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赤炎之星在线阅读一切的开端

2021/5/4 22:41:45 作者:儒玄焱 来源:纵横中文网
赤炎之星
赤炎之星
作者:儒玄焱来源:纵横中文网
被他人歧视并被冠名为“缺乏天资不可造就”的王斌失落出走,神秘少年神物相赠,巧遇良师。入赤龙、战十虎、得神器、最终站在大陆巅峰。王斌的传奇人生就此开始!

傍晚,月光皎洁,一棵大树下,一口枯井旁......

男孩:“那就4月1日。”

女孩:“好......7年后的4月1日,就在这里......”

男孩:“你绝对不要忘了哦。”

女孩:“嗯,绝对不忘,约好了!”

男孩:“我在7年后等着你!”

......

我突然从梦中醒来,静了静心神,心想:又是这个梦啊......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直射进房间里,洒在身上感觉很温暖、很惬意。我躺在床上,回想起刚才的梦境......

“程远,起床吃早餐啦!”是母亲的声音。

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其实她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7年前,我被现在的双亲收养,我没有在这之前的记忆。我曾向收养我的父母打听过一次,曾经的我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母亲只告诉了我两点,一是我曾经住在离市区不远的松林镇上,二是他们与我是在镇上的医院里相遇的......看着母亲很为难,无法继续往下说的样子,我就没有再去深究......

但是......只有那个约定,时常出现在我的梦境中......那是与一个不记得容貌,也不知道姓名的女孩子的约定......

今天是3月29日,距离当初约定的7年后,还有4天。我无论如何,都想去那个曾经约定的地方。我觉得......那里能让我回想起重要的事情......

我决定了!我要回到松林镇去看看,那个我曾经生活过的小镇,去寻找我失去的记忆......同时,也解开那个困扰了我多年的梦的谜底......

席间,我把这个决定告诉了我的父母。我的父亲眉头紧锁,一语皆无。母亲思索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决定要回去,那就回去看看吧,也许对你记忆的恢复会有所帮助,你原来的家还在,一会儿我把老家的钥匙给你,这几天你就住在那里吧......哦!对了,我听说当年松林医院的胡鹏飞医生,现在自己开了个诊所,就在镇子的商业街上,叫做鹏飞诊所,他是我和你爸的老相识,你回去的时候顺便看望一下他,把我做的点心给他带过去一些。”

我点了点头。席罢,母亲为我准备了这几天生活的日用品,装了一个双肩背包,叮嘱道:“自从你失忆之后,就没有离开过我们的身边,这次你独自外出......”母亲欲言又止,话锋一转,说道:“到了镇子给我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我点头,说道:“妈,放心吧!松林镇离家也不太远,你交待我的事情我记住了,去看望胡医生,镇子的商业街上,鹏飞诊所。”

母亲这才稍显安心,喃喃的说道:“去吧......”

我看了父亲一眼,父亲面色平静,冲我点了一下头,简明扼要的说了四个字:“注意安全。”

我转身离去,离开了这个生活多年的家。来到车站,踏上了开往松林镇的长途汽车......

车窗外丘陵山脉相互交错,高高低低的一一在眼前划过,心绪复杂的我,思绪早已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小镇而无心景色,竟模糊茫然无所赏记,心中只有对松林镇的期盼和惶感......

当乘务员提示松林镇快到了的时候,我的思绪立刻专注了起来,眼神极目于车窗外的环境,柏油路两侧是长满松树的山岗,无边的苍绿里透着幽然......心中感叹,松林镇,原来这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镇。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汽车终于驶入了松林镇,我兴奋的下了车,按照母亲给我写的地址,一边向老家的方向走去,一边打量着四处的景致......

行走在小镇的街路上,两旁仍是松树成排,有一种清新的恬静感。我心想,也许,这就是松林镇名字的由来吧。镇子里的建筑物新旧相融,有些旧式建筑的砖墙和青瓦露着斑驳的黑,显出它苍老的岁痕。或许只有慢慢的走,细细的看,才能触碰我心底的记忆。微风轻轻的在耳边滑过,我在杨柳春风的吹拂中,找到了曾经生活过的老屋......松林镇,我回来了!

我用钥匙打开门,屋子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霉味,地上、家具上满是灰尘,应该是多年无人居住了。我走进老屋,南北各有一间房间,南屋里简单的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墙上粘贴着当年流行的漫画人物的海报,看来这是我曾经居住过的房间。我把背包放好,推开窗户,外面新鲜的空气一下子涌入屋中,顿时让人感觉神情气爽,心中惬意。我简单打扫了一下屋子内的卫生,然后给母亲打了电话。我打量着这间陌生但曾经生活过的房间,屋子不大,当年应该很温馨,我摸着墙上的漫画海报,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眼前似乎出现一个情景,有一个男孩在这屋中唱着跳着,或开心或失落。这里记录着他成长的一点一滴,承载着他青春的喜怒哀乐......此时,我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这就是我曾经的家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我的亲生父母现在又在哪里?如果他们还在,我们肯定会是开心的一家人......想罢,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抹了一把眼泪,坐在床上平复了一下激动心情。心想:还是先去看望母亲说的那个胡医生吧!

