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BTS]喜你之眉,见你之欢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4/9 8:52:34 作者:爱吃草莓的阿婷 来源:晋江文学城
[BTS]喜你之眉,见你之欢
[BTS]喜你之眉,见你之欢
作者:爱吃草莓的阿婷来源:晋江文学城
因为一双眼睛对你一见钟情,噬你入骨,喜你如命他把她当做一朵玫瑰,种在园里,藏在心里文章纯属作者个人脑洞,不喜勿喷,请勿上升现实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接受意见,不接受键盘,努力加油

任务堂二楼空无一人,寂静无声。

一个沙沙脚步声响起,林铮来到二楼,他低头一看手中的玉牌,玉牌中三道光纹都暗淡下去。

“希望这次没白费一次机会。”林铮喃喃道。

他抬头望去,只见入目所及,只见四列铁架竖立。排排架子排列整齐,架子上放着许多玉简,玉简光晕流转,炫目耀眼。

林铮看着这些玉简,目光炽热,这些玉简每一枚都是一枚武技。

他使用玉牌之后可以从中选出一个,这是对他的补偿。

林铮在楼下接受田风的挑战,并不是一时冲动。

他经过深思熟虑的,半年之后的弟子比试是他难以跨过的一道坎。

田风只是个普通的外门弟子,只是练气四重的修为,在外门弟子中也是下等水平,若是练他都对付不了,还怎么对战外门比试呢。

他并不能保证比试时抽中的是比田风还差的弟子。

这次接受比试也算是对他的一次鞭策,压力大,动力才大。

他想明白之后开始在铁架两侧穿梭,寻找。他从左边开始寻找。货架上武技繁多,这些架子上武技大多都是攻击类的,并不是他所要的。

一连找了三排武技,没一个他能用的。

林铮冷静下来,继续去往第四排架子。

第四排架子上武技也是白茫茫一片,攻击防御,应有尽有。

林铮不断前进,不断摇头。随着他的前进,前方玉简越来越少。

正当他要放弃时,他看到最下面一竖的架子上有一个满是灰尘的玉简。

林铮走向前,擦试掉上面的灰尘。只见玉简古朴沧桑,上面刻着一把长剑。

虽然二层楼,来的人不多。可再差的武技,也该有人观看。

林铮仔细观看起来,他调动不了元气,不知里面是什么武技。也感受不到里面的元气波动。

他很快想到了一门武技,疾风剑。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门武技,这是一门招式。不元气也能发出,和凡间的武学差不多

而且特别难练,对青虹门弟子来说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有这时间和机会不如连门武技了。

林铮剑眉一舒,握紧了手中的玉简,他选择不多,这剑决刚好适合他。

林铮盘膝而坐,掐起法印,三颗星星闪耀。寂静的武技阁狂风袭来,白色光芒进入林铮体内。

林铮调转体内元气汇聚于手上,手上光芒浮现,光芒如水,林铮连忙把手伸向玉简。

手掌和玉简接触之后,元气进入玉简。玉简毫无反应。

“不是用元气开启的。”

林铮判断出之后,知道自己的方法不对。从衣袖中拿出一瓶红色液体,打开瓶盖,腥味扑鼻。

这是一瓶鲜血,他把鲜血滴在玉简上,奇怪的是鲜血没有流下,而是全部侵入玉简,玉简变成鲜红色,然后慢慢浮现几排字。

林铮嘴角露出微笑,看来和自己猜想的一样。

这玉简不似以往所见的武技,输入元气之后就出现在识海中。

识海位于眉心,修士元魂所在。

灵魂有三,天地人。人魂修炼之后就是元魂,元魂所在的位置就是识海。

林铮开始仔细观看出现的字,字体婉若游龙,张扬肆意。

首先是四个略大点的天元通用字迹,疾风剑诀。

然后下面写着疾风剑诀的修炼方法,这门剑诀的修炼只是简单的劈,砍,挑,刺的最简单的入门动作。

这些动作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快,很快,非常快。当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力量也就达到了。这门剑法练到极致,出剑快若疾风,威势无穷。

林铮心中了然,怪不得这门武技无人问津。要达到剑法的要求,要经过数百上千的不停重复简单的出剑动作。

当完成这些之后,根据特殊的吐纳方式出剑,才能达到要求。

而且就算练成剑诀,威力也最多和普通级武技相当,实在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这些正合林铮的情况,他以前是青光三杰之首,被称为天剑。

剑法的普通招式他已是千锤百炼,印如骨髓。

青光门的人可以议论说林铮强势,嚣张,却没人不承认他的努力。他为了修炼一门武技,整整一年风雨无阻的练习最简单的剑招。

天赋好,肯努力,若不是林铮遭遇变故,这些同级弟子怕是永远只能仰望他的背影。

疾风剑诀他早就想换,一直没舍得最后一次机会,他今天看到这门剑诀,确定剑诀就是为他量身打造。

剑诀不会漠进识海,林铮只能凭记忆力慢慢记下,这一坐就是半天,半天之后,他确保记清楚了剑诀的每一个字,把玉简放在原处,走下楼梯。

骄阳移动,当空而照。

林铮在心中牢牢记住吐纳节奏,尝试几次之后。顾不得烈日炎炎,单薄的身影站在偏僻的树林中。

树木一人环抱不下,枝繁叶茂。缕缕阳光洒下,少年整个人的身影浓缩成一个点。

他手中提着一把三尺长剑,剑宽两指,寒光闪闪。

手指轻轻拂过长剑表面,清缓温柔,像是在抚摸自己的情人。

“好久不见,老朋友。”空中传来一丝低语。

恰好一缕微风掠过,这声音很快随风而散。剑锋光芒流动,像是在回应,又仿是在欢呼。

林铮长袍飞舞,忽的,他手腕一抖,长剑在空中舞出一个剑花,然后一剑刺出,快如闪电。

眼前高大的树木直接被洞穿,然后抽剑劈砍扬挥,少年整个人的身影纹丝不动,手中长剑变成道道残影,树木表皮不断脱落。

很快伴随着嘎吱一声,眼前高大的树木居然承受不住,摇摇欲侵。

少年见状,脚掌猛踏,整个人如同飞鸟倒射而出,身影落在三丈之外。

这时大树终于承受不住,轰然倒下。

一时间飞沙走石,尘土飞扬,树叶乱舞。

林铮含笑看着,对自己的所造成的效果比较满意。

他虽不能用元气,可这三年的修炼也不是一无所获,每次吸收的元气流走时都会滋养经脉。

他的身体强度一点不比练气就重的人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DN-L]目击证人第3章在线阅读

