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长忆年少时之我背剧本。(7)

2021/5/5 7:35:56 作者:五寂 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忆年少时
长忆年少时
作者:五寂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们会去更远的地方,长成更好的人。人设:温暖执着女孩VS清冷隐忍少年啊啊啊我的第一本小说终于完结了!!文笔稚嫩,叙事能力弱,各种缺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第二天,陆佑的热度持续发酵。

陆佑绫波丽的热搜停在热搜榜榜首,引起了更多路人围观。

毕竟这两个名字怎么看怎么不搭。

点进一看,哦,原来陆佑看动漫。

感兴趣的评论点赞,不感兴趣的就划过。

陆佑自曝隐婚的话题停在榜尾,陆佑救人住院的话题停在榜中间。

乍一看,十分有牌面。

见义勇为和自曝老婆为他带来了不少路人粉。

尤其深夜自曝老婆是个纸片人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一时间关于“二次元算不算主流文化”的讨论甚嚣尘上。

剧组趁机宣传了一波《凡罪》。

《凡罪》由一部热门同名悬疑小说改编而成,讲述了一个普通善良的女孩子梁秋羽被人无辜杀害,三个犯罪者却逍遥法外,梁秋羽的男友凌凡锋不甘心女朋友无辜身死,精心策划了三场杀局送凶手上西天,最后认罪伏诛的“正能量”故事。

原著小说便积累了不少粉丝,一听要影视化,纷纷叫嚷毁原著。

“拜托,肯定不能拍出来啊,部分情节怎么过审?”

“细究凡罪这本小说,其实并不符合传统价值观。”

“辣鸡剧组,毁我原著。”

……

没过多久剧组官宣演员,男主凌凡锋由陆佑扮演,女主梁秋羽由有颜值有演技的小花褚微微扮演。

顿时原著粉的不满达到最高峰。

无他,两人太好看了。

原著小说的男女主都是普普通通的颜值,过着普通而平凡的生活,跟这俩俊男靓女完全不搭。

官宣演员的微博下,最高赞是:就不能换两个符合原著的人来演吗?娱乐圈没人了吗?

导演看了心里有苦难言,普通长相的到时候你们又嫌不好看,长得好看有什么错,长得好看就不能过普通生活了吗?

这次剧组趁着陆佑的路人口碑转好,趁热放了段视频,配文:别看陆佑对象了,凌凡锋is watching you。

点开视频。

黑暗的背景,诡异的配乐。

陡然亮起一双眼,音调骤然拔高。

不甘、仇恨、愤怒在眼底燃烧,眼神锋利得像刀片,猛地攫住观众眼球。

这是凌凡锋!

“眼神杀我!”

“吓得我哇的一声哭出来。”

“是我想要的眼神了!”

……

对比之前群嘲,这个眼神显然获得了不少原著粉的肯定。

当然少不了粉丝的彩虹屁。

“踽踽独行,为爱黑化,敬请期待陆佑演绎的凌凡锋。”

还有虽迟但到的万能金句。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陆佑的演技一般吗?演什么都是一副没表情的样子,就这样还当了影帝。”

于是,“陆佑眼神”很快又登上了热搜。

四个相关话题在热搜榜上交相辉映,一时间风头无两。

不过这些都不关陆佑的事。

他一大早起来沉迷游戏,被蒋时寒逮了个正着。

蒋时寒一阵火大,又是一番龙争虎斗,陆佑艰难地守住了手机,发现蒋时寒比昨天晚上更难应付了。

他推测自己每次惹毛了蒋时寒,就攒了一波怒气,迟早有一天能把自己给烧了。

于是卖乖讨好道:“寒哥,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没多睡会?”蒋时寒大他几岁,叫声哥不亏。

蒋时寒没好气,将手中的早饭递过去,嗤道:“我要再多睡会,你恐怕要上天。”

陆佑接过一看,有粥有饼有包子,还有一杯热豆浆,十分丰盛。

眼睛不禁弯了一弯,“谢谢寒哥。”

