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伪装者同人之殊途同归(双女主)在线阅读第6节

2021/4/9 4:49:33 作者:奶盖豆汁儿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伪装者同人之殊途同归(双女主)
伪装者同人之殊途同归(双女主)
作者:奶盖豆汁儿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九三九年上海,风雨飘渺,国共日等各方势力互不相让,伪装,或许是活下去最好的办法。=======他是明氏集团的大少爷,也是身兼各职的伪装者;为了国家为了家庭,他义无反顾从国外回到上海,同时,他遇到了她;卿本佳人为国所用,怎奈家国之乱,他们注定殊途同归。她是百乐门有名歌女,也是中、共地下党成员;她有学识有见识,却在见他时,不小心爱上了他,或许换个年代,他们便可在一起,但直觉告诉她,生不逢时的他们,不存在可能。他是大少爷的秘书,为了明家与国家,他可以牺牲一切,因为他谨记明家对他的恩情;对外八面玲珑的

吃完饭下楼,木偶戏已演完,堂内一股烟火味未散尽,戏班正收拾行具。店小二还是原来那个,听出他们是外地口音,说:“二位客官若是来苏州游览,酒楼对面的福云居毗邻山塘河,风景秀美,是个落脚的好去处。最重要的是福云居为接待北方行商,设有穹庐,伞骨高大,巨人亦可居住。”

武理打了赏钱,笑道:“你还挺机灵的。”

店小二热情道:“应该的,为客人着想是分内之事。哦对了,两位若是想结识苏州城的豪门富商,那可一定不要错过春樽献的夜场!向晚之时,楼里请了唱诸宫调的,因故事讲得极好,远近富绅都爱听个热闹,常来夜会。”

谢致虚道:“多谢这位小兄弟。”

他们走出酒楼,大理石台阶上,老四依旧呆呆坐着,不过眼睛望着船筏往来的山塘河。

过路行人纷纷对这巨人侧目。

老四面前临时搭的食桌上,盛肉的盆已空了,留下几道油迹与酱料。

还有一壶酒,封着口,动也未动地摆在肉盆边上。

武理提起那酒壶打量,壶身上写着“春樽献满羊羔酒,不似灵芽泛金瓯”。是春樽献的头牌,太湖水酿的羊羔甘酒,有杏仁的甜与木香之清淡,底蕴是甘厚隽永的羊脂。

入口回味无穷,谢致虚和武理才喝过一壶,却没给老四点。

“这谁给的?”武理问。

门口招客的伙计记性不错,回答:“适才一位客人放在桌上的,放下就走了,什么也没说。”

谢致虚只觉得放酒的人没准儿一会儿还要回来拿,便说:“还是原样放回去吧。”

武理却问伙计:“那客人长什么模样,同行几人,你可还记得?”

谢致虚心中一动,那放酒的人该不会是……

一想还真有可能,毕竟老四这么标志性的人物,如果是熟人,一眼就能知道他们已经来了。

伙计说:“是一位绿衣小姐,只身一人,长什么样没看清。”

这么一说,又不像是二师兄一行,毕竟师兄一个残废,走哪里都离不开人。

武理又问:“凡是外地来的旅人,你们都会推荐对面的福云居落脚吗?”

伙计腼腆一笑:“嘿嘿,客官,食宿一体经营嘛。”

武理哈哈道:“很好!”他一手揽住谢致虚肩膀,一手朝老四膀上扇巴掌:“走了,四儿,咱去福云居会会这位给你送酒的客人!”

