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听说我死后是超凶的非人类之落荒而逃(4)

2021/5/5 7:05:29 作者:逆羽Xayah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听说我死后是超凶的非人类
听说我死后是超凶的非人类
作者:逆羽Xayah来源:晋江文学城
(举报结果已出,不构成借鉴过度或抄袭)江乐意在灵异游戏中保命的准则是,低调、不惹事、见鬼撒腿就跑,目标是保住小命苟到最后。这三条准则他履行的不错,只是……为什么回头一看这些鬼跑得比他还快?什么?听说他死后会变成超凶的厉鬼,谁也打不过的那种。那就作死一时爽,一直作死一直爽。江乐意:好累,要不还是死了算了。游戏里的NPC们立马痛哭流涕:求求你别死!

“盘偌,你什么时候喜欢玩爆炸了。”

“这武器有点猛,我才试着用九阳火驱动,但······尺刃完全是一个发散器,移动**。”

“撕破脸皮吧,用诸侯令让康冕王朝跟他们耗吧,随然那东西是祖上有德才御赐的,用来保国……”

“或者交出你我,以小保大。”

“先杀出去吧,其他的看老家伙们怎么商量。”

两人挥散血雾,凤凰涅槃,进入激情态。

四周的虾兵蟹将向两人冲来,为首一个双手化作两对钳子,想要锯切烽渚,“前日有命不要动你们,真当我们看不见”

“唉~什么时候杂鱼也这么嚣张了?”

“魑魅魂破掌!”

烽渚一掌拍在蟹将身上,纯厚的真元打入体内,蟹将顿时五脏翻涌,口里一腥,血沫喷出,当场暴毙,烽渚随及抡起一脚踹开一位虾兵。

“下狠手了?”

“不狠,只是为了保命,谁在乎力度。”

盘偌激情态叠加涅槃火附加在尺刃上,将其投掷在妖群之中,一声哄炸声后残缺的四肢飞散,又闪身进入尸体残骸之中,在血泊中拿回尺刃,退至烽渚旁边,“等会变成凤凰,我们飞出去,你的火在水里烧得起来吧!”

烽渚的火羽在周身涌现,化为数枚羽箭,待守卫进入射程,柔软的火苗忽然灼热燃烧,刺向妖众,随及众妖烈火焚身,哀嚎不止。

“九阳真火倒没事,可以维持涅槃凤凰形态,但三阶凤形,我现在充其量也只能带着你逃出东隍宫,离开不了东海,有冷却时间。”

“被追杀也比被围困好,我知道你会虚脱,到时候我来保护你。”

两人正打定主意,烽渚准备进入第三阶,忽然一声童声哀嚎出现,“哥哥救我!”

“别动,否则我也不想这么干,哎呀~~你少哭点。”

浑身是血的黑鳞将秦缘夹在怀里,手背上长出整齐的倒刺,刺抵在小男孩的脖颈,烽渚没有理会,从纳珠里取出血红色玛瑙瓶,打开密封的瓶盖,骇人的血腥味飘散出来,惹得烽渚一阵干呕,“妖兽的血就是恶心,这还是百年秘藏的妖血,盘偌,你说它会不会过期了,喝多了闹肚子。”

盘偌也没有理会黑鳞,取过玛瑙瓶,又挥手给了烽渚一拳,后者啊的张大了嘴叫苦,盘偌随及将妖血灌入烽渚口中,“你胃穿肠都比死这好。”

“啊啊~~”

炽热的火羽在烽渚的身上张罗开来,随后一只玄阳凤的幻像在大殿内发出一声长鸣,半封闭的大殿顿时像一只烤炉,热浪翻涌,凤凰的身形在大殿内盘旋,所到之处九阳真火焚烧着肉躯和灵魂,周转一阵后在殿下面前的上空停了下来,炽热的双眼紧盯着墨翡,一声空灵的雀鸣悦耳,随后冲开火羽阵,与已化为雀形的烽渚融为了一体。

黑鳞抱着的由道符变化的纸人在热浪下也显现原形,自燃起来,黑鳞连忙丢弃,慌忙之中,火凤凰已扇动羽翼,起旋后俯冲小来,用金爪勾住盘偌,炽热的火浪向守在门口的卫士袭来,众妖哪见过这仗势,四散开来,随及一团渊地熔浆爆发了,火红热泡接连不断地冒出,玄阳雀在海底的天空自由翱翔。

那一声大殿内空灵的雀鸣,唯有殿下听懂了,“龙王,好久不见!”

