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剑三+斗罗]你已经是小天才啦之第七章

2021/5/5 6:32:14 作者:古尘岚 来源:晋江文学城
[剑三+斗罗]你已经是小天才啦
[剑三+斗罗]你已经是小天才啦
作者:古尘岚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呱太在斗罗大陆找炮姐的故事。论奶毒究竟如何切心法。主角的cp不是原著内的人物。感谢我的板子赐予我封面。考研鸽,上岸后全文大修,假期看了看全文,写了个什么东西。格局拉太大全文没逻辑,什么奇怪的剧情。

陆卓一瞬间就泄了气,觉得自己应该是被时锦当时的模样迷住昏了头。

只有两个人的卧室,在ipad上看见“送老公什么礼物最有意义”的浏览记录,点开后甚至有“情/趣/内/衣”的广告,再一看床上的人,穿着自己的衣服露出胸前、腿部大片白皙的皮肤。

要是还他妈能忍住,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硬不起来。

但是谁知道时锦还真被自己说中了呢,吃多了冰淇淋拉肚子,也是自己给他买的!

无语!

陆卓叹口气,认命地去给时锦找药。

卫生间里的人出来时,小脸蜡黄嘴唇发白,看样子是真的很不舒服。

陆卓活了这么久没怎么照顾过人,怕给照顾的更严重了,于是问:“要去医院吗?”

时锦捂着肚子摆手说:“不去不去!”

陆卓也纳闷,自己吃的不比对方少,时锦身体这么差吗?

时锦被扶着躺到床上,又看到陆卓倒了一大杯热水放在旁边,自己揉着肚子的手被挪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只带着暖意的手。

陆卓给他揉着咕咕叫的肚子,吃过药喝了热水后缓解了很多,被伺候得舒舒服服,很快就犯困了。

陷入沉睡前还迷迷糊糊问了一句:“你不睡?”

之后只看到陆卓的嘴唇在动,却听不见意识不到对方说了什么。

第二天时锦醒的时候,卧室里已经没人了,他把手插/进枕头底下摸了一圈没摸到手机,用胳膊撑着做起来才看到手机被放在桌上充电,床头柜上还有一杯水。

时锦下床去摸了摸,还是烫的,手机上的时间是九点十八分。

陆卓今天应该是有早会的吧,怎么走的这么晚?

他猛喝了一口水,被烫的赶紧吹气,原地跳了半天想给陆卓发条微信。

【没迟到吗?】

陆卓不知道有没有在开会,倒是秒回了过来。

【我临时把会议往后调了三个小时,没事。】

时锦羡慕,心说总裁真的随心所欲。

陆卓回复完时锦,让司机把suv开到维修店,自己在路边随机上了一辆出租车赶去公司。

他昨晚临时搜了一下该怎么处理时锦这种情况,怕时锦身体本来就不好,半夜发烧呕吐,于是一整晚都没怎么合眼,就坐在时锦床边守着,不时给他测测体温。

时锦起床从来没有叠被子整理床铺的习惯,根本没注意到另一边床没有被睡过的痕迹,反而是自己这边的床单被蹭的皱皱巴巴。

陆卓第二天早上估算着时锦差不多醒来的时间,给他倒好了热水,在微波炉里放了粥,又通知公司早会延迟三小时。

怕自己疲劳驾驶出问题,专门叫了司机来接。

其实两小时足够了,但是他想多给员工们一点准备时间。

不过也幸好多了一小时,让他没那么赶时间。

陆卓出门遇上堵车,司机听他的指挥把速度放的很慢很慢,几乎没怎么踩油门。

前半部分走的都没什么问题,只是走到某个快要跳红灯的路口,前面的车全都加速冲出去赶这几秒的时间,陆卓让司机停下等绿灯再走。

司机“腾”一脚踩下刹车,车身却没有急刹停下,还是顺着之前的惯性往前滑行,压过了线被交警开了罚单,最后是直接拉了手刹强制停车。

司机有点内疚,下车搓着手向陆卓道歉:“陆总,实在不好意思,刹车失灵我也没办法,不耽误您上班吧?”

