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综影视之香远益清之第五章(5)

2021/4/9 13:42:52 作者:应铎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影视之香远益清
综影视之香远益清
作者:应铎炻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时空中游走,只求一心安!尹清亭正是大千世界中最平凡的人,唯一的不平凡,大概是她可以穿梭于影视时空中……“尹氏有女,静而明姝。时与流年,飞舞朔言。香远益清,玉立亭亭。”――尹清亭“便是流光散落,时光斥我,我也绝不会忘记我尹清亭之名!”“时空旅者,我会暂时封印你的部分记忆,予你重新一世。愿你永守本心,灵台清明!”――世界意识已定世界:总之,全是中语剧!“我叫白清,清清浅浅,正是我和妹妹白浅!”――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方亭清,是个很嚣张的元武道选手!”――旋风少女“霓裳翻飞,海棠漫天!――霓漫天”――

是日,队伍从皇宫出发前往相国寺,一路戒备森严。为了以防露馅,疏月混迹在队尾,因秦禾担任着护卫皇帝的职责,务必要随侍在皇帝身边。出发前秦禾给疏月准备的侍卫装,又千叮咛万嘱咐,要疏月在途中小心一些,毕竟作为普通的侍卫是没有什么特殊待遇的,只能沿途步行而去,这对于疏月这个身骄肉贵的公主来说,恐怕有些难度,怨不得秦禾担心。

疏月却耸耸肩,道:“我可以的,秦禾。你放心吧。”

秦禾虽然不放心,但是别无他法,在队伍前面提心吊胆的,直到到了相国寺门口,远远一眼瞧见疏月,这才安下心来。皇帝进入寺内,又与高僧讨论佛理,是不要人近身的,他这时才得已脱开身来领着疏月去找前皇后。见疏月低头不语,有心逗她说几句话,便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你可还能一眼便认出你娘亲?”

疏月淡笑了一下,道:“自然可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是也一眼认出了你吗?”

秦禾被她清澈的目光一看,竟然觉得有几分窘迫,便转了话题,道:“也是。你一路走来,累着了不曾?这段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倒是没什么,但是你极少出远门的,脚可还受的住?”

疏月脚底的确有些疼,她平素软底鞋穿惯了,被这侍卫的黑靴箍住,脚底起了好几个泡,但是秦禾这般问了,她却道:“偶尔能够出来也好,这点路不算什么的,其实。只是我见你在前方骑着高头大马,佩着长剑,英姿非凡,十分羡慕。心里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疏月的娘亲虽被废,但出家后亦受了优待,寺中单独拨了一处院子予她潜心礼佛。她居住的地方在后院,傍着树林,这越走便越觉得寂静起来。疏月的眼睛里都是希冀,秦禾觉得自己心中的涟漪微微波动,顺着她的话立刻问了下去,道:“什么不情之请?但说无妨,你我之间原本是不需要客气的。”

疏月眨了眨眼睛,道:“我想跟着你学习武艺。一来我在这宫中无依无靠,这些年来吃尽了苦头,便是有那些刁钻的宫人们嘴上毕恭毕敬的,暗地里整些幺蛾子我也是没什么办法的,就想学来傍身。二来,我见你飒爽英姿,十分欢喜,心里对武艺也充满了兴趣。”她觑着秦禾的面色,见他沉思着,慢慢说道:“若你为难,就罢了。我知你成日在父皇身边,想必是很忙碌的,况且被别人看见了也是不好。”

秦禾初初听见她的想法,自然是有顾虑的。但听她说起这么多年来的经历,知道这宫里的情况,便对她多了许多怜惜之意。况且,他也有私心,想多见疏月几面。秦禾一口答应下来,道:“学武是很苦的,若是你坚持要学,倒也未为不可。只是我白天要在皇上身边值守,你便晚上出来学,可好?”

疏月心中雀跃了一下,道:“好。”她显然十分欢喜,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秦禾的心思都化了,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只要她喜欢的,给了她又有什么不好呢?他想道。

前皇后居住的地方就在眼前。秦禾停下脚步,道:“你进去吧,好好跟你娘亲叙话,外面有我。”疏月点点头,推开门进去,空气里飘散着同外面一样的气息,小院里干净整洁,一个人正推开房间门出来。疏月定在那里,看着那抹灰色的影子,半晌低低唤了一声“娘亲。”那人僵住了,慢慢转过头来,道:“你怎么来了?”

疏月沉了脸色,走到那人面前,道:“娘亲可以一走了之,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不闻不问,可不知在这佛门清净之地是否得到了内心的安生?可女儿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片刻的安宁过。如今我来看看娘亲,娘亲竟是不愿意让我来么?”

