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问卿何时归第四章在线阅读

2021/4/9 8:34:42 作者:Aing公主病 来源:17K小说网
问卿何时归
问卿何时归
作者:Aing公主病来源:17K小说网
“帆哥