可又不像是说给自己的,就在殿下诧异的时刻,她体内一处无垠虚空中的移动大牢内,黯淡的石柱忽然破碎,盘绕在上的龙雕逐渐散出金色光芒,无尽黑暗里,威严的声音骂道:“小凤凰,跑我这来耀武扬威啊,等我打破这铁笼,找到无垠虚空的尽头,我就拔了你的毛做羽扇。”

次日东隍宫主殿内,匆匆飘过一个小巧的声影,延着墙壁迅速迁移,忽然撞上正在打瞌睡的守将,小巧家伙哇的吐出口里的棒棒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守卫缓过神来,“忠老前辈?”

小萝莉看着摔得粉碎的棒棒糖,眼神恶毒地盯着埠渊守将,“你……”

“忠骨?”大殿中央一张偌大的珊瑚台桌,镀金铁椅上的一众权贵整齐地看向忠老,“又迟到了呀,长老?”

刚才还打算溜进来的忠老眼见被发现了,不好意思地笑道:“方才去东隍宫巡逻去了,毕竟现在也不太平……”

铁椅上一个身着紫红色云杉袍,头戴朱莹帽的白发老者打趣地问道,“那忠老是去哪里巡视呢?该不会是殿下的寝宫吧?”

小骨头灰溜溜地找到自己的座位,跳了上去,坐在椅子上摇荡着小脚,“暮将军所言甚是,毕竟保护殿下是老夫职责。”

四位将军都叹了一口气,随后整齐地大笑出声。

桌台靠里,正对着大门坐着位龙纹金袍加身,正自酌一杯百年陈酿的中年男子,“唉,忠老。你好好的太上长老不当,何必为苦自己做东隍十将呢?”

忠老听着话里有嘲讽之意,板着脸瞥向中年男子,“哦?老家伙,你是什么意思。”

“小女的寝宫现在有多热闹,忠老可有听闻?”

围坐着的一魁梧大汉,一掌拍在桌台上,“堂堂东隍宫,竟然会闯进几个毛贼,忠老?皇城守卫不是全听您的任命吗?”

这时站在墙壁旁的埠渊守将打了个哈切,懒散地说道:“已前那几个毛贼就来过,都被黑鳞赶回去了,但忠老一直不许我们皇城守卫军插手。”

桌台里头的东篁大帝放下酒杯,“有这回事吗?”

“老家伙,你也别装傻,那小子在你宫里转悠……”

“我早有耳闻,不过埠渊说那是你给殿下找的男宠,现在男宠把御前侍卫打残了,还弄死了几十个守卫,你是千年活在了脑子里的水里吗?”

小萝莉撅起嘴,从纳珠里取出一根用粗布包裹着的棒棒糖,“得了,你家那位不没受伤吗。”

埠渊一脚踩在地上的棒棒糖碎屑,叫骂道:“我猜测忠老被收买了,黑鳞把那小子交给忠骨后,我们就被禁止阻拦混蛋小子。我申请把忠骨的职权给我,我想升职!”

“哦?那你当上东篁宫的守卫长,会为你所背负的职责付出什么,宣誓守护我们的家园吗?”

“不,没有忠老吵我,就可以每天睡懒觉。”

“哈哈~”东篁大帝大笑出声,“我就是喜欢你们这帮不靠谱的混蛋!”

