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伏妖齐神传之新生入学3(4)

2021/4/9 2:40:51 作者:辰迦 来源:纵横中文网
伏妖齐神传
伏妖齐神传
作者:辰迦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滴水卷入海,掀起惊涛拍岸。一粒沙击破长空,惊天动地,震铄古今……广袤大荒,群雄并起,争奇斗艳,惊醒梦中客!大千世界,彩云叠嶂,万剑争锋,云烟四起,谁主沉浮?少年从漠北闯向繁华,掀起腥风血雨,一切从此演绎……

“台词说的超级帅气没错啦,不过带上一群师弟偷跑,有点意外啊,胧。”

面对着低着头一副任凭发落姿态的灰发青年,松阳叹了口气,不去看身边那顶着满头包模样可怜巴巴的三个孩子,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过,谢谢你啊,胧,谢谢你保护了师弟们,保护了私塾。”

胧怔了怔。他面上的神情不由而然的流露出了惊讶和欣喜。或许是因为被肯定,又或者是因为能够不用杀戮的手段解决问题而感到了轻松。

虽然迄今为止一直跟在她身边,但松阳从未让他接触过那些残酷的事情,或者说她自己也在有意识的克制这些。

这份业,太过沉重,她不希望那些孩子们也要过早地承担这些,尽管她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战争的阴影,在这片星球的天空之上笼罩着从未消失,争夺和侵略,是人类罪恶的本性。为了反抗这些,有一些人不得不举起了手中的刀,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保护作为一个武士的灵魂。

“老师...没关系吗?”

松阳出了会神,听见胧这么问,怔了怔,反应了过来。她笑了笑,摸摸他灰蒙蒙的发丝,并没注意到他骤然屏住的呼吸和通红的耳根。

“没关系的,现在,恐怕他们也自身难保了,毕竟...”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眼神一冷,仿佛自言自语般吐出那个词。“群龙无首。”又很快收敛起来。

“不会有事的,胧。”

松阳知道胧在担心些什么,毕竟他们从奈落逃来这里,面临着被通缉的危险,与贵族产生矛盾绝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她还是选择了这么做。

“大不了,就离开这里啦,虽然又要麻烦大家了呢~”

浅发的女人微笑着,眼角弯成好看的形状,三个狼狈的孩子正在面面相觑,对于眼前温馨的一幕表达了强烈的不满。

这是□□裸的区别对待啊!明明都是偷跑,为什么只有他们惨兮兮地挨揍,而那个家伙在那里享受老师的温柔慰问啦!欺负他们年纪小吗!身为其手下败将的银时高杉二人怨气满满。

“不是那个家伙,是大师兄。”

“你闭嘴啦假发!”“银桑会把你塞马桶哦假发同学。”

“不是假发,是桂!”

“快被你气死啦你这个白痴。”

“不是白痴,是桂,矮杉同学。”

松阳听着那三个小鬼相互插诨打科,无奈地笑笑,一拍手掌,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精神很足啊孩子们,想跟我去武道场练练吗?”

三个孩子动作整齐地飞快摇头。开玩笑啦,被大师兄已经虐得够惨了,如果和老师比试只剩下绝望了吧!

胧忍不住轻轻弯了弯唇。以前他总在梦想着这样的场景,普通而又平静的私塾,爱闹的师弟们,还有,那个温柔的人。

现在终于实现了,他却总觉得像是一场梦,不过,那也无所谓,只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醒来。

***

松阳催着胧去休息,又领着三个孩子去收拾和洗漱,再去为他们准备换洗的衣服。她也有稍微了解一些,大概知道那个叫做桂小太郎的孩子是孤儿,而那个来自于武士家族的孩子,高杉晋助,大概短期内也不会再回家了,这样一来,私塾倒是热闹了不少。

“换洗的衣服放在这里啦,都是新的哦,虽然是为银时准备的,你们应该也是穿得下的才对。”

看来,最近又要去一趟隔壁镇上置办生活用品了。松阳心下合计了一会,并没有发觉银时在看见那摆在地板上整齐的衣物时所露出的奇怪表情,摸摸他的头发就出去了。

银时苦大仇深的盯着那些衣物,心情复杂。那两个家伙,大概还不知道那个人是女孩子吧,但知晓这点的他,在面对那个人细心的照料时总觉得不自在。

看着那两个家伙兴高采烈地换上新浴衣,银时懒洋洋地侧躺在榻榻米上,叹了口气。

虽然那个人已经有收敛音量,但他还是听见了那个词。

所以,那个人,到底拥有着怎样的过去?