蒋时寒嗯了一声,目光在陆佑脸上转了又转,其实他没有见过这样的陆佑。

他接手陆佑在四年前,当时陆佑还只是天蒙娱乐可有可无的一员,远不及现在如日中天。

但几乎每一个带过他的导演都很看好他的未来,按部就班下去,即使不能大红大紫,也能凭实力在圈中站稳脚跟熬出头。

但是陆佑十分拼命。

他接了不少戏,有的戏一看就不行,他也接。

这没必要,蒋时寒不同意,毕竟一个不慎就是揠苗助长,挥霍天赋。

陆佑那时还没有后面那般喜怒不形于色。

他只笑着说,有些戏,一看就能火。这是选择,他想尽快提升国民度。

露出的笑容还有着一丝少年气,明明是辛苦的特训,却像捡了便宜的样子。

他很开心,蒋时寒想。

只是后面随着通告、资源越来越多,他越来越忙,笑容也越来越少,人也越来越稳重。

也越来越省事。

像现在这样,为了一部手机跟他打架,这是决不可能发生。

蒋时寒以前根本不用操心陆佑会不会玩手机沉迷,给他捅娄子。

就算要他交手机,他也会乖乖奉上,绝无二话。

现在,呵呵。

作为一个接受过社会毒打的成年人,他自然希望自己老板越省事越好。

可是,作为朋友的私心来讲,他知道现在的陆佑是他从未见过的放松。

他已经辛苦够久了,演员这碗饭,看着光鲜亮丽,吃起来也不轻松,陆佑明里暗里吃了不少辛苦。

他祈祷陆佑别给他找事,偶尔又希望陆佑像现在这样多笑笑,就很纠结。

吃完早饭后,陆佑顺手摸出手机。

不怪他意志力薄弱,实在是花花世界迷人眼。

蒋时寒不禁嘴角抽抽,飞快将一个手提袋递过去。

陆佑打开一看,一沓资料。

蒋时寒说:“你今天就要赶紧背剧本了,不然进组来不及。”

陆佑玩游戏这事的确理亏,于是乖乖接过蒋时寒的剧本。

电影拍摄已经到了结尾阶段,预计不到两个星期便能拍摄完。

所以,陆佑拿到的剧本也不厚。

饶是如此,也把陆佑累得够呛。

他读书时成绩便马马虎虎,只看了几页,全是对话,觉得十分枯燥,还不如背课文有意思。

陆佑抱怨:“剧本好无聊。”

蒋时寒:“工作都这样。”

“我才十七,一下子要承担二十七岁的工作,还没有准备好。”

“你只是失忆,不是失智。”蒋时寒问他:“你知道你拍的这部戏片酬多少吗?”

陆佑眼睛亮了:“多少?”

“这么多个零。”蒋时寒比了个数。

陆佑眼睛发光:“这么多!”

“对,”蒋时寒皮笑肉不笑,“你要是演不好,翻三倍当违约金。”

陆佑:“……”

陆佑心怀敬畏,兢兢业业继续背剧本。

蒋时寒听他磕磕绊绊地背诵,见证了一段马冬梅式背书,差点要崩溃。

翻开:马冬梅。

合上:马什么梅。

翻开:马冬梅。

合上:马东什么。

翻开:马冬梅。

合上:孙红雷。

蒋时寒:“……”

他都快要会背了,这效率也忒低了点。于是让陆佑先把原著翻翻,有助于理解。

陆佑又去看书,看了半路又刷微博休息放松。

很快看到了#陆佑眼神#,点进去,霍的一下看到这眼神,立刻被自己的演技折服。

他演的好带感啊!真帅!

瞧这凌厉的眼神,看这沧桑的面容,他要是个女的,估计都得爱上自己了。

然后不禁思索,再过两天他也要拍戏了,但是现在自己的演技能拿得出手吗?

突然惶恐!

他倒是有过演戏经历,不过那都是五六岁的时候了,五六岁时候的要求与二十七岁的要求,不可同日而语。

要是他演技不行,岂不是公开处刑!

想到这里的陆佑不禁虎躯一震。

剧本呢?他要看剧本!

待他再次回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他发了一条微信消息给路莓。

陆:“你今天不过来吗?”

路:“不了,公司有事。”

陆:“好吧,那我们聊聊天吧,一天都见不到你。”

陆佑上学的时候,并不是能天天见到路莓,那时偶然的擦肩而过都觉得是上帝的恩赐。

但他现在二十七,还与路莓结婚了,普通见面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了。

陆佑忍不住想和她聊天,心想这大概是身份带来的转变吧。

陆:你看过凡罪这本小说吗?

路:没有,不过知道一点。

虽然没有看过这本小说,但是天蒙娱乐有投资这个项目,路莓自然看过这个项目,大概情节也知道一点。

陆:我觉得挺好看的,说的是一个男人为女友复仇的故事。

陆:你有没有看到我眼神杀的视频,超酷。

陆:两天后我就要进剧组了,我会不会演砸啊?

陆佑话还挺多。

路:放松点,你很有天赋。

路莓这话也不是漂亮的安慰话,陆佑十九岁时在一部家庭轻喜剧中演的男三,演技虽然比不上剧中老戏骨,但是其中的灵气让人耳目一新。

电视剧刚播出后不久,几家娱乐公司纷纷向他抛去了橄榄枝,一致看好陆佑的发展。

陆佑最后选择了天蒙娱乐,果不其然,后来他成为了天蒙娱乐最大的摇钱树。

陆:那是以前的我,现在的我只是个失忆人士罢了。

陆佑不觉得自己零星的天赋能抵得上十年的演技磨砺,但是退缩是不可能退缩的,背着可能存在的高额违约金,陆佑甚至还有点兴奋,他喜欢站在聚光灯下的感觉。

路:你十九岁在《梧桐街十九号》中扮演男三号肖易之,同年就获得最佳新人的提名,比起同龄人,这已经是很高的起点了,不必妄自菲薄。

路莓用事实夸他,让他相信自己可以。

她转而又想到,不管陆佑后来再怎么成熟稳重,他现在毕竟失忆了,有所担心是正常的。

陆:原来我这么厉害呀。

陆佑抓着手机等了半晌都没看到回复,忍不住怀疑,难道路莓被他的厚颜无耻惊呆了?

