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我被穿越的那些日子之第十章(10)

2021/4/9 7:01:49 作者:没惹谁 来源:17K小说网
我被穿越的那些日子
我被穿越的那些日子
作者:没惹谁来源:17K小说网
如果有一天,有一个黑车司机要给你算卦,不要犹豫,拿起板砖掀他脸。我叫郝强,我是神仙预备役,我很烦,谁都别惹我。

梁莹莹和张寰前后脚到家的。

梁莹莹接到王姨的电话就立刻给张寰打电话。但王姨给她打完电话也给张寰打了电话,所以梁莹莹拨过去就是占线。

张寰挂了王姨的电话后立刻给张雁声打电话,梁莹莹拨过去又是占线。

这种情况下就特别容易气急攻心。

最终梁莹莹拨通了张寰的电话时,那尖利的声音差点刺破张寰的耳膜。

张寰哎哟一声,没好气地说:“你叫唤什么叫唤!雁雁打硕硕?我知道。我给雁雁打过电话了,没什么事。”

梁莹莹哭叫:“你居然说没什么事?硕硕从出生就没被别人打过!你女儿都十五了!硕硕才多大点?这要打坏了怎么办!你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张寰说:“不会打坏的,我跟雁雁通过电话了。雁雁保证了,就打屁股。你放心,雁雁有分寸。”

十五岁的张雁声,还没有染发,没有纹身,没有抽烟喝酒,逃学旷课。她虽然经常跟梁莹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但作为一个长期修习跆拳道和散打的人,她却从来都没对她如此讨厌的人动过一次手。

在张寰心里边,张雁声依然还是个好孩子。

昨天晚上她在长辈们面前的表现就特别孝顺,特别得体。他亲妈都夸他闺女长大了,懂事了。

张寰因此对张雁声还是有点信心的。比对张硕成的信心大得多了。实际上,他接到电话听说张硕成被张雁声打了,根本没有问为什么就觉得他肯定是罪有应得。

张硕成被打,张寰竟然选择相信张雁声?

梁莹莹差点气死。她早就看出来了,张雁声虽然是个赔钱货,可在张寰心里面还总有点分量。

梁莹莹最气不过的就是这个,在她心里,这个家将来都应该是张硕成的。凭什么让张雁声一个丫头片子在张寰心里边占那么大一片地儿?是不是将来,她还要分走张硕成的家产啊?

但梁莹莹也不敢对张寰发脾气。她是二奶上位,靠的是生了儿子。要没生出儿子来,她带着张鹤翎,可能也就那样被养在外面,一直养下去了。

张寰是丈夫,也是金主。

梁莹莹于是哭,哭着逼张寰立刻回家去。张寰没办法,加上也有点担心,挂了电话也从公司出来,往家去了。

两个人前后脚进家。张寰一回来,就听见大厅里张硕成又嚎啕,梁莹莹在叫骂。

但楼上很安静,张雁声根本没露脸。

梁莹莹叫骂里夹了脏话,张寰皱了皱眉,喝道:“说什么呢!注意点!”

梁莹莹这才收口。在张寰面前她还是注意形象,不说脏话的。立刻改成一副眼泪汪汪梨花带雨的模样,哭惨:“你看看硕硕的屁股,他长这么大我都没这么打过他……”说着就哭起来。

张寰对张硕成说:“把裤子脱了给爸爸看看。”

张硕成指望着爹妈给他报仇呢,当下立刻一弯腰,把短裤和内裤都撸到脚腕,脱了个光溜溜!

扒在楼梯拐角那里偷看的张鹤翎立刻捂住了眼睛。

张寰:“……”

张寰检查了一下,张硕成的屁股上确实有挺多道红印子。当时应该打得挺疼的。但也就是红印子罢了,别说伤筋动骨,就连皮都没破一点。

张寰就放心了。

“没什么事。就打了顿屁股而已。”他说。

梁莹莹哭都哭不下去了。这说的还是人话吗?这被打的可是他亲儿子啊!

梁莹莹当场不干了:“她凭什么打我儿子!她都多大了!硕硕才多大点!啊!她这是虐待儿童!”

张寰却问张硕成:“你干什么了,把你姐惹急了?”

张硕成却支支吾吾起来。一听就知道是有猫腻。

张寰往楼上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张鹤翎在楼梯那儿探头探脑的,他便喊:“鹤鹤,去把你姐姐喊下来。”

张鹤翎飞快地跑上楼去敲门:“姐!爸妈回来了!张硕成告你状呢!姐!爸叫我喊你下去。”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知道了。”张雁声皱眉,“你那么慌干什么?稳着点。”

张鹤翎吐吐舌头,跟在张雁声身后一起下楼了。

到了楼下,瞥见梁莹莹那一脸愤恨,张雁声就倒胃口,直接移开了视线。

“爸,你打她,你快打她!”张硕成恨恨地摇着张寰的胳膊,希冀张寰能给他报仇。这会儿爹妈都在场,他又成了一条好汉,天不怕地不怕了。

张寰语重心长地跟张雁声说:“怎么回事啊?怎么还跟弟弟动手了?他做错什么,你当姐姐的好好跟他说嘛。”

又来了,这副和稀泥的口吻。

张雁声恍惚想起来,的确这个时候,张寰都还是和稀泥的态度,两边都不帮的。后来,是她自己也越来越不像样子了,张寰才逐渐开始站在梁莹莹那边。

张雁声收敛神思,瞟了眼依偎在张寰身边的张硕成。小孩子的直觉真是敏感,很知道在这个家里谁才是真正说话管用的那个人。

“张硕成。”她说,“你告诉大家,你干了什么。”

她一开口,冷冷的语气就让张硕成抖了一下,但他随即揪住了张寰的衣角,又来了劲:“我什么都没干!”