和春樽献一样,福云居也是本地最大的客栈,往来旅人络绎不绝,并且它家大门也只到老四胸口。

住店伙计指挥道:“再高一点,往前,好,放下来放放放……”

老四踩在踏石上跨过墙垣,进了福云居后院。武理坐在老四肩膀上,伙计说哪儿他手中一柄竹杖就点哪儿,齐心协力把老四挪进来。

福云居沿着山塘河岸,占地颇大,后院已经搭好穹庐,刚够老四弯腰钻进去躺平。

安顿好老四,住店伙计捏了把额汗:“您二位的房间在楼上,请跟我来。”

谢致虚原来在谢家做小少爷的时候,吃穿用度一应都是上乘的,后来入了师门,钱财都要找先生支,用得便节省许多。但他之前追查案件跑了几个郊县,吃住只能将就,好容易进了苏州城也想休息一番,便订了间上房。

一道屏风隔开内外两进,内间两张榻。武理一进门就扑倒在榻上懒下来:“舒服,舒服。这一路上风尘仆仆,实在叫人吃不消。小五,多谢你款待了!”

谢致虚正解衣,准备一会儿热水来了泡个澡,听见武理这样说,顿时有点莫名:“怎么是我款待你,三师兄,这房费不是我们平摊吗?”

武理坐起来:“先前吃饭不是你付的钱吗?”

谢致虚道:“对呀,可是我已记了账,你要记得还我一半。”

武理难以置信:“不是吧小五,是你出门前忘了找先生要钱吗?怎得这般抠门?!”

“在师门白吃白住就很让人不好意思了,先生给的钱当然要省着用,不然我真的不好意思管先生支钱。”

谢致虚红着脸说:“师兄,其实你能来与我共同分担路费,实在是很好。”

尤其是还带了老四,省去一大笔买马租车费用。

武理震惊的神色立刻褪去,木着脸说:“那你还来住苏州城最贵的客栈。”

谢致虚奇怪道:“不是师兄你说二师兄也可能住在这里,我们才来查探的吗?其实吧,早点找到二师兄早点回去是最好的,能省去路途上许多花销。”

武理提着从对面酒楼带回的羊羔酒,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好,我立刻就去找,现在就去找,今天找到人明天回师门,什么逛街游玩全都免了免了。”

谢致虚笑了笑,脱下外袍,袖袋里纹银沉甸甸地坠了坠。

先生从不在钱财上亏待几个弟子,可是一想到白吃白住还白拿钱,谢致虚心里就十分不自在,是以支一次钱便尽量存着,免得日后出现开口要钱的尴尬,

烧好的热水送上来时,窗户被人敲了几下。

谢致虚推开窗,看见武理坐在老四肩膀上,高与二楼齐平,手里拎着开封的羊羔酒,瓶口溢出醇厚的香气。

“师兄们这就上街找人去了,晚上春樽献见!”武理挥挥手中竹杖。

谢致虚笑着应了好,泡完澡后他也准备上街打听打听。毕竟是第一次得了给先生办事的机会,一定要尽心尽力。

苏州城里最多的不是街道,而是纵横交错的水路,走不出两步便要过一道桥,垂虹卧波的环洞桥,线条明快的梁式桥,一苇横渡的平桥……白墙黛瓦,前街后河,水气氤氲中自有婉转悠扬的情怀。

水灵灵的江南姑娘操着吴侬软语指路:“过了这座桥就是通幽巷,进去第五户人家就是苏家。”

谢致虚望向枕河延伸的巷道,檐尖高低错落紧致拥簇,第五户的指向竟不能分明。

那姑娘娇笑道:“苏家地盘大,门楣都比别人阔一倍,你去了就知道了。”

谢致虚感激地一拱手:“多谢姑娘。”

那姑娘红着脸转身回到女伴中间嬉笑去了。

进去通幽巷,偶有货郎担着货担穿梭其间。

数到三四户,前方果然见一户人家,门口立一座石睚眦,豺身龙首,张口朝上,嘴里插着一把环首刀。

货真价实的钢刀。

谢致虚走近,辨认出门楣上果然书着苏宅。

第二个案子里罹难的新娘返乡前正是在苏宅做婢。谢致虚扣了扣门环,打算向门僮探听些信息。结果敲了好一会儿才有脚步声,门也不开,声音很不耐烦:“说了我家老爷不在家,你明儿再来吧!”