陆卓也开车,当然知道刹车失灵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自己每辆车都会定期检修保养,昨天自己把车开回来的时候刹车什么问题都没有,怎么会突然刹车失灵。

他没深想,刚好出租车停下,就直接赶去了公司。

早会一如既往地听工作汇报,顺便把这周的具体工作事项安排下去,陆卓几次想打哈欠都被自己强制憋了回去。

散会时陆卓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因为太困眼睛也很酸胀甚至还挤出了些眼泪。

“陆总,昨晚没休息好啊?”

陆卓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觉得这声音熟悉又陌生,低头一看是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老员工兼老股东钟伟强。

平时这人最爱干的事情就是阳奉阴违,这会儿怎么上赶着关心自己?

他看对方也没有要继续聊下去的意思,就打招呼回了办公室,坐到座位上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在看手机。

明明以前没有这个习惯,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他可以一天不带手机。

时锦没有给他发什么消息,陆卓欲盖弥彰地点开另外几个工作聊天群翻了翻才把手机息屏。

时锦在家里“阿秋”“阿秋”地打了两个喷嚏,吓得赶紧把行李箱盖上,怕自己的口水玷污了这么贵的作品。

他还没想好这东西该藏哪儿,毕竟这是陆卓家,自己没有那么熟悉,要是提前被发现就没意思了。

时锦抱着盒子小心翼翼地坐着私家电梯慢慢逛,最后停在陆卓不让进去的房间门口。

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贵重的东西,门把手生锈了也不换,和其他装修精良的房间看起来完全不一样。

他趴在门上听了听,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于是转身去了旁边的一个储物间。

据时锦自己观察,陆卓的活动空间集中在客厅、卧室、书房,除了吃饭去餐厅外,偶尔还回去恒温酒窖拿点儿红酒,三楼这里陆卓几乎没来过。

离陆卓生日没几天了,应该还挺安全的。

他把堆着的箱子一个个搬开,最后在储物架子上找到了一个刚好能装下包装盒的小箱子,就直接放了进去。

时锦从里面出来后把陆卓的黑t恤都穿成了灰色,又去翻行李箱,却没找到几件能穿的衣服。

他下了飞机就被接到这儿没回过自己家,也没带太多衣服用品,这会儿只能又去找陆卓的穿。

在卧室柜子前徘徊了好久,最终还是拿出手机给陆卓发了微信。

【我觉得你的衣服挺好穿的,我再穿一件去买新的哈。】

时锦咬牙打出了最后几个字,他暂时不想这么狼狈地回家,也不太想看到时风。

可是他自己太清楚自己花钱大手大脚的习惯了,这区逛一次街又得负债多少钱,他现在还没收入,也太难了。

陆卓一直没给他回复,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打电话问,怕打扰人家工作,就坐在地上算着自己

该什么时候还钱。

手机响了一声,是陆卓问他钱够不够。

时锦深吸口气回复道:【看不起谁?我是谁啊竟然会没钱?】

他发完这句话就赶紧把手机扔到沙发上,扑向衣柜找出门穿的衣服。

陆卓说靠墙的那个衣柜是他以前上中学穿的,风格应该挺适合时锦。

时锦看了一眼,确实。

陆卓现在的衣服大多数是西装衬衫,正式又严肃,他中学时候却格外喜欢色彩明艳的休闲类t恤卫衣。

时锦随便穿了件浅蓝色衬衫和牛仔裤,看起来年轻又清爽,很像高中生。

当然,他本身也就二十来岁,不年轻才怪。

他自己一个人出门,也带了墨镜帽子口罩,毕竟刚从热搜上下来,他可不想再那么引人注目。

时锦打车去了最常逛的商场。

边走边说这是怪了,平常也没这么多人看自己,今天是因为带了墨镜格外帅气惹这么多人注意?

他把墨镜往下掰一点眯着眼睛往前瞄,店名也是黑的,他还近视有点看不清......

时锦彷佛盲人探路一样摸到他经常买的服装店,但是却被拦住了。

他把黑金会员卡拿出来,有点得意:“这都能进vip休息室,还不能进店了?”