按照母亲所说,我很顺利的找到了那家诊所,牌匾上醒目的写着四个大字:鹏飞诊所。我心想:就是这里吧......母亲说这里的医生是他们的熟人,我可以随便进去。

诊所的前台有一名女接待。

“您好,我叫史程远,是我父母让我来见胡医生的。”我对这名女接待说道。

“哦哦,我看看啊......”那名女接待翻了翻预约记录,“史程远是吧,医生在里面等你呢,请进去吧。”

“谢谢!”

到了诊室门前,我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屋内传出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请进!”

我推开门,打招呼道:“您好,我叫史程远,是我的父母让我来看望您的。”

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站了起来,说道:“你好,程远,我听说了,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我是胡鹏飞。请坐吧!”

胡鹏飞,40多岁的年纪,外表粗犷而坚韧,一米八的个头儿,四肢肌肉健硕。如果不是穿着白大褂,更像是一名健身教练。

“这个是我母亲给您的,我家自己做的点心。”说着,我把东西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这么客气啊......十分感谢!”胡医生谢道。

“请问,您和我的父母是什么关系?”我问道。

“呃,就是曾经有一点儿关系......”胡医生似乎不愿过多的加以说明,便换了个话题,“程远,我和你并不是初次见面,不过上次见面是几年前了。”

我听罢颇感吃惊,问道:“啊?真的吗?那个,其实我......并没有曾经的记忆,您能说说我曾经是什么样吗?”

“没有记忆?”胡医生不解的问道。

“是的......算是失忆了吧......”我黯然的回答道。

“这样啊......我想想......哦,我记得你曾经是一个很阳光的大男孩。我当年就在镇子里的松林医院工作,我与你就是在那里见面的。”

“医院?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我是得了什么病吗?”我疑惑的问道。

“唔,是因为什么来着......再详细的我也不太记得了......”胡医生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

“这样啊......”我有点失望。

“抱歉......”

“不不......谢谢您告诉我这些。”我谢道。“点心我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啊,等等,难得你特意跑一趟。我过一会儿才开诊,要不要我帮你诊察一下?当然是免费的。”胡医生笑着对我说道。

我挠了挠脑袋,想了想,说:“这个......可是我觉得我没什么问题啊,没发烧感冒,也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身体健康自然是好事。但是,你今天上午才到这儿,肯定很疲惫吧?”胡医生关心的说道。“你的父母也让我照顾你了,所以你别客气,有什么要求随便说,比如肚子痛或者肌肉痛啊......”

“是这样啊,我想想......”我努力的想着。“一周前我的手指戳伤了,但是已经好了......啊!对了!我的口腔溃疡还有点疼......”

“口腔溃疡啊,那么你张嘴我看看......”

“啊~~~”我把嘴张的老大。

“好了,看这样子肯定疼的很厉害。我想想......那个药也许不错,稍等一下......”胡医生从旁边的医药柜里取出一瓶药,神神秘秘的对我说道:“对了,我要事先说明一下,我给你药这件事你得保密,否则我可能要有麻烦了。”

“嗯?麻烦是指......”我不解的问道。

“最坏的情况下,我可能会被逮捕......”

“啊?被逮捕啊?”我大吃一惊道。

“哈哈,是跟你开玩笑的。医生给熟人一些健康建议是很常见的吧。不过我没什么朋友,做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哈哈。”胡医生尴尬的笑了几声。“抱歉哈,我不太擅长开玩笑。那个,严格来说是不能这么做的,所以给你药这件事就请你当做你我之间的小秘密吧。”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胡医生把那瓶药递给我,说:“给,这就是治疗口腔溃疡的药,喝了就会好了。”

我接过药,“咕嘟”一声,把药一大口全都喝了。喝完后,我看了看药瓶,咂咂嘴,说道:“感觉这个药香味很浓呢。”

“啊......是的,这个药......是比较香的那种。不过说起香味,我最近倒是很沉迷于熏香呢,类似这种......”。胡医生说着,在办公桌抽屉的一个木盒里取出一块深紫色的熏香递给我。

我接过来,凑近鼻子闻了闻,似乎有一种兰花的幽香......

“怎么样,气味很好闻吧?”

