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暗恋的果实第2章在线阅读

2021/4/9 6:13:25 作者:人间二月 来源:17K小说网
暗恋的果实
暗恋的果实
作者:人间二月来源:17K小说网
原本都是没有结果暗恋因为回到小镇一切又有了新的继续

“如果我和你说,这是一场意外,”身着沙黄色襦裙的少女面色艰难,她咽了咽口水,朝温觫礼的方向仰身靠去,“你信吗?”

温觫礼撩起一头湿漉漉的秀发,笑得人畜无害,“你觉得呢,宋柃小姐?”

一切还要从几个时辰以前说起……

刚出师的温觫礼正推着摊车,她挂好招牌,端庄沉稳地坐好,等着贵客临门。

说起来,她在学府也就算个半吊子的女冠,预备常年混吃等死时,该死的老天爷偏不尽人意,当着她恩师的面,硬批下一行 “不破红尘不能仙”的七字真言。

混账恩师直觉敏锐,想也不想,一脚将她踹出道观,一面又“嘤嘤嘤”地啜泣,挥洒着小手绢要她滚去发扬道观的门楣,以后香火钱才好多赚一点。

“赚不到钱就别回来了哦——”

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温觫礼微笑着,回过神,无意撞见一双茶色的眼眸。

对方向她疑惑地眨了眨眼,一会才反应过来,立马拔高声音:“啊——死道姑,我叫了你好久了,你方才怎么不理我啊,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故意的啊?!”

不是不是不是……温觫礼好脾气地在心里重复三遍,面色沉稳,淡然处之,“这位姑娘,敢问有何见教?”

面前的清丽少女哼声哼气,明显不吃这一套,神色不耐,橘白色的裙尾还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响。

“我堂堂一个……咳咳,游走江湖间,百年难得一见的女侠,当然是来算命的了!”

她一脸不爽地弯下腰,揪出一只粉白的小猪。

“不过——是给它算。”

温觫礼:“......”

那还不是差不多!

她立马在心里给眼前的客人点评上了“奇葩”的称谓。

“敢问是想测算哪方面?”

“你先让我理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家伙算命准不准呀?不准的话我可就去官府举报你了,我可找了很多人给这死猪算过,个个都说这猪头有大富大贵的命,结果倒好,带着这破猪一路被坑蒙拐骗,好在我机智聪明,这故事那得从......”

温觫礼和气地打断她:“一概都算如何?”

“啊?”少女一脸懵逼,将手头的猪递了过去,“行吧,要多少金子?”

金子,开头就这么壕气,加上她这身行头,估摸是个官二代。

温觫礼想了想,拿出一方算盘清点了一下,“拢共五十文。”

“五十文?!”少女惊叫出声,翻出腰间的荷包,金灿灿的黄金崭露头角,衬得温觫礼的卦摊更是寒酸。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啊,五十文,怎么可能这么便宜啊,我记得找别人算卦都得要一锭银子,你不会真是个骗子吧?”少女一面摸着荷包,一面滔滔不绝,左右摸不到一点碎银子,最后愣是将一锭银子拍在桌上,“剩下的送你,不用客气。”

这货迟早要完。

但钱到手,没有不收的道理,温觫礼二话不说就帮递来的猪算命,没多久,心下也有了结论:“命薄多煞,贫道观它气色,怕是活不下一月了。”

“真的假的?”少女把猪抱回来,“我看它气色红润蛮有精神啊,怎么可能......”

话还没说完,一个响当当的喷嚏就朝着少女的脸发射,糊了她一脸的鼻涕。

少女:“......”

少女:“你妹,死猪你是不是故意的!”

温觫礼不忍直视,默默递了一块方巾过去。

少女放下猪,自然地接过方巾胡乱擦了两把脸:“你治吧,我在边上盯着你看。”

“这位姑娘。”温觫礼尽量委婉地说,“治助需要时日,何不过几日再来取呢?”

“哈?”少女单眼一敛,“靠”了一声拍在摊桌上,“不行不行,你今天就要给我治好它,如果它明天就死了怎么办,你让我找谁交代去,话说回来你不是很厉害的吗?这点小事都没办法分分钟解决吗?”

“照您的说法,”温觫礼说,“是要贫道一日就治好了?”

少女撅着嘴抱臂:“废话,不然呢?”

温觫礼对这句理直气壮的话,颇感压力山大。

她的能力确是一流,但被逐出师门时带下的灵器零星,不过几张黄符、一柄佩剑和一管仙笛而已。

此猪邪灵缠身已久,区区几张普通黄符根本压制不住,若用大器唯恐会有灰飞烟灭之险,必须要她准备一段时间破法。

“喂,你怎么不说话?”

