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综)当剑三橙武遇上刀剑乱舞之第五章(5)

2021/4/9 14:53:38 作者:五声笑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当剑三橙武遇上刀剑乱舞
(综)当剑三橙武遇上刀剑乱舞
作者:五声笑来源:晋江文学城
设定剑三和刀剑在同一个世界,所以剑三的橙武在那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想了很久的一个脑洞,作者天马行空,如果oocc了请多多包涵。已经转移changpei.

汪子亦其实也住校的,但是家里离得近,就选择住家里,最近忙于赶论文答辩,她不得不住在宿舍。

校园宿舍环境在国内数一数二,就是学费贵了点,能上这所大学的几乎非富即贵。

听完一节课,汪子亦捧着课本就回了宿舍。

宿舍已经有两个女生,一个在玩游戏,一个在看电视剧,他们都是同级不同专业。

突然,一位短发女生名叫梅李,就读计算机专业,她望着门口进来的汪子亦,大张旗鼓道:“女神,快来看看…我们班独一无二的男丑,跟你表白了。”

“…” 汪子亦并不好奇,更不感兴趣,每天在朋友圈表白的男生数之不尽。

她向来待人友善,礼尚往来,即便自身不喜欢,依旧凑过去看了几眼。

正是顾宁乾发来的最新表白倾述。

针对这个名称,汪子亦不太喜欢,轻轻问:“为什么叫他,男丑?”

梅李没心没肺,将班级里女同学对其看法,讲给她听,“顾宁乾呀,就是长得……丑的很致命,有人走近他身边,总能闻到他身上有一股怪味,而他浑然不知。他也是,不懂打扮,成天头发乱糟糟。还有…完全看不到他的脸长什么样子,丑就算了,居然长痘痘…”

汪子亦听得格外仔细,一一对应,怪味?估计要天天进黑网吧,沾上的。至于脸?摆明故意将头发留那么长,加上一副古板的眼镜,哪里看得见脸。痘痘?莫不是戴着眼镜衬托出来的…

梅李的讲述,并没有给汪子亦照成影响,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一个帅气迷人的顾宁乾。

她越形容越夸张,“噗嗤~”汪子亦不知不觉笑出来声。

梅李岔岔不平:“子亦你还能笑得出来,真有你的,你不怕半夜做个梦梦见他,看看他的表白,真是段子手,我念给你听:子亦无以为期,相见便是缘,远望你,我很快乐!……”

一旁默默看戏的另一位女同学--杨晓,已经在假装呕吐,“果然长得丑过得开心,拿子亦意淫…真是好肮脏!”

汪子亦被她两个浮夸的演技逗笑了,高高扬起的唇一直是弯弯的,“哎~你们别再闹了,他丑不丑跟我没关系,你们忙,我要复习资料。”

两位女同学,并没有实质性地辱骂他人,并不会给她带来不便。汪子亦坐了下来,认真看资料。

手机连跳几条消息,她习以为常拿起来看看,正是男丑的声音,她点开来:“子亦,我下班了,等你回来。”

宿舍两位小姐姐,竖起耳朵来听,只见汪子亦回语音:“嗯?不行,我最近在宿舍睡觉。”

一秒后,顾宁乾回了,她又点开,磁性嗓音带了一点男性特征特有的魅力透过音筒,传到宿舍每个角落,“呃…那我怎么办?我好无聊。”

梅李不打游戏了,同时杨晓不看肥皂剧,纷纷跑到汪子亦的桌子旁,蹲下来,一脸八卦地看她。

“你俩…干嘛?”汪子亦扣下手机,撑着手肘回视他们。

“子亦这你男朋友?”两个人一致问。

汪子亦想了一下,“嗯,算是也不是,说不清!”

杨晓学声乐的,对声音很敏感,在她听到声音时,她就有一种冲动,把这个声音推荐给导师。

她激动地问:“子亦,你能不能让我加一下他的微信,我觉得他适合唱Rap,我正想在毕业设计里加上一段说唱歌曲…”

杨晓眼中放出异样的光彩,热情显而易见,这都没见人,居然还对顾宁乾声音感兴趣,顿时让汪子亦黯然失色,但她在室友面前又不能表现太明显,于是说:“这样吧,我问问看。”

当着她们的面,汪子亦用轻佻的声音道:“亲爱哒,你可真厉害,我室友想请你帮个忙,唱一首歌,你愿意吗?”

