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王爷和臣妾生个小郡主吧第十章

2021/5/5 2:12:25 作者:李叙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王爷和臣妾生个小郡主吧
王爷和臣妾生个小郡主吧
作者:李叙来源:晋江文学城
赵清芷被宋家退婚后,又被一道圣旨许给了静王江景乔。婚后任那浪荡痞王百般示好她的那颗心始终都在青梅竹马的宋远身上,直到她被人勒住脖子命将丧时,她才发现生命弥留之际她想的是谁,她对江景乔的情早已不知不觉发了芽,以往或许是自欺欺人或许是放任不管,可生命垂危时,她无法再欺骗自己的心。伪善的堂姐赵紫莜勒死了她,扬言要坐她王妃位,夺她枕边人,做她女儿的继母,呼吸停止的那刻,赵清芷睁着眼睛,她是多么的不甘。她多想能回到过去,不负深情与江景乔共白头...1.前世江景乔续娶了赵紫莜,后被这毒妇害死,她和赵清芷的女

天上的星辰闪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嘉鱼好像就没见过这么明亮的繁星了。

即便天上没有云雾的遮挡,万里无云也是一样,明明还在却带着几分昏暗的感觉,明明是群星闪耀,却也紧紧是那些。

很多,似乎是只能出现在图片之中。

天是黑的,星是亮的。

唯一没变的便是月亮依旧。

银盘挂在天上,环形山什么的一样没看到。

老人说,月亮上住着嫦娥与月兔,还有广寒宫。

当然,都是假的。

不论月亮的正面反面都没有这些传说中的东西。

只不过这些也一样没耽误放在月亮上的向往,当然,这里面包括太阳。

灯笼依旧,如此繁华,此等夜景,其实也挺好看的。

人群依旧喧嚣吵闹,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的。

嘉鱼勾了勾嘴角,她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十年,放在嘴里说是一回事,自己过是一回事。

那可是十年,可不短了,只要活着,好好活着,早晚能到的。

在此之前,享受生活,准是没错的。

今朝有酒今朝醉嘛。

等到了引州,看看当地,一切好好规划,现在嘛,没看到地方,一切都有些是空话了。

两个人共同走在路上,手上都提着不少的东西。

“嘉鱼姑娘。”

“嗯?”

“你家在哪里?”

“我家?在很远的地方,我自己都到达不了的地方,我要很久很久后才能回去,到时候会是什么个样子,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呢?”嘉鱼。

蕴央眼眸盯着嘉鱼,直接开口道“就是这里。”

