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封少,夜深请关灯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5/5 7:11:23 作者:皮卡丘 来源:3G小说网
封少,夜深请关灯
封少,夜深请关灯
作者:皮卡丘来源:3G小说网
做了三年封太太,他在外拈花惹草,她不闻不问。每日的一碗养身补肾汤是她不变的问候。而直到有一天,他最爱的那个女人站在她面前,“我怀孕了。”第一次,洛漫使了手段,逼着那个女人堕了胎。封辰掐着她的脖子,“洛漫,你隐忍不发三年,终于装不下去了?!”她笑出了眼泪,“不好意思,我也怀孕了,而封家嫡长子的身份,必须属于我的儿子!”

听说宫规矩颇多,柳兆衡想着进宫第一要紧是能亲口尝尝御膳是什么味道,万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疏忽大意坏了规矩影响到与吃有关的事,所以自从入了宫门,尽管宫中华丽景致很能吸引人,但这一切看了填不饱肚子又带不出去的虚设,在柳兆衡心里及不上吃食之万一,她紧跟在商繁胥身后,不管身旁有何人经过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顺着商繁胥指点,几乎是他怎么吩咐她就怎么做,全程温顺谦逊、乖巧懂事,很让商繁胥满意。

一路拜见过来,终到太后的寿安宫。太后的贴身宫女映月姑姑先接待了他们,她率领一众宫娥,带着他们在偏殿等候,说这时候太子正和大学士府的公子在向太后问安,待会太后才有空接见他们。

映月姑姑走时,商繁胥称自己好久没有尝到宫中的点心,分为想念,映月姑姑当即指挥宫娥端来了两盘点心,然后施施然领队离开。商繁胥这时对柳兆衡说:“兆衡好像为了留着肚子来吃宫中的膳食,早上都没吃几口,这下我们在偏殿等候,一时半会儿还用不到午膳,你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吧。”

柳兆衡点头,高高兴兴吃着点心,又问:“太后是公子爷的姑奶奶,按理说不算外人,现在太子和某个公子在拜见她,我们怎么不一起去拜见了,也省得太后要这个接见那个接见的麻烦。”

“不是麻烦不麻烦的事,而是规矩如此。”笑看她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商繁胥也不禁尝了一块点心,感觉味道不过尔尔,她怎生吃得如此可爱?他说:“而且,我卧病多年没见太后,虽然太后听爷爷说我已然康健许多,但心中还是有疑虑,万一拜见太子时,我在殿前支撑不住倒下了,岂不丢脸……”

“怎么会支撑不住?”兴许是吃着点心心中欢喜,柳兆衡没多想就说:“你站不稳,我不还可以扶你一把吗?”

商繁胥似笑非笑看看她:“是吗,你肯扶我吗?我还以为你连一根指头都不会让我碰到呢!”

被他这一说,柳兆衡不吭声了。

半个时辰后,映月姑姑又过来了,传话说太后可以接受他们拜见了。柳兆衡跟着商繁胥亦步亦趋地过去,到了太后凤仪前,商繁胥如何跪拜,她也如何跪拜,待到起身,她是腿一蹬就爬起来了,而商繁胥跪地上起不来了!

柳兆衡愣了愣,只见商繁胥冲她不停使眼色,示意她赶快过去扶他起来……这个贼人,居然玩这种损招!

他是不觉得丢人是吧?

可众目睽睽下,她却不好对他撒手不理,只得上去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让他万不得已装出一副勉力起身的模样,谁知他起身后,又赶快靠向了她,她正准备又掐他,就听太后说:“我的繁胥啊,听你爷爷昨天进宫来说,你身体已经大好了,没想到还是这么虚弱,映月,你们快来扶繁胥坐下。”

映月姑姑率着一众宫娥迎过来,商繁胥却赖着柳兆衡不撒手:“不劳烦映月姑姑了,我这边有我义妹搀扶,站一会儿没事的。”

看着商繁胥和柳兆衡一副相互扶持的样子,太后这才把目光放在这个长得平凡无奇的丫头身上。想当年商立秀和商立拙姐弟两人都位列在群芳谱和群贤谱上,商立拙的两个儿子也同是群贤谱上人,而到了商繁胥,更是位列了群贤谱第一位,谁曾想到今日与他匹配的会是这样一个丫头?!太后大为感叹:“想当年繁胥身在群贤谱第一位,是何等的英姿飒爽,天下的名门闺秀谁不对他趋之如骛,哎,丫头啊,你能在繁胥身边伺候,不知是你上辈子积了多大的福分了。”

柳兆衡没说话,只想赶快把这一茬过了,吃宫里的午膳要紧!

