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浪出个通天大道之第十章

2021/4/9 3:52:25 作者:天蚕洋芋丝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浪出个通天大道
浪出个通天大道
作者:天蚕洋芋丝来源:纵横中文网
各宗仙子为何频频偷桃,三目神将为何痴迷眼保健操,各方神兽为何夜半惨叫,数百仙人为何集体广播体操?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仙性的扭曲,还是道德沦丧,让我们一起走进林东的内心世界。

宿舍里,陆离和黄联坐在椅子上,看着沐天枢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急救箱。

陆离:其实我一直觉得小天才的柜子就像小叮当的肚兜,啥都有。

沐天枢在陆离面前挥挥手,问:“想什么呢?”

陆离:“在想你有竹蜻蜓吗?”

沐天枢:“啥?”

陆离:“没竹蜻蜓的话任意门,时光机之类的也行。”

沐天枢噗嗤一声笑出来:“阿离,你怎么那么可爱。”

“咳。”对面张清阳已经利落的给黄联简单处理了伤口,正拿着纱布望着两人。

黄联揉吧揉吧便携式冰袋,等冰袋的温度开始下降就敷上了一片青紫的左眼,用仅剩的右眼看戏一般的看着三人。

张清阳靠近的时候,陆离嗅到对方身上除了焚香的味道还有一股清醇的酒香,有些心虚外心里还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特感觉。

“嗷嗷嗷嗷!”陆离的思维一下被打断了,因为张清阳包扎的手段算不上轻柔,他脑袋上那处伤口看起来尤为骇人,被张清阳略显粗暴的三下五除二干脆把整个脑门严严实实的缠了一圈纱布,流血的鼻子塞了一团棉花,沐天枢细致的用棉签把他脸上的血拭干净,又拿了几个创可贴把他手臂上的伤口包上,干了没一会儿,沐天枢就呵欠连连,陆离心虚的想怕是那养生茶在作祟,但不知想到了什么,陆离倏地理直气壮起来,还升腾起了一股火气。

“为什么?”先开口的是张清阳。

“为什么?昨天在食堂不是你的激将法吗?你们以为我对能顺利‘放倒’你们不会起疑吗?你们以为我会天真地相信世上真有救人把时间点掐的刚刚好的吗?”陆离喘了口气,正要继续快速地说下去,就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

张清阳放下掐诀的手,直起身子,目光静默地看着宿舍一角,沉入了思考,陆离模糊听到他喃喃了一句“食堂?”

陆离没有在意,只是抬着眸子怒视着张清阳。

“告诉我,完整的事。”张清阳说着,解了法诀。

陆离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激动的叙述起这几日的经历,宿舍三人组老教学楼探灵初遇张清阳 ,收到张清阳发的链接,黄联梦魇 ,图书馆找“鬼中鬼”,食堂相激,巧合放倒沐天枢和张清阳,到今晚的女鬼大逃杀。

讲完陆离冷静下来不少,坐在椅子上缓缓的深呼吸。

“手机。”张清阳看他平静了一点,伸手对他说道。

陆离掏兜,发现手机落在老教学楼了,说不定还在女鬼手上,只能没好气道:“不在,怕是掉在老教学楼了。”

张清阳闻言眉头微皱,转头看黄联,黄联咳了咳,把血色怪物从手机里爬出来的情景描述了一番。

张清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通讯录翻找陆离的电话号码。

黄联佩服道:“学长不愧是高人啊,这是给女鬼打电话,”话落他自己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话说不会把女鬼给引到宿舍来吧?”

一旁的沐天枢忽然开口说:“人有三急,我去上个厕所。”说完便冲进了卫生间。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sorry,the……”

张清阳拿着电话,神色冷硬,唇角崩地笔直。

“不好意思,诶,这是怎么了?”是沐天枢摸着脑袋走出卫生间。

陆离和黄联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无事,睡觉。”张清阳说。

陆离:“等等!学长!你今晚不会要睡我们宿舍吧?”

张清阳望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写满了“不然呢?”

最后几人商议的成果是张清阳睡沐天枢的床,沐天枢和陆离凑合着挤了挤,没办法,宿舍里虽然有四张床,但只有三套被褥,闲置的床位还堆了不少杂物。

“对了,我今儿好像听到女鬼问了一句我没什么要杀了他们,他们是谁?我……杀了人?”熄了灯,陆离躺在床上问道。

“活该。”

“错觉。”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第一个是张清阳的,第二个是沐天枢的。

陆离追问道:“什么意思?”

沐天枢郑重回答:“还是那句话,到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不过吸取这次的教训,我保证过不了多久你一定会得到一个让你心服口服的答案。其实关于这件事,我知道的也不是太多。”

陆离沉默了。

几人很快进入了梦乡。

经历了惊魂一夜,陆离和黄联直到快中午才醒,幸好这天是周六,一整天都没有排课。

陆离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沐天枢坐在书桌前摆弄着一个类似风水罗盘的东西,一边摆弄一边和张清阳通电话:“清阳师兄,天蓬位缺,贪狼处的镇魂被取走了。”

陆离又听沐天枢道了几句“好”“我明白”挂了电话,才好奇的问:“小天才,你拿的那是什么?”

