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成了西幻世界的破壁机万兽武江

2021/4/8 20:09:53 作者:星河荡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成了西幻世界的破壁机
我成了西幻世界的破壁机
作者:星河荡来源:晋江文学城
日更,晚上九点更新。预收沙雕文《每天都在阻止少爷寻短见》文案在下面!求收藏!本文文案:阿比斯大陆是个很奇怪的地方。艾希穿过来的第一天,发现自己是整个翡冷翠的掌上明珠,这个城市爱她,眷顾她,她是唯一的高高在上的公主。当黑夜悄然降临,她于睡梦中清醒……精灵的“神射之风”、天使的“圣洁之音”、恶魔的“嗜血玫瑰”、矮人的“知识女神”、龙族的“全村最后的希望”都是她?!……等等最后一个什么鬼!感觉自己身处梦中的艾希自然是自己怎么爽怎么来和高高在上的精灵王比箭术,调戏正直文雅的天使长,把自己在魔界的绯闻男友

“你知道恶岛黑屋么?”

“问这个干嘛?”她的语气非常惊讶,不知道是好奇我为何询问,还是不想回答。

“没什么。”

“你是新来的吧,问那里做什么?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不会是被罚去那里吧?还是有朋友要进去?”卓琳果真是冰雪聪明。

“是我将要进去。”

“那可不行,你这情况根本扛不住的!我明天去跟狱长说说,那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去!”语气满是着急。

“你认识上面的人?”此刻我倒是忽略了她的担忧,反而很好奇她一个小医生是怎样张口就来说要直接面见典狱长?也不知道她说的是林国良还是卓仁耀。

“是呀,他是我爸爸。他怎么会下这个命令?!这会害死你的。”话语中充满了善良,言语中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在这么个环境下,她居然能如同在温室中成长一样,被父亲保护得这样好,也是件稀奇的事。

卓琳……卓仁耀,哦,怪不得。此时,我不免嘲笑我自己,我早该想到,二人会有如此联系。那白天见的卓科长岂不也是?不过我没有问出来。毕竟在监狱中,知道的事越少越好,这样不容易引火上身。

“不关他的事,是林国良。咳咳。”说着,喉咙突然发痒,连带着咳嗽了下。

“林叔叔?不应该呀?他人很好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你看看你,都咳嗽了,这样还要关你黑屋?!我明天去找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听到她说这话,我心里倒是有点想笑。不愧是抱着蜜罐长大的孩子,真的太天真了,她父亲和林叔叔之间矛盾,犯人们都人尽皆知,她居然丝毫不知情。这样下去,保不齐哪天火烧到她的身上,她还在为别人数钱呢。

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现在都是自身难保。而可笑的是,我每次看到她,总有种自身难保的感觉,也不知道为什么,呵呵。

“没有误会,错误在我。等伤好了我再去。”我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行,不可以。”她着急的推搡着我的手臂,甚至撒起娇来。

“没事,可以。”我用笃定的目光看着她。

她好像知道自己拗不过我,便不再阻拦。看着我,认真的说道:“我们医务室曾经处理过从黑屋出来的伤员,他们受伤很重,惨不忍睹的,而且他们身体素质都比你好!你会没命的!”说着,她气鼓鼓的瞪了我一眼。

还挺可爱的,我冲她摆了摆手。

“听说那里有三种刑,分别是小号、水牢和悬刑。我小的时候好奇,想去看看,父亲都没让我去。所以我也不知道小号是什么……不过水牢我知道,是在监狱东边那个灯塔下面,那里有个不是很大的牢房,里面可臭了呢。”说着,她拿手捂了捂鼻子,好像现在就能闻到似的。

“还有那个悬刑,就是把人吊在东边那个悬崖坡上,下来的人都会脱水呢!还有人绑的太紧,血液都不循环了呢!可惨了!所以你明白了么?!不能去!”边说边瞪着我,生气中夹杂着担心。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不行,我就去求求典狱长,换个惩罚,我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我拍着胸脯保证。

“这可是你说的!”听到这话,她的表情缓和了不少,一股困意涌来,打了个哈欠。

“去休息吧,我没事。”

好说歹说把她哄好送走,闭上眼睛,再次睡了过去。毕竟这是我在监狱的第一个觉,黑屋不可能不去,而我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便是养足精神,迎接‘恶岛黑屋’。

……

第二日一大早,我做了常规的检查。不得不说,我的恢复能力极好,一晚上的功夫便做到了完全的康复。因为惩罚期间,不能面见其他犯人,我也就随意打听了下王喆和萧立的恢复情况。与此同时,一上午的时间,始终没见到卓琳,估计是去换班了吧。