但商繁胥完全是维护她到底的模样:“姑奶奶,兆衡对我很好,能有兆衡做义妹,是我积福了。”

太后看他情深义重,更为他抱不平:“哎,你现在身子还没康复,先让这个丫头伺候着吧,等过几年你身体复原了,我再让人给你多找几个妹妹回来,好让我们商家开枝散叶。”

商繁胥看了一眼柳兆衡,她简直就没把这话当自己的事在听,商繁胥说:“姑奶奶,繁胥得了兆衡,此生足已了。”

太后叹了一叹,对他笑得很是慈爱:“你呀,现在不和你争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因为考虑到商繁胥身体尚在恢复期,太后也并没太过释放自己的关爱,没聊几句,就贴心的让他们退下了。

这下,按耐了这么久,总算是给柳兆衡等到一桌王宫中御膳了。看她吃得一脸开心,似乎连之前发生的听到的什么事她都没在意,商繁胥是摇头又苦笑,她是真没把自己当回事啊。

午膳过后,商繁胥准备带着柳兆衡回家,可好赖让他们进一次王宫,怎么可能轻易让他们离开,就算几年里他闭门不出,可一旦出门,该来的绝对会来……

这不,才从寿安宫里出来,他们就被一位带路的公公意外带往了练武场的方向。柳兆衡一路走一路觉得这个王宫可真是够大的,来去的路线都不重样的,然后朝商繁胥瞥了一眼,只见这人正保持着礼仪周全的微笑,一副完全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事的模样。到了练武场附近,那公公一溜小跑不见了。随即,他们被一群侍卫模样的人团团围住,不分青红皂白就带进了练武场内。

柳兆衡问商繁胥:“这算什么情况?”

是商家贵公子想要考验她身手吗?

她正踌躇满志,就听有人向商繁胥招呼,柳兆衡几乎立时反应过来,原来,是有人想要考验商繁胥的身手!

此刻,正是将军府的关虔公子每周进宫一次教宫中最年幼的九王子射箭的时段。

说来,这关虔也是人中龙凤,本人位列在群贤谱上,母亲大人是太后最宠爱的公主,父亲大人在军中地位尊崇,他自幼得名师教导,可称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怎奈何,从小身边有一个更夺人目光商繁胥存在,长年都是把他欺上一头!即便是后来商繁胥得了怪病,自己也没有扬眉吐气的时候,人人为着商繁胥的怪病操碎了心,哪曾顾念他的感受!

昨天听闻商繁胥得了良药痊愈大半,今天已然能进宫拜见太后。正好他进宫来了,关虔立马就要见他一见!

眼前的商繁胥,人是消瘦了许多,但气韵仍在。关虔先不急着和他说话叙旧,先故意在他面前显出一套双箭连射,第一箭射中靶心,紧接着射出第二箭将第一箭从中间剖开,又直击靶心正中。

这确实是好箭法,一看就是天赋加苦练的成果。

记得当年评定群贤谱前十位排名的开场比试就是慧眼如炬,比箭法,商繁胥似乎一登场就来了这双箭连射,当时柳兆衡就觉得这招纯属是显摆,没实战意义,如今再看依然是炫技,就不知商繁胥看在眼里,有什么心得体会了?

商繁胥是沉默着,在场响起的是九王子的欢呼声。关虔指了指被强请进来的他们,对着九王子问:“殿下,还认识对面站着的这位吗?”