谢致虚愣了愣。

“不是、我……”话还没说完,门后脚步声又笃笃离开了。

他正觉得莫名其妙,又要叩门,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也是来找春雷刀客的吗?”

清凌凌的声线,尾音上扬,语气很蓬勃。

谢致虚回头。邻居院墙上蹲着一个青年,和暖春风里裹着裘皮袄,纯黑皮毛,尖梢隐隐透着橙红,光线照耀下带着晶莹的火色。

“春雷刀客?”谢致虚没听明白。

青年蹲在墙头,从裘皮袄里伸出指头一指苏宅门口那只石睚眦。

谢致虚凑过去观察,石睚眦口中插的那把环首钢刀,刀身明亮寒光四射,刃口锋利,指尖挨在刃口能感到劈开的气流从刀身上划过。

是把好刀。

靠近刀柄的位置刻着一行小字——春雷乍惊。

谢致虚盯着那行字看了一会儿,抬头对正期待他有所反应的青年说:“春雷刀客是什么人?”

青年沉默稍顷,手从裘皮里伸出来一拍脑门,十分无语的样子,从墙头一头栽倒下来。

谢致虚还没来得及惊一惊,就见那青年踏着墙垣,如履平地一般垂直走到平地上,走到面前来。

好轻功。

走近了看谢致虚才发现,青年生得英气,脸色却十分苍白,仿佛久病未愈的模样,难怪仲春里还裹着皮袄。

“春雷刀客啊!”青年说话倒是中气十足,“你是中原人,没听说过苏惊雷的大名?原江陵府威护镖局总镖头,一手春雷刀法技压群匪,押镖三十年没一次失手,各路英雄好汉都十分推崇他。前两年刚卸任归乡,隐居在苏州。”

江陵府威护镖局听说过,谢家原来就在江陵府,但春雷刀客这个名号就无从知晓了。也可能是谢致虚比较孤陋寡闻。

谢致虚道:“抱歉了,确实没听说过,在下并非来找这位老镖头。”说完又去叩门。

这次门僮来得很快,大门开了一道缝,探出脑袋来:“有完没完?敲了整一个时辰了!说了老爷不在家不在——”

谢致虚打断道:“这位小兄弟,叨扰了,在下并非要找你家老爷。”

门僮这才看清已经换人了:“你有什么事?”

谢致虚:“是这样的,我是从外地而来寻一位故人,名叫倪棠,听说在贵府做工,特来一见,还带了些家乡消息与她。”

倪棠是那位被害新娘的姓名。

门僮:“没听过,不知道,府上佣人的事要问管事嬷嬷。”

“那能劳烦小兄弟帮忙引见吗?”

门僮道:“嬷嬷跟着老夫人配老爷一同出门了,等着吧。”说完大门一关,谢致虚差点被门环的兽纽夹了鼻子。

身后那裘袄青年嘿嘿一笑:“怎么样,你也得等吧!”

谢致虚摸摸鼻子,不知道那青年有什么好高兴的,刚想说不必了我并不打算在此地白白浪费时间,青年又说:“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他们家今日是去枫桥听戏,这会儿未时已过,戏已收场,快回来了。且耐心等个一时半刻吧。”

既这样说了,谢致虚于是打消了翻墙进院的念头,决定和那青年一道在门口等着。

青年好似没有骨头一般,总不能好好站着,背贴墙壁蹲在墙角。

“哎,你也是武林中人吗?”青年捅捅谢致虚挂在腰间的佩剑。

谢致虚见他很好奇的样子,便解下来递给他:“此剑因是家族传承,才时时佩在身边,在下实则半分武功也不会。听兄台的意思,莫非是习武之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王者荣耀排位系统的制裁第4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秦铮来说,并不难猜测。秦一根把那株何首乌交给了这个修士,条件便是让这个修士带着秦铮走,并且传给秦铮修炼法门,让秦铮能够修炼。在那个修士带秦铮离开之后不久,秦一根便拿出一株普通的何首乌,后来便传出了‘广西省玉林市陆川县一个老农谎称捕捉到活着的何首乌以卖高价’的新闻。就在这件事情平静之