陆离的养生茶的功效看来不错,沐天枢面色神清气爽,可惜表情和神清气爽一点不搭边:“这是奇门遁甲盘,卜算和布阵推衍用的。阿离,你先打理好自己和床铺,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阿离,你认为鬼魂是怎么来的?”耐心的等陆离洗脸漱口叠完被子,沐天枢开口问道。

“呃,鬼?人死了不就成鬼了嘛。”陆离想了一会儿说。

“不,你听我说,人有三魂七魄,□□消亡,魂魄离散,人自然死亡,而有时因有气存,才有了以魂体形式存在的鬼。”

“你和我说这个做什么?这和我想知道的东西有什么关联?”

“鬼有两种归途,一是修行,化为鬼仙,终有一日超脱生死,二是化气,气散魂散,如正常魂魄那样重归天地,等待重组成下一个生命体。”

陆离不是嗯几声,表示自己在听。

“一般人死后魂魄不会存在很长时间,在道教、玄学中有修行者在死亡后凭借修为,能够保存自己的魂魄,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转世’”沐天枢按着陆离的肩膀接着说“阿离,你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一个人的转世,他杀了一个修行者,修行者的魂魄化为鬼,待在这所校园里修行,还害死了不少人,有的枉死的人魂魄因怨气不散而留存,解决这个问题的任务落在了清阳师兄身上,他与鬼仙达成协议,用阵法借助枉死鬼魂的力量把鬼仙封印在此,比如那女鬼就是阵眼之一,必须由你一个个想办法让鬼魂消散或者踏上正规的修行之途,最后去说服鬼仙,让他散了怨气,给冥府干干苦力什么的。”

陆离问:“所以说其实一开始的人灵异探险是由你煽动的,你要带我去找女鬼。”

沐天枢解释:“不是的,我一开始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带你们去仅是为了满足老大的好奇心,他天天盼着见鬼,我就让他开开眼界。后来清阳师兄出现才是因为发现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老大又触了禁忌,把我们赶回宿舍想对策的。”

陆离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有什么对不上的地方。

“后来,我和清阳师兄一个唱白脸,一个□□脸,故意激你们再去老教学楼的,只不过没料到你们手段那么大,阿离,你会催眠我怎么不知道呢?”

“这个纯属巧合,我哥教我的。”陆离有些心不在焉的回道,“之前你在打电话,说什么天什么位缺,是什么意思,女鬼搞定了吗?”

“没有,天蓬位缺意思是女鬼跑了,准确的说是被带走了,她弟弟合成了完整的她,用法器顺走了。”沐天枢解释,“阿离,这件事对清阳师兄和我非常重要,希望你能帮忙帮到底,接下来去一趟图书馆,我会把几只鬼魂的资料整理出来给你,我保证,你不会遇到任何威胁生命的危险。”

陆离点点头,简单应下了,毕竟这件事也关乎他自己,又是……对张清阳来说非常重要的事,对方好歹救过自己。

转身的陆离没有机会看见了,沐天枢的手机根本没有通过话。

沐天枢看着陆离的背影,依旧眉眼弯弯,却和平时的沐天枢有些不太一样的模样。

“小天才真的是这么跟你说的?”黄联听陆离讲述了一遍后问。

“怎么了?”陆离隐隐觉得不妙。

“陆离,你知不知道,今天我追问小天才,他说他也不是很清楚A大的这件事,他家里是作驱邪伏祟的,因此才认识张学长,大概知道一点怪谈的事,他不愿提及,是怕我们卷进去。”

陆离要开口反驳便被黄联止住了。

黄联说:“方才你的话意味着小天才鼓励你去追查这件事,这怎么可能呢?陆离,你不要编一个烂大街的言情桥段,再莽撞的做什么了。你应该看的清楚,小天才和张学长是反对我们掺和到里面去的,他们是为我们好,不是什么激将法。”

陆离:“老大,你有没有想过,A大这么大的校园,为什么偏偏是我们见鬼?”

黄联一下笑了起来:“阿离,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你别忘了,这是校园怪谈,既然它流传开来,那就说明肯定有校友遇见过,还有那个不要问女鬼在找什么的忠告,没有前辈们‘血’的教训,是怎么留下来的?我们只是好奇去探灵,恰好正中靶心而已。”

“那你梦魇的那个晚上,张学长发了链接过来,我还给你们看了。”

黄联笑的更欢实:“学长作息很规律的,怎么会三更半夜给你发微信?那帖子不是你自己在校内论坛上找的吗?我看你是压力有点大,还受了网络和小说的荼毒,哪天我带你去学校的心理室咨询排解一下,别不好意思。我有时和你现在差不多,不就是中二病犯了嘛。记得‘病’好以后给学长和小天才好好的道个歉。”