九王子也就七、八岁,即使曾经与商繁胥熟识,现下多年未见,自然会生疏,九王子虎头虎脑地看着商繁胥:“好像是见过,又好像没见过,本王子只觉得有些眼熟。”

关虔说:“那就由为师来给殿下介绍吧,这位公子便是商繁胥,当今群贤谱上把他排第一,而且,他算得上是殿下的表哥。”

九王子瞪大了眼睛去看商繁胥:“是吗?那怎么他不是我的师傅,反而你是我的师傅?”

本来,关虔进宫教九王子武艺,就是靠着亲缘外加他在群贤谱上有排位的关系,如果,当初商繁胥不曾得了怪病,这九王子师傅的位置便可能不属于他。想到这里,才更叫人气:“因为他上群贤谱没多久就病倒了,现在即使病情有所改善,也等同于废人。”

他们之间的对话,毫不避讳,正是当着商繁胥本人在说,而这个本人,听到有人这么在说自己,却是一脸的无所谓。九王子看商繁胥那云淡风轻的表情,有些吃惊:“啊,本王子不信,他看上去是瘦弱了些,但也不像废人啊。”

“那要不我们让这位商公子给我们露一手吧……”绕来绕去,关虔为的也正是这个目的:“如此一来我们就知道,现在的商繁胥是不是真的已经成废人了。”

此刻,似乎要让商繁胥受辱,就是关虔的目的。

听了这话后,商繁胥问柳兆衡:“愿意陪我在这里多站一会吗?”

见柳兆衡没有说不,商繁胥便慢悠悠几步走到九王子面前,先是拱手一礼:“在下商繁胥,拜见九王子殿下。”

九王子问:“你是商老太师家的吗?”

商繁胥回答:“老太师正是在下的爷爷。”

九王子就笑了:“那你果真是我表哥。”然后歪着头把商繁胥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瞧了个遍,小脑袋瓜似乎寻思了一遍,才说:“我听父王说过,我有一个文武全才举世无双的表哥,只可惜表哥得了重病,要不然,就让这个表哥来做我师傅了,原来,说的就是你呀。”

商繁胥说:“在下确实得了重病,多亏我义妹兆衡才将病情控制住,今天入宫就是为了向太后谢恩的,要不是太后的恩旨,我也不会和我义妹遇到了。”

“这样啊。”九王子点点头,目光才稍微关注了一下柳兆衡。

但很快,他又把目光放在了商繁胥身上:“你现在病好了,是不是就可以做我师傅了?”

商繁胥说:“在下现在尚未痊愈,四肢虚乏,根本使不出力气,是没有福气做殿下师傅的。”

九王子眨了眨眼,挺遗憾的问: “那你真的是废人了吗?”

商繁胥轻轻点头:“等同于废人了吧。”说完,他就转身,一副很是脆弱又很是依赖的模样想往柳兆衡身上靠一靠,结果被柳兆衡避开了。

就在商繁胥甚是哀怨地盯着柳兆衡无声控诉时,哪管他有什么细微表情的九王子愤愤不平说: “我不信,你在群贤谱排行第一位,你才应该做我的师傅,我现在就要你和他比试,你们谁赢了,谁才是我的师傅。”

虽然被九王子指着说了这些话,但也正好,堂堂正正胜的过商繁胥一次,正是关虔多年心愿。

只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算不得堂堂正正。可一想起从小到大商繁胥总是欺压自己一头的怨气,关虔义愤难消,这次正好有九王子的话做挡箭牌,关虔认为自己也是时候灭了商繁胥的威风了。

关虔顺水推舟说:“听从九王子差遣。”

商繁胥面露难色:“这羸弱身躯,不知如何能与关少将军比试?”

关虔却不管他什么态度,坚定的要乘人之危到底:“既然九王子说了我们比试,无论如何,你我都得比一场了。”

商繁胥眉头微蹙:“你想怎样比?”

关虔笑了笑,从小商繁胥就辩才了得,磨蹭嘴皮子自己从不是他对手,还是得真刀真枪的比。

“这里是练武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不知道商公子更爱比哪样?”

