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无双赵子龙在线阅读第2节

2021/5/5 0:28:36 作者:爱吃鱼的帅锅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双赵子龙
无双赵子龙
作者:爱吃鱼的帅锅来源:纵横中文网
以命修魂,身化乾坤,孕阴阳,乃合五行,破生死,夺造化。是为命修六境。”“何为六境?”“所谓命修六大境界,分别是命魂士,乾坤师,阴阳王,五行天王,永恒帝和最强大的造化帝君。武神赵云重生,热血再燃。无字神碑再现寰宇。真像或许远非你所看到的!

在骊山之乱堆积成山的尸骨中,除了血肉模糊的周幽王外,不乏生前显赫的公侯贵族,其中有一人是周幽王的叔叔,同时也是周王朝的司徒,他姓姬名友。

以现在人的习惯,我们把他称做姬友,不过细心而又博学的读者会很容易指出这种叫法的错误,因为在那个时代,姓与名从来不同时使用,姓只是用来彰显自己的血缘系统,同时也是为了避免近亲之间的婚姻,聪明的古代人很早就知道近亲婚姻将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危害。

不过有些读者也许会举出一些例子来反驳先秦时代姓与名不同时使用的规则,比如“孔丘”这个人名,不是姓孔名丘吗?其实孔并不是姓,而是氏,现代人已经将姓与氏混为一谈,但是在春秋战国时代,氏是姓的分支,一个大姓之下,是可以分为很多氏, 氏与名就可以同时使用。女姓的称谓也是五花八门,我们拿美女褒姒为例,她并非姓褒名姒,而是姓姒,因为她住在褒国,所以称为褒姒。先秦时代的姓氏学颇为复杂,笔者也只能点到为止,可是这样便引发一个小小的问题,如果严格遵循先秦时代的规则,那么不得不有许多人物只能用一个字来称呼,这样阅读起来相当的别扭与不顺畅,所以只得将错就错,在许多地方将把姓与名合用, 这是便宜之法,读者当知之。

我们再回到姬友的话题上,这位姬友不仅仅是周王朝的司徒,他还有另一重身份,他是郑国的开国君主,历史上称他为郑桓公, 桓公的叫法也不是在他生前,而是死后的谥号,就象周厉王、周幽王一样,都是死后的谥号。

郑桓公对这次动乱的来临,是有所预见的,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躲开这场灾难。他是周厉王的小儿子,同时也是周宣王的异母弟弟,在周宣王二十二年时,他终于被封为诸侯,并且得到郑地,郑国的历史便自此开始。郑桓公是王室贵族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他在郑国当了三十三年的国君,深受百姓的爱戴,也因为这个原因,周幽王任命他为周王朝的司徒。

司徒位高权重,但周王朝却日薄西山,郑桓公已经察觉周王朝的政坛暗流涌动,他很担心有一天,当大动乱来临之时,他将被动荡的洪流所卷走,无法幸免,所以他想到远走高飞,离周王朝的首都镐京越远越好,甚至想将自己的国家迁移到长江流域地区, 对当时中国而言,长江流域地区只是个半开化的地区,其文明程度远远不如中原。

郑桓公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最信任的太史伯,太史伯认为长江流域的楚国正在崛起,如果将郑国迁移到这城,恐怕会受到楚国巨大的威胁,这非国家之福。太史伯建议郑桓公迁国到洛河以东、黄河、济水以南的地区,这一地区有两个诸侯国,一个是东虢国, 一个是郐国。太史伯提醒郑桓公,东虢国与郐国的国君都是贪图利益之人,而此时的郑桓公身为周王朝的司徒,两国的国君都会巴不得讨好他,如果他提出来迁移到这个地区,那么很容易就可以从这两个国家中得到土地与人民。

果然不出太史伯的预料,当郑桓公向周幽王提出申请,要求迁移到洛河以东时,东虢国与郐国的国君都出面表示愿意将一部分土地与城邑交给郑桓公。这样,郑桓公在洛河以东的地区获得了十座城邑,站稳了脚跟,一个崭新的国家初具规模。

