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论妖精宿主的渣属性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4/9 11:56:03 作者:卿曲 来源:17K小说网
论妖精宿主的渣属性
论妖精宿主的渣属性
作者:卿曲来源:17K小说网
秦歌很渣,而且还是渣破天际的那种,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指责她。但是在秦歌渣了356个人生赢家后,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系统,并表明可以让她尝尽各种各样的人生苦乐后。秦歌异常兴奋的表示,很好,快开始吧!系统一脸懵逼,想象中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有出现,宿主你这么兴奋,这让我很是不安啊!于是早就厌烦了这里的秦歌和一脸懵逼的系统就这样走了。徒留下被抛弃的一群人伤心欲绝。不喜勿喷本文暂时无固定男主。

第二天一起床,亦俏先洗了头,站在阳台一边哼歌一边吹头发。只消片刻,楼下就围了一小群人。

许竹百年不遇的睡过了头。

被时有时无跑调的歌声吵醒,他顺着歌声转到楼侧一瞧,晨练的爷爷奶奶在楼下围了一圈,都直着脖子冲着三楼,为首的是诗人和画家。

许竹转身往楼上一看……

一瞬间,他瞳孔缩紧,毛发竖起,经过睡眠松弛的脑神经,像突然被人往两边一抽,绷紧到撕裂。许竹按住太阳穴,一张俊脸顿时皱成包子。

围绕周身不肯散的瞌睡虫,立刻鸟兽散。

楼外墙有一架防火楼梯,栏杆攀附着枫藤,阳台上偶尔会晾着洗干净的棉围裙白T恤,阳光斜照,风一吹,红砖墙上枫藤浮起一阵波澜……

然而此刻,这一幅质朴无华岁月静好的图景,被三楼阳台吹头发的亦俏破坏干净。

吹头发就好好吹,只围了一条浴巾吹头发是嫌屋里太热了,还是楼下人眼睛都瞎了?

亦俏把一头漂亮的蛋卷长发拢到身侧,手指伸进发间,有一下没有一下的梳着,风将发丝吹得流苏浮动,泛着铜红的光泽。

这哪里是吹头发,简直在拍摄洗发水广告!

要命的是那浴巾。被这条该死的浴巾一裹,曼妙身形一览无余,真的是……太有料了吧。

最令许竹火大的,她戴着耳机,跟着什么鬼歌瞎哼哼,走调走破天际,竟还很享受的闭着双眼,跟着摇晃身体。

许竹的起床气直冲云霄,三步并两步冲上楼,一把夺过吹风机,冲她低吼道:“把衣服给我穿好!”

她态度轻慢“嗯?”了一声,慢悠悠摘下耳机,懒懒的抬起眼皮,但是,当对上许竹双眼的一刹,她眼皮登时一跳,气势瞬时弱掉。

“我警告你!想在这住,就把衣服给我穿好!”他的声音压得低的不能再低,像只有她能听清的耳语,可尾音沙哑像磨刀声般令人不寒而栗。

哼!亦俏强装淡定,转身甩了许竹一脸水,进了屋,脚下发颤,两只脚险些没捣腾过来。

这家伙超凶!她心里嘀咕,那个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少年去哪儿了?

不过亦俏也不是吃素的。她从LV箱里拎了条瑜伽连体衣出来,套上了。

除了脖子,全身都包严实了,但它紧身啊~~

亦俏玲珑的身形被完美勾勒出来,而且,还是裸色,简直像……额……

亦俏大摇大摆的正要出去,被许竹一把抓住胳膊,“干嘛?穿上衣服也不行?”

可这毕竟是件衣裳,许竹也没话好说。

“你不能找件正常点的?”他别着脸,不看她。

“你管太宽了,竹先生。”说着亦俏一甩头,扬起下巴走上阳台。

那架势分明是走上了光芒万丈的舞台。

许竹无奈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眼不见为净,咬着后槽牙下楼了。

岛上日照充足,太阳正从东方徐徐升起。亦俏铺开瑜伽垫,伸展身体做了个拜太阳式。

接下来,她的身体折叠成各种撩人姿势,哪里是做瑜伽,简直是极尽所能展示她美丽的身材。

当她缓缓弯下腰,做出诱人猫式,楼下传来一声低呼。

遛早的爷爷奶奶就是看个热闹,手岛荒凉避世,最多是些搞艺术的神经病徘徊于此,很多年没见过这么水灵灵的姑娘了。

隔辈人不觉得她妖精,反而喜爱她的青春活力,像看待一只调皮又漂亮的小花猫。

可是同龄人就……

诗人终于按捺不住,举起别人家墙跟的一盆月季花,对着三楼喊道:“美女~我能请你喝咖啡吗?”

亦俏探出头,大墨镜从鼻梁滑下半寸,忽闪着假睫毛说:“空腹喝咖啡伤胃。”

话音刚落,防火楼梯传来“腾腾腾”脚步声,画家端着托盘,火急火燎冲上三楼,送到亦俏面前,殷勤的说:“怎么能让美女饿肚子?”

