始说正事。

他斟酌了一下语句,开口道:“谷君,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

“嗯?”

见谷咕上钩,森鸥外隐秘笑了笑。

他长叹一口气,脸上不经意间露出愁苦。

“就是……是……诶,没什么事,这些事都不是你们这些小孩该管的事情。”森鸥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在森鸥外说出这句话后,空气突然陷入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森鸥外感觉有些不妙,因为没有人来接他的话。

他非常自然的转头看向旁边的人,发现他们在各干各的事。

谷咕在研究他手腕上的手链,太宰治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本书在看。

所以你们刚刚是没有听他说话吗?

感受到森鸥外带着谴责的目光,谷咕仿佛如梦初醒,他眼带歉意:“啊,不好意思,刚刚研究手链太过出神,没有注意森医生你说了什么,要不,你再说一遍?”

“对啊,森先生你刚刚说的话我也没有听见,要不再说一遍?”太宰治帮腔道。

森鸥外:“……”他就不信你们是真的没听见。

但是为了接下来的剧情发展,森鸥外决定单刀直入。

“简单来说就是诊所没钱了。”需要你们来想办法。

谷咕愣住,回过神,微瞥一眼太宰治,见他没有动作后,放下心来。

他微微低头,略带不舍的看了一眼手腕上微旧的银色手链。

“……也不是没有办法。”谷咕艰涩开口。

森鸥外自然是注意到谷咕的动作,他眼里闪过一抹深思。

果然这个手链还是有问题。

他思绪一转,面上带着愧疚:“这是大人的事情,不需要你们……”

“不,既然马上要住在这里,就要做出些贡献。”谷咕打断森鸥外的话,语气坚决。

“还是不……”

“就要。”

没想到的是,太宰治这个时候开口了:“森先生你就别推辞了,既然他这么诚恳,那就不阻拦他了,放手让他做。”

谷咕一噎,他来就他来吧。

“先把这串手链卖了。”

森鸥外接过手链,仔细辨认了一下。他有些怀疑,这串手链一看就是很廉价,预估送人可能都没有人要。

“我知道这串手链看起来很廉价,但是......”谷咕顿了一下。

森鸥外眼露期待。但是后面是不是会接着什么重要的消息,比如这串手链是什么宝库的钥匙什么的。

谷咕眼神坚定,仿佛下定了决心。

森鸥外有些期待。

“但是......这串手链确实是很廉价。”谷咕慢悠悠的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

森鸥外:“......”

太宰治:“.....”

森鸥外感觉前途无望,所以这串手链的用处在哪里?你告诉他用处在哪里?

“这串手链虽然便宜,但是却是我哥哥留给我的遗物,是我很重要的东西。”

“既然这样,那我就更不能要。”

谷咕把手链再次往前送了送,他的样子甚至让森鸥外想起了那些在步行街上发放传单的打工仔。

“先拿去卖吧,我估计了一下,这串手链就值十日元。”

谷咕的这句话这句话无异于重磅炸.弹。

多少钱?

十日元?

森鸥外懵了,他刚刚没有听错吧。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用这十日元给你带回很多的钱。”

森鸥外整理好面部表情,有些尴尬地提示道:“这是十日元,不是很多,就……”

森鸥外的未尽之言谷咕都知道。

既然想试探,那就顺着他的思路走下去:“我知道十日元不多,但是这它的用处还是有很多的。比如能步行去硬币上面的地方去看看,还能丢许愿池,还能拜神,甚至还能赚一大笔钱。”

“可是……”

“我也想出力。”

……

森鸥外叹息一声:“既然这样,谷君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就好。”

谷咕露出一抹微笑,如久不放晴的天空出现的太阳。好像脱离了被救起来时的阴霾,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森鸥外拍了下谷咕的肩膀,就离开了这里。

等森鸥外的身影消失在房间内后,太宰治松懈下来,带着些许恶意说道:“亲爱的谷君,你的奉献精神真是太~伟大了,不愧是一位敬老爱幼的新世纪好少年。”

“嗯?羡慕?你也可以,我相信你只要努力就可以。”谷咕真诚提议道。

太宰治看到谷咕脸上的笑容,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虚假,还很恶心。就连他眼里的真诚都只是漂浮在表面,不达眼底,毫不掩饰的嘲讽。

就是不知道这是对自己实力信任还是自大。

不再思考这些,太宰治跳下椅子,双手插兜脚步轻快地往外跑去,临走前还特别“好心”建议:“好好养好身体,别太劳累,毕竟你还是要赚钱的人。”

赚钱两个字咬得很重。

“不劳费心。”

“哼。”

.

在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远离后,谷咕陡然放松下来。

他躺在不甚柔软的床上,伸出手观察,上面没有之后因为写作而磨出来的茧子,也没有当初意外受伤留下来的疤痕。现在就是十三四岁的手,十指不沾阳春水,嫩的可以。

果然是重生了?

