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奥特:最强忍神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4/9 15:42:51 作者:白不白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奥特:最强忍神
奥特:最强忍神
作者:白不白来源:飞卢小说网
有些人命运更改后便不再平凡,白轩以婴儿之身现身等离子火花塔,短短十多年成为光之国顶尖科学家。以怪兽墓场为养料池投放神树种子。“轮回写轮眼,开!须佐能乎,现!尾兽,临!”“我的查克拉不能单纯的成为查克拉,什么,这个宇宙的自然能量竟然是……”“邪心王,今日过后,你的黑暗术法皆归我所有!”白轩一步步成长,终以无上忍法,成为奥特世界里的最强忍神。(本书后期会成为奥特曼,但具体什么时候,不做保证)(本书技能会有部分持续异变,考据党勿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沅卿目瞪口呆地看着忘忧双剑挥舞绘成雀式重明阵,那一黑一红两凤的威力比及与阆丘对战时威力更甚,忍不住吞咽了一大口口水,呆呆地道:“这、这……小师叔,您之前是手下留情了么?!”

她是被南官抓来做陪练的,只因她与伯琊一样都是风灵根。

也有可能是贪图师叔祖的美色而自动送上门。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两只自阵中成形的凤凰就朝她冲了过去。

沅卿手忙脚乱地驭起长风,险之又险地躲开了攻击,闪避到了半空之中。

一旁受师父所嘱来盯着沅卿的她大师兄沅孟,偷偷看了一下南官那毫无表情的脸,立即板着脸训道:“师妹,不可散漫分心!”

你当是在做什么呢!又不是陪小孩过家家!

当然这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生怕南官会把他们师兄妹扔到禁地里去喂狼。

沅卿态度也太不严肃了,大概她心里也没把忘忧这个小师叔当回事。

南官什么都没表示,忘忧抬头看着飘浮在前头不远处的沅卿,微微眯了眯眼,抬了抬手指,霎时间,阵中光芒大胜,无数只黑凤与赤凤飞速成形,随着忘忧的小手一挥,嘶叫着从各个方位前仆后继向沅卿撞去。

沅孟脸上瞬间变色!

当年五位符修大能凑在一起创出举世闻名的五行阵法,皆有九重,修为越高,天赋越强所能使出的阵法重数越多。像雀式重明阵,第一重起势,阵法范围内增幅自身;第二重朱雀,就像忘忧之前对阵阆丘那样,能利用一次拟态攻击;第三重重影,则是多重拟态全方位攻击。据说到了第九重,能焚天灭地,然而这一重,就算是创始人决离子,都不曾用过。

而如今,忘忧使出来的,便是雀式重明之重影!

一个剑修,能以剑绘阵也就罢了,这第三重阵法需要的可是庞大的灵力支撑,而忘忧才融合初期啊!

更不用说这阵法的威力了,沅卿乃心动初期修为,变异风灵根,在众多凤凰的围殴下左躲闪,要么这里被伤到,要么那里起了火,短短的时间里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破破烂烂,从水灵灵的美人变成了一个破落户的模样。

忘忧抬抬手,一时间风平浪静,诸物平息。

沅孟在心中深深地叹息一声,嘴上却狠狠地道:“叫你老是嘻嘻哈哈没点正行!活该落成这幅模样!”他转身对着南官恭恭敬敬地道:“师妹不像话,但求师叔祖看在她对小师叔还有点用的份上,先饶她这一时。”

先不说沅卿之前对着南官犯痴无礼,已有不敬,再加上轻视小师叔这条,若是清廉在,只怕沅卿就是被扔禁地喂狼的下场,而南官一旦计较,连他们师父元桑子都要遭殃。

然南官却是笑眯眯地摆了摆手:“行了,先带你师妹下去打理一下。”

沅孟低头应了,扯着沅卿就走。

到了一处屋室,沅卿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皱着眉头道:“大师兄,你方才干嘛那么说?我又没做什么,不是陪练嘛?”

