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正文

我!认真就变强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4/9 2:38:12 作者:棕熊医生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认真就变强
我!认真就变强
作者:棕熊医生来源:飞卢小说网
沈闲开局装逼失败,心灰意冷之际得到认真就变强系统,只要认真做某一件事1小时,就会得到系统奖励!“系统检测到你认真跑步1小时,奖励力量+10%,速度+10%”“系统检测到你认真练字1小时,奖励大师级书法技能!”“系统检测到你认真斗地主1小时,奖励神级赌技!”“系统检测到你认真洗澡1小时,奖励颜值+5%,气质+5%”“系统检测到你认真练武1小时,奖励宗师级体质和武技!”半夜,沈闲坐到电脑前,点了一根烟,打开珍贵的F盘......(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耿阔的思绪被扯了回来,正穿着拖鞋,就听款款的姐姐在外边说:“款款,温柔一点嘛。哪里像个姑娘……”

“就是,多听听姐姐的话!”耿阔开门道。又打量了一下款款身后的女人,顺嘴调侃道:“明明是姐俩,怎么差距这么大?”

一个高,一个矮。一个静,一个动。一个勤,一个懒。

款款容易爆炸。听男人这么说,立马就火了。“我怎么样,用得着你点评吗?一张嘴就叭叭叭叭的,我倒要问问你算老几啊?”

——叭叭叭叭?

耿阔觉得好笑。

到底是谁在说个不停啊。

淡定听女孩讲完,他故意弯下腰,在女孩面前道:“老……二……”

款款本来就矮,才一米五五。被这么一逗,她直接跳起来捶了男人一下,骂道:“臭流氓!”

……

耿阔毫无防备,被推了个趔趄。惠芽在一旁惊呆了,她本想拦着,没想到款款语速快,下手更快。

以自己的速度,根本拦不住。

她过去扶耿阔,心中不满极了。但这不满并不能表现出来,惠芽只是边给耿阔赔礼道歉,边对款款道:“再不听话,我就告诉爸爸。”

一听到“爸爸”两个字,款款就如同被雷劈中一样。她那扭曲的面容渐渐平静,可平静过了,却并没止住,而是继续丧气下去。

耿阔本来觉得莫名奇妙。但眼见女孩状态不对,他忙道:“哇,你不会要哭吧?可别哭,哥哥最见不得女人哭啊。”

此言一出,把款款膈应得够呛。那饱满的小脸上瞬间又堆满厌恶。“臭流氓。”她嘟囔道。

“怎么说话呢?”姐姐教训她。“你看看你,这么小气!人家就跟你开个玩笑嘛……”

“我不觉得好笑。”款款郁闷。

惠芽又道:“好啦,道个歉,说声‘对不起’,咱们恢复和平好不好?本来,本来这下午挺高兴的。”

“我没错。”款款道。姐姐的话似乎又惹恼了她,女孩讲话的腔调已经开始克制不住地颤抖。“我就是问他吃不吃饭,是他非要跟我开玩笑。但是我不觉得好笑,他就不该再开下去。”

说到此处,她抬头瞪着耿阔。

“耿阔,是你非要嘴贱,搞得我们心情都不好。这都是你的错。”

……

惠芽尴尬万分。

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气氛不对。耿阔当然也不例外。“我错了我错了。”他戳戳款款的脑袋瓜,道:“你刚刚叫我出来,是干嘛?”

款款低声道:“吃饭。”

“你做了?”

“我不会,我四姐做。你要是吃,等会儿买菜的时候就带你一点。”

“嗯……”耿阔点头,颇为肯定似的。看看惠芽,他道:“姐姐难得来一趟,还在家里吃?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

款款迅速接收到了某种信息。而后,她心道不妙。

——这男的,对惠芽有意思。

……

晚饭是耿阔请客,几乎全程,他都在跟惠芽献殷勤。

款款差点看吐了。

本打算骂他,但每次想要开口,都会想起姐姐那句“再不听话,我就告诉爸爸”。再者,见惠芽仿佛也很愿意同耿阔你来我往的样子,款款便更不好挑明说什么。

耿阔像只哈巴狗一样,在姐姐面前嬉皮笑脸。这并不令人诧异。

——虽然认识的时日不长,但款款知道,耿阔就好这一口。那个盛荷衣,他的“女神”,也是个子高高的、身材棒棒的、长发飘飘的。

当然,往大了说,男人似乎都喜欢这种女人。

相比之下,惠芽的态度则令款款完全不能理解。她觉得姐姐好像变了个人。从小,四姐都严格执行“家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争取做个“好姑娘”,找个“好婆家”,再做个“好媳妇”。

别说跟男人坐这么近、聊这么多。就是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从前的惠芽,都是不稀罕给的。

那不符合四姐心中的“规矩”。

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姐姐,夜里挤在一张床上,款款还是提醒道:“姐,你别听那孙子瞎忽悠,他就是想泡你。”

惠芽不说话,只是望着天花板呆呆出神。过一会儿,又突然坐起来,朝着耿阔的房间微笑。

款款有点害怕。

“耿阔说了,这是‘成年人之间正常的感情交流’。”姐姐道。“你一个小孩子,不懂这些的。”

小女孩又要说什么,惠芽立刻捂住她的嘴道:“再说,我就……”

“嗯嗯嗯,告诉爸爸。”款款拨开姐姐的手。“别老拿这一套威胁我。四姐,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吗?”

