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我就是药神在线阅读第5节

2021/5/4 11:45:33 作者:词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就是药神
我就是药神
作者:词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架空世界】瘟疫降临人间,全球多处沦陷。柳旭天降药神系统,可以精准判识病症。“滴,发现一名狂化病毒携带者,危险等级:三级狂暴,容易暴起伤人。”柳旭瑟瑟发抖,从柜子里掏出了自己的电煮锅,决定冒着被保卫处没收并记过的风险,给室友开点药。

“今天上午8点钟,一场未知的因素,使整个地球的人类都陷入了灾难当中。”

“我们称它为丧尸,为什么会出现这个东西,具体原因,科学家正在全力破解谜团。”

“我现在代表军方,通告所有的华夏人民,一定要呆在家里,关好门窗,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丧尸这种生物,据我们研究,主要靠声音和气息搜寻活着的人类。”

“各位,你们不用担心,国家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到时候军方会对所有人展开救援,国家承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若是缺乏食物和饮水,建议大家先暂时忍耐,因为明天国家就会在所有的城市展开救援行动,请大家务必牢记,躲在家中,不要发出声音。”

电视里面的人说到这里,就又重复了刚刚的说辞,估计也是录制好的。

不过国家的暴力机关,特别是军队和武警,面对这场危机,应对还是很快的。

据吴畏推测,全国的电视台应该都沦陷了,而国家竟然能够用cctv全国直播,说明cctv的大楼被军队收复了。

“叮。”

“提示宿主,在自身实力并不强大的情况下,尽量避免让国家发现你强大的斩杀丧尸怪物的能力,特别是空间储备物资的能力,不能泄露给任何人知道。否则,宿主将陷入巨大危险之中。”

“哦,这个事情,我肯定不会让其他人知道。至于我斩杀丧尸的能力,我不会暴露在国家的视野之内的。”

“相信用不了多久,各地就得停水,停电,各种运营系统更是会陷入瘫痪,而路面上的天网系统在没有电力供应的情况下,也将关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担心暴露我的能力了。”

吴畏躺在床上,想了各种末世生存的事情,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5点钟的时候,吴畏准时醒了过来,这是作为多年杀手养成的习惯。

从空间中取出热气腾腾的油条,包子,豆浆,美美的吃了一顿早餐。

吴畏换上了迷彩服,从空间中拿出了钢制砍刀,决定去楼下看看。

他缓缓的拉开了房间门,拔出房卡,走廊上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或者丧尸发出动静。

吴畏走在软绵绵的地毯上,没有发出一丝的动静,缓缓的走到了安全出口。

他慢慢的抬起脚,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从楼梯间走了下去。

刚走到拐弯处,就发现楼下的楼梯口处,有一只中年妇女化成的丧尸。

吴畏发现,要想去楼下打探虚实,必须要迅速的将这只丧尸解决掉,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

仔细的躲在上面观察着丧尸,等它往里面走进去的时候,吴畏迅速的小心翼翼的下楼,靠近了楼梯间的大门。

他背靠着打开的大门,偷偷的从门后打量着丧尸,这丧尸似乎有所发现,缓缓的转过了身子。

吴畏看见它两只眼珠子都已经不知去向,眼眶里面黑漆漆的,但是这一幕并没有吓到身经百战的吴畏。

说时迟那时快,他不等丧尸完全转过身体,运起了乾坤步第一式——乾坤疾行,一瞬间就拉近了与中年妇女丧尸的距离。

“噗。”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吴畏不等这丧尸发出声音,就已经手起刀落,劈开了它的脑袋。

黑色的汁液溅到了吴畏的迷彩服上,但是他根本不在乎,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层走廊上的情况。

吴畏快速的斩杀了中年妇女丧尸,因为离得远,并没有引起其他丧尸太大的反应。

他发现走廊上,大概有五六只丧尸正在徘徊,而且其他房间的门有一多半都是打开的,还不知道房间里有多少丧尸。

五只以上的丧尸,吴畏感觉必须要依靠地形之利,不然自己很难是对手。

他偷偷的在楼梯间的门口,砸出一些东西在走廊的墙壁上,“当当当”,清脆的声音传来,走廊上的丧尸迅速的有了反应,它们都纷纷跑了过来。

其中房间里面还跑出来了三四只丧尸,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吴畏微微有些头疼,十只丧尸,很难解决啊,而且房间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只能吸引它们过来,打一个时间差了。

丧尸闻着吴畏的气味而来,首先是原先在走廊上的六只丧尸冲上了楼梯,它们看见站在楼梯上的吴畏,全都吼叫了起来。

“吼。”

吴畏眼神一冷,表情没有一丝慌乱,握紧了手中的钢制砍刀。

“乾坤疾行。”

“月影。”

钢制砍刀以极快的速度,砍了出去,空中出现了两道刀影。

“噗”、“噗”

跑在最前面的丧尸的头颅被吴畏的钢制砍刀在月影的加成下,一下子给切了下来。

吴畏运起乾坤疾行,很快的又爬上了上面几层阶梯。

就这样边打边退,吴畏在退回到顶层的时候已经将先跑过来的六只丧尸全部斩杀,后面四只丧尸在赶来的过程中,也被吴畏运起乾坤疾行和月影,砍杀在了楼梯上。

杀死十只丧尸之后,他重新回到楼下,这一次到没有上次那么紧张了。

他从容的在各个打开的房间里扫荡,又击杀了七只丧尸,其中有一只丧尸的力量明显强于其他的丧尸,但是因为只是单独对付它,所以最后在月影加成下,成功的用钢制砍刀将它击杀。

这次他总共击杀了17只丧尸,其中有一只丧尸给他带了了100点的经验,而此时他的经验变成了1050/5000.