即便郑桓公明智地选择了一条退路,但并没有及时地急流勇退,这使得他最终没有能够成功地避开政治的漩涡,在骊山脚下, 犬戎人的屠刀结束了他的生命。

郑桓公死后,他的儿子掘突继任国君,史称郑武公。作为周天子的近亲,郑武公与父亲一样,对周王室颇为效忠,他曾经派出军队护送周平王东迁到洛邑。骊山之变,不仅摧毁了周王室的旧都,同时也摧毁了周王室的权威,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郑国还尽心竭力地效忠周王朝,感激涕零的周平王将卿士的重职交给了郑武公。卿士不是一般的官职,而是相当于太师、执政大臣,其权力之大,甚至可以调动诸侯国的军队,当然,这里的前提是这些诸侯国效忠于周王。

为了巩固在朝中的地位,郑武公还主动与申侯联姻,他在继位十年后,娶了申国首领申候的女儿武姜(姜是其姓,因嫁给武公, 称武姜),这实际上是一场政治婚姻,申候在联合犬戎势力发动兵变,杀死周幽王后,立自己的外孙为周平王,申侯实际上也成为可以左右周王室的实权人物。

武姜在嫁给郑武公后的第二年,生下了第一个儿子,这次生产并不顺利,武姜在分娩过程中受到惊吓,出生的孩子被命名为寤生,意思就是“逆生”,一般婴儿在出生时是头先出来,但他却是脚先出来。饱受难产之苦的武姜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并不喜欢,三年后,她又产下第二个儿子叔段。

叔段受到母亲的宠爱,而寤生呢,被冷落了。

没有母爱的滋润,对于一个孩童来说,是不幸的。但是不幸也可以使人变得更加坚强。

从童年时代开始,生活教会寤生第一堂课,就是人生是不平等的。公侯之家固然衣食无忧,显赫与荣耀更是常人之不敢想象, 然而宫廷内斗争之残酷,亦非寻常人家所有,寤生作为郑武公的长子,根据时代的传统,他理所当然成为君位的合法继承人,但是在叔段出生之后,一场阴谋就开始了。

武姜极力想让次子叔段继承君位,她三番五次给郑武公吹枕边风,全力谋求更换君位继承人。由母亲所主导的阴谋,显然给寤生年轻的心灵予重大挫伤,这使他又体会出人生的另一个特点,人生下来后,就投入一个战场,直到死后才能离开,任何人都可能是敌人,包括自己的母亲在内。

寤生开始小心谨慎,不让对手轻易抓住把柄。他很早就体会到,宫廷的平静永远是假象,流血或不流血的斗争总是暗流涌动, 所以他小心地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从不轻易泄漏自己内心的感情,城府极深,令人捉摸不透。他的谨慎使得赢了胜利,武姜的阴谋最后并没有得逞,在西历公元前 744 年时,郑武公去世,不足十七岁的寤生顺利成为郑国的新一任君主,史称郑庄公,他是春秋时代第一位风云人物。

武姜没能阻止寤生继任国君,但是这个好恶分明的女人并没有停止挑拔阴谋,她又抛出第二套方案。她向寤生提出要求,将制地封给弟弟叔段。

制地就是虎牢关,是一个险要的关口,是兵家要地,这原来是东虢国的一个城邑,在郑武公时被郑国所吞并,当时的东虢国的国君虢叔便死于制地。郑庄公深知制地在战略上的重要地位,当即婉言拒绝了母亲的要求:“制地是一个险要之邑,当年虢叔便是死在那里,还是另换一个城邑吧。”

既然得不到制地,那么就要求京城吧,京城是郑国最大的城邑之一。武姜又提出这个要求,这次郑庄公没有拒绝了。

郑庄公心里十分明白,这次政治斗争远未结束。现在新君初立,政局未稳,作为太后的武姜在朝中的势力仍然强大,她毕竟是自己的母亲,公然与母亲作对,违背孝道之义,对自己十分不利,他羽翼未丰,仍然需要时间,仍然需要等待。他做出必要的让步, 将京邑封给叔段,缓解权力斗争的矛盾。再者,将京邑封给叔段,可以调虎离山,弱化其在首都的势力,对于巩固自己的政治权力未必是一件坏事。