那人似是被她的一连串发问惊住了,脸色惨白,道:“你,这么多年还好罢?我只是太吃惊了,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毕竟要想从宫中出来太困难了。这么多年,你受苦了。是娘的错,但是娘当时实在是......对不起,没有尽到为娘的责任,我对不起你。”

“人人都说娘有苦衷,但娘自己也说了,对不起我,不是吗?是你的错,你就要弥补。我要那样东西,娘亲把它给我吧,反正你留着也无甚用处了。”疏月说道。一片枯叶砸下来,疏月下意识往门口看去,见门依然紧闭着,又将目光收回来,道:“娘亲以为呢?”

前皇后穿着灰色的尼衣,看向自己的女儿。说是安宁,岂能安宁?但面前的疏月早已和当年记忆中的不同,她已经长成了少女模样,一双眼睛里却缺失了许多天真,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冰冷多过温情。她道:“我记得你已经过了十五岁生辰了,若是有合适的郎君可托付,便早些离宫吧。那宫中不待也罢。”

“若是你觉得不待也罢,当初为何撇下我独自离开?你想过我这么多年来如何生活的吗若是你对我有一丁点的愧疚之情,便痛快些把东西交给我,也免得我与你多费口舌。”

“疏月,你缘何变成这样了?”

“我没有变,我从前想让娘亲你开心,尽力做让你开心的事。眼下,我只想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我还是我,不是吗?”

“好、你既然执意如此,我也没什么话好说。原本就是我的错,你自管拿去吧。”疏月的娘亲说道,转身进了房间。疏月听到门边微微响动,目光放在门上,道:“秦禾,是你吗?”

秦禾果然推门进来,道:“疏月,你得快些了。皇上那边可能快要结束了,咱们得尽快赶回去才是。”说完抬头看见前皇后从房间走出来。秦禾多年前曾见过她一次,依稀辨得她的模样,如今再相见她已不再是皇后之尊,便只称了一声“娘娘”。前皇后看见他,有些意外,道:“你是?”

“晚辈是秦攀之子,秦禾。今日是和疏月公主一起过来的。”

前皇后目光微动,看向疏月,道:“原来如此,有劳你了。”她把手中的锦盒交给疏月,道:“你们既是着急,便先走吧。”

疏月取过锦盒,放在身上,对秦禾道:“秦禾,咱们走。”

“娘娘,那晚辈就先告辞了。以后若是有机会,再来拜望您。”

“好。”

出来秦禾问疏月,“今日见到你娘亲,可还高兴?”

疏月笑了一声,道:“自然是高兴的。”

秦禾便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疏月的笑容难得,他今日便见了三回。可见是真的开心了,那他便也开心。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你的脚疼吗?回去还要走那么远的路,你若是脚疼的话恐怕会很难受的。”

“我不是说了吗?我没事。你不是着急,咱们快些过去,要是被人发现了就不好了。”疏月觉得他多事,急急说道。脚上的水泡的确在折磨着她,每走一步就痛一下,但是这么多年习惯了忍耐,这点痛好像也不算什么。只是他偏要问起,一问就觉得很痛了。

“好了,你停下来。看见那里的大树没有?咱们过去,我随身带了药,给你敷上,再包扎一下,回去就不会那么痛了。对不起,我本想给你安排一辆马车,但是这样一来太过招摇,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办了。”

“秦禾,我都明白的。你别说了,包扎什么的,就算了。这点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

“你乖一点,去那边我帮你看看,可好?”他的语气像是在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待疏月反应过来,却已经在树下了。秦禾替她挽起裤腿,用银针挑破了脚心的水泡,又上了药,小心用布包起来。好在这双靴子够大,包扎了也不挤脚。“好了,你试着走走。”秦禾替她穿上靴子,欢喜地说道,像是完成了了不得的重任。

“行了,咱们快过去吧。”疏月站起来,脚心果然没那么疼了,她率先走了。

疏月回去过,碧荷追问她出宫的事,疏月不瞒她,道:“我央着秦禾带我去的。就是秦攀的儿子。”

“就是公主小时候说的那个少年?原来他回来了。”碧荷喜滋滋道:“这个秦公子可有婚配?依我看,他倒是个不错的人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神级偷梗系统第七章