就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

一个伪善假好心的医生,一个黑泥铸成的小朋友。

真是一对奇妙的组合。

看,他都按照你们想要的情景往下演了,就是希望你们的剧本不会让他失望。

他很期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醉了在线阅读第2节

    通过对古代有关军事的了解,日积月累之下,让张良掌握了不少谋士名将的资料,例如姜尚、孙膑、韩信、诸葛亮等等。在研究古今历史的过程中,张良甚至了解到一位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秦末汉初谋士‘张良’,这让张良觉得看来自己真的跟军事有缘。而另一个让张良没有想到的是,很多古时候的战事和名将或多或少的都会涉及到一些奇门

  • 我的狐仙老婆之序言

    我老家就在山区,前些年动物保护意识不强,偷猎野猪出售的情况时有发生。野猪身上最贵重的是野猪肚,能抵得上整头野猪的肉价,说是能治胃病。但真的要治胃病,还需要按药方配合中药食用。有人说这个效果不错,也不知道是药方的效果多些,还是野猪肚的效果多些,反正总是有人信。尤为可笑的是,说野猪能吃蕲蛇,每吃一条蕲蛇

  • 剑河演义在线阅读第一节

    Part1徐朗就读于W大的化工与制药专业,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性别男,并且还是个beta。他还是一个上进心不太明显的游戏宅。经历过大一一整个学年对学校规则的边缘试探,如今荣升大二的他,逃课基本上已经成为常态。除了期末为了不挂科废寝忘食的啃啃书,平日里干的最多的事就是宅在寝室里。主业是打游戏,副业是

  • 江湖无赖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持中,李力脸色虽然冷漠,但比刚才的冷冽,要缓和了许多。因为,对面三只鬼中,有一只熟女厉鬼,正是他今天过来的目的。说起这只女鬼,她其实是早前那场跳楼事件中,最是无辜的受害者,上次李力一时心软的原因,有一大半都是因为她。她生前的名字,叫做楚丽研,是李力接下来所要找寻的那位少女魂体的妈妈。她大约四十出头

  • 众妙之门第10章在线阅读

    “我自然会向你父亲交代此事,葛夜能够成为天尊,实力定然不凡,数千年前,天魔大战,我曾与他交手,却只是战得平手,那时他还未列入天尊,如今的实力,不可轻敌”“但是葛夜就一人而已,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够夺下判命”“人界上方便是天界,我们一旦开战,天界其余天尊自会感应,到时,恐怕连走的机会,都是没有”两人交

  • 星际首席检察官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女装大佬之间的会面,田伯光吓的魂飞魄散李淼提起裙子,出了凝香阁一路狂奔。却不想他还没跑出一会,就听身后传来了田伯光的声音:“小娘子,你这是去哪?~”握草,这田伯光来的也太快了。李淼也没想到余人杰这么废,连多和田伯光纠缠一会都做不到。才半柱香的功夫都没到啊,这淫贼就追上来了。也难怪令狐冲都说猪狗

  • 闻香识玉人之直播犯花痴

    这是……假声!而且……是属于非常变态的那种假声!假声是一种难度极大的唱歌技巧,需要利用很细小的气力来唱出穿透性高音,声带处于半关闭状态,除了少数的天才外,一般人是驾驭不来假音的,必须通过大量缎练才可以,而易尘这种程度的假声,整个斗鱼找不出第二家——所以,冯提莫当场就被镇住!易尘没想到冯提莫会来到自己

  • 漫威之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9章

    “......第一天新手保护期过去”“mc智能模式......所有生物都将逐渐拥有智慧”“第二天......今天是动物”“当然,通过刚刚挖三填一的林鹤轩肯定不知道。”“.....撸开上面的方块,迎接而来的是久违的阳光......终于天亮了吗,第一天那个确实失误了,不过重新开始也不为过”“把之前挖到的

  • (终极蜘蛛侠)无限嘴炮与脑洞第二章在线阅读

    倘若一个人行走江湖,既无钱财亦无利器傍身,他该怎么办?目前的初一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十日之前,即八月十八,他辞别救命恩人东阁先生,步出青山寺越过居庸关,直插北向,到达往日盘踞过的儒州,力求寻找一份营生。当地最著名的赌坊老板,人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柴大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腆着肚子说:“

  • 超凡游戏饥饿现场(1)

    接下来的日子,鲁丙丙成功解释了什么叫越吃越瘦的人生。她以一天瘦1磅至1.5磅的速度,成功在一个多星期之后,达成严重营养不良成就。托尼闭关了一个星期。自纽约大战之后,他的心脏又出了一些问题,所以他将自己闭关在最底层的地下室中,寻找解除这种困境的办法。结果没有给他惊喜,倒是瘦了一大圈的鲁丙丙给了他一个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