  • 影视:从生化危机开始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不容易赶到餐厅,还是迟了那么一个小时。店长是个中年胖女人,特别的刁钻刻薄,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人。也许是因为苏青蕊长得漂亮,更或者是她脾气好,店长王悦就特别针对苏青蕊,站在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苏青蕊,我电话里面没有跟你说清楚是不是?让你马上来上班,你看看你,这都多久了。”“店长,我让我朋友帮我看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10节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石猛,十二岁那年,读进了黎平先锋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在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去恋爱,更加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坐在一个女孩身边,心跳因女孩的一举一动而有着奇妙变化,这一切只是因为,从一开学就喜欢上了。天真可爱是女孩的性格,学习是唯一的强项。这就是李文娟,这就是

  • 月岚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商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中二本质还算明了,放在后世,他也就是熊孩子的级别。但是,遇上他的病友【并不是】比干之后,商容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比干比起来,他妥妥儿的五好少年一枚好么!遇上比干之后,商容终于能直面一直想把他塞回娘胎重造一遍的老爹商恪了。这么想着,商容庆幸之余,对现任商王,也就是

  • 混沌归元诀兽化的原因

    当秦墨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回到房间的秦墨,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地,他此时无心收拾。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兽化与那枚兽妖蛋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但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通过吃掉兽妖蛋完成兽化的。任何资料,任何人都未有提到过。所有关于兽妖蛋的记载都没有特殊之处。再次想起官方对

  • 天下第一删档重来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谓无罪而死:或寿命未尽,错投药故,或不顺药法,或无看病人,或饥渴、寒热等夭命,是名横死。民间特别畏惧这些横死者,将其称为“厉”,认为他们不能进祖宗坟地,不然会化成尸妖遗祸子孙。人死为鬼,横死者的鬼魂自然是厉鬼。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因仇恨而存在,并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意识,喜欢无差别杀戮,所有被杀者的怨念

  • 梦回西游之天地有劫深山

    颜绮薇昏昏沉沉地坐在汽车后座上,车身因崎岖山路不断颠簸起伏,震得她一阵胸闷。身旁的女人低眉看她一眼,声线温软柔和:“薇薇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了。”她轻轻应了声“嗯”,神情还是恹恹的。颜绮薇已经穿来近一个月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也被称做“薇薇”,只不过姓梁,叫梁薇;这个世界也和她之前所在的一模一样,只

  • 海贼之我爸黄猿在线阅读鬼学校之接近(来点鲜花鼓励一下吧)

    郝天宝听完了整个故事吓的不轻,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赵侦探,你见多识广,你觉得这件事是真的吗”在郝天宝的眼里,赵无邪现在可是国际大侦探,经历的案件和类型一定很多,他急需要赵无邪这种人的建议和帮助。“这种事以前倒是也有碰到过,毕竟这个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赵无邪坦白的说道。“哎,这下

  • 我似乎成了反派在线阅读第4章

    面对女孩子,嘴巴甜一点总没错。“哈哈,被你这样夸奖,我会很不好意思的。近来认真的学生愈来愈少,如果说自己有什么改变世界的梦想,也会招来更多人的取笑,或许不会彼此取笑的我们,确实存在着某种共通点吧!”“猎灵师学院里也有不少不认真修习的学生吧……”“因为我们学院的校风十分自由,这一点其实不是坏事啦,也可

  • 奥运之超级冠军在线阅读第九节

    雪和月在同一时间回到家,雪就问月:“在Party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月说:“那你去了哪里?。”雪说:“是我先问你的,所以你先回答。”月说:“逸向我告白。”雪问月:“那你答应了吗?”月说:“答应了,那你在Party的时候你和北城轩去了哪里?”雪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月说:“猜的,先别,管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