    哮天犬只能不停地给杨戬擦汗,乞求子时早点过去。杨戬放在榻上的左手死死抠住被子,右手无力的下垂,哮天犬刚给他擦完汗,立时又布上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足足过了两刻钟的功夫,杨戬呼吸才平缓下来,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才逐渐散去,侧头见哮天犬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是无奈,这都一百年过去了,还是没学会冷静,虚弱一笑,

  • [综英美]反派洗白的正确姿势在线阅读第1章

    对于羽曦来说,穿成白凤九的同胞双生妹妹不算什么,刚刚出生的时候看着自家漂亮的四叔,颜控的她马上迷恋上自家四叔,不过后来知道是亲叔叔后,很惋惜的悲伤了那么一段时间。或许是年纪太轻了吧,轻易的就被大家知道,白真四叔和其他家人只是摇头笑笑,就忘掉了,也只有十里桃林的那只老凤凰折颜上神深深的看了羽曦一眼。而

  • 从三国开始之屠夫的儿子

    王戮屠拿着一杆长枪,一动不动地站在怪物对面。那怪物虽为人形,却是手脚并用地在地上爬,身上的毛极厚,大小与成人无异。王戮屠和那个怪物对峙了一会儿,王戮屠突然出枪,枪头直指怪物左眼。怪物头微微一低,避开了致命伤,枪头在怪物脸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怪物一只手抓住枪身,同时起跳,另一只手向王戮屠抓去,石凡羽

  • 怎渡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出刀在整个上香过程中发生了许多两个少年绝难察觉的“细枝末节”,不只那无形之火燃起的缕缕薄烟其实是一种四方神洲都极少存在的无属性元气,其中还有无数飘浮着的极精纯的颗粒状的“原气”结晶,这本该是内修者修行有成之后经过“归原”的过程使自身元力转化为更精深浑厚的“原力”,而这原气则早有学者定论说自从文

  • 花千骨之润物细无声在线阅读第三节

    宇智波鼬坚持护送鸣人回家,无计可施的鸣人也只能乖乖听话,毕竟鼬是暗部成员,并且直属火影调配。既然决定了,春野樱倒也无所谓,甚至没有按照宇智波鼬的提议先行离开,反而兴致勃勃的继续跟在宇智波鼬的身后,好奇的对他打量个不停。“……你干嘛那么看我哥哥?”或许是觉察出他的不友好,与他并肩而行的宇智波佐助率先拧

  • 大唐之科技强国第9章在线阅读

    苏锦珊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双脚像是生了根一般,无法挪动一步。见她没有任何的动作,男人只好耐着性子再次开口,“过来。”“我有点累了,想回卧室休息了。”条件反射般的向后退了退,苏锦珊此刻只想尽快逃离这个男人的身边。乔羽书眸中闪过一道鹰隼的光芒,不等前方的小人儿做出反应,他就一个箭步,来到了她的身边。“

  • 可以不要为难我这个普通人吗之新坑求收《软香在怀[娱乐圈] 》

    魏小江穿越过十多个沙雕狗血虐文世界。乱造孽、瞎折腾一顿眼花缭乱的骚操作之后,终于等到了系统君汉谟拉比的垂青。这次,生前极懂享受的风流魏四少,穿越成了与他颇类似的豪门贵公子沈为欢。居所在文城最高的顶级大厦,坐拥这座城市最好的风光;床是大到可以夜御十女,翻身不怕落地……系统君汉谟拉比无情打断:“你醒一醒

  • 三国博弈在线阅读第6章

    同样的夜空下,同样都是在青灵镇,却有着形形色色的人。先前离开的阮宝宝并没有走远,没有像之前她说的回山,而是来到了青灵镇上。此时就站在入镇口一座矮楼的楼顶阴影处,抱胸靠墙而立,而随着她这个动作,本来不怎么明显的身材多了些玲珑曲线。如花美眷,芳华正盛。本该是花团锦簇的时候,却孤身立在暗墙处,看长空孤月疏

  • 斩恨第10章在线阅读

    小烛楼,是珏水城一等一的好食府,擅因时置宜,食物不仅养眼可口,而且颇具温补功效。不过此地非是本地人很难找到,毕竟位于城西陋市之中,与繁花的东门长街可谓是隔却人海。初至珏水的食客,囊中羞涩自不必说,若是有家底殷实多半会被那东市的翠微居吸引去。毕竟那里服务要好上很多,那里的侍女们,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各色

  • 三国大气象师在线阅读恋爱的前季

    更衣后孙晓琪慢步走到花园.....“你好了?”司徒延牵起孙晓琪的手,“若香,走吧。”用早膳的时候,孙晓琪一直在想为什么司徒延会对她这么好,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原因,莫非是因为她灵魂上身的这个人?司徒延察觉到孙晓琪心不在焉的养样子,问道“若香,怎么了?是不是早膳不合胃口?”。孙晓琪连忙摇摇头,”不是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