手机对面的顾宁乾,放下手中的活,把她的话听了一次又一次,子亦不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更不会说亲爱的,所以,他断定,且有十足把握,汪子亦正要生气了,碍于面子,还没有发火。

他铿锵有力地回:“抱歉,我工作忙,没时间,谢谢同学的赏识。”

霎时,汪子亦转闷为乐,表情充满抱歉:“对不起,他忙!”

杨晓摆摆手,故作轻松状:“哈哈,我也就是开玩笑的…”

她回到自己的位置,又看起了肥皂剧。

汪子亦收到一条消息,是倪宛女士发来的慰问,“宝贝,宿舍你打算住几天?你不回家,别想着去开房!要不我就打断你的腿。”

她哭笑不得,这哪是亲妈,怕不是后母,“妈,我在写论文答辩,你想的真龌龊。”

“你得学会照顾自己,我可不想太早做奶奶,男朋友粘着你,你就踢开他,别动不动就亲亲我我。”倪宛深思远虑道。

汪子亦:“……”

当她是什么,难道不会带套麽,真是…

于是不想搭理她家女王大人,她回了个哦字,然后拿着睡衣去卫生间洗漱。

每个宿舍的卫生间,大家通用,女孩子们卫生都做得很好,即便如此,汪子亦还是怀念家里的淋浴间,磨磨蹭蹭才脱一件上衣,正要脱去其它的,发现没带毛巾,又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拿毛巾。

她刚挨到门把手,屋里两个人聊天的声音加强了,好像增加了一个人。

大概是另一位室友--陈思诗回来了。她跟杨晓玩得最好,一回来,杨晓就开始抱怨:“自以为了不起,不就是靠着丑逼男生捧起来的烂名,女神个屁,思诗,你是没瞧她说什么,她先夸男朋友厉害,然后就提要求…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梅李你说是不是…”

梅李性子耿直,担忧道:“你小声点,子亦还在洗澡…”

“就算她在面前,我依旧这样说。好歹室友一场,拒绝未免太直接…”

听出一些猫腻的陈思诗,扯了扯杨晓的手腕,指了指厕所门,门口玻璃映出憧憧人影。

“别说了…跟我出去一下…”她机智地拉上杨晓出了宿舍。

正巧,汪子亦假装没听见似的,一面开门外出,一面说:“我忘了拿毛巾,瞧我这记性…”

她把睡衣都拿出来了,统一塞回行李箱中,拿起背包,理了理几件资料,往外走,路过梅李的床铺时,敲了敲,她扯下耳机,“怎么了?”

“没事,把你们班男丑的微信推给我…”言辞,汪子亦就离开了。

“啊????”留下一脸茫然,单字输出的某个同学。

梅李反应过来后,汪子亦都走了,她重重唉了一口气,直接发语音给杨晓她们,“回来吧,女神走了,晓晓…我觉得你说的话,有点过分,她可能都听到了!那是人家男朋友,凭什么帮你?”

虽然女神大发善心要顾宁乾的微信号,指不定生气说得,梅李一想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顾宁乾,替女神感到不值,就没自作主张转她微信号。

汪子亦出了学校,越想越气,一方面觉得没错,另一方面又觉得错的离谱,哪哪都不想去,索性直接去正在考研的表姐家。

表姐叫沈欣,住附近学校临时短期租期的公寓,两房一厅,位置够大。

汪子亦一敲门,沈欣开了门就往屋里走,完全当她是空气。

“姐,你又在琢磨你的照片吗?”她看见满屋子悬挂的照片,就觉得心里发毛。

照片有很多种类,一排下来是社会人,另一排下来是帅哥,而且还是同一个人。

沈欣还在洗相片,没搭理人,汪子亦又问,“这是谁,长得帅,就是看着不舒服,性格一定不好,两手臂都是纹身混□□一样。。”