一大段消息倏地跳出来。

路:我看过剧组进度,剩下的剧情大部分是校园剧情,你扮演的是高中时期的凌凡锋,偏向青春活泼,和你现在的情况相符合,本色出演就可以了。遇到不会的就问,导演也会教你的,你不要太过担心。

路:而且,天蒙娱乐投资了这个项目。

最后这一句,几乎就是在说:我会罩着你。

陆佑笑得见牙不见眼:我知道啦[龇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明日开始的游戏人生在线阅读回家

    秦顾接着开口道:“详细的资料信息!”说完他的视线落在床下边被撕烂了的连衣裙上,似乎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姜姝一出酒店,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对面的手机店买了一部手机,又买了一张电话卡才回家,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她美美的洗好澡,在敷上一张面膜,然后打开电脑,用新手机号在各大网站上注册了

  • 傲世尘途第9章在线阅读

    那一张脸面色苍白,更加重要的是它是半透明似的飘渺,连猜错的可能性都为零。岱哲手里拿着灵位对着叶思微笑,而趴在他肩头的鬼对着他微笑,一股诡异的寂静漫延。你不了解x市,他们是不可能将宗祠里的东西交给警察的。说着,岱哲向着叶思的方向举了举牌位,所以如果要调查些什么,还是得要我们自己来。随着岱哲举起的灵牌,

  • 赛尔号之世纪之战第10章在线阅读

    小幽说:“那老板认识一些玄门修士,其中不乏有在偷偷钻研炼金术的,据说都没有成功。但他嗅过炼金炉的那种味道,跟那天我们拿去当的那块金子有些相似,所以他就试探咱们的是不是炼金得来的,如果是,他多少都要。”“那你告诉他这个是炼金得来的了吗?”“当然没有,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我看,他不是对金子感兴趣,

  • 主宰之下名字

    时间2009-12-822:53:37字数:1519“恩?”当斯特洛警官走上公共汽车的一瞬间,一股若有若无的压抑感便猛的笼罩在他的身上,他那本是轻佻的脸色幕然间变的凝重起来了。“是个高手!”斯特洛心理默默的想道“敢明目张胆杀人除了那些个精神有问题的疯子以外,果然都是有两把刷子的。”“都给我下车接受检

  • 万僵之祖清晨

    “看起来时间差不多了。”墨子瑜回头看了眼墙上的钟,关掉了灶台的火,双手捂住耳朵。三,二,一。“啊!”一百分贝女高音震得天花板都在扑扑掉粉似的。“坏了坏了,来不及了!”秦小小着急忙慌地跑出房门,边跑还边拉着套裙,白衬衫最下面两颗扣子还没扣好,有一半下摆一半塞在裙子里一半露在外边,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大

  • 抖音:从深夜放毒到手艺天王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过让刘小别没想到的是,张佳乐和涂嘉嘉的办事效率非常感人,居然在魏琛这场婚礼结束没几天就公布了婚讯,紧接着就是婚礼。按说时间卡这么紧,婚礼的筹备难免会有疏漏,但他们二人的婚礼却井井有条,一点都不像是多年未见,仓促之下进行的。对此张佳乐得意的说,他的新娘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关于婚礼的各种想法,从初中就开

  • 长腿姐姐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久守必失,十几个回合以后,阎罗突破了赵芸儿的防线,泛着绿芒的黑色匕首眼看就要落下。阎罗却忽然身体一转,放弃了这绝佳的攻击机会,空气中划过了几道破空声,焦黑的船体上多了几支蓝白色的箭矢。这竟是几只冰箭,瞄准了阎罗的处处要害,如果不及时收手,冰箭就会在她刺下之前先射入她的喉咙。阎罗恶毒地看了林凡一眼,手

  • 洪荒:开局盘古斧,养女儿铺垫铺垫

    徐乘风几乎把小区里的老人都问了个遍,可没有一个人能准确的说出个所以然。从他们口里,徐乘风只能得知董月月在这四年中,生活有多么不容易,越听,越让徐乘风觉得揪心!也是,时隔四年,董月月在不在H市都还未可知,她们娘俩一旦不在小区内,想要找到她们,就如同大海捞针。如果要借用徐氏集团和龙坤集团的势力,兴许还有

  • 昊轩的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包括所有人在内,所有人都在等人乔军的回复。汪剑通微眯着双眼,他自然知道白世镜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他倒也想看看乔军会怎么去应对。“当然没问题出,既然只是普通切磋,当然就不需要用剑!”其实用不用剑乔军都无所谓。天龙世界剑法高超的人并不多,就连号称剑神的卓不凡,也不过只是二流高手。“好,既然是切磋,就请两位

  • 三国之麒麟公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神行符,临!”吴劫双腿符文一闪,化着一道风直接朝医院方向而去。此时的医院熙熙攘攘的人,都为病者的家属,大多是为病者送早餐的。吴劫来到医院大门口没有停留直接去了住院部,眉心符文一闪,神识覆盖整个医院,并没有发现妹妹和张护士的踪影。吴劫来到医院监控室调查了前一天的监控,看到妹妹被一个光头男带走了,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