商繁胥说:“比什么都一样,在下现在的状态,无论少将军想比什么,在下都是上场即认输,无法动手的。”

他此刻展现出的软弱无助的一面,自是让关虔心底得意,但随着这得意之情出现在关虔脸上,一种遗憾感却也在关虔心中产生,不禁问出:“你就这么轻易承认自己是废人了?”

商繁胥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尚在兴头上的九王子和旁边站着的一众跃跃欲试看热闹的侍卫,似乎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乐于把他当消遣。商繁胥把目光放在柳兆衡身上:“过去如何都是过往云烟,我只想从今而后能与我义妹安稳度日,若是少将军执意如此,我定勉力一试,让少将军满意为止。”

商家贵公子这般磨蹭,到底是想装可怜避战呢,还是隐藏了实力又想一鸣惊人呢?

柳兆衡心中正在猜测,忽听关虔朗大笑: “想当年你商繁胥何等风光,如今却这么一副苟且偷生的模样,你所谓的义妹,就是你身边这相貌平平的丫头是吧!你说只想和她安稳度日,那万一我不让你安稳度日,你又当怎么办?”

这下柳兆衡明白了,商繁胥之所以一直采取拖延战术,不是为了博同情,而是为了转移重点!偏偏这关虔就这么顺着他的话去听,居然真的就把她拖下水了!

柳兆衡低下头,没做任何表态,关虔只当她一个普通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根本不把她当回事,只冲着商繁胥又喊:“你想好了吗,要继续装可怜还是拿出点精神和我比一场,莫要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当年恃强凌弱的事,你商繁胥也没少干过。”

人家话已经撂下,柳兆衡也想听听善于磨嘴皮子的商家贵公子要怎么说。可商繁胥却看都没有看关虔一眼,直盯着柳兆衡问:“兆衡,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在场所有人都是哄堂大笑,柳兆衡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对商繁胥说:“公子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这种情形下我是拿不出主意的。”

这时,关虔故意说: “如果商公子实在有难处,不如则一日,商公子觉得自己恢复好了,我们再比试。只是今天,你这宝贝得不行的义妹我是要带走的,先请她到我府里小住几日,反正你病怏怏的,也照顾不好她。”

商繁胥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急切:“这可使不得啊,少将军。”

他这样的表现,只会让关虔更张狂:“你着急了?这有什么可担心的,你我自小就是朋友,你的义妹就是我的义妹,你怎么照顾她的,我就怎么照顾她,保证分毫不差!”

他的话说得欺人太甚,于柳兆衡而言,这本是与己无关的事,人家志在羞辱商家的贵公子,她任何表态都算是多管闲事!

而且,按往事来算,今天关虔这般苦苦相逼,也是商繁胥罪有应得……

但这个杀千刀的,怎么就把她给拖进下水了?!

也罢,经她许久的观察,这眼前的关虔,加上周围一干人等,也就是三十招之内的事。以往她不曾指望旁人帮忙,如今更不敢指望旁人不帮倒忙。从小身在族里,受教于一切都得靠自己,于此地,遇此境,又怎会去对旁人心存希冀?

不过是多吃人一碗饭,难道还没了骨气?

不等别人再说什么,柳兆衡自行一步跨出:“你想怎么比?”

她终于忍不住了!

商繁胥明白,想要影响她,改变她,这一点一滴的驯养,会花很多心血……所以,是该从现在就开始了……

于是,接着她的话,商繁胥说:“择日不如撞日。”进而,他挡在她身前:“少将军,你想怎么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朕醉了在线阅读第2节

    通过对古代有关军事的了解,日积月累之下,让张良掌握了不少谋士名将的资料,例如姜尚、孙膑、韩信、诸葛亮等等。在研究古今历史的过程中,张良甚至了解到一位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秦末汉初谋士‘张良’,这让张良觉得看来自己真的跟军事有缘。而另一个让张良没有想到的是,很多古时候的战事和名将或多或少的都会涉及到一些奇门