简单在医务室吃了个午饭,下午1点,两个狱警来到医务室带人,稍作整顿,便把我押送去往传说中的“黑屋”。

……

跟着狱警来到了东北角的一个矮墙小院,墙头上满是一圈一圈的铁丝网和碎玻璃。

在小院深蓝色大门的门口处,我见到了那个被所有人说成是疯子的男人——“荣耀行刑官”武江。

有‘万兽武江、刑场绞肉机、灵魂刽子手’之称的他,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如何描述呢?让我想想。

真的,一时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因为他的一切装束都是那么不协调。

他没有穿警服,黑色贴身体恤使他那六块腹肌一览无余,一身漆黑的风衣包裹住他那发达的身材,帅气刚毅的面孔加上1米78的身高。凭心而论,长这么大,能让我觉得帅气的男人并不多,而他则算是其中一个;讲个玩笑,我要是个女人,也没准会为他心动。

不过我为什么会说他不协调呢?那是因为他头上有着一个哥特式风格的暗淡亚麻色的鸡冠头发型,除此之外,他还留着一个奇怪的胡子。

那是一个类似西方公国作家在自己的作品中,塑造的一个反派形象,名叫“傅满楚”。而武江则留着跟他一样的胡子,胡子两边直垂到胸口处。搭配他那修长的脸,样子别提多怪异,但是仔细看下来,也不是特别违和,别有一番另类的风格。

他站在门口,手中把玩着一把组合折叠军刀。

“来啦!是他吗?”押送的狱警点点头。

“哦?挺精神的嘛!”说着,他围着我转了个圈,微笑的看着我。

一拍手,“挺好。先带去我那。”说完,背着手跟在我后面走进行刑区。

进入行刑区,我们一行人并没有直接前往黑屋的位置。而是一路左拐,进入了行刑室。

挂着行刑室牌子的科室,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各种刑具,而是一间挺大的办公室,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台电脑,屋内满是医用消毒水的味道。走进屋内,后面的狱警便就此离开了,整个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我和武江。随后他扭动旁边墙上的羚羊头骨角,下一刻,墙内响起一阵齿轮转动的声音,只见摆满书的书架突然向里凹了进去,而后打开到了两侧,墙上便赫然出现了一道暗门。

暗门大开,一股强烈的腐烂血腥味夹杂着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扑面而来。门内有个向下的石阶,里面黑洞洞的。

我不禁皱着眉头后退了两步,却见武江一副兴奋的表情。

他搓了搓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进去吧!”

因为手脚的镣铐,我被武江不容拒绝地推进了暗门。

……

此刻,走廊里一片漆黑,我的心不免提到了嗓子眼。

“啪!”后方响起了开关声。顿时,走廊亮起昏暗的白光,惨淡无比。我眨了眨眼睛,恢复了下视力,在白炽灯的光线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左右两侧并不是普通的墙,而是铁架子,上面摆满了大小高低不一的玻璃罐子。里面用福尔马林浸泡着各种器官、内脏,有人的、动物的,应有尽有。

每个罐子都有自己的标签进行着分类,一眼望去,周遭十几个架子上都琳琅满目,福尔马林泡罐把整个地下空间占得满满当当,几乎涵盖了恶岛所有品种的动物,真不愧是“万兽武江”!

不过此时可不是敬佩的时候,不远处还有着几个人高等身的泡罐,里面可是实实在在的装着人,而这些人,有的器官已经被拿了下去,就是不知道这些人生前是犯人还是什么……

“别看了,快走!”武江推搡了我一下。

穿过这一排排的架子,尽头是一扇铁门,铁门打开,里面的光线明显比外面要亮一些。当我走了进去,才发现这个房间并不大,屋子中间孤零零的躺着一座电椅,旁边架子上则摆着各种刑具,其中有见过的、没见过的,样式五花八门。

电椅后的不远处,有着各种的刑架,有吊刑用来抽鞭子的、也有刺凳扎满钢钉、还有叫不上名字的。

电椅侧边是一堵挂着镜子的墙壁,旁边有个门,应该是个能看到行刑室的房间,但我从镜子看不到里面,估计是个单面透镜。跟地面上的隔壁审讯室的装饰,大概如出一辙。

这个房间应该不时就会有人清洗,地上的瓷砖很亮很干净,但可能因为经常被血水浸泡,白瓷砖已微微泛红。

我被武江摁在电椅上,但是他并没有启动电椅,而是摁动扣住我手腕和脚腕的开关,顿时,手和脚被锁住,动弹不得。

此刻,我紧张极了,不知道武江会如何对待我。这时,却看到他正在脱衣服……

没错,从风衣开始,慢慢的、仔细的一件件脱着自己的衣服,风衣、贴身体恤、裤子……直到光着膀子,剩下一个男式五分的大裤衩。

他上身裸着,下身大裤衩,腿上绑着绷带,绷带多到可以代替袜子的程度。看到这,我不由得说了出来,“暴露狂?”