东篁大帝的笑声在大殿内回响,应和着这一声声笑声的是大殿门外埠渊的哈切声,和两人沉重的喘息声,疲倦的叫唤穿了进来,“我被烧死了两个人,申请放两个月的假期。”

埠渊在大殿门口放下两人,用手扶着墙凑向在桌台守候的守将,随及倒在地上就睡着了,呼噜声此起彼伏。而守将这才查看自己的伤势,身上破了两个洞,鲜血溅涌出来,“我断了两条触手啊。”

青白色纱衣被染成了血红色,疲倦的双眼看向地上的埠渊,一脚踹在了他的分身上,“我想偷个懒就这么难吗?”

随及守将倒在血泊里,睡晕过去,埠渊被踹醒,拖着守将的身体走向大殿角落的御医旁,在医生的手忙脚乱中,埠渊又倒下去,睡昏了。

身着金银甲的魁梧大汉看着埠渊这个滑稽小子,骂道:“这是东隍城守卫军的二把手?”

小萝莉吧唧着舔着棒棒糖,“埠渊白日与黑夜都有一部分意识醒着,所有伤痛和劳苦都由本体一人承受。”

因为走不惯水路,而被埠渊甩在背后的舞毒一蹦一跳地冲进东篁主殿内,“小骨头,你不知道刚才的一仗我打得多委屈,被火烧熟了,你老别啃棒棒糖了,来试试烤蝎子的味道不?”

“行了,除了山贼窝里的大王馋你身子,就没人要你了,还不感谢姑奶奶我的扶持之恩。”

“哦?”俏丽的少妇踢开烽渚,后者惨叫一声滚到门口,睁开眼看向门外,一群困在东篁宫的几十年老处男守卫搓着手向大殿内眺望,烽渚转过身,裸体的少女拖着翘着的蝎尾巴,摇晃着靠近忠骨,双手勾住小骨头的脖子,把小脸蛋贴近自己的胸口。

“老夫不要洗面奶~”一阵窒息感威迫着忠骨,拼命挣扎想要逃脱。

烽渚没有心情欣赏艳色,脑中全是一团乱麻,再瞥向众将鄙夷的眼神,自己像蛆一样地被捆绑着,忽然少妇与自己对上眼睛,一头骇人的蝎子精里全是肆虐的疯狂。

那时烽渚化为火凤凰在渊底盘旋而上,正要到达东篁宫的边界,“云师”——东篁宫与水界的隔离屏障,已便无法在水下呼吸的生物生存。

一团黑漆漆的水雾凭空出现,随后数只章鱼触手突破黑雾,张罗成网状,围剿火鸟,盘偌暗自骂道:“就知道没这么简单,看来早有埋伏。”

烽渚扇动羽翼,向左倾斜,凤鸣绕耳,一点火炽自空中炸裂,散作流火落向四周,正是此时,数枚毒箭从黑雾中射出,速度极快,但在火凤凰火炽射程范围内,都被灼焰缠住,忽然又是一声八爪章鱼的呐喊,两团黑雾在虚空中炸裂开来,随及三只巨大的海底怪兽扑向小火鸟,烽渚只得停下,

“盘偌,有什么对策?”

“你只管向前,剩余的交给焚烧的苦痛主宰。”

“去你的,给我把那些触手都拦住!”

在空中悬浮的八爪章鱼属实奇异,火鸟在无数吸盘和该死的触手中周转,烽渚松开爪子,盘偌踏空而上,一跃到达烽渚的背上,右手从纳珠里抽出灼浪大刀,凤血二阶激情态持续作用,气血与真元都化为滚滚的烈焰,在左手凝聚为长剑,纵身砍向触手,柔弱的肉触显然没有反抗砍杀的能力,在接触之际,便失去韧性,化作褐色糊状,如黑泥般坠落。

盘偌左手的火剑转化为火绳,绳后端挂着火勾,随及主人一甩,便飞了出去挂在八爪章鱼的另一条肉触上,火绳收缩,盘偌在触手之间反复来往,灼浪大刀将一条条的触手变为黑泥,火凤凰长鸣一声,刺破触手的包围圈。

“嗨!无理的孩子们?”