张鹤翎先忍不住,喊出来:“你胡说!你都跟姐姐承认过错误了!”

梁莹莹一巴掌甩在她肩头,瞪她:“闭嘴!一边儿去!”

死丫头,一点不会说话,不知道自己该站哪一边。

大人情急之下的力气对小萝莉来说还是很痛的。张雁声清清楚楚地看见张鹤翎的嘴扁了下去,眼睛里挂了委屈的泪花。

张雁声大怒!

她这火/药桶的脾气,原也不是重生一天两天就能改过来的。该爆的时候还是会爆。

她一把把张鹤翎拉到了身后,音量陡然就提高了:“你干什么!”

梁莹莹并不怕十五岁的张雁声。这女孩子家教太好了,她甚至连脏话都不会说。要不是顾忌张寰,梁莹莹能用脏话不重样地连骂她三天三夜。

而且她也从来不动手,她生起气来也只会提高声音,既不懂得借势也不懂得示弱。

实际上,梁莹莹早发觉了,张雁声越是吵闹,张寰就越是离她远一分,离自己近一分。她因此也经常故意搞些小动作撩她发脾气,让张寰越来越不喜欢她。

梁莹莹眉毛一挑,挑衅说:“我教训我自己的女儿,怎么了?我女儿有妈,她做错了,她妈就得管她。”

梁莹莹还伸手去拉扯张鹤翎,想把她从张雁声身后拉出来,当着张雁声的面好好教训死丫头一顿。

让她知道有妈和没妈的区别!

这话实在刺耳了。连张寰都皱起了眉头。他正想呵斥梁莹莹,却突然看见张雁声闪电般地出手,直接扼住了梁莹莹的咽喉!

张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娇妻身体飞出一个弧线的轨迹,被自己的大女儿单手扼着喉咙按在了沙发上!

梁莹莹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叫,便已经失声,身体有了一瞬的腾空,最后摔进了沙发里。脖子上的那只手像鉄钳一样。

她攥住张雁声的手腕想掰开,可根本掰不动。张雁声只用单手扼住她,就将她牢牢地扼在了沙发上。

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所有人都吓傻了,包括在楼梯口和走廊里偷偷观望的阿姨们。

张寰也傻眼了。他女儿虽然从小就练跆拳道和散打,小时候经常拿奖状回家,可她、可她也没有这么厉害吧?

梁莹莹可是野模出身,她比张雁声还高呢!

刚才那一下子,张雁声瞬间的爆发力,让人心脏都停了一瞬。这一瞬结束后,张寰还张着嘴,没有反应过来。

张鹤翎也傻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竟然是张硕成。

他尖叫一声“你放开我妈”,本能地就朝张雁声扑过去。

张雁声还空着的那只手一伸,捉住了他肩膀一拨一甩,张硕成还没反应过来就原地转了个圈,扑到在另一个沙发里,懵了。

张鹤翎叫了一声:“姐!”

张寰如梦初醒,霍地站起来伸手:“干嘛呀,干嘛呀。雁雁,雁雁!先放手,咱先放手!”

张雁声大喝一声:“别过来!”

虽然只是个少女,可这一喝的气势,竟然把张寰给震住了。张寰伸着手臂张着手,却不敢上前硬拉。

梁莹莹吸不进氧气,张着嘴,双手胡乱扑打。可张雁声一加力,她就只能攥着张雁声的手腕翻眼白了。

看着吓人。

“你的孩子有妈妈?”张雁声冷笑,“那怎么不见他们的妈妈管管他们呢?”

“你儿子今天干了什么?他跑进我的房间里,偷我的东西!”

“觉得游戏机不算东西是吗?一台游戏机几千块,偷窃罪入刑可以判三年了。这你怎么不管了?”

“张鹤翎说句实话,你就要打要骂的?在我面前抖威风是吗?”

“我告诉你!这个家我在一天,就轮不到你来抖威风!”

“张鹤翎没做错事,你敢动她一下,我就动你十下!”

“张硕成做了错事你当看不见,没关系,你不管,我这个当姐姐的替你管!”

“只是你记住,从今以后,要是再敢当着我的面提一句‘有妈没妈’的话,我就让你的孩子都没妈!”

从前她多傻呀,因为老跟梁莹莹吵架生气,就不爱回家。

高中时候开始学坏,逃学旷课,三天两头的不着家。后来大了,更是几个月半年的不回来一趟。

这个房子,这个家,就彻底从她的家变成了梁莹莹的家。

鸠占鹊巢!