“是呀......这种香气,让我有些怀念......奇怪......我好像有点儿想睡觉......”我头有些发沉,视线开始模糊,迷迷糊糊的说道。

“你还好吧?一定是长途跋涉把你累坏了......”胡医生关心的问道。

我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藤丸家的客房之第八章(8)

    狐狸精苏煜对有可能面临的做法驱邪活动一无所知,他在影视基地度过了充实有趣的一天。演了蒙面杀手、演了吧台小哥、演了人群中质问主角的愤怒路人、最有趣的是演了个天真懦弱,一出场没说几句台词就被乱臣贼子推倒在地嘤嘤哭泣的皇帝,最后又演了个厨子。对于内心时刻紧绷、满心担忧的都是性命,行差踏错就会万劫不复的前世

  • 总有人嫉妒我[娱乐圈]在线阅读第九章

    自打那日玄女想通,便没再同重楼闹脾气了。她回来后,重楼就不许溪风再到魔宫里来,玄女无聊时,便叫重楼去人间给她收集些茶具。既然他不让她离开,又不许溪风同她见面,那只能让他自己去跑腿。原以为他会生气不干的,结果她只是提了句,第二天醒来侧殿里就堆满了各色各样的茶具,齐全无比。只是她一日里泡茶的时刻也没有多

  • 纵使时光荏苒在线阅读脱胎·换骨

    岳震一阵欣喜轻松,扶着姐姐的手臂想站起身来。那知眼前一黑晕倒在岳银屏的怀里。银屏的哭叫声中,中印已窜回来,从她怀里抢出岳震嘴里骂着:“倔小子,你倒是狂呀,刚刚还气吞山河,这会的功夫又变病大虫了。”嘴里嘟囔着手也没闲,将岳震安放在床上,就探手叨住他脉门。哗,丹田气海中空空如野。中印不惊反而喜形于色,兴

  • 豪门女配不喜欢霸总在线阅读第7章

    宴席还在继续,任丰年却在花园里迷了路。她本是想原路返回,但叫那青衣公子一吓唬便窜出老远。她是个十足的窝里横,家里头派头大又娇气,出了家门一片茫然,梗着脖子满心纠结烦躁,面上还要装出镇静大方的样儿。这下又迷了路,连宴席的声音也听不见了,才知道后悔。早知道便是再讨厌吕芙这个鼻孔顶天的也不该临阵脱逃,这下

  • 我用医术拯救星际在线阅读第七章

    到了汝阳县,小虎拿着令牌,寻了当地官员,将一行人安置妥当。纪久年和凤常歌两人换了衣服,偷偷跑了出来。县城不大,两人很快来到了最热闹的大街上。凤常歌感觉还好,晋和北翼还有另外几个国家都是由两百多年前的风朝分裂下来的,行商走贩基本上差不多。虽然很少出门,但也不像纪久年那副乡巴佬完全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一路

  • 旅游在HP。。之第九章

    “没事,已经死了。”莨仙偷偷呼出口气。“死了就好,那我就不过去咯,你快舔完了过来。”然后莨仙就看着右下角小地图上的队友图标慢慢远去,嗯了两声就偷偷关上游戏内的语音,一本正经的对着直播间的粉丝说:“请粉丝不要狙击我,我正在追我的偶像呢。”说完就不理粉丝了,任凭直播间粉丝腥风血雨也不管,高高兴兴的舔了包

  • 某一个在线阅读第一节

    咯咯咯咯——咯咯咯——非月好不容易趁着今天下雨,天气凉爽,补个觉,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阵叫唤声,她便有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抓了个东西,看也不看,就朝发声处砸了过去。咯咯咯咯——咯咯咯——鸡叫声不但没停止,反而更盛。非月欲哭无泪,简直自作孽不可活。谁叫她心术不正,前些天,跟着众师姐妹去后山挖灵药的时候,带了

  • (综漫 )苍夜之蓝第6章在线阅读

    陈强:“师父,腹式呼吸我自己回去会勤加练习,现在您赶紧教我练练投篮吧!这样我比赛时候就可以大发神威了!”张一牟哈哈大笑:“小强,技艺的提高可急不得,不是我现在教你一下怎么投篮,你的投篮就能提高的。能不能投中与你的呼吸,身体状态,防守人的防守强度,你自己的心理状态等等很多方面都息息相关,你现在在篮球场

  • 赤血绝道在线阅读第三节

    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这时候KTV已经开始营业了。这个周末,玉情在天上人间娱乐会所订了包厢,请了几位老总k歌,她说要介绍给韩晓锋认识,韩晓锋也没有推脱,觉得人生在外,少一个朋友不如多一个朋友,于是也便答应了玉情。韩晓锋随玉情进了包厢的走廊,走廊装饰的彩灯光芒变幻,包厢里传来节奏感极强的音乐,打扮潮流的

  • 山海美术馆 [参赛作品]风流之后

    这次比之前那次作秀的吻可激烈多了。对方搂着她的腰,低下头深吻吮吸着,舌尖突破牙关的防线,一探芳泽,像是要把苏棠冰揉进自己怀里似的。苏棠冰被吻的七荤八素,欲望如潮水一波波涌上来。一开始还想挣脱对方的禁锢,最后发现根本不可能后,又迷迷糊糊半推半就的抓紧了她的衣摆。高冷美人睁开了眼睛,里面的清冷禁欲竟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