沅孟回头看了她一眼。

他在旁边看得真真切切,沅卿说是陪练,却更像是来瞧瞧忘忧有几斤几两的,那眼睛时不时还飘到南官身上,直至忘忧使出了阵法,攻击落到她身上,才回过神来想到要动。

沅孟“呵呵”冷笑两声,说:“也是师父与我们平时太纵容你了,罢了,你是时候该吃个大亏了。”

沅卿是所有弟子们的大师姐,又是掌门的亲传弟子,走哪都有人捧着,那心气也是很高的了。

她看着自家师兄难看的脸色,缩了缩脖子。沅卿心里确实有点不爽和不服的,在她眼中,她师叔祖是多么光风霁月的人物(没见识过南官从前的战绩),又强大又温柔(因为颜美),沅卿早很久之前就开了情窍,对师叔祖也是很仰慕的(纯粹颜控的),怎么她下山了一遭,强大温柔美颜盛世的师叔祖竟收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做弟子?明明从不收徒的呀!

沅卿那种隐晦的心思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相克灵根什么的,这种人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虽然这丫头侥幸能活这么长时间还颇有天赋,但万一哪天就没了也未可知……

沅卿被众人追捧,也自负甚高的,她就想知道这小丫头有什么能耐,能让她师叔祖温柔以待!

现下好了,被师兄训了不说,还被小丫头弄得如此狼狈,都被师叔祖看见啦!

沅卿撅着嘴换了一身干净整齐的衣裳,也不管她师兄现下是什么脸色,雄纠纠气昂昂朝外走,势必给小丫头一点能耐瞧!

刚走了回去,就见南官半蹲着温柔地对忘忧说了什么,后者点了点头,转头看见沅卿,眼睛一亮,如同猫咪见着了美味的小鱼干!

沅卿顿时不自觉地浑身一抖。

沅孟看着对面那师徒都一脸纯良的模样,忍不住在心里道:师妹,你自求多福吧!

听说大师姐给小师叔当陪练去了,这一日黄昏,挚微与细尧结伴到了玉衡峰,拜访大师姐。

其实就是细尧想八卦,又不好意思一个人,于是拉了挚微凑数。

但她们只见到了大师兄沅孟一人。

沅姜要参加接下来的比试,现下自然是在苦修了。细尧好奇地问道:“大师兄,大师姐怎么不见人影?”

沅孟仿佛想到了什么,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她……在休息。你们找她有何事?”

细尧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八卦的,连忙道:“也没什么,只是找师姐说说话罢了。”

“下次吧。”沅孟摆摆手,有些含糊地道:“她最近几日都不得空。”

怎么个不得空呢,这个只有沅卿知道了。

没能八卦一下,细尧有些遗憾,她看了一眼沅孟,张张嘴想问点什么,挚微却不着痕迹地扯了扯她的衣袖。

于是两人向沅孟告辞走了。

离开了玉衡峰,细尧看着挚微平淡的脸色,忍不住问道:“你说,小师叔才融合初期,对上伯琊师兄能赢得了么?大师姐还去陪练了。”

挚微摇头:“不知。”

两人其实身上伤都未痊愈,便都抱着疑问各自回去了。

沅卿很郁闷,她一个心动期,对上忘忧,竟有些吃力不讨好。虽说她也没受什么伤,可每回结束时,狼狈不堪的人怎么只有她一个?且每回停歇时,南官都是温柔地给忘忧擦擦汗水喂喂点心,显然极上心,让她在一旁看着,只想咬帕子。

让人好嫉妒的!

她越是羡慕嫉妒恨,南官对忘忧就越发温柔。

元桑子与归历来旁观过一遭,之后归历皱眉看了元桑子一眼,后者面上毫无动静,心中却做了个决定。

沅卿去虚无崖面壁之事,没个三五年别想出来了!

心境太低,这明显是被那对师徒耍着玩了,还啥都看不出来!

想到忘忧身上已经有了几分南官的腹黑,元桑子只觉得眼前一暗!