……

听到这三个字,武江面色顿时铁青,僵在原地。

“你说什么!!?”

“对……对不起。”我已知自己说错了话。

“哈哈,我本想听林狗的,随便让我过过瘾,然后就原路返还。看来你是真想好好体验一下我这里的‘宝贝’,啊!”

“本来今天不打算见血,这是你逼我的。”嘀咕着,拿着锤子和钢钉向我走了过来。

“武……武哥,武爷爷!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那有半箩筐,刚才差点绊倒我。真的,您别过来啊,哇……”我明白我无意之间触碰了武江的禁忌,这个时候惹恼他是很不明智的,只能靠不远处,过道旁盖布的箩筐急中生智了。此刻,我全然不顾自己的样子,“哇!”的一声哭出来了出来,眼泪鼻涕一大把,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此时,我把我此生的演技都用在了这里。

行内师傅跟我说过,要是想在盗窃这“行”久混。那第一要领是技巧、手法。每个人出师总要会一手自己独有的技巧,一个合格的神偷、贼王,火中取栗、油中捞币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另外,在外面,我们也会以自己的独家本领来起道上绰号,一为炫耀,二为震慑,三还便于隐藏身份。好比我,在道上人称“散手”,有双手散开、探囊取物的意思。可能是祖师爷赏饭,我的左右手天生食指、中指、无名指三指修长,再加上自己肯吃苦练手法,使得溜门撬锁不擅长,顺物递物我最强。

第二要领,便是步法。因为出门做事是图财,但命要没了,财就算再多也无济于事,所以保命就成为了关键,远离一切危险便成了重中之重。而往往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一身的遁地之术——走为上计。不过,逃跑也是门学问,除了需要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做为经验外,更重要的便是要拥有一身超强的腿力。所以,十个小偷里要有九个是短跑冠军,没有极强的短跑能力和用来长跑的肺活量,那一般人也别想做小偷。

而第三要领,便是演技。无论是团伙布局还是个人踩点,总少不了要演戏做给人看。不骗过对方,怎么继续接下来的圈套?就连逃跑时候,便装演戏、替换身份都是需要手到擒来的,有的时候,当小偷、骗子的往往要比专业演员还要会演戏。

此外,行内也有着制约的规定。毕竟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像我师傅的门下,就定了:一不偷妇女孩童,二不偷穷人。

俗话说贼不走空,所以要么不偷,要偷一定要偷到;而偷到的东西,无论怎样都不能还回去。而这也便是道上奉行的行窃准则。

言归正传,此刻我使出浑身解数来发挥我的第三要领——演技。可惜他依然不为所动,拿着钉子慢慢摸向我的琵琶骨……

“哇……哇哇,真的是半箩筐啊!半箩筐刚才绊到我,我被半箩筐给绊到才说的!”

“你他妈还说!啪!”抽了我一嘴巴。

“还他妈说成了绕口令!啪!”又用同一只手的手背反抽另一边的脸。

“说一遍还不够!?啪!”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啪!”

此刻,两边脸颊被抽成了猪头,鼻涕眼泪放在一起,很是好看。虽然我被抽得有些懵,但是内心还是窃喜的,毕竟只要武江发泄了,我就可以少吃苦。

这时他扭头看了看那个箩筐,拿了过来。“既然你心心念这个东西,那我就成全你!”说着掀开了箩筐盖布。

……

此刻,一张桑皮纸盖在了我的脸上,这种纸的吸水性极强,把我的鼻涕眼泪都吸在了纸上。这时,面部反而感觉着有些舒服,这个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随后的噩梦将慢慢袭来。

一口酒水,喷到我的脸上,紧接着,又一张桑皮纸贴了过来。纸张湿漉漉的,我无法呼吸,拼命想通过张嘴的方式来撕裂纸张。谁知就在这时,第三张桑皮纸爬上了我的脸。我明显感觉自己呼吸困难,但手脚被控,无可奈何。

一股无助、绝望的感觉从内心底油然而生,仿佛黑暗里有人扼住了我的脖子。除了拼命挣扎,我别无他法……

在我的挣扎中,又一张纸带着酒水覆盖了过来,我渐渐的挣扎着没有了力气,一口气憋着,逐渐的,我对生失去了希望……

不多时,第五张纸盖了过来,我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五官已经扭曲,脑海模糊的看到了坐在藤椅上的师傅、躺在家中床上的母亲。老人常说,人在死之前,大多都会走马灯。我,要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唤神在线阅读第10章