    宽敞的街道,华贵的金顶车顶之下,暗红色的摆帘被掀开,露出纤纤玉指之后的清纯芙蓉面。外头的街道分外热闹,已至小商小贩晨间摆摊的时间,路上行人却寥寥。“小姐仔细着凉。”顾昭应声将摆帘放下,发间插着的发饰跟着微微颤抖。雪花掩唇而笑,“小姐,大人送来的这碧玉碎金簪当真是极衬小姐,今日到宫里头啊,必定是艳压群

  • 网游之神话传之第八章(8)

    这理由牵强吗?牵强!还不是一般地牵强!而且,谷雨时自认,这语气还相当地欠!不以为然中透着做作的漫不经心!这陆明深要是信了,她都觉得那是他降智了。于是乎,谷雨时默默地将身子沉了下去,头也垂得低低的,她丝毫不敢去看陆明深此刻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她想,那一定会很精彩!半晌,头顶上方传来陆明深那半夹魅惑的温润

  • 山海天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没事的,没事的。”欧阳杰自然是也顾不得其他了,怀抱着这在他心里像一块璞玉似的女人,他竟也想不出说什么话来安慰。跟在后面的车上也陆续有人下来询问情况:”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晓柔,晓柔她说,她预感到我们再前行的话,可能会遇到连环车祸。”其实欧阳杰也觉得这么说很荒唐,但是钟晓柔的表现让他不得不相

  • 都市之至尊渔场在线阅读第一章

    白云悠悠,绿草茵茵,廊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像是在为坐在屋檐下的少年们伴乐。面容青涩的少年们统一穿着碧绿色的弟子服,有男有女围坐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谈着修真界的事。一男弟子道:“仙梦宗宗主要举办合籍大典了!”仙梦宗主素灵玉,乃是他们修真界一大名人。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她法术高强,在二十岁时就成为了

  • 武侠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比利决定对自己人揭露沙赞的马甲。而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干扰魔法,显然很好的「理解」了这句话。具体体现,可以参照蝙蝠洞里此时工作中的超级计算机。它彷佛突然学会自主升级,并且突破性能枷锁,成功破开往日调查相同方向总会遇上的死胡同,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高效为数据库里的「沙赞」档案夹内部添砖加瓦。得到蝙蝠侠的

  • 大无名神双宿双飞,离开黑木崖(求鲜花!求评价!求收藏!)

    任盈盈再次见到叶白的时候,感觉面前的男人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什么变化她不得而知,只知道叶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习武之人身上自然有一股锋锐之气,武功越是粗浅,这股锋锐之气就越是浓重,所以很多江湖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很不好惹。反倒是那些身负绝学的高手,平日里不显山漏水,就和平常人一般朴实。叶白此时不但内

  • 神奇宝贝:末世娘化召唤在线阅读第八节

    习惯了一个人独居的我,生活总是显得很随意。因为大脑神经兴奋度太强,即便已经有十五个小时没有入睡,我的大脑依旧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倦意略浅。便在我寻思着利用我自己编制的翻墙软件进入英国国王学院设计与科技研究机构盗取其内部用光学人像识别软件以及语言转化手段数字化的大量资料典籍,来为书内的世界构架准备大量资

  • DC:我的儿子是海王之⑧歌妓(8)

    天熙朝的版图和顾怜记忆中的游戏地图其实是差不多的,同样是九州大陆。记忆里的中原、东海、南蛮、北漠、西域等地,这里都有,而她记忆中的那些城池,这里也有。唯一不同的是,天熙朝的都城并不在游戏世界中的多朝古都长安,而是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也就是闻名千古的金陵城。不过在天熙朝,金陵不叫金陵,这个名字太晦气了

  • 拯救世界之后,我又成了审神者在线阅读怨憎未相复

    第008章怨憎未相复裴红景还没有想到丽藻会是这样看自己,“丽藻还把我看的真准呢,我的确是从来没有沾染过血。”说话的这一刻,裴红景终于明白老族长的用心良苦了,为何从来不让她吃荤腥。一旦沾血,就会让周身的仙气沾染上污秽,变成狐妖的妖气,狐仙和狐妖本来就两个概念,若是她沾染了血气和荤腥,想必那天雷劫更是恐

  • 魔君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2章

    刘氓对着杨戬和吕洞宾一指“你们俩跟我过来”再看这哮天犬一副可怜的样子,躺在那鲜血流了好多,简直不忍直视,刘氓暗想这吕洞宾也太狠了,咬的这么重。“老君,把哮天犬带到你的诊所,让他们把伤口包扎好”“是,氓哥”太上老君赶紧答道。杨戬和吕洞宾跟着刘氓走向凌霄殿,千里眼等围观群众都各自散去了。五年来,刘氓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