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拯救篮球在线阅读第4节

2021/5/5 1:32:19 作者:喝肾宝变超人 来源:17K小说网
拯救篮球
拯救篮球
作者:喝肾宝变超人来源:17K小说网
看刘杰如何叱咤篮坛,拯救中国篮球,大姚等一代的退役、落寞,没事,我来扛!nba总冠军,世锦赛,奥运会,信手拈来!有我在,就有胜利;有我在,就有标志;有我在,就有奇迹!聚光灯下,看我尽情发挥,尽情肆虐!

上课的时候

我切开了标本

略有沧桑的头颅

在显微镜的下面

你是否

也能看到

前世

今生

那一世迷途

的思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四月临渊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五章决战清晨,我倚着【千机变】看着一轮血阳缓缓升起,将【千机变】抬起,把它撑开,伞尖上泛起的幽蓝汇集成一道光柱,“嘭”的一声过后,那轮血日被炸成点点碎片,一阵清风吹来,那些碎片汇集到一起,汇聚成了一只半透明,身上却披着实质的铠甲状的壳,尾巴上还带着鳌针的人形怪物。“桀桀,竟然有人类能发现本尊的存在

  • 辉耀纷争在线阅读道别·支持

    “不用客气。”樱又摆出她那义气的动作。去伦敦的飞机已经有了着落,可怎么跟彗告别却让我犯了愁。我到了泷岛家,伯父倒是很热情地招呼我。优拉着我进了她的房间,想来是急着想知道结果如何了。“你放心,樱已经同意了。只是我不知道怎么跟彗开口。”优听我这么说自然是放心的,她出去把翠带了过来。“光,你不是有事情跟彗

  • 立天庭在线阅读第一节

    天使洁白的羽翼被邪恶染黑,黑暗的终极力量降临大地,数码世界的末日即将来临,进化之光,亦是数码危机。——数码世界古代预言东京都目黑区自由之丘。住宅区附近的小公园里,一个穿着红色短袖头戴护目镜的男孩正风风火火地踢着足球,他把球用力一踢,喊道:“信也,接着!”和他一起玩耍的弟弟反应不及,球从脚边遛过:“哎

  • [兄弟战争]欢迎来到我的世界观在线阅读第一章

    卫沅君迫不及待的拆开眼前的快递盒子,里头是一只崭新的手机,她将口袋里的手机卡装了上去,手指轻点了两下屏幕颇为满意。她昨天有些倒霉,不过在食堂打了个饭手机就被偷了,看了眼被人拉开的口袋拉链,卫沅君在心内暗骂了那人数十遍后就迅速在手机官网上下了单,没有手机的时间格外无聊,好在快递速度十分给力,她在第二天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