亦俏一看,托盘中有可颂面包,小块黄油,培根煎蛋,还有一杯冒着热气的拿铁。

“噢~亲爱的,你太贴心了!”说着她奖赏般的拍了拍画家的脸颊,划过络腮胡下巴,手指似有若无的一勾,男人即刻笑开了花。

亦俏撕开面包丢进嘴巴。

诗人也不甘于后,一溜烟跑回花店,抱了一捧红玫瑰,送上阁楼,娓娓道:“这花叫可里奥帕特拉,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是每个诗人愿意歌颂一生的缪斯。”

亦俏接过玫瑰,装模作样的闻了闻,“太美了,你真是个绅士。”赞美完,顺手往一只旧花瓶里一戳,继续抹她的黄油,叉起一块培根。

“我为你写了一首诗,愿意听一听吗?”诗人已经眼望晴空,举起了诗集。

“念吧念吧~”亦俏喝下一大口奶油蘑菇汤,含混不清的说。

诗人开始念诗,画家在她头顶撑起阳伞,亦俏专心致志的咀嚼这盘美味无比的早餐。

再一次印证漂亮脸蛋的力量。芭比粉的诱人嘴角得意上扬。

吃得盆干碗净,亦俏掩嘴打了个饱嗝,这顿早餐是被赶出亦家后,最好吃的一顿了。她满心欢喜。

“真的是你做的吗?”亦俏问画家。

画家疯狂的点头。

“也太好吃了吧~~”亦俏夸张的赞美,漂亮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喜欢我天天给你做!”画家许诺。

“好!就这么定了!”

诗人一瞧着急的挤到两人中间,“我可以每天都为您送花,最新鲜,最美的。”

“噢~你真的太好了~” 亦俏喜闻乐见,“为了感谢你们,请到我房间来喝杯茶吧。”

两个男人点头如捣蒜,乐开了花。

可是一进屋,两人都傻了眼。

亦俏若无其事,拎起一只出土文物似的水壶打了水,在布满蜘蛛网的灶台上找开关,炉子竟然被她点着了。

画家诗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敢吭声。

然后,她从杂物堆里翻出一把断了腿的椅子,一张弹簧外露的霸气沙发,没有茶几,推过来一个破木箱子代替。

“请坐!请坐!”亦俏热情的邀请他们坐。

碍于美人面子,诗人先在沙发沿勉强找了一角,画家大剌剌坐上椅子,马步扎得稳当,都看不出椅子缺了半只腿。

这时候,水壶发出哨声,刚响时好像只刺猬在屋里闷声咳嗽,冲出壶嘴的蒸汽带着水垢渣。

亦俏跟没看见一样,吹了吹茶杯里的灰,倒了两杯开水。那是混杂了白色水垢褐色铁锈的两杯水。

“噢~天哪~”她好像才发现一样惊叹道。

诗人“蹭的”蹿起来,“怎么能让这么美丽的人住这种鬼地方!”

“对!许竹简直不是男人!”画家义正言辞的叫嚣。

亦俏好像被人戳中了伤心事,脸上笑容忽然垮掉了,哭丧着脸叹气道:“没办法,我一个弱女子,什么都不会,也没人帮我……”

“我来!”

“我帮你!”

“真的吗?你们太好了!”亦俏给了两个人大大的爱的抱抱。

在爱的抱抱的激励下,画家和诗人一个变身修理工,一个变身粉刷匠,叮咣唔呲的在三楼挥汗如雨,任劳任怨的打扫起来。

这……就是“爱”的力量!

想着晚上有收拾一新的房间,亦俏心情一片大好。换了件波点紧身裙,哼着some boy kiss me,some boy hug me……^^下了楼。

许竹在做今日甜点最后的装饰,捏着樱桃柄,裹上糖浆,小心翼翼地搁在奶油上,端端正正,刚好在三角奶点的正中间,机器人也不过如此了。

许竹目光专注,屏息凝神,不知道的以为他在显微镜下搞科研。

不过,当楼梯口传来的一声歪歪扭扭的I am a material girl~~他一失手,樱桃像滴泪珠“啪嗒”一声歪出了平分线。

许竹今天有点不一样。

乱糟糟的头发整理过,在脑后扎了个小辫,下巴的青茬也不见了,他整个人显得颇为清爽,眉目间的英气浮现出来了。

亦俏暗暗窃喜,晃荡着手包走过去,“啊~~手岛人民真是热情~我都不用动手~不像某些人……”她意有所指的看向他,依旧一抬腿坐上岛台。

专注甜点视她如无物的许竹,在她坐上料理台的一刻,倏地侧头。

发现他瞪着自己短裙下的大腿,亦俏挑眉,笑得更加得意。

她捏起一颗樱桃,张开嘴,鲜艳欲滴的果子衔在唇瓣间,她看向他,轻轻慢慢的咬下去。

许竹皱起眉心,闭上眼,一副隐忍模样。

亦俏心里笑开了花,撩不到的男人就让他嫉妒。

许竹逼近她,一只手攀上腰,另一只摸上了大腿……

这么急?!亦俏眯起眼,拍着他的脸颊,轻声道:“收拾这么帅干嘛?”