盘渚正跳往烽渚前方的章鱼触手上,忽然从章鱼头上跳下一个美艳少妇,自由下垂砸向盘偌,大刀指向少妇,“妖姬滚开!”

少妇并不避让,下一秒刀就要在妖姬的身上开个大洞,盘偌暗骂疯婆子,手上的握力当即减弱,有缩手之意,但见妖姬后边忽然晃出一条毒蝎尾巴,妖姬在触手上一蹬,反身一甩蝎子尾巴,坚硬的毒尾与大刀相撞,盘偌手上一吃紧,大刀被弹飞,妖姬一闪身,抱住盘偌。

“哎呀~~小帅哥,你可得抓紧点~~伦家的性命可交给您了。”

舞毒双手紧紧搂住盘偌的腰,将脸贴在粗实的胸口,吐出蝎舌,在盘偌的脖颈舔了一下,“汗水里有生气的味道呢~~”

“滚开!”

盘偌彻底释放二阶激情态的焚灼火焰,无数的火舌从身体里喷涌出来,触手焦灼化为黑泥,舞毒身上穿着的锦绣蚕丝衣裳燃着,连忙松开盘偌,“我这件衣服有多贵,混蛋小子你知道吗?”

松手之际还不忘在盘偌的脸上狠狠地踹一脚,又在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小章鱼,姐姐我要摔死了哦~~”

触手伸过来捆住舞毒,将其重新放在章鱼头上,烽渚早已注意到了盘偌这边的囧况,连忙滑翔过来接住脸被踹肿的盘偌。

已经变成火人的盘偌逐渐膨胀,体型变得越来越大,顷刻之间已经如同小山一般大小,骑在烽渚身上,好在重量没有膨胀,烽渚还拖得起盘偌,触手又盘绕成网子,一只火拳砸向大章鱼的网子。

章鱼头上有一个凸起,浑身漆黑的埠渊似一团墨泥在章鱼头上游走,靠近舞毒,“毒姐,这是我分内的事,你没必要插手。”

“你是嫌弃姐姐老了,不中用了,给你添麻烦?”

埠渊看着一只章鱼浑身布满灼热的火焰,在火巨人的咆哮声中逐渐变成黑泥,“我差不多防一下就行了,有你在的话,就不能提起领便当了。”

“唉~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副懒散样子。”

“您还好意思说我,这是刚从外面寻欢作乐回来吧?”

“也就是陪人喝个小酒啦,话说我这件灰烬还是一位有钱的妖王送的呢~”

“姐姐,埠是停船的码头,疲劳者的归宿,既然你在我这里靠港,那我就会护你周全,”

舞毒将黑色油墨楼进怀里,讪笑道:“小章鱼有这分心,姐姐好~高兴呢?但姐姐也不是吃素的哦?”

话音刚落,火巨人痉挛了一下,无力地咆哮一声,巨大的身形逐渐萎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篮球永不熄之人仙(2)

    花果山,主峰顶上。整个顶峰,最为显眼的,便是那有着三丈六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围圆的仙石。仙石之上有九窍八孔,吸收天地精华,故此称之为九窍仙石,其四周无树木遮阴,但其左右却生了不少芝兰相衬,仙气十足。沈河此时正在这颗九窍仙石下四处打转,满脸充满了好奇。他那仅有拇指大小的身体,在这仙石前,就仿若一只蝼蚁一

  • 我是艾斯他舅第七章在线阅读

    深夜,书房中,杨玄道夫妇和杨玄琴三人都聚集在此。杨玄道坐在书桌后十指相合,撑着下巴,深邃的眼睛目视着前方,英俊的脸庞让人着迷。贤惠的孙雅芹侧立在杨玄道身后,用温和的目光注视着他。而杨玄琴却斜靠墙上,双手抱肩,嘴角还露着宠溺的笑容,似乎在想像着,什么美好的时刻一样。忽然似想起什么一样,微皱着眉头。“这