销售小姐姐礼貌微笑:“那请您接受会员短信验证。”

时锦刚要拿手机,想起来现在的手机和卡号都是陆卓给他的,银行卡什么的倒是记得去更换

了手机号,这些大大小小的会员他却忘得一干二净。

也就是他没钱,就算有钱他今天这些卡也用不了。

时锦悻悻走出店门,经过橱窗的时候瞥了一眼模特身上的衣服,立马停住了脚步。

他之前没看到过这套衣服,应该是当季新款,又看了一眼标价,鼓了一口气在嘴里更加失落

了,垂头丧气地沿着这条街一路走过去。

途中看到好看的喜欢的衣服停下看两眼,再在手机上记个备忘录,想着自己以后有钱了一定买。

还看到陆卓的微信【是时家小少爷。】

他当时有一瞬间莫名其妙,又看到上一句是自己的问句,没想到对方会配合着认真回答。

最后时锦两手空空回了家。

他以为陆卓每天都会很晚下班,进门就直接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长吁短叹,直到陆卓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把他吓得一激灵。

陆卓瞥了几眼时锦周围,问:“买的衣服呢?”

时锦坐起来,挺直了腰杆,装作遗憾地说:“没什么喜欢的,就没买。”

陆卓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时锦心虚地看他一眼:“笑什么?”

问完就看见陆卓变魔术一般从茶几下面拿出来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上面是自己特别熟悉的服装店名字,是下午自己进不去的那个服装店!

时锦心怦怦直跳,这也太有缘份了吧,难道陆卓跟自己还有这样的心灵感应?

陆卓把盒子打开,是自己站在橱窗外看了好久的那套衣服,时锦激动的想吐。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套衣服!”

陆卓也没想到时锦会这么激动,把手机相册调出来给他看。

时锦上一秒心脏还挤在嗓子眼里要跳出来,下一秒就觉得心脏在嗓子里停止了跳动,哽得自

己说不出来话。

图片上自己站在橱窗前两眼放光,鼓着腮帮子像个青蛙。往后翻还有自己停下的每一个位置,从图片上能清楚地看到每家店名、每套衣服,还有自己眼睛里的渴望和憧憬。

时锦觉得丢人至极,忍不住骂人:“这他...”脏话蹦到一半对上陆卓的眼神,活生生给憋了回去。

“喵的哪家狗仔这么缺德?都打扮成这样了还认出来是我!”

说完又觉得真是虚惊一场,站起来十分真挚地说:“多亏你帮我买断了这些照片,不然我那几个为数不多的粉丝也要脱粉了。”

陆卓被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逗得憋不住笑:“陆家的狗仔。”

时锦还在碎碎念,“无语”、“缺德”说了好几遍才反应过来,惊诧不已:“你让人跟踪我?”

陆卓自知理亏,早就想好了套路,把时锦看的每一套衣服全给他买了回来。

“就放在每个你最喜欢的地方。”

时锦伸头去看,比如吹着温热海风的海景大阳台,比如旋转上升的透明楼梯,比如陆卓的怀里。

他煞风景地想,这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时锦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我是谁啊能让你这么破费?”

陆卓没回答,催促着让他去找礼物,找完赶紧去洗澡。

时锦从浴室出来后习惯性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发现陆卓给他发了同样的微信。

和之前的那条就差了一个字。

【是陆家小少爷】

时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搓了搓自己的胳膊,直接扑到床上,把旁边戴着眼镜看书的陆卓震得往上颠了颠。

陆卓把眼镜取下来问:“干嘛?”

时锦把脸埋在枕头里面,红得滴血的耳尖藏在未干的黑发间,把手搭在陆卓身上,闷闷地说:“你好肉麻啊,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冠夫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明日开始的游戏人生在线阅读回家

    秦顾接着开口道:“详细的资料信息!”说完他的视线落在床下边被撕烂了的连衣裙上,似乎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姜姝一出酒店,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对面的手机店买了一部手机,又买了一张电话卡才回家,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她美美的洗好澡,在敷上一张面膜,然后打开电脑,用新手机号在各大网站上注册了