叔段离开国都,到了京邑,当时他还不到十四岁。随着年龄的增长,叔段的野心随之膨胀,这位在母亲的宠爱与呵护下长大的公子哥,仗着在朝中有母亲武姜的支持,他也没有将自己的哥哥放在眼中,心高气傲,胆子越来越大,他将京城扩建,京城的面积甚至比郑国的国都还大,这也是他对哥哥心里承受底线的试探。

在周代的礼制中,对城邑面积的大小有严格的限制。在一个诸侯国内,大城市的面积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城市的面积不能超过国都的五分之一,而小城市则不能超过国都的九分之一。而叔段所在的京城,城市面积竟然比国都还大,城墙周长三百丈,这无异于是挑战郑庄公的权威。

郑国的大臣们义愤填膺,祭仲警告郑庄公,如果不采取应对措施的话,形势可能会失控。但是令所有人感到失望的是,郑庄公只是轻描淡写地回答:“这都是武姜的主意,我怎么能拒绝呢?”

祭仲试图说服郑庄公,武姜是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如果任由她胡作非为,那么国家很快会陷入动乱之中。郑庄公仍然不为所动地回答:“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还是耐心地等着吧。”他仍然象以前那样,将自己真实想法封存起来,这种轻描淡写的回答,并非他忽视了问题的严重性,而是不想引起对手的警惕,这个战术,用日后老子的话来说,就是“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老子在写下这些精妙的文字时,是否有受到郑庄公的启示呢?

叔段认为郑庄公不过是个软柿子,他得寸进尺,不仅以“京城太叔”自居,独霸一方,不受郑庄公的制约,而且变本加厉,将郑国的西部与北部边区都划入自己的管辖范围,公然成为郑国的另一个权力中心。

这种情况引起了一部分臣僚的骚动,大夫公子吕警告郑庄公,郑国已经出现两个政治中心,他甚至扬言,如果郑庄公想要让位, 那么他将前去投靠叔段。郑庄公并没有生气,他还是不紧不慢地说:“他将会自作自受的。”

以静制动,将欲取之,必固与之,这种战略是有风险的,郑庄公在下一步险棋。但他成竹在胸,一切在他的控制之中,因为叔段虽然野心勃勃,但这个在温室中的长大的公子哥,只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他骄奢跋扈,生活的乐趣只是酗酒狩猎,十足的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即便在他控制下京城,百姓对他颇多怨言,这使他暴露出致命的弱点。

更重要的是,在郑庄公统治的二十年里,郑国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在众多的诸侯国中,郑国以商业而著称,这也可能与郑庄公的扶持有关。继郑武公之后,郑庄公也担任周王朝的卿士,这不仅大大提高他的政治声望,也使他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调动周王室的军队,这使他大大增加了手上胜利的筹码。同时,郑庄公大力建设一支高水平的国防军,这支国防军吞并了东部的小国戴国,并且在战争中击败了东方大国鲁国。

对郑庄公而言,叔段在西北部的分庭抗礼,根本无法动摇郑国的根基,他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一举清除内部的隐患,但他并没有这样做。从郑庄公的一生来看,他并不是一个残忍的人,虽然他不愿意向任何人表露心迹,但他是个感情丰富的人,心中仍然有母子之情、兄弟之谊,只要叔段不铤而走险,公然叛乱,他也未必挑动起兄弟间的战争。

叔段阴谋反叛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他将自己的势力范围由京邑扩张到了廪延。

公子吕不得不再次向郑庄公进言,如果不及时采取行动,叔段的地盘将会越来越大。郑庄公的回答是:“叔段不仁不义,如果得到越多的土地,只会使他越丧失民心,离崩溃的日子就越近。”

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郑庄公二十二年(公元前 722 年),叔段终于在京城公然反叛。

叔段为这次反叛作了精心的准备,首先完缮了京城的防御,修建了城墙工事,其次准备了充足的武器,并且组建一支战车部队。 太后武姜准备作为内应,在叔段袭击国都时打开城门。这次反叛准备得很周密,叔段认为自己的战略部署,就算不能攻克国都,最下策也可以在京邑自保,裂地为侯。