他下意识地觉得那并不是个令人愉快的故事。但是,果然还是很在意啊,对于那个人的一切一无所知,只能被动地享受着这样的温柔。

他也想,像那个家伙一样,能够保护重要的老师啊...

***

之前忙着安置银时,松阳有些日子没出门,这次一进入邻镇就察觉到其中异常的气氛。

城镇里走动着的熟悉面孔中,混入了许多陌生的,一看就不是地球人类的存在。

是天人。

松阳眼神冷了几分,伸手压低帽檐,往平日经常光顾的杂货店走去。战火蔓延得如此之快,不知道何时她所在的那个城镇也会笼罩在阴影之下,只是在这之前,她希望这一天能够晚一些。

“逃避现实也算是斩断弱小的自己吗。”

那个声音这么说道。

松阳低头系好装满用品的布袋,闻言只是浅笑。

“我当然知道,会有那么一天。”

总有一天,那些孩子们为了这片土地,也会踏上战场,手中的刀将会浸满鲜血。

“但我希望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不是被现实逼迫不得不杀人来保护自己,而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去斩断罪恶。

“真是冠冕堂皇的漂亮话呢。”这么说着,那个声音又一次隐去了。

松阳笑了笑,打算掏钱结账,却见杂货屋的老板接过钱后就神情慌张地环顾四周,末了压低声音对她说。

“吉田先生,你平常回去的那条路,今天请尽量绕道哦。”

松阳愣了愣,有些迟疑地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杂货屋老板咳嗽了一声,语气犹豫地解释道。“听说有一群天人强盗停留在镇北那边了,您要是和他们碰上了,会很危险的。”

“这样么,谢谢啦。”

松阳向杂货屋老板道过谢,拎着东西往远处去了。

从前还是首领的时候,对于所谓的天人强盗她也有所耳闻,那是以“春雨”为名的宇宙强盗集团,和隐藏在宇宙深处的那个组织有所联系,是麻烦而又难缠的存在。

这里,有什么值得他们在意的东西么?

松阳想了想,缓缓地走在镇北的路上,那片荒地中的宅院传来的血腥气息让她面色冷了下来。

无声无息地走到门口,那些天人们放肆的笑声从里面传来。

“地球人的武士家族,不过如此嘛,以为逃到了这里就能躲开春雨的追捕吗,要后悔,就后悔你为什么要向奈落那群人提供情报吧!”

刀撕裂身体的刺耳声音和人类痛苦的嚎叫声入她耳中。她叹息一声,放下了手中的杂物。

“老大老大!这里躲了一个地球人小女孩!”

“啧,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有什么用,杀了丢一边去。”

***

骸,今年五岁,被当作预备杀手培养中,买她回来的那家人刚被春雨强盗杀死,原本她正躲在橱柜里偷吃剩下来的饭菜,结果就被一个长着狼头的奇怪家伙给拎了出来,饭也撒了一地。

在听见他们的对话之时,她其实并不太懂其中的含义,只是本能性地觉得恐惧。

啊,好饿,好饿。

然后,有人温柔地捂住了她的眼睛,以温柔的声音对她说道。“好孩子,暂时闭上眼睛哦。”

她听话地闭上眼睛。

“真乖,”那个声音这么说道。

随后,世界安静了下来,那些吵吵嚷嚷的奇怪的家伙们都不再发出任何声音,有更加浓烈的奇怪味道传了过来。

她听见有什么轰然落地的声音,紧接着,那个人将她抱了起来,对她说道。

“好啦,跟我走吧。”

当她睁开眼睛之时,只看见了笼罩在那片宅院之上漫天的火光,和那个人在夕阳下朦朦胧胧的纤细背影。那个人手中捧着一只乌鸦,而当乌鸦展翅飞起时,洒下的黑色羽翼打着旋落入那火光之中。

那人回过头来,望向她。那双眼像是盛满漫天星辰一般,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阿姨,你有甜甜圈吗?”