    七点半,新闻播报准时开始,广播里传出播音员甜美的声音“同学们,新闻播报时间再次来临,我是本次的播音员—张颖。今天,将由十三班的琉璃同学进行原作演讲。”原本吵吵闹闹的校园中心立刻寂静下来,从来不被重视的广播台这次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关注。“琉璃他会写什么呢?”一个女孩充满期待“不会是看到了我的信吧”女孩

  • 网游之逆境剑神之开学第一天(2)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额,错了。“小甜酱,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啊?”一旁的女生问。“╮(╯▽╰)╭别提了,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愣是大半夜才睡着的。啊!”作为女一号的小甜同学说,“对了小米,我怎么感觉今天好像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啊。”小甜挠了挠头问。三秒后,“难道是!?”“没错,今天就是。

  • 都市之镇压神豪系统楔子

    楔子我觉得时间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它不能把回忆冲淡,但是它会把感觉磨平。曾今的敏锐,现在的不闻不问,存在过就会有痕迹,就像被钉进钉子的墙,无论你怎么打磨填补,它,终究在那里。以前我做什么事都会想到他,现在反而会觉得当时的自己很傻,但是我并不后悔自己这么做了。只是觉得有些事光听别人说是没办法感同身受的

  • 新世界:豪横就变强在线阅读第1章

    1。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你。2。相爱是两个人事情,我无法把我们两个人的爱全部承担,所以对不起。3。骄傲的公主也需要那份真挚的爱,摩天轮不断旋转,可是我们无法在最高处说“我爱你”。4。旋转木马,使我们之间的距离更加遥远。每一次我都害怕再也看不到你。5。即使我们不

  • [综]我只有一块地在线阅读第9节

    陷害那天过后,他们各自回到了家中。--------千月魅家中--------------“妹妹,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紫色头发的啊?”“额........这个.........那个......”“哎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结巴了啊。你快说,你是不是喜欢那个紫色头发的啊?”“那个.....那个....恩...

  • [综英美]马甲计划第1章在线阅读

    “我不是因为极限运动掉落深渊死去了吗?难道这是穿越了,这里竟然是……鬼片的世界?”?“九叔……是我的师兄?”萧云从朦胧中清醒了过来,望着眼前装饰简朴,有些寒酸的房屋一愣,一张床,一个桌子,就再无了其他的物品。旋即一股记忆如同波涛汹涌席卷而来。没错,萧云穿越了,他穿越到了一个由九叔电影世界以及许多恐怖

  • 吞噬之灭世黑龙第7章在线阅读

    李千金乘坐的马车向渡口赶去,行船要比走陆路快不少,只要三四天便可赶到家。杜雪延看着那封信,想想要不要交给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自己收了起来,包进丝帕,放进了箱子的底部。信正是裴义俊写给李千金的道歉信。在崔府时,两个人生出了误会,李千金怏怏而去,裴义俊也心情焦灼,既想解释,又不敢当着别人的面做的太明显

  • 无限降临之魔神在线阅读第9章

    我一脸郁闷地坐在地上——应该是地上吧,在这里,我连上下都分得不清不楚的,虽然说是“坐”,但我更觉得我是飘浮在这里的,所以,勉强算是坐吧。我觉得自己挺作死的,为什么一定要完成那个交易呢?明明镜君都说了没关系的。我真的是太作死了!“唔,”我把头靠在手掌上,嘟着个嘴巴,我觉得此时我肯定像一只金鱼,“无聊啊

  • 仙凡变带草莓酱吃米其林(一更求鲜花,求收藏,求评论票)

    已经连着直播四天游戏了,由于草莓酱一直吵着想吃那个米其林轮胎,张天霸自己也想放放假,决定给水友们搞一个吃播好了。还好魔都开了一家,不然还得带着草莓酱去国外。“各位兄弟们,现在我和草莓酱是在魔都的米其林餐厅的私人包厢里,等会会有服务员小姐姐给你们介绍哦。”不一会,一群人就排着队走了进来,后面的推车里面

  • 九世遗仙在线阅读第6节

    堂堂西岳华山派掌门,名满天下的君子剑岳不群,此刻,在大庭广众之下,向一名弱冠少年下跪!这简直就是彻彻底底惊爆了所有人的眼球!让人根本说不出话来!不但说不出话来,就连脑筋都反应不过来了!然则,细思极恐,令人更加心神狂震的,乃是——这少年,一剑秒杀岳不群!他的剑法,到底有多高?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下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