“贫道无法在短短一日解决这件事。”温觫礼感到十足为难,“容姑娘多给些时日。”

“果然是江湖骗子,没这个本事你就别要来装清高了。”少女忽觉愤懑,“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大淮的治安才会如此不堪,若是真的高人,怎么可能会连这样的小事都办不好,你这个冒牌货!”

冒牌货!

温觫礼眸色一冷,皮笑肉不笑地回击:“若是姑娘真不给贫道时间,那就没有治病的必要了,还请回吧。”

“不送。”

少女闻言,气得火冒三丈,一脚踹翻温觫礼的卦摊,骂道:“我呸,你们这群国家败类!不会治病就不要夸乎其词坑人钱啊!”

一时间,空气都弥漫着一股硝烟味。

周围的人被吸睛,纷纷上去凑热闹,少女见涌来的人越来越多,抱起猪准备开溜,却被温觫礼喊住:“姑娘砸了贫道的摊子,就想走了?”

人群火辣辣的视线热切地胶在少女身上。

“当然不是!”少女心虚地喊声,“我是那种人吗?”

无理取闹的幼稚鬼。

温觫礼稍作点评,就听幼稚鬼“土豪气息”发作:“你不要把人说的太难堪,要多少钱,我赔你就是了。”

温觫礼保持冷淡的语气:“若是能用钱解决,想来贫道便不用这么麻烦叫住你了。”

虚伪。

少女不屑:“你这话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

温觫礼脚步稳健,语调平稳:“不敢,只是贫道的卦摊高于俗物价值,如是姑娘执意要走,不妨官府上见?”

少女被怼得哑口无言。

温觫礼见她语塞,就先不同她计较,拾起地上大大小小的杂物,将一锭银子抛还给她:“姑娘请拿好,在下还有事,便不相送了。”

“你——”

你什么你,还不吸取教训吗?温觫礼默默叹气,围观的人群见没什么看头,纷纷散去,就余站在原地的两人。

“你到底想怎样?先说好,本姑娘可不喜欢欠人东西,要杀要剐随你便!”宋柃咬牙切齿地仰头瞪她,温觫礼一笑,反捏住她的下颚。

“不然这样吧,你帮我收份捉妖的红帖,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

宋柃,也就是那个少女,乐颠颠地去了洛川大街小巷的府邸转了一圈,没过几天就摘来了张迎风招展的红帖。

“喂,温觫礼!”宋柃雄赳赳气昂昂地到客厅把红帖往桌上一搁,“单子我给你接来了,我的猪什么时候好啊?”

原本还奄奄一息的小破猪正生龙活虎地吃着三桶米饭。

“吃吃吃,”宋柃走过去指着往米糠上拱得一扭一扭的猪骂,“一天到晚就知道吃,瞧你都胖成啥样了?”

坐在椅子上喝茶的温觫礼默默插了一句:“可能随主人吧。”

宋柃:“.......”

温觫礼展开桌上的红帖,颇有种“闺女初长成”的欣慰感,连看宋柃的目光都柔和了不少:“接单子的事情辛苦了,以后有什么事,贫道可以尽一些绵薄之力。”

“绵薄之力就不用了吧。”宋柃笑嘻嘻地凑过来趴在她身上,“要不你收我徒弟吧。”

温觫礼:“......你先起来。”

“以后我住在这,我花钱,你养家,我养你,怎么样?”宋柃黏糊糊地缠着她,一阵惨嚎:“你可怜一下我这没爹娘要的苦孩子吧!”

“哦?”温觫礼觉得挺有意思,“你打算,包养我?”

宋柃一脸严肃地摇头:“不要说得那么龌、龊,那叫劫富济贫,懂不懂啊懂不懂,不懂不要乱说。”

“劫谁的富,济我的贫?”温觫礼眉眼弯弯,凑到她面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清澈见底的眼,“嗯?”

“还能劫谁的,”宋柃面红耳赤地站起来,挺直腰板,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我自己的。”

温觫礼闻言一怔,轻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笑什么笑!”宋柃的脸更红了,“温觫礼你够了啊,调戏小姑娘算什么本事,等等你怎么转移话题这么快啊,你到底收不收我做徒弟啊?”

温觫礼好整以暇:“你拜过几个师父了,宋小姐?”