这是她对那个人说的第一句话。

***

那个孩子在她怀里睡着了,才不过五岁的孩子,体重却很轻,那双好看的红色眸子合上了,蓝色的发丝在月光下显得晦暗不明。

松阳将绑在胸前的绳结系紧,确保那孩子不会掉下来后,慢慢往回家的路走。

“这就是你斩断的罪恶吗,松阳。”

“不愿意再杀人的你,举起了刀,斩断的是这样的软弱吗,松阳。”

“不...”她叹了口气,神色平静地想要把将染了血迹的袖边撕去,却发现手腕正在轻轻地颤抖。

“我只是为了保护这个孩子。”

“是这样吗?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孩子让你想起了我们自己吗?当你用刀斩去那些天人们的头颅时,并没有快意吗?并没有报复一般的愉悦吗?并没有沉浸在鲜血的味道中吗?承认吧,这是我们的本能。”

“不,虚,那不是我的本能。”

她这么说道。

很久以前,有个孩子,作为人类的时候的名字她早已忘记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自己不会受伤,不会流血,于是人们开始恐惧她,将她视为不伤不灭的怪物。

他们殴打她,将她放在火堆里想要烧死她,又或者想要利用她的能力创造同样的怪物。

她害怕了,她感到疼痛和恐惧,她对这个世界感到了绝望,想要就此封闭自己的意识,以此而生出的软弱,产生了那个为了报复而不断屠杀的内心之中的怪物。

虚。

不死不伤,皆为虚妄。

那是她的仇恨。对所有伤害,所有来自于这个世界的威胁所感到的痛苦而催生出了那样嗜血的怪物。

拥有了身体的怪物开始屠杀,首先杀死了伤害她的人,然后又杀死了一切想要阻碍她的人。

幕府对于她感到了恐惧,于是与她合作,让她成为了暗杀组织的首领,肆意发泄杀戮的欲望。

那个怪物不断地杀戮,在鲜血之中越爬越高,终于有一天,作为人类的她醒了过来。

“谁都没夺走他人生命的资格。”

那个时候,她这么想。

“但是...如果有人肆意夺走他人珍贵的生命,那么他也应该得到相应的惩罚。”

“所以,你认为你就是那个代行者吗?那么,不如回去吧,你还是可以做你想做的事。”

“不...虚。”

她在月光之下,无奈地闭上了眼。

“无论是为了什么而举起了刀,那份罪业都不会散去,依旧沉重地背负在身后,但是...”

那个女孩浅浅的呼吸传入她耳中,令她微笑了起来。

“在地狱边缘,我得到了希望。”

如果能够拯救什么的话,那个灵魂变得如此耀眼。

“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运之超级冠军在线阅读第九节

    雪和月在同一时间回到家,雪就问月:“在Party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月说:“那你去了哪里?。”雪说:“是我先问你的,所以你先回答。”月说:“逸向我告白。”雪问月:“那你答应了吗?”月说:“答应了,那你在Party的时候你和北城轩去了哪里?”雪说:“你怎么知道我和他在一起?”月说:“猜的,先别,管这个

  • 我余欢水,从打卡到全球大佬在线阅读第二章

    “且慢!”看着举起手的镜中人,蔡启大吼了一声。“干嘛?”镜中人被蔡启的吼声吓了一跳,连手上的动作也停了。“阁下且待我系个鞋带。”说完之后,蔡启不慌不忙的蹲了下来,然后尴尬的看着脚上的拖鞋。谁没事在家里面穿带鞋带的鞋啊!“咳,阁下果然是至诚君子,居然没有趁我系鞋带的时候偷袭于我,真乃伟丈夫是也。”蔡启