  • 致我们终将荒芜的青春在线阅读第9节

    遇到魏鹤远之前的那段略阴暗昏沉的日子,梁雪然不愿意再多回想。先是被指责抄袭叶愉心的设计稿,梁雪然愤然亮出一直以来的手稿和设计图,那时候她还没有接触手绘板,都是画在本子上,没有时间可以证明,反倒是被嘲讽“碰瓷”“洗白的准备工作还挺充分”等等等等。叶愉心此人平时走网红风格,在微博上贩卖岁月静好优雅少女人

  • HPSS哈斯之破冰在线阅读第9章

    三天之后,阴骷魔的惨死果真传遍了整个武林,江湖之人个个议论纷纷。一个个都怀着一个好奇的心,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那谈魔色变的阴骷魔,江湖中众人们都胡猜乱问,茶棚酒楼谈论的无非是这件武林大事。卖唱说书之人也拿此事开题,顿时江湖中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几岁孩童都已知晓这件事情。只因如此,越传越神,甚至都传到了皇

  • 剑仙纵横异世谋划成功

    李如山和张发友跪在地上脸色苍白。他们虽然贪墨不少,可是一下子拿出这些钱来,他们也做不到。张家二爷语气凝重:“李九,这件事不可能这样子做。”“为啥子不可能。”张小义外公,“欠债还钱,你张家这么大个家族,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张家二爷脸色阴沉。他心中暗恨张发友这个蠢货,要做账也不能做好点。还有李如山这个蠢

  • 我的魔幻手机第六章

    第六章被任沅生手碰过的手背有点发烫,虽然他只是用指尖微微的触碰着,郝矜感觉到好像蚂蚁爬过自己的手背一样,心跳和呼吸变得有些凌乱。郝矜点点头,不敢直视任沅生的眼睛。“可以的。”郝矜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场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大张那边有些微的尴尬,不知道任沅生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对郝矜也有好感?

  • 糙汉与娇女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因太帅而被总统包养【求花花求收藏】“天啊!亲爱的,你怎么能浇花!要是花刺划破了你的脸蛋怎么办!”“不行,你不能进厨房,厨房的油烟会熏到你的脸蛋,会导致失去光泽水run,皮肤衰老的...”“NO!我不允许你再对男保镖们笑,我怕他们会对同性产生兴趣。”......一个四周环海的古堡之中,这是一个

  • 景墨和他的美女缘之第五章

    【5】说好的体育课的时候帮王俊凯买水的,柳杭看着王俊凯打篮球时的身姿,一入迷就把这回事忘了。今天正好是他们两个班的三人篮球赛,战得酣畅淋漓。没上场的同学大多都围在场边呐喊助威,当然,也有那种慷慨激昂的解说员,还有指指点点的评论家在一旁七嘴八舌。柳杭不懂篮球,但也是看得目不转睛。王俊凯走位灵活轻快,姿

  • 田园小农女第2章在线阅读

    李德仁一边对小张吩咐了一句,一边打开车门下了车。而秦胜见状,也是跟着下了车。总算他还没忘记师命,自己出山是来弘扬中医之术的,并不只是为了看美女。眼前既然有人受伤,那么身负师命的他,自然得去瞧瞧啦!当秦胜下车后,果然看到了被撞的摩托车和人,情况和小张所说的也是一致。此时李德仁已经在给那静躺不动的小孩作

  • 七零年代女学霸之啥?救星有难??【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第四章:啥?救星有难??其实秦风并不知道。自把他送走之后,洪荒之中的灵气更加枯竭起来。为了稳固这方世界,但凡大罗金仙以上的存在,都在寻找各种办法。尤其是圣人,他们的责任更大。而在这个情况下,鸿钧把当年四大量劫之中彻底陨落,亦或者被囚困住的大能,全部以大神通送入这个裙里。送入之后,他也说了。让所有人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