陆离嗫嚅着再说不出什么来,只好看着黄联和朋友约着打球去了。

陆离呆愣着,真的只是自己幻梦一场?可是,昨天晚上小天才那一声活该和女鬼的为什么要杀他们是怎么回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似乎成了反派在线阅读第4章

    面对女孩子,嘴巴甜一点总没错。“哈哈,被你这样夸奖,我会很不好意思的。近来认真的学生愈来愈少,如果说自己有什么改变世界的梦想,也会招来更多人的取笑,或许不会彼此取笑的我们,确实存在着某种共通点吧!”“猎灵师学院里也有不少不认真修习的学生吧……”“因为我们学院的校风十分自由,这一点其实不是坏事啦,也可

  • 奥运之超级冠军在线阅读第九节

    雪和月在同一时间回到家,雪就问月:“在Party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月说:“那你去了哪里?。”雪说:“是我先问你的,所以你先回答。”月说:“逸向我告白。”雪问月:“那你答应了吗?”月说:“答应了,那你在Party的时候你和北城轩去了哪里?”雪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月说:“猜的,先别,管这个

  • 我余欢水,从打卡到全球大佬在线阅读第二章

    “且慢!”看着举起手的镜中人,蔡启大吼了一声。“干嘛?”镜中人被蔡启的吼声吓了一跳,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阁下且待我系个鞋带。”说完之后,蔡启不慌不忙的蹲了下来,然后尴尬的看着脚上的拖鞋。谁没事在家里面穿带鞋带的鞋啊!“咳,阁下果然是至诚君子,居然没有趁我系鞋带的时候偷袭于我,真乃伟丈夫是也。”蔡启

  • 洪荒:我父亲是魔祖罗睺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当苏黎再次来到剧组的时候,苏黎察觉到整个剧组的人都对他热情了不少。这时候剧组还没有正式开机,苏黎来到了休息室,推开门,发现叶芷兰也在里面坐着,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没等苏黎说话,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其中有两个人的声音最为突出,其中一个苏黎听出来是导演霍伦,另外一个声音比较年轻,苏黎没听出

  • 一箭破苍穹之代嫁为妾(1)(5)

    纤云平静地坐在阁楼上,还有半个时辰她就要离开京城去洛阳了。三位姨娘携着弟弟、妹妹吵吵嚷嚷地到了阁楼下面。“纤云啊,这是二姨娘为你准备首饰、嫁妆,你瞧多好看呀,小芬,来,快替大小姐收好。”“纤云,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句说着话,纤云只觉心烦,浅笑着应付众人,懒与说话。不久前还与柴逍道

  • 英雄联盟之逆天职业在线阅读第7章

    苏若雪缓缓道来:“很久以前,我在一本书中看到过的,说是有人在数千年前寻获一块条形的绿玉。它通体透着绿光,可在夜间发出异样光芒,于是就将之打造成了一支精美的绿玉钗,后来,这支钗辗转流落到一位懂丝竹的行家手中。这位能人突发其想,就在玉钗上面凿出数个音孔,改造成了玉箫,并以两颗夜明珠作为穗子。某日,他的一

  • 滴血不沾在线阅读第五节

    折腾了好些个时辰。姑姑终于走了。好罢,实为被我那尊崇无比的王爷姑父阴沉着一张俊脸带走的。自小我就知晓,王爷姑父乃是我们离国的第一美男,万千姑娘的梦中情人。(所以说姑姑与姑父成亲之日,姑姑乘坐的喜轿被那些姑娘们拿着臭鸡蛋西红柿烂白菜,追杀了好几条街)故,王爷姑父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便是无比高大,无比神圣

  • 风浪岁月之莉亚(5)

    郁闷的转过头,看着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猫耳女孩儿,林西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感叹着特特诺不靠谱的同时,也没有忘了正事。“小女孩儿你叫什么名字,来到我这里是要做交易的吗?”林西斯蹲在地上看着身高才堪堪过了自己膝盖的瘦弱猫耳女孩儿。“是的,尊敬的恶魔先生,我叫莉亚。”猫耳女孩儿,一边介绍自己,一

  • 罚罪在线阅读第三节

    “目标已确认:洞窟蛇王最终型态-岩石蛇王。”等级:16种族:元素生物(一阶)种族技能:魔法抗性皮肤(LV1)、再生(LV2)、土元素操控(LV1)生命值:240力量:21敏捷:9智力:10幸运:6精神:6固有技能:岩刃之击(LV2)、初级加护(LV2)、大地震击(LV1)、石肤(LV2)“这东西居然

  • 从水月洞天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回到宿舍。想了想夏雨泽还是决定问问三人,毕竟他们更了解这个学院,于是开口问到:“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吗?”“除了导师和封号学员可以随时离校以外,就只有新生假期新生可以离开学院了。其他情况就要经过校长的同意了。”明修想了想告诉了夏雨泽这个学院的情况。“那新生假期是什么时候?”夏雨泽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