惠芽的眼里似乎充满希望。夜色下,款款觉得她双眸闪闪发光。

“这么和你说吧,姐。”款款努力平静道。“他有喜欢的人,除了那个人以外,别人都是浮云。你真跟他好,他能一心一意对你?再说你今天不是还嫌他跟小姐勾勾搭搭,觉得他脏吗?怎么一见了人家,就转了性啦?你图啥,图他有钱,还是图他长得帅?啊,我倒不是不让你找有钱的帅哥。但是你总得认清那是个什么人吧。靠不住,靠不住呀,我的亲姐。”

姐姐思考了一会儿,只是问道:“你看上他了?”

款款摇摇头。“我……我有男朋友。”

“啊?”惠芽惊得坐起来。“你有男朋友,还跟别的男人住一起?这,你男朋友不吃醋的啊?”

小女孩道:“分手了嘛。”

——现在是分手了,但过几天,还要和好的。

是常态,款款并不着急。

惠芽点点头,这才放松地躺下。“那,我做什么,你都不要管。”她柔声道。“我自己心里也有数。”

……

不提还好,一提,款款倒想起自己那个小男友来了。争执的原因已经记不清,次数太多,她也懒得去回忆。

拿起手机,把亮度调低。男友的头像是只小狗,背着书包,乖巧可人。以前没注意过,现在这么一看,倒和男友的气质挺相近。款款打字道:“明海,我四姐来啦,你明天别上班了,过来让我四姐看一看吧。”

——语气跟分手以前,没什么两样。

“对方正在输入”闪了半天,男友却并没有发过来一个字。款款耐着性子等,等对方接受自己这“宽恕”的“圣旨”,再“谢主隆恩”。但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依然不见任何新消息。

包款款不能忍。

但她绝不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哀怨地继续质问“为啥不理我”,再控诉对方是“负心人”的类型。一个电话打给明海的同事,那同事睡在上铺。“叫明海接电话。”她道。

那同事道:“你媳妇电话。”

不知明海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总之,那同事又说:“他不接。”

款款登时下不来台。

“让他接,要不然,我就一直给你打,给你们宿舍每一人打。”女孩不依不饶道。“要是拉黑我,我就换号码打。”

宿舍的人都知道,跟这姑娘讲道理,绝对讲不通。于是只得劝说明海:“接吧,接吧,没完了。”

听见明海在那边道:“挂了吧,我回她消息。”

果然,男友很快拨了语音过来。“到底想怎么样?”他问。“我……我实在搞不明白你的想法。”

“不想怎么样~”款款腻歪道。“我都说啦,要你来见见我四姐嘛。”

男孩沉默了一会儿,道:“那我是以什么身份?这样见面,算什么呢。”

“明海!”姑娘声音一尖,开始责骂。“你个没良心的,把我当什么啦?我跟你那么久,你说我们算什么?”

话筒里再一次没有了声音。大约过了半分钟,那名叫“明海”的少年才说:“那……是又要把分手的话收回,当什么都没发生?”

款款甜蜜地笑了。她耍赖道:“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嘛。”

“那你又‘原谅’我了?”

“当然!”款款道。“我可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呀。”

“跟我一样?”明海不解道:“我怎么了?”

在姐姐面前,女孩像突然有了靠山一样。又像是表演欲过分充足,只听她理直气壮道:“你小气呀。人家跟你撒撒娇,你就真信了,还跟我冷暴力。”

“冷暴力……”那边沉吟道。“我们不是分手了吗。分手了,本来就不该联系啊。”

“才不是呢才不是呢!”款款直叫唤。“那是别人,别人跟我能一样吗?别人跟你分手,你就不能联系啦。可是我呢,你要想办法把我追回来的。”

讲出这话时,款款心中突然没了底气。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在明海面前说这样的话,她绝对不会害怕。可此番,倒像是厚着脸皮、硬着头皮。

她有点心虚。

今晚,明海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开心还是不开心。这使款款意识到,有些事开始不一样。

若在往常,他一定会非常诚恳地认错,而后再说:“款款,我知道错了,我舍不得你,请你不要离开我。”

可这次,明海只是说:“国庆还没过,这几天货特别多,我不能请假。”

款款气不打一处来。

——他竟然拒绝了她。

——他怎么敢!