  • 我的狐仙老婆之序言

    我老家就在山区,前些年动物保护意识不强,偷猎野猪出售的情况时有发生。野猪身上最贵重的是野猪肚,能抵得上整头野猪的肉价,说是能治胃病。但真的要治胃病,还需要按药方配合中药食用。有人说这个效果不错,也不知道是药方的效果多些,还是野猪肚的效果多些,反正总是有人信。尤为可笑的是,说野猪能吃蕲蛇,每吃一条蕲蛇

  • 剑河演义在线阅读第一节

    Part1徐朗就读于W大的化工与制药专业,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性别男,并且还是个beta。他还是一个上进心不太明显的游戏宅。经历过大一一整个学年对学校规则的边缘试探,如今荣升大二的他,逃课基本上已经成为常态。除了期末为了不挂科废寝忘食的啃啃书,平日里干的最多的事就是宅在寝室里。主业是打游戏,副业是

  • 江湖无赖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持中,李力脸色虽然冷漠,但比刚才的冷冽,要缓和了许多。因为,对面三只鬼中,有一只熟女厉鬼,正是他今天过来的目的。说起这只女鬼,她其实是早前那场跳楼事件中,最是无辜的受害者,上次李力一时心软的原因,有一大半都是因为她。她生前的名字,叫做楚丽研,是李力接下来所要找寻的那位少女魂体的妈妈。她大约四十出头

  • 众妙之门第10章在线阅读

    “我自然会向你父亲交代此事,葛夜能够成为天尊,实力定然不凡,数千年前,天魔大战,我曾与他交手,却只是战得平手,那时他还未列入天尊,如今的实力,不可轻敌”“但是葛夜就一人而已,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够夺下判命”“人界上方便是天界,我们一旦开战,天界其余天尊自会感应,到时,恐怕连走的机会,都是没有”两人交

  • 星际首席检察官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女装大佬之间的会面,田伯光吓的魂飞魄散李淼提起裙子,出了凝香阁一路狂奔。却不想他还没跑出一会,就听身后传来了田伯光的声音:“小娘子,你这是去哪?~”握草,这田伯光来的也太快了。李淼也没想到余人杰这么废,连多和田伯光纠缠一会都做不到。才半柱香的功夫都没到啊,这淫贼就追上来了。也难怪令狐冲都说猪狗

  • 闻香识玉人之直播犯花痴

    这是……假声!而且……是属于非常变态的那种假声!假声是一种难度极大的唱歌技巧,需要利用很细小的气力来唱出穿透性高音,声带处于半关闭状态,除了少数的天才外,一般人是驾驭不来假音的,必须通过大量缎练才可以,而易尘这种程度的假声,整个斗鱼找不出第二家——所以,冯提莫当场就被镇住!易尘没想到冯提莫会来到自己

  • 漫威之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9章

    “......第一天新手保护期过去”“mc智能模式......所有生物都将逐渐拥有智慧”“第二天......今天是动物”“当然,通过刚刚挖三填一的林鹤轩肯定不知道。”“.....撸开上面的方块,迎接而来的是久违的阳光......终于天亮了吗,第一天那个确实失误了,不过重新开始也不为过”“把之前挖到的

  • (终极蜘蛛侠)无限嘴炮与脑洞第二章在线阅读

    倘若一个人行走江湖,既无钱财亦无利器傍身,他该怎么办?目前的初一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十日之前,即八月十八,他辞别救命恩人东阁先生,步出青山寺越过居庸关,直插北向,到达往日盘踞过的儒州,力求寻找一份营生。当地最著名的赌坊老板,人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柴大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腆着肚子说:“

  • 超凡游戏饥饿现场(1)

    接下来的日子,鲁丙丙成功解释了什么叫越吃越瘦的人生。她以一天瘦1磅至1.5磅的速度,成功在一个多星期之后,达成严重营养不良成就。托尼闭关了一个星期。自纽约大战之后,他的心脏又出了一些问题,所以他将自己闭关在最底层的地下室中,寻找解除这种困境的办法。结果没有给他惊喜,倒是瘦了一大圈的鲁丙丙给了他一个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