  • 傲世尘途第9章在线阅读

    那一张脸面色苍白,更加重要的是它是半透明似的飘渺,连猜错的可能性都为零。岱哲手里拿着灵位对着叶思微笑,而趴在他肩头的鬼对着他微笑,一股诡异的寂静漫延。你不了解x市,他们是不可能将宗祠里的东西交给警察的。说着,岱哲向着叶思的方向举了举牌位,所以如果要调查些什么,还是得要我们自己来。随着岱哲举起的灵牌,

  • 赛尔号之世纪之战第10章在线阅读

    小幽说:“那老板认识一些玄门修士,其中不乏有在偷偷钻研炼金术的,据说都没有成功。但他嗅过炼金炉的那种味道,跟那天我们拿去当的那块金子有些相似,所以他就试探咱们的是不是炼金得来的,如果是,他多少都要。”“那你告诉他这个是炼金得来的了吗?”“当然没有,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我看,他不是对金子感兴趣,

  • 主宰之下名字

    时间2009-12-822:53:37字数:1519“恩?”当斯特洛警官走上公共汽车的一瞬间,一股若有若无的压抑感便猛的笼罩在他的身上,他那本是轻佻的脸色幕然间变的凝重起来了。“是个高手!”斯特洛心理默默的想道“敢明目张胆杀人除了那些个精神有问题的疯子以外,果然都是有两把刷子的。”“都给我下车接受检

  • 万僵之祖清晨

    “看起来时间差不多了。”墨子瑜回头看了眼墙上的钟,关掉了灶台的火,双手捂住耳朵。三,二,一。“啊!”一百分贝女高音震得天花板都在扑扑掉粉似的。“坏了坏了,来不及了!”秦小小着急忙慌地跑出房门,边跑还边拉着套裙,白衬衫最下面两颗扣子还没扣好,有一半下摆一半塞在裙子里一半露在外边,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大

  • 抖音:从深夜放毒到手艺天王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过让刘小别没想到的是,张佳乐和涂嘉嘉的办事效率非常感人,居然在魏琛这场婚礼结束没几天就公布了婚讯,紧接着就是婚礼。按说时间卡这么紧,婚礼的筹备难免会有疏漏,但他们二人的婚礼却井井有条,一点都不像是多年未见,仓促之下进行的。对此张佳乐得意的说,他的新娘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关于婚礼的各种想法,从初中就开

  • 长腿姐姐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久守必失,十几个回合以后,阎罗突破了赵芸儿的防线,泛着绿芒的黑色匕首眼看就要落下。阎罗却忽然身体一转,放弃了这绝佳的攻击机会,空气中划过了几道破空声,焦黑的船体上多了几支蓝白色的箭矢。这竟是几只冰箭,瞄准了阎罗的处处要害,如果不及时收手,冰箭就会在她刺下之前先射入她的喉咙。阎罗恶毒地看了林凡一眼,手

  • 洪荒:开局盘古斧,养女儿铺垫铺垫

    徐乘风几乎把小区里的老人都问了个遍,可没有一个人能准确的说出个所以然。从他们口里,徐乘风只能得知董月月在这四年中,生活有多么不容易,越听,越让徐乘风觉得揪心!也是,时隔四年,董月月在不在H市都还未可知,她们娘俩一旦不在小区内,想要找到她们,就如同大海捞针。如果要借用徐氏集团和龙坤集团的势力,兴许还有

  • 昊轩的回忆录在线阅读第八节

    包括所有人在内,所有人都在等人乔军的回复。汪剑通微眯着双眼,他自然知道白世镜在打什么主意。不过他倒也想看看乔军会怎么去应对。“当然没问题出,既然只是普通切磋,当然就不需要用剑!”其实用不用剑乔军都无所谓。天龙世界剑法高超的人并不多,就连号称剑神的卓不凡,也不过只是二流高手。“好,既然是切磋,就请两位

  • 三国之麒麟公子在线阅读第五节

    “神行符,临!”吴劫双腿符文一闪,化着一道风直接朝医院方向而去。此时的医院熙熙攘攘的人,都为病者的家属,大多是为病者送早餐的。吴劫来到医院大门口没有停留直接去了住院部,眉心符文一闪,神识覆盖整个医院,并没有发现妹妹和张护士的踪影。吴劫来到医院监控室调查了前一天的监控,看到妹妹被一个光头男带走了,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