本来还想继续到下一层杀丧尸升级的吴畏,仔细的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内气情况,发现所剩不多,于是返回了顶楼住的房间修炼乾坤诀,以期尽快恢复体内消耗的内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经历过万世轮回在线阅读第6节

    夕霞笼罩着半边山头。铁红苍绿掺杂在一起,好似炉中烧透的碳火,让这寒冬中的山村隐约燥热起来。技术员袁珂放下手中的触笔。屏幕上红红绿绿的线条交叠纠缠,像被淘气孩子揉乱的彩色毛线,哪怕最心细手巧的妇人也需得凝神费力地拆解一番。似乎遇到难题,她蹙起两道细长的秀眉,目光在那张虚拟的图纸上停滞许久,终于缓慢挪开

  • 大唐:打死不娶长乐在线阅读第一节

    为了系列铺垫留空,本文完结后再发上来……虽然我觉得如果写个楔子容易可以蛮容易连接文章并且交代故事背景,但是还是不要那么。。。空泛好了~目前吾辈很雄心勃勃想要写同人穿越系列文……呃我现在觉得其实也可以把死神啦,HP啦,金庸穷摇某小说啦,都放到无限里面用诶……不过这两天在上映FinalDestinati

  • 顶流和总裁的结婚营业站稳脚跟

    上学的路上,宋小十蹦蹦跳跳地好奇的看着张百元,还没有从早餐的美味中脱离开来,眼神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远哥,你以前不是一直说男人不要下厨房的吗?”“好不好吃吧。”“好吃。”“那就闭嘴。”“嗯。”张百元满意的看了宋小十一眼,这才对嘛,异世界怎么能没有小弟,小弟怎么能质疑大哥?说起大哥,张百元就想起了胖

  • 於缘梦第一章

    十七年前,旧金山,硅谷。寸土寸金的高楼厦群,每个平米都在悄然发生着某种变化。这些变化,或迟或早,将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除了伊莱特集团。一大早,安东尼奥还没品尝到象征一天工作开始的苦咖啡,秘书匆匆忙忙、没有任何征兆地冲进办公室:“董事长!安东尼奥先生!大事不好——阿曼达女士遇事故身亡,正在流通的资

  • 为了兄弟出道我决定成为天王巨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老了,也没用了,还是让我来试药吧。”赢沧笑了笑,然后把延寿丹扔入了嘴里。哪怕这延寿丹是毒药的可能性亿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但是作为大秦的皇帝,嬴政都不能冒险。其他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争先试药,只为防那亿万分之一。但同时,延寿丹也是极为珍贵的宝物,能够有资格试药的人都是少数。延寿丹一入口就化作

  • 墨末一辈子在线阅读第5节

    一炷香过去了,不是这儿错就是那儿不对,见到秦时这副模样,秦江也很头疼,但又能跟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讲什么大道理呢?这么小的年纪能习武足以说明秦时的天赋,难道是自己教的有问题?可是自己还没教给女儿秦月武功心法,靠她自己每天的习练已经掌握了这门功夫的基础,至少可以保护自己不在学堂里受欺负。怎么到了秦时这

  • [综]是世界先动的手之术士靠拳头

    队友的念咒声也飘然响出,不过目标不集中,大都是看哪个不顺眼就朝哪个发射,除了秃老二比较听话,快速打着手印专挑被秦杰打伤的四个人。作为木行师傅挑选出来的老大,淹死的鱼,对秦杰的表现很奇怪,这帮人明明都是些术士为什么他要一直往前冲那,难道他认为近身可以打败我们?不过他的法术发射的速度好快啊。哦!我明白了

  • 重生末世之一生为婳在线阅读第8章

    第8章古家族的子弟杀气,是一种精神类型的能量。不过这铁匠锤很不一般,它中间蕴含的杀气居然能造成冲击。虽然自己负伤,但柳丝丝却看到了自己变强的希望。复苏之门里面的世界有很多荒兽。这些荒兽身上附带着一种特殊的气,现在被统称为蜃气。蜃气的危害性极大,任何修士只要蜃气入体,他们的修为就会快速跌落。而蜃气对于

  • 自创球技第3章在线阅读

    在音乐的鼓点中,孙浩宇首先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打起节拍,身体也在随着音乐的节拍韵动着,似乎在响应着音乐。这种动作看上去那么奇怪,却又那么和谐。演播室内的三位导师都皱着眉头,心想着孙浩宇又在玩什么怪东西。就在这时,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孙浩宇原地旋转一圈,脚步向后滑动,整个人如同失重,行走在太空中的宇航员在

  • 总裁这棵大树人家要了在线阅读第1章

    前边说到,陈思杰被解救以后,陈鲁维意念中有幻出了一个人名__陈浩雨。把意念一跟大家说,余子天便开始有些不快意,处处抵触着鲁维,不给他好脸色。但凡他帮助宋子情的事情,子天都毫不痛快。小鲁义看在眼里,私下对鲁维说道“哥哥,子天哥哥,好像对你有成见”鲁维道“你哪里看来”鲁义道“他这几天老是挤兑你,我看着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