“拢共就三个。”宋柃掰着手指,突然“唉”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我拜过师父的,谁和你说的,好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真是看错你了,哎呀我的天呐——”

“宋小姐。”温觫礼无语地打断她,“是你自己和我说的。”

宋柃想了想,好像确实是和温觫礼念叨过,忙嘿嘿一笑,“那可是漂泊江湖万里,五大三粗的汉子啊,而且他们那些三脚猫功夫我都会了,你修炼的东西清奇,到时候说出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多风光啊——”

三脚猫功夫?你拜的那几位貌似是江湖排行榜前十的绝顶高手吧。

“谢谢。”温觫礼微笑着打断她,“我不收徒弟。”

宋柃不依不饶:“那道侣呢?”

温觫礼“噗”地一下喷了出来。

“宋小姐,我们俩都是女的。”温觫礼提醒了一句,宋柃气得跺了跺脚,“谁知道怎么跟着你啊,这不是没办法嘛,还有,道侣怎么了,嫌弃我啊?我还不乐意呢!”

温觫礼笑了笑:“要留下来,你倒是直接说啊,这么拐弯抹角的做什么?”

其实两人的关系早就在几天的相处下缓和了许多,如今无仇无怨,又意外发现对方并不难相处,也算是半个朋友了。

既然是朋友,跟着就跟着吧。

“真的啊?”宋柃眼睛一亮,“那有没有考虑一下把你的那些歪门邪道教给我一下?”

温觫礼:“......想得美。”

该扯的垃圾话扯完,两人洗脸刮面后就动身去了越府,来接待她们的是位仪表端庄的中年男子,几人客客气气地寒暄了一番,纷纷入座。

“我这千盼万盼,可终于把仙姑盼来了——”刚坐下没多久,越老爷就开始长吁短叹,“不过仙姑瞧着面生,不知贵派何方啊?”

温觫礼礼貌地笑回:“草芥而已,无门无派,越老爷抬举了。”

话音一落,越老爷的脸色就变了,凑过去和宋柃咬耳朵:“你这举荐过来的人没问题吧,我怎么觉得......”

宋柃脾气冲得很,见不得别人质疑她,直接就捶桌大声嚷嚷:“好啊你,老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我好不容易从泺水拜访到你家多困难吗?虽说我俩认识也没多久,但这对一个蛮有信誉的人来说那是极大的羞辱你知道吗?”

越老爷在心里唏嘘了一声,表面还是连声赔礼:“不敢不敢。”

果然,官职压制这种东西还是挺强大的,只不过见了人家的闺女就客气成这样,要是没名没分得来,那可得被赶出去了。

温觫礼暗暗押了口茶,微笑着说:“越老爷,开门见山的说吧,令媛到底发生了何事?”

“唉——”越老爷叹了声气,这才娓娓道来。

三个月前,越老爷捧在心尖尖的独女越霖不知为何,性情大变,举止怪异不说,还老是拿腔作势,深更露夜非要跑到庭院内拈花唱戏。

越老爷见到闺女这样,忙请了人来除,然而女儿的病情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更厉害了,空气中还时常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臭气。

“臭气?”温觫礼眉头一蹙,就听越老爷解释,“是,白天倒不见得,入夜就颇为浓重,将府内的人都熏得晕了过去。”

“有点恶心。”宋柃撇撇嘴,含下一块糕点,“不过我倒想知道,你那女儿大半夜唱戏,唱的是什么?黄梅戏吗?”

“非也。”越老爷委婉地说道,“似乎是坊间流传出来的。”

“没错。”一声清清朗朗的声音衔接上越老爷的话,朝声源望去,就见一厮徛立在门前,腔正字圆地道:“是坊间流传的十八摸。”

三人“噗”地一声齐齐喷茶。

宋柃一脸悲痛欲绝:“真是民风低劣啊,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妖,不过门前这位,看来你很懂啊?”