可是郑庄公反击速度之快,完全超出叔段的预料。

当叔段反叛行动刚刚开始,郑庄公就掌握其动向,甚至是反叛的具体时间,就说明郑庄公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叔段的监视,早就做好迎战准备的郑庄公立即软禁了宫中的母后武姜,然后命令公子吕统率二百辆战车,五千人的军队,先下手为强,直扑京城,这一打击完全打乱了叔段的战前部署,一时措手不及,而此时,京邑的百姓又起来造反,这个情况估计是郑庄公安插在京城的间谍们的得意之笔,里应外合,叔段的反叛还没展开,就被郑庄公神速地镇压下去。

叔段一看大势已去,仓惶败退到鄢邑,郑庄公的军队很快又兵临城下,最后叔段只得被迫逃离郑国,到共国(卫国的附庸国) 去避难了,叔段的儿子公孙滑则逃往卫国避难。

这次精心策划的叛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平定了。

郑庄公不露声色地忍受叔段在京邑分庭抗礼达二十二年,然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平定叛乱,足见其坚忍与深谋远虑的一面。在春秋战国初期,郑国以一个中等国力的诸侯,却在中原叱咤风云,所凭借的,正是郑庄公的坚忍与谋略。

有一个事实说明郑庄公并非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他在逮捕母亲武姜之后,诅咒并发誓道:“没到黄泉之下,就没有相见的机会。”黄泉之下的就是墓穴,此生永不再见。但是在他诅咒之后,他后悔了,闷闷不乐,郁郁寡欢。

颖考叔为郑庄公解开心里的死结,这个聪明的人设下一个局,他首先向郑庄公献上一份礼物,郑庄公心情颇愉快,便设宴款待。颖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故意将肉放在一旁,这让郑庄公看在眼里,奇怪地问道:“你为何把肉放在一旁呢?”颖考叔回答说:“小人家中有母亲,她没有尝过国君宫中肉的味道,小人想把肉留给母亲品尝。”郑庄公叹一口气说:“你比我幸运了,你有母亲可以孝敬,我却没有呀。”

颖孝叔故作惊怪状说:“这是怎么说法?”郑庄公就把自己诅咒母亲的话给颖考叔说了一遍,然后说:“我可真是后悔呀。”郑庄公本来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可是这一回是见景生情,居然把心里话都掏出来跟颖考叔说了。春秋战国时代是开明君主时期,这个时代等级制度并不象后世专制时代那么森严,君主并没有那么神秘、高高在上,与臣僚、甚至与百姓之间关系,都是比较近距离的。颖考叔听后对郑庄公说:“这又有何难呢?既然说不到黄泉不相见,那么国君您可以挖一条地洞,一直挖到有泉水的地方,然后

通过地洞,不就可以跟母亲相见了吗?这样您也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啊。”

郑庄公听罢大喜,下令挖掘一条深达地下水的地洞,母子两人还果真在黄泉之下相见了。郑庄公难掩喜悦之心,爬进地洞的时候诗兴大发,吟道:“大隧之中,其乐融融。”武姜在一这刻,似乎也被感动了,她在爬出地洞后也吟道:“大隧之外,其乐泄泄。”母子两人终于和解。

对郑庄公来说,这是一份迟来的母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从锦衣卫开始第7章在线阅读

    冬日的暖阳在窗外闲逛,积雪半溶,流水淙淙。申三秀安静地坐在他专用凳子,双手捧着一只大包子,低头乱啃,满地碎屑。那一头,檀香在忙碌,没空顾得上他及满地脏乱。大椒小舍人口不多。厨娘和厨工各一名,长工两人,丫环两名,加上她和申氏母子,统共才九人。姑娘仁慈,体恤众人,逢岁朝前必为各人备好新衣物。众人乐呵呵地

  • 十二星座之异能学院在线阅读岫玉变故

    岫玉国皇宫中萧闫拿着手中的信问自己的儿子萧华说:“这是怎么回事?”萧华不想过多的说:“最近街道的谣传,说大将军劳苦功高,对百姓也是极好,这岫玉国能有今天全是大将军的功劳。而父皇你不懂军事,却还要发动战争;不懂民间疾苦,还要大修宫闱。这岫玉国应该让大将军来做主。”萧闫很是不开心地说:“大将军知道吗?”