“你未来姐夫!”沈欣痞帅地舔了下嘴唇道。

“姐,未免太草率了!”汪子亦不以为然。

要知道这位高智商的姐姐,能看上匹夫,简直就是大晴天下冰雹,奇迹再现。

沈欣忧伤地说:“是啊,我掉进了一个坑,出不来了。我几乎每天都能与他碰面,但是…就是不好意思去搭话。”

汪子亦奇了怪了,表姐几乎在科研所工作,哪有空去跟硬汉碰面。

她再次打听:“他也是咱们学校的?要不我去找他聊聊,把他的微信要到手!”

“不是,他是修空调的…”沈欣露出小女孩羞涩的模样说。

吓得汪子亦差点自刎,表姐情窦初开是好事,找谁不好,找个修空调的师傅…

沈欣完全沉溺在那位男士的颜值中…

“姐,你是认真的吗?”汪子亦小心翼翼问。

“当然,这个小区几个业主空调坏了,我几乎都会见他来修,这么负责任男人,不多见了。”沈欣含住嘴唇点头。

汪子亦悟出来了什么,急呼呼道:“这也叫碰面?你明明就是偷拍狂,老远还拍,这照片就是俯视图片。姐真为你的智商堪忧!”

“你不懂,你又没有谈男朋友,跟你说了也不懂,他人挺好的!乐于助人,有一次扶着一位老奶奶…”沈欣拨动手指细数男人的美好。

汪子亦差点打断他,谁说的,我没有男票,我跟他已经…

算了,看在表姐头一次遇到喜欢的男人,听她说完。

最后她听不下去了,打断沈欣的执迷不悟,“姐姐呀!他那么好,你去追他啊…天天跑实验室,再好的男人都跑了。”

正常人都想得到,有可能对方已经结婚,就算没结婚,搞不好有对象了,这算暗恋吗?果然没有结果的感情。汪子亦不忍心说这些。

她还有更好的方法去接触这个男人,替她姐把把关,于是自作主张拍了一张照片,先发朋友圈…

编辑文字:“这男人是谁,浑身荷尔蒙格外吸引人…”

她发完,给沈欣看,她声如洪钟:“子亦,你在干嘛,赶紧删了…”

“姐,你先别着急,听我说,这家伙除了不认识你,可能别的同学认识他,你想想看,以我校花的名声大噪,是不是就能打听到他的一切。”

汪子亦握住手里的手机,防止她开抢。

知道她的顾忌,汪子亦摆明立场,“我就是你的眼线,时刻保持联系。你不用担心我会暗度陈仓,我有男票了。不信我把照片给你看…”

沈欣半信半疑,环抱手臂,等着汪子亦献出手机来。

她特意挑了一张两个人在一起袒护胸露背照,“喏…你看看…比姐夫…帅吧!”

“你没事吧,姑妈知道吗?你勾搭上,还同床共枕?你个渣女…”沈欣放大声音道。

“姐,你怎么跟我妈一个德行,这人家是自愿的…何况…我又没说要甩他。他也是我第一个男人…这话说的!”

汪子亦一阵唉声叹气,怎么每个人都把她往坏处想,她很纯情的好不好啊~

“这我可不管,到时候姑妈铁定要你对他有个交代。男朋友诚不可欺!你别使诈。这么说定了,帮我打听一下他。”沈欣略欣慰,瞧着子亦男朋友还挺上相,跟她配一脸。

“okok…我要写答辩稿,你好好看你家帅哥吧!”