手指在他下巴磨蹭,感到须后水的凉意,“还刮了胡子,是因为我么?”

许竹歪着头,轻笑一声,俯下身——推!

亦俏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推下岛台。

“你!你干嘛?!”亦俏恼羞大叫。

“消毒。”他说着拿起喷壶,往亦俏坐过的地方猛喷。

“你!你!你神经病!!!”

许竹无视她的咆哮,用一干一湿两块毛巾反复擦拭。

亦俏气得直跺脚,转身就走,却被他叫住。

她以为他要说什么好话……

“料理台是无菌区,别随便坐!”

竟敢命令我?!亦俏摔上门走了,走出几步又折返,打开冰柜,拿了两个最贵的甜点,顺手把三颗雪媚娘都装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生撩人在线阅读第九节

    第9章这还真是……一期一振深深地叹了口气。时之政府交付给他们的这个责任,未免也有些过重了。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绝对不会推卸掉这样的责任。虽然说刀剑的付丧神们在刚刚诞生的时候都还只是像是人类的小孩子一样对于这个世界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和是非善恶观,但是好在他们的上一任审神者是位非常好的人,一直都很努力地

  • 总裁请慎重第六章在线阅读

    德川很快就发现了,这小鬼根本就不是个能安分几秒钟的人。只不过在网球场旁边转一圈,就招惹来几个高中生。这种体质真叫人无奈。龙马挽起袖子说上就上,很快发觉不是每个高中生都有德川和也的那种恐怖实力——准确地说,很多人连她这个小学生都不如,还会耍赖,玩花招。就当做热身好了。“速战速决吧。”德川有些看不下去了

  • 末世剑士异界纵横在线阅读第2章

    苏善在做梦,梦里面是烽烟弥漫的战场,远处是黑压压的一片敌军,那青色的狼图腾旗帜在狂风中招展,她被那些受了他们苏家无数恩惠的城中百姓五花大绑地推上了城墙,绑在了高高竖起的旗杆上。安阳城是边塞重镇,原本是由苏家带领十万精兵镇守,然而北边罗阳城北围,狼烟滚滚,扶摇直上,一封接一封的求援信送来,苏将军带领七

  • 宿敌为我殉情了之魅影(2)

    虚幻漂浮的空间里,只有光的交错,无数漂浮的光团游弋在狭窄的环境内,在往前延伸,则是没有概念的虚无。一双幽绿眼眸随意地扫过这个寂静的空间,轻车熟路用手中权杖挥散浮游的光团,一步一步走向浮光密集的深处。“Well,Well。”优雅的男声虚伪地发出庆贺,男人穿着得体的礼服,仿佛刚从觥筹交错的宴会中退场。脚

  • 王者荣耀排位系统的制裁第4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秦铮来说,并不难猜测。秦一根把那株何首乌交给了这个修士,条件便是让这个修士带着秦铮走,并且传给秦铮修炼法门,让秦铮能够修炼。在那个修士带秦铮离开之后不久,秦一根便拿出一株普通的何首乌,后来便传出了‘广西省玉林市陆川县一个老农谎称捕捉到活着的何首乌以卖高价’的新闻。就在这件事情平静之

  • 影视:从生化危机开始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不容易赶到餐厅,还是迟了那么一个小时。店长是个中年胖女人,特别的刁钻刻薄,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人。也许是因为苏青蕊长得漂亮,更或者是她脾气好,店长王悦就特别针对苏青蕊,站在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苏青蕊,我电话里面没有跟你说清楚是不是?让你马上来上班,你看看你,这都多久了。”“店长,我让我朋友帮我看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10节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石猛,十二岁那年,读进了黎平先锋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在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去恋爱,更加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坐在一个女孩身边,心跳因女孩的一举一动而有着奇妙变化,这一切只是因为,从一开学就喜欢上了。天真可爱是女孩的性格,学习是唯一的强项。这就是李文娟,这就是

  • 月岚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商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中二本质还算明了,放在后世,他也就是熊孩子的级别。但是,遇上他的病友【并不是】比干之后,商容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比干比起来,他妥妥儿的五好少年一枚好么!遇上比干之后,商容终于能直面一直想把他塞回娘胎重造一遍的老爹商恪了。这么想着,商容庆幸之余,对现任商王,也就是

  • 混沌归元诀兽化的原因

    当秦墨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回到房间的秦墨,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地,他此时无心收拾。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兽化与那枚兽妖蛋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但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通过吃掉兽妖蛋完成兽化的。任何资料,任何人都未有提到过。所有关于兽妖蛋的记载都没有特殊之处。再次想起官方对

  • 天下第一删档重来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谓无罪而死:或寿命未尽,错投药故,或不顺药法,或无看病人,或饥渴、寒热等夭命,是名横死。民间特别畏惧这些横死者,将其称为“厉”,认为他们不能进祖宗坟地,不然会化成尸妖遗祸子孙。人死为鬼,横死者的鬼魂自然是厉鬼。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因仇恨而存在,并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意识,喜欢无差别杀戮,所有被杀者的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