“你师父不是说你们是游方郎中嘛?原来就是落叶归根啊,我这个问题好像问的有点傻了。”说罢嘉鱼冲着蕴央笑了笑。

一路上,嘉鱼倒是能感觉到“二齐”倒是很好说话。

长得好看,说话又好听。

是真的好听,那个声线在耳边如沐春风似的。

一路上倒是让嘉鱼认识了一下这个小大夫。

周围的姑娘看嘉鱼的眼神,嘉鱼直接礼节性忽视掉了。

其实蕴央就以脸来说,就有很多姑娘看上他了,长得像是蕴央这么好看的是着实不多,就算在整个镇子上那都是出类拔萃的那种。

又是个大夫,虽然没有出师,但是就这能耐,有个技艺在手,也算是有个铁饭碗,是个营生。

这年头民风开发,要不是老大夫碾过媒婆,怕是今天已经有好多家的媒人上门了。

直接自己争取的也不在少数。

比如说今天看见那一身绿衣罗裳的漂亮姑娘。

只不过蕴央不怎么管这件事情,又或者说,他不在乎这件事情。

直接视之为无物。

嘉鱼同蕴央回到医馆。

抱着那些乱七八糟的去了安排好的客房,顺便喂了小花,观察了周围看没什么异常。

嘉鱼拍了拍自己脑袋,好像谨慎一点也没什么问题。

仔仔细细的洗了澡,顺便从脖子到手臂到小腿的一层黑都一一卸干净。

洗澡水直接都染成黑了的。

可见嘉鱼到底在身上涂了多少那些东西充当染料。

就这么糟蹋皮肤到现在,仍旧白皙嫩滑如初,着实是女主光环照耀。

说起来,二齐不仅仅说话如沐春风的,本身也很小天使了,果然长得好看,果然很容易有特权,比如说一同出去一趟,在闹事之中逛了那么久,现在就亲近多了。

当然,本身嘉鱼就在问明白姓名之后没那么多防备心,不是剧情人物,什么都好说。

虽然今天也出了有很多女的diss她的剧情,不过这算个啥。

本质躺枪而已,大多数还是很好的,比如说就有很多姑娘其实是无视她的,这种时候,总看她才是最奇怪的地方,不过后来一切都有了理由,还是那句话躺枪而已了。

老大夫说的话,仔细想想也不无道理,不过就是怕事而已吧。

说是水烧多了,来问她要不要洗澡。

要知道洗澡水哪是那么容易烧多的。

不得不说,这么多天了,如今才弄掉了,洗白白躺在床上,就是舒服很多,轻松很多。

嘉鱼抻了抻懒腰把东西取出来直接放在床头,一副随时准备再涂上的架势,随即直接窝在松松软软的床上。

这些天每一天睡能这么舒服的睡个安稳觉了。

说起来不愧是医馆,就连客房,都有点药味,味道很淡,不是很难闻,开个窗子便能更快挥发散干净。

拉起帘子,顺便放下蚊帐。

不多时嘉鱼便直接沉沉的睡了过去。

今天是荀令晚“昏迷”的第二天。

本来其实是老大夫胡说的,本来有点奇怪,后来老大夫仔细看了看,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这是被打昏过去的。

嗯……

挺可怜的。

老大夫十动然拒的该干嘛干嘛去了,顺便瞄了眼自己这两天越来越不对劲的徒弟。

嘉鱼喂完即将劳苦功高的小花,顺便收拾收拾了东西。

蕴央提着打包好的糕点朝着嘉鱼的位置走了过来,见到嘉鱼这个样子皱了皱眉头,半响后开口道。“你……很想要走么?”

嘉鱼转过头看向蕴央所在的地方,此刻蕴央望着嘉鱼,眼中仿佛也有万般星辰一样,凝聚着光辉,倒是一点也没有当初第一印象的木美人的感觉了。

“我?还好,等到明天那家伙还不醒,我就带着那家伙走,在下一个地方扔了他,不会牵连你们的。”嘉鱼这么说这,心里也是这么自我暗示着,不过其实自个都知道,这玩意就跟拖延症似的,甩都甩不掉,各种借口,就会嘴炮。

对于这个嘉鱼觉得自己还能挣扎一下。

比如说,现在就是。

蕴央的脚步逐渐变慢,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我可以帮你处理掉那个人。”

嘉鱼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蕴央,深吸一口气道“那个,你再说一遍?!我感觉我耳朵可能有点不好使。”

“我可以帮你处理掉那个人。”虽然,我不希望你走,但……我愿意帮你。

“……”嘉鱼。

我感觉你要杀人,但是我没有证据.jpg

以及……二齐你在我这里之前是个好人来着!!!

说崩就崩了!!!

“如果你想,我让他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那个,其实他本来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不过,这个不是重点!你别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看见蕴央点了点头,嘉鱼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地界啊!

说好的普通人说崩就崩了啊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地求生:神级刚枪王之神秘的箱子(一)

    我放飞了鸽子并向着鸽子的方向前进,路上我看见了许多玩家都在打怪不管是刷出鸡还是鸭还是猪能打的他们都他来当经验没有一个像我这么无聊的接这种任务。“看见没那个傻子不去打怪升级分而去接个信的任务这种任务哪有什么经验。”一个十分强壮的玩家说。“送信的任务是村门口的那个NPC给他山里哥哥送信的任务吗真是傻子去

  • 洪荒:绝世桃花仙芳心暗许

    “宋小姐,让在下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三哥古寒宇;哥,这位小姐是宋蓝茹。”只见那个古寒宇对她点点头,礼貌性地对她说:“哦,是宋小姐啊,幸会幸会。”蓝茹马上回礼道:“小女子见过古公子,请两位公子不必客气,可称呼小女子蓝茹。”维森公子笑道说:“好好,想不到小姐如此爽朗,实在难得,那在下以后就称小姐