汪子亦走出她的房间,手机闪了一下,来电提醒正是顾宁乾,正要接起,还没闪到半分钟,就自动关机了。

“姐,你有数据线吗?”她又朝房间里问,里头人回复她:“在客厅你看看能不能充进去。”

汪子亦转身来客厅,整了半天,数据线对不上,手机彻底没用了,来得太突然,没拿上充电器。心里掂量着,网上购物再买一个吧,不想去宿舍看别人的脸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这还真是……一期一振深深地叹了口气。时之政府交付给他们的这个责任,未免也有些过重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绝对不会推卸掉这样的责任。虽然说刀剑的付丧神们在刚刚诞生的时候都还只是像是人类的小孩子一样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和是非善恶观,但是好在他们的上一任审神者是位非常好的人,一直都很努力地

  • 总裁请慎重第六章在线阅读

    德川很快就发现了,这小鬼根本就不是个能安分几秒钟的人。只不过在网球场旁边转一圈,就招惹来几个高中生。这种体质真叫人无奈。龙马挽起袖子说上就上,很快发觉不是每个高中生都有德川和也的那种恐怖实力——准确地说,很多人连她这个小学生都不如,还会耍赖,玩花招。就当做热身好了。“速战速决吧。”德川有些看不下去了

  • 末世剑士异界纵横在线阅读第2章

    苏善在做梦,梦里面是烽烟弥漫的战场,远处是黑压压的一片敌军,那青色的狼图腾旗帜在狂风中招展,她被那些受了他们苏家无数恩惠的城中百姓五花大绑地推上了城墙,绑在了高高竖起的旗杆上。安阳城是边塞重镇,原本是由苏家带领十万精兵镇守,然而北边罗阳城北围,狼烟滚滚,扶摇直上,一封接一封的求援信送来,苏将军带领七

  • 宿敌为我殉情了之魅影(2)

    虚幻漂浮的空间里,只有光的交错,无数漂浮的光团游弋在狭窄的环境内,在往前延伸,则是没有概念的虚无。一双幽绿眼眸随意地扫过这个寂静的空间,轻车熟路用手中权杖挥散浮游的光团,一步一步走向浮光密集的深处。“Well,Well。”优雅的男声虚伪地发出庆贺,男人穿着得体的礼服,仿佛刚从觥筹交错的宴会中退场。脚

  • 王者荣耀排位系统的制裁第4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秦铮来说,并不难猜测。秦一根把那株何首乌交给了这个修士,条件便是让这个修士带着秦铮走,并且传给秦铮修炼法门,让秦铮能够修炼。在那个修士带秦铮离开之后不久,秦一根便拿出一株普通的何首乌,后来便传出了‘广西省玉林市陆川县一个老农谎称捕捉到活着的何首乌以卖高价’的新闻。就在这件事情平静之

  • 影视:从生化危机开始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不容易赶到餐厅,还是迟了那么一个小时。店长是个中年胖女人,特别的刁钻刻薄,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人。也许是因为苏青蕊长得漂亮,更或者是她脾气好,店长王悦就特别针对苏青蕊,站在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苏青蕊,我电话里面没有跟你说清楚是不是?让你马上来上班,你看看你,这都多久了。”“店长,我让我朋友帮我看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10节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石猛,十二岁那年,读进了黎平先锋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在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去恋爱,更加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坐在一个女孩身边,心跳因女孩的一举一动而有着奇妙变化,这一切只是因为,从一开学就喜欢上了。天真可爱是女孩的性格,学习是唯一的强项。这就是李文娟,这就是

  • 月岚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商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中二本质还算明了,放在后世,他也就是熊孩子的级别。但是,遇上他的病友【并不是】比干之后,商容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比干比起来,他妥妥儿的五好少年一枚好么!遇上比干之后,商容终于能直面一直想把他塞回娘胎重造一遍的老爹商恪了。这么想着,商容庆幸之余,对现任商王,也就是

  • 混沌归元诀兽化的原因

    当秦墨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回到房间的秦墨,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地,他此时无心收拾。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兽化与那枚兽妖蛋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但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通过吃掉兽妖蛋完成兽化的。任何资料,任何人都未有提到过。所有关于兽妖蛋的记载都没有特殊之处。再次想起官方对

  • 天下第一删档重来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谓无罪而死:或寿命未尽,错投药故,或不顺药法,或无看病人,或饥渴、寒热等夭命,是名横死。民间特别畏惧这些横死者,将其称为“厉”,认为他们不能进祖宗坟地,不然会化成尸妖遗祸子孙。人死为鬼,横死者的鬼魂自然是厉鬼。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因仇恨而存在,并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意识,喜欢无差别杀戮,所有被杀者的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