总算到了第五轮比试的前夕,忘忧与沅卿同时收手,沅卿郁闷地理了一下披散的头发,正打算告辞回家,却见向来都板着脸一副大人模样的忘忧骤然朝她展颜一笑,格外天真无邪地说:“这几天辛苦了,多谢师侄。”

沅卿顿时一口老血哽在喉中,上不去也下不来。

这几日的狼狈,固然是有沅卿不能下狠手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忘忧自己的能耐。沅卿一开始漫不经心的,吃了两次亏后不得不慎重起来,却依旧讨不到什么便宜。

她已深刻了解到,她这位小师叔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了。

看了看一旁显得很自豪的南官,心中生出挫败感。

沅卿虽性自傲,容易冲动,但也不是傻子,她知道,若忘忧是她这般的年纪,修为定远胜于她。

“对不起……小师叔……”沅卿忽然小声地说,说完立马驭风跑了。

忘忧侧了侧头,南官笑道:“不管她了,徒儿,随为师去吃大户去!”

所谓吃大户,就是去天玑峰找明虚蹭吃蹭喝。

什么灵丹妙药稀有药膳的,通通给他徒弟备上呀!

玉衡大殿,元桑子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沅卿,叹了口气,道:“你可想清楚了?”

“是的,师父。”沅卿垂头说。

立在一旁的沅孟沅姜对视一眼,都看出各自复杂的心绪。

沅卿主动提要去禁地修炼,时长未定。而所谓禁地,乃是青玹门北斗七星境下的一处地下洞府,拥有最多的生物是狼,最低阶也是相当于修士开光期修为的鬼蛊狼,不乏有更高阶的魔兽。

元桑子揉了揉眉心。

他向来宠着这个小徒弟,却养出她自负的性子,本想她关在虚无崖养养心性,谁知她竟主动要去禁地?

禁地可不是虚无崖!

沅卿是他宠爱了多年的孩子,元桑子心中不忍,却也知不磨砺不成气候,他闭眼,良久才吐出几个字:“如你所愿。”

按沅卿自己的意思,是今晚就入禁地。

元桑子顿了一下,道:“去向伯蛰说一声罢。”

沅卿为何看伯蛰不顺眼,除了他一直压沅姜一头,最重要的便是,师叔清廉当了一回月老,给她和伯蛰牵了一根红线!而元桑子则表示默认。

沅卿怎么可能喜欢伯蛰那种一板一眼的人!

不如南官风姿绝代,也没有姜二有趣。

一度伯蛰看沅姜极不顺眼,天天找麻烦来着。而南官太强悍,算了……

沅卿听到她师父这么说,明显愣了一下,沉默着也不应声,默默地退了出去。也许、大概、可能是不想说。

上一回清廉真人提及她与伯蛰的亲事该办了,吓得沅卿赶紧下山,直到宗门大比才回来。而回来之后,再不见伯蛰主动与她说话。

她与伯蛰,两个都是高傲的性子,要走到一起,也许不可能,也许还要很多年。

但沅卿不说,也不代表伯蛰不知道这事。

当入夜时分,沅卿在元桑子的带领下去往洞府禁地,就见那描绘着上古符纹、闪着变幻莫测光芒的巨大阵门之下,一个身影笔直地站立在那里。

见是伯蛰,沅卿毫不客气地道:“你来做什么!”

伯蛰看着她,淡淡地道:“来送送你。”

“哈?”沅卿冷笑,“你来送终呢!”

后头的元桑子抚额。他这个徒弟,面对伯蛰的时候能不能说点好听的话?也亏得伯蛰能一直受得往!唉,年轻人的事,真是越发看不懂了。

伯蛰扯了扯嘴角,让到一旁。

元桑子在沅卿催促的目光中上前,动手开启阵门。

就在阵门开启,沅卿抬起一只脚就要迈进去之时,伯蛰忽然轻声道:“我很快就来。”

沅卿浑身一抖,身影没入阵中,消失不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这还真是……一期一振深深地叹了口气。时之政府交付给他们的这个责任,未免也有些过重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绝对不会推卸掉这样的责任。虽然说刀剑的付丧神们在刚刚诞生的时候都还只是像是人类的小孩子一样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和是非善恶观,但是好在他们的上一任审神者是位非常好的人,一直都很努力地