  • 神级黑科技在线阅读第五章

    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看起来似乎和真实的世界一样,白童安兴致勃勃的伸手捏了捏花瓣,从手感来说,和现实世界的花瓣一样样的,他一使劲,还将一片花瓣捏出了艳红色的花汁来。许东余见白童安探索新世界,自己没回答也没有再问,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正想跟他说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的调控方法,就被他打断了。白童安是好奇宝宝不错,

  • 听说大神喜欢我墓地里

    ······雪橇街再往南边走,本来就稀疏的灯光不一会就完全消失不见了,只有王宁手上的马灯还亮着。不一会儿,穿过了大概方圆两公里廖无人烟的雪原,王宁便来到了墓园,准确的说,是旧的墓园,在小镇的人们随着旅游业的兴隆富裕起来后,他们在更好的地方新修了更气派的大房子,新开了更舒适的大旅店,甚至连死后的住所也

  • 英雄联盟之瓦洛兰战神之夜光

    阿音没有料到这里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色。只是一处小小的天窗,大小不过巴掌,四四方方的,却能看到银白的月光落下,落尽里面,如同璀璨银河一般。“呼”的一声冷风吹来。让阿音这种入迷的神情稍微有些缓和,而后眼前银白的光粒闪烁,一对金色的圆球忽上忽下而来。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一只银白的蝙蝠,挥动翅膀,而这一

  • 这个仙尊不正经造化仙草 痛苦洗髓

    在经过了十几根杂草之后,以及艰难咽下之后,敖界终于是饱了。现在敖界的表情可以说是极其的精彩啊,脸上一会变成黄的,一会变成青的。“那么,现在,吃饱喝足了,也该来洗髓了。”“这里有着数不清的天材地宝,但用来洗髓效果最好,但又最温和的,就只有那株造化仙草。”抬头看向了石壁上的那株很平凡的一颗青草。“造化仙

  • 情剑之情缘在线阅读第2节

    “绿窈,你……”张嬷嬷脸色不善,缓缓开口。绿窈身子一抖,脸白如纸,腿软如绵,好悬跪倒在地上。绿窈那幅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有事儿……绿漪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定是绿窈私自扣下了国公夫人通知自家小姐去赏花宴的消息不说,不想让自家小姐去公主府。绿漪肺都要气炸了。若是国公夫人误会了,对自家小姐印象不好,可怎么

  • 今天洛厄斯得手了吗[综英美]在线阅读第7节

    羊湖的水纯澈透明,羊湖的山亘古伫立,在这羊湖的山水之间,我找不到高原专属的“神圣”之意,却领悟到了“皈依”一词——神圣是高不可攀,而皈依是我心向之。沿着羊湖的水岸,我和墨儿并肩走着,没了车内的天南地北的谈资,倒是无言流于默契。我想跟墨儿探讨一下“皈依”,又怕叨扰了原有的宁静祥和,于是作罢,继续沿着水

  • 枭龙战神在线阅读第8节

    四年之后。狂风呼啸!大雪纷飞!江北守备军军营的演武场上。一名劲装短发少年站在演武场的最中间,手持黑色长棍,正是已经达到十六岁的秦风,他的面容并没有因为长大发生太大变化,身高却是达到一米七左右,看起来算不得多么强壮,只是眼神极为凌厉,行云之间,便有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这是一名棍法高手所拥有的气势。秦风

  • 万古剑者我就真的要心动了啊(第二更,求收藏!)

    何老师跟热芭抬着竹筐回来的时候,黄垒跟苏阳已经把炉子的基本形状搭出来了,两人正蹲在那里研究“组合炉”的大计呢。“哟嚯,做好了,厉害啊!”热芭也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上来,满脸好奇地问道:“这个看起来,好像不用黄泥了吧?”“用泥巴固定一下,到时候伴随着烧火,泥巴也越来越凝固,炉子也就越来越结实,防止出现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