  • 洪荒:我父亲是魔祖罗睺在线阅读第十章

    第二天,当苏黎再次来到剧组的时候,苏黎察觉到整个剧组的人都对他热情了不少。这时候剧组还没有正式开机,苏黎来到了休息室,推开门,发现叶芷兰也在里面坐着,笑着打了个招呼。还没等苏黎说话,外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其中有两个人的声音最为突出,其中一个苏黎听出来是导演霍伦,另外一个声音比较年轻,苏黎没听出

  • 一箭破苍穹之代嫁为妾(1)(5)

    纤云平静地坐在阁楼上,还有半个时辰她就要离开京城去洛阳了。三位姨娘携着弟弟、妹妹吵吵嚷嚷地到了阁楼下面。“纤云啊,这是二姨娘为你准备首饰、嫁妆,你瞧多好看呀,小芬,来,快替大小姐收好。”“纤云,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句说着话,纤云只觉心烦,浅笑着应付众人,懒与说话。不久前还与柴逍道

  • 英雄联盟之逆天职业在线阅读第7章

    苏若雪缓缓道来:“很久以前,我在一本书中看到过的,说是有人在数千年前寻获一块条形的绿玉。它通体透着绿光,可在夜间发出异样光芒,于是就将之打造成了一支精美的绿玉钗,后来,这支钗辗转流落到一位懂丝竹的行家手中。这位能人突发其想,就在玉钗上面凿出数个音孔,改造成了玉箫,并以两颗夜明珠作为穗子。某日,他的一

  • 滴血不沾在线阅读第五节

    折腾了好些个时辰。姑姑终于走了。好罢,实为被我那尊崇无比的王爷姑父阴沉着一张俊脸带走的。自小我就知晓,王爷姑父乃是我们离国的第一美男,万千姑娘的梦中情人。(所以说姑姑与姑父成亲之日,姑姑乘坐的喜轿被那些姑娘们拿着臭鸡蛋西红柿烂白菜,追杀了好几条街)故,王爷姑父在我心中的形象一直便是无比高大,无比神圣

  • 风浪岁月之莉亚(5)

    郁闷的转过头,看着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猫耳女孩儿,林西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感叹着特特诺不靠谱的同时,也没有忘了正事。“小女孩儿你叫什么名字,来到我这里是要做交易的吗?”林西斯蹲在地上看着身高才堪堪过了自己膝盖的瘦弱猫耳女孩儿。“是的,尊敬的恶魔先生,我叫莉亚。”猫耳女孩儿,一边介绍自己,一

  • 罚罪在线阅读第三节

    “目标已确认:洞窟蛇王最终型态-岩石蛇王。”等级:16种族:元素生物(一阶)种族技能:魔法抗性皮肤(LV1)、再生(LV2)、土元素操控(LV1)生命值:240力量:21敏捷:9智力:10幸运:6精神:6固有技能:岩刃之击(LV2)、初级加护(LV2)、大地震击(LV1)、石肤(LV2)“这东西居然

  • 从水月洞天开始在线阅读第6节

    回到宿舍。想了想夏雨泽还是决定问问三人,毕竟他们更了解这个学院,于是开口问到:“对了,你们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离开这里吗?”“除了导师和封号学员可以随时离校以外,就只有新生假期新生可以离开学院了。其他情况就要经过校长的同意了。”明修想了想告诉了夏雨泽这个学院的情况。“那新生假期是什么时候?”夏雨泽皱了

  • 案生情愫呆萌的吃货丽颖【第三更求收藏】

    “小朋友!别人都已经拒绝你了,你怎么还那么死不要脸呢?做男人做到你这个样子可真是丢人!!!”薛刚忍不住教训起了这小子,他的双手拧着他的胳膊,承德都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快要断了,痛的他这一刻脸部都有些变得畸形起来。“你,放开我。放开我。。。”承德的嘴里露出了痛苦之色,围观的众人这个时候都在那里也被震撼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