这明明是,她出生长大,到处都充满了和妈妈的回忆的家!

怎么能让给别人!

梁莹莹算什么东西?

妈妈去世了,她张雁声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神话传之第八章(8)

    这理由牵强吗?牵强!还不是一般地牵强!而且,谷雨时自认,这语气还相当地欠!不以为然中透着做作的漫不经心!这陆明深要是信了,她都觉得那是他降智了。于是乎,谷雨时默默地将身子沉了下去,头也垂得低低的,她丝毫不敢去看陆明深此刻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她想,那一定会很精彩!半晌,头顶上方传来陆明深那半夹魅惑的温润

  • 山海天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没事的,没事的。”欧阳杰自然是也顾不得其他了,怀抱着这在他心里像一块璞玉似的女人,他竟也想不出说什么话来安慰。跟在后面的车上也陆续有人下来询问情况:”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晓柔,晓柔她说,她预感到我们再前行的话,可能会遇到连环车祸。”其实欧阳杰也觉得这么说很荒唐,但是钟晓柔的表现让他不得不相

  • 都市之至尊渔场在线阅读第一章

    白云悠悠,绿草茵茵,廊檐下的风铃叮叮当当地响着,像是在为坐在屋檐下的少年们伴乐。面容青涩的少年们统一穿着碧绿色的弟子服,有男有女围坐在一处,叽叽喳喳地谈着修真界的事。一男弟子道:“仙梦宗宗主要举办合籍大典了!”仙梦宗主素灵玉,乃是他们修真界一大名人。原因有二:第一是因为她法术高强,在二十岁时就成为了

  • 武侠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比利决定对自己人揭露沙赞的马甲。而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干扰魔法,显然很好的「理解」了这句话。具体体现,可以参照蝙蝠洞里此时工作中的超级计算机。它彷佛突然学会自主升级,并且突破性能枷锁,成功破开往日调查相同方向总会遇上的死胡同,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高效为数据库里的「沙赞」档案夹内部添砖加瓦。得到蝙蝠侠的

  • 大无名神双宿双飞,离开黑木崖(求鲜花!求评价!求收藏!)

    任盈盈再次见到叶白的时候,感觉面前的男人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什么变化她不得而知,只知道叶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习武之人身上自然有一股锋锐之气,武功越是粗浅,这股锋锐之气就越是浓重,所以很多江湖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很不好惹。反倒是那些身负绝学的高手,平日里不显山漏水,就和平常人一般朴实。叶白此时不但内

  • 神奇宝贝:末世娘化召唤在线阅读第八节

    习惯了一个人独居的我,生活总是显得很随意。因为大脑神经兴奋度太强,即便已经有十五个小时没有入睡,我的大脑依旧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倦意略浅。便在我寻思着利用我自己编制的翻墙软件进入英国国王学院设计与科技研究机构盗取其内部用光学人像识别软件以及语言转化手段数字化的大量资料典籍,来为书内的世界构架准备大量资

  • DC:我的儿子是海王之⑧歌妓(8)

    天熙朝的版图和顾怜记忆中的游戏地图其实是差不多的,同样是九州大陆。记忆里的中原、东海、南蛮、北漠、西域等地,这里都有,而她记忆中的那些城池,这里也有。唯一不同的是,天熙朝的都城并不在游戏世界中的多朝古都长安,而是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也就是闻名千古的金陵城。不过在天熙朝,金陵不叫金陵,这个名字太晦气了

  • 拯救世界之后,我又成了审神者在线阅读怨憎未相复

    第008章怨憎未相复裴红景还没有想到丽藻会是这样看自己,“丽藻还把我看的真准呢,我的确是从来没有沾染过血。”说话的这一刻,裴红景终于明白老族长的用心良苦了,为何从来不让她吃荤腥。一旦沾血,就会让周身的仙气沾染上污秽,变成狐妖的妖气,狐仙和狐妖本来就两个概念,若是她沾染了血气和荤腥,想必那天雷劫更是恐

  • 魔君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2章

    刘氓对着杨戬和吕洞宾一指“你们俩跟我过来”再看这哮天犬一副可怜的样子,躺在那鲜血流了好多,简直不忍直视,刘氓暗想这吕洞宾也太狠了,咬的这么重。“老君,把哮天犬带到你的诊所,让他们把伤口包扎好”“是,氓哥”太上老君赶紧答道。杨戬和吕洞宾跟着刘氓走向凌霄殿,千里眼等围观群众都各自散去了。五年来,刘氓在天

  • 混沌神龙途在线阅读第六节

    今日的阳光很是灿烂,灿烂的众人只是在阳光下行走就流了一身的汗,这会儿,正是正午,太阳比起早晨时更是金光灿烂了,简直快要把“我很热,出来就晒死你”几个大字写脸上了,事实上它还真写脸上了。而此时,我们元阳朝的三皇子殿下就那么坐在了亭子里,这亭子是朝阳的,太阳此时正好把亭子给照的可亮可亮了,所以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