一种无助的感觉不知从哪里跑了过来,将款款从头到脚纠缠住。像骑在马上,缰绳突然断裂,从此,生死未卜,前路未知,但颠簸依然在继续,不知何时停止。

在被拒绝的一刹那,款款确切而清醒地知道。

明海这匹小马,失控了。

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手机从掌心滑落,“咣当”,砸在地上。事实上,女孩将手机握得死死的,几乎快要捏碎。指尖因充血而发红,关节处由于用力而泛白。

“好……好。”款款冷笑着。“那你这辈子都不要见我了。明海,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以为你是谁,你把自己当什么东西?我难得见一次家里人,想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让他们见见我喜欢的人,这有错吗?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明海,你别给脸不要脸……”

下一句话还未出口,上一句话还未说完,明海便挂断了电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剑士异界纵横在线阅读第2章

    苏善在做梦,梦里面是烽烟弥漫的战场,远处是黑压压的一片敌军,那青色的狼图腾旗帜在狂风中招展,她被那些受了他们苏家无数恩惠的城中百姓五花大绑地推上了城墙,绑在了高高竖起的旗杆上。安阳城是边塞重镇,原本是由苏家带领十万精兵镇守,然而北边罗阳城北围,狼烟滚滚,扶摇直上,一封接一封的求援信送来,苏将军带领七

  • 宿敌为我殉情了之魅影(2)

    虚幻漂浮的空间里,只有光的交错,无数漂浮的光团游弋在狭窄的环境内,在往前延伸,则是没有概念的虚无。一双幽绿眼眸随意地扫过这个寂静的空间,轻车熟路用手中权杖挥散浮游的光团,一步一步走向浮光密集的深处。“Well,Well。”优雅的男声虚伪地发出庆贺,男人穿着得体的礼服,仿佛刚从觥筹交错的宴会中退场。脚

  • 王者荣耀排位系统的制裁第4章在线阅读

    接下来的事情,对于秦铮来说,并不难猜测。秦一根把那株何首乌交给了这个修士,条件便是让这个修士带着秦铮走,并且传给秦铮修炼法门,让秦铮能够修炼。在那个修士带秦铮离开之后不久,秦一根便拿出一株普通的何首乌,后来便传出了‘广西省玉林市陆川县一个老农谎称捕捉到活着的何首乌以卖高价’的新闻。就在这件事情平静之

  • 影视:从生化危机开始在线阅读第三节

    好不容易赶到餐厅,还是迟了那么一个小时。店长是个中年胖女人,特别的刁钻刻薄,逮着机会就喜欢骂人。也许是因为苏青蕊长得漂亮,更或者是她脾气好,店长王悦就特别针对苏青蕊,站在那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苏青蕊,我电话里面没有跟你说清楚是不是?让你马上来上班,你看看你,这都多久了。”“店长,我让我朋友帮我看

  • [韩娱]由始至终在线阅读第10节

    有一个男孩,名字叫石猛,十二岁那年,读进了黎平先锋小学四年级。那时,我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在不知道什么叫爱情的时候去恋爱,更加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坐在一个女孩身边,心跳因女孩的一举一动而有着奇妙变化,这一切只是因为,从一开学就喜欢上了。天真可爱是女孩的性格,学习是唯一的强项。这就是李文娟,这就是

  • 月岚传奇第五章在线阅读

    商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中二本质还算明了,放在后世,他也就是熊孩子的级别。但是,遇上他的病友【并不是】比干之后,商容才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和比干比起来,他妥妥儿的五好少年一枚好么!遇上比干之后,商容终于能直面一直想把他塞回娘胎重造一遍的老爹商恪了。这么想着,商容庆幸之余,对现任商王,也就是

  • 混沌归元诀兽化的原因

    当秦墨再次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回到房间的秦墨,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地,他此时无心收拾。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兽化与那枚兽妖蛋绝对有着必然的关系。但是他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通过吃掉兽妖蛋完成兽化的。任何资料,任何人都未有提到过。所有关于兽妖蛋的记载都没有特殊之处。再次想起官方对

  • 天下第一删档重来了第一章在线阅读

    所谓无罪而死:或寿命未尽,错投药故,或不顺药法,或无看病人,或饥渴、寒热等夭命,是名横死。民间特别畏惧这些横死者,将其称为“厉”,认为他们不能进祖宗坟地,不然会化成尸妖遗祸子孙。人死为鬼,横死者的鬼魂自然是厉鬼。在世人的眼中它们因仇恨而存在,并没有冤有头债有主的意识,喜欢无差别杀戮,所有被杀者的怨念

  • 梦回西游之天地有劫深山

    颜绮薇昏昏沉沉地坐在汽车后座上,车身因崎岖山路不断颠簸起伏,震得她一阵胸闷。身旁的女人低眉看她一眼,声线温软柔和:“薇薇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了。”她轻轻应了声“嗯”,神情还是恹恹的。颜绮薇已经穿来近一个月了。这具身体的主人也被称做“薇薇”,只不过姓梁,叫梁薇;这个世界也和她之前所在的一模一样,只

  • 海贼之我爸黄猿在线阅读鬼学校之接近(来点鲜花鼓励一下吧)

    郝天宝听完了整个故事吓的不轻,他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赵侦探,你见多识广,你觉得这件事是真的吗”在郝天宝的眼里,赵无邪现在可是国际大侦探,经历的案件和类型一定很多,他急需要赵无邪这种人的建议和帮助。“这种事以前倒是也有碰到过,毕竟这个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事情是科学解释不了的”赵无邪坦白的说道。“哎,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