“以前听说过罢了。”来人上前一步,“温师姐。”

温觫礼放下茶盏,定睛一看。

眼前人看来一副清流派头,却戴着个不伦不类的黄冠,身穿青布制成的宽袖道衣,可关键这人身板短小,袍子不合身得紧,滑溜溜地往下掉,蹦跶着十方鞋理衣服的样子,十分滑稽。

来人迈入大厅,中规中矩地鞠了个礼:“在下尹道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神话传之第八章(8)

    这理由牵强吗?牵强!还不是一般地牵强!而且,谷雨时自认,这语气还相当地欠!不以为然中透着做作的漫不经心!这陆明深要是信了,她都觉得那是他降智了。于是乎,谷雨时默默地将身子沉了下去,头也垂得低低的,她丝毫不敢去看陆明深此刻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她想,那一定会很精彩!半晌,头顶上方传来陆明深那半夹魅惑的温润

  • 山海天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没事的,没事的。”欧阳杰自然是也顾不得其他了,怀抱着这在他心里像一块璞玉似的女人,他竟也想不出说什么话来安慰。跟在后面的车上也陆续有人下来询问情况:”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晓柔,晓柔她说,她预感到我们再前行的话,可能会遇到连环车祸。”其实欧阳杰也觉得这么说很荒唐,但是钟晓柔的表现让他不得不相

  • 都市之至尊渔场在线阅读第一章

    白云悠悠,绿草茵茵,廊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像是在为坐在屋檐下的少年们伴乐。面容青涩的少年们统一穿着碧绿色的弟子服,有男有女围坐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谈着修真界的事。一男弟子道:“仙梦宗宗主要举办合籍大典了!”仙梦宗主素灵玉,乃是他们修真界一大名人。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她法术高强,在二十岁时就成为了

  • 武侠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比利决定对自己人揭露沙赞的马甲。而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干扰魔法,显然很好的「理解」了这句话。具体体现,可以参照蝙蝠洞里此时工作中的超级计算机。它彷佛突然学会自主升级,并且突破性能枷锁,成功破开往日调查相同方向总会遇上的死胡同,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高效为数据库里的「沙赞」档案夹内部添砖加瓦。得到蝙蝠侠的

  • 大无名神双宿双飞,离开黑木崖(求鲜花!求评价!求收藏!)

    任盈盈再次见到叶白的时候,感觉面前的男人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什么变化她不得而知,只知道叶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习武之人身上自然有一股锋锐之气,武功越是粗浅,这股锋锐之气就越是浓重,所以很多江湖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很不好惹。反倒是那些身负绝学的高手,平日里不显山漏水,就和平常人一般朴实。叶白此时不但内

  • 神奇宝贝:末世娘化召唤在线阅读第八节

    习惯了一个人独居的我,生活总是显得很随意。因为大脑神经兴奋度太强,即便已经有十五个小时没有入睡,我的大脑依旧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倦意略浅。便在我寻思着利用我自己编制的翻墙软件进入英国国王学院设计与科技研究机构盗取其内部用光学人像识别软件以及语言转化手段数字化的大量资料典籍,来为书内的世界构架准备大量资

  • DC:我的儿子是海王之⑧歌妓(8)

    天熙朝的版图和顾怜记忆中的游戏地图其实是差不多的,同样是九州大陆。记忆里的中原、东海、南蛮、北漠、西域等地,这里都有,而她记忆中的那些城池,这里也有。唯一不同的是,天熙朝的都城并不在游戏世界中的多朝古都长安,而是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也就是闻名千古的金陵城。不过在天熙朝,金陵不叫金陵,这个名字太晦气了

  • 拯救世界之后,我又成了审神者在线阅读怨憎未相复

    第008章怨憎未相复裴红景还没有想到丽藻会是这样看自己,“丽藻还把我看的真准呢,我的确是从来没有沾染过血。”说话的这一刻,裴红景终于明白老族长的用心良苦了,为何从来不让她吃荤腥。一旦沾血,就会让周身的仙气沾染上污秽,变成狐妖的妖气,狐仙和狐妖本来就两个概念,若是她沾染了血气和荤腥,想必那天雷劫更是恐

  • 魔君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2章

    刘氓对着杨戬和吕洞宾一指“你们俩跟我过来”再看这哮天犬一副可怜的样子,躺在那鲜血流了好多,简直不忍直视,刘氓暗想这吕洞宾也太狠了,咬的这么重。“老君,把哮天犬带到你的诊所,让他们把伤口包扎好”“是,氓哥”太上老君赶紧答道。杨戬和吕洞宾跟着刘氓走向凌霄殿,千里眼等围观群众都各自散去了。五年来,刘氓在天

  • 混沌神龙途在线阅读第六节

    今日的阳光很是灿烂,灿烂的众人只是在阳光下行走就流了一身的汗,这会儿,正是正午,太阳比起早晨时更是金光灿烂了,简直快要把“我很热,出来就晒死你”几个大字写脸上了,事实上它还真写脸上了。而此时,我们元阳朝的三皇子殿下就那么坐在了亭子里,这亭子是朝阳的,太阳此时正好把亭子给照的可亮可亮了,所以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