  • 绝地求生:神级刚枪王之神秘的箱子(一)

    我放飞了鸽子并向着鸽子的方向前进,路上我看见了许多玩家都在打怪不管是刷出鸡还是鸭还是猪能打的他们都他来当经验没有一个像我这么无聊的接这种任务。“看见没那个傻子不去打怪升级分而去接个信的任务这种任务哪有什么经验。”一个十分强壮的玩家说。“送信的任务是村门口的那个NPC给他山里哥哥送信的任务吗真是傻子去

  • 洪荒:绝世桃花仙芳心暗许

    “宋小姐,让在下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三哥古寒宇;哥,这位小姐是宋蓝茹。”只见那个古寒宇对她点点头,礼貌性地对她说:“哦,是宋小姐啊,幸会幸会。”蓝茹马上回礼道:“小女子见过古公子,请两位公子不必客气,可称呼小女子蓝茹。”维森公子笑道说:“好好,想不到小姐如此爽朗,实在难得,那在下以后就称小姐

  • 神级黑科技在线阅读第五章

    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看起来似乎和真实的世界一样,白童安兴致勃勃的伸手捏了捏花瓣,从手感来说,和现实世界的花瓣一样样的,他一使劲,还将一片花瓣捏出了艳红色的花汁来。许东余见白童安探索新世界,自己没回答也没有再问,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正想跟他说模拟第二练习世界的调控方法,就被他打断了。白童安是好奇宝宝不错,

  • 听说大神喜欢我墓地里

    ······雪橇街再往南边走,本来就稀疏的灯光不一会就完全消失不见了,只有王宁手上的马灯还亮着。不一会儿,穿过了大概方圆两公里廖无人烟的雪原,王宁便来到了墓园,准确的说,是旧的墓园,在小镇的人们随着旅游业的兴隆富裕起来后,他们在更好的地方新修了更气派的大房子,新开了更舒适的大旅店,甚至连死后的住所也

  • 英雄联盟之瓦洛兰战神之夜光

    阿音没有料到这里竟然也有如此美丽的景色。只是一处小小的天窗,大小不过巴掌,四四方方的,却能看到银白的月光落下,落尽里面,如同璀璨银河一般。“呼”的一声冷风吹来。让阿音这种入迷的神情稍微有些缓和,而后眼前银白的光粒闪烁,一对金色的圆球忽上忽下而来。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一只银白的蝙蝠,挥动翅膀,而这一

  • 这个仙尊不正经造化仙草 痛苦洗髓

    在经过了十几根杂草之后,以及艰难咽下之后,敖界终于是饱了。现在敖界的表情可以说是极其的精彩啊,脸上一会变成黄的,一会变成青的。“那么,现在,吃饱喝足了,也该来洗髓了。”“这里有着数不清的天材地宝,但用来洗髓效果最好,但又最温和的,就只有那株造化仙草。”抬头看向了石壁上的那株很平凡的一颗青草。“造化仙

  • 情剑之情缘在线阅读第2节

    “绿窈,你……”张嬷嬷脸色不善,缓缓开口。绿窈身子一抖,脸白如纸,腿软如绵,好悬跪倒在地上。绿窈那幅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有事儿……绿漪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一定是绿窈私自扣下了国公夫人通知自家小姐去赏花宴的消息不说,不想让自家小姐去公主府。绿漪肺都要气炸了。若是国公夫人误会了,对自家小姐印象不好,可怎么

  • 今天洛厄斯得手了吗[综英美]在线阅读第7节

    羊湖的水纯澈透明,羊湖的山亘古伫立,在这羊湖的山水之间,我找不到高原专属的“神圣”之意,却领悟到了“皈依”一词——神圣是高不可攀,而皈依是我心向之。沿着羊湖的水岸,我和墨儿并肩走着,没了车内的天南地北的谈资,倒是无言流于默契。我想跟墨儿探讨一下“皈依”,又怕叨扰了原有的宁静祥和,于是作罢,继续沿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