  • 总裁请慎重第六章在线阅读

    德川很快就发现了,这小鬼根本就不是个能安分几秒钟的人。只不过在网球场旁边转一圈,就招惹来几个高中生。这种体质真叫人无奈。龙马挽起袖子说上就上,很快发觉不是每个高中生都有德川和也的那种恐怖实力——准确地说,很多人连她这个小学生都不如,还会耍赖,玩花招。就当做热身好了。“速战速决吧。”德川有些看不下去了

  • 末世剑士异界纵横在线阅读第2章

    苏善在做梦,梦里面是烽烟弥漫的战场,远处是黑压压的一片敌军,那青色的狼图腾旗帜在狂风中招展,她被那些受了他们苏家无数恩惠的城中百姓五花大绑地推上了城墙,绑在了高高竖起的旗杆上。安阳城是边塞重镇,原本是由苏家带领十万精兵镇守,然而北边罗阳城北围,狼烟滚滚,扶摇直上,一封接一封的求援信送来,苏将军带领七

  • 宿敌为我殉情了之魅影(2)

    虚幻漂浮的空间里,只有光的交错,无数漂浮的光团游弋在狭窄的环境内,在往前延伸,则是没有概念的虚无。一双幽绿眼眸随意地扫过这个寂静的空间,轻车熟路用手中权杖挥散浮游的光团,一步一步走向浮光密集的深处。“Well,Well。”优雅的男声虚伪地发出庆贺,男人穿着得体的礼服,仿佛刚从觥筹交错的宴会中退场。脚

  • 王者荣耀排位系统的制裁第4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秦铮来说,并不难猜测。秦一根把那株何首乌交给了这个修士,条件便是让这个修士带着秦铮走,并且传给秦铮修炼法门,让秦铮能够修炼。在那个修士带秦铮离开之后不久,秦一根便拿出一株普通的何首乌,后来便传出了‘广西省玉林市陆川县一个老农谎称捕捉到活着的何首乌以卖高价’的新闻。就在这件事情平静之

  • 影视:从生化危机开始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不容易赶到餐厅,还是迟了那么一个小时。店长是个中年胖女人,特别的刁钻刻薄,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人。也许是因为苏青蕊长得漂亮,更或者是她脾气好,店长王悦就特别针对苏青蕊,站在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苏青蕊,我电话里面没有跟你说清楚是不是?让你马上来上班,你看看你,这都多久了。”“店长,我让我朋友帮我看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10节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石猛,十二岁那年,读进了黎平先锋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在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去恋爱,更加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坐在一个女孩身边,心跳因女孩的一举一动而有着奇妙变化,这一切只是因为,从一开学就喜欢上了。天真可爱是女孩的性格,学习是唯一的强项。这就是李文娟,这就是

  • 月岚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商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中二本质还算明了,放在后世,他也就是熊孩子的级别。但是,遇上他的病友【并不是】比干之后,商容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比干比起来,他妥妥儿的五好少年一枚好么!遇上比干之后,商容终于能直面一直想把他塞回娘胎重造一遍的老爹商恪了。这么想着,商容庆幸之余,对现任商王,也就是

  • 混沌归元诀兽化的原因

    当秦墨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回到房间的秦墨,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地,他此时无心收拾。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兽化与那枚兽妖蛋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但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通过吃掉兽妖蛋完成兽化的。任何资料,任何人都未有提到过。所有关于兽妖蛋的记载都没有特殊之处。再次想起官方对

  • 天下第一删档重来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谓无罪而死:或寿命未尽,错投药故,或不顺药法,或无看病人,或饥渴、寒热等夭命,是名横死。民间特别畏惧这些横死者,将其称为“厉”,认为他们不能进祖宗坟地,不然会化成尸妖遗祸子孙。人死为鬼,横死者的鬼魂自然是厉鬼。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因仇恨而存在,并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意识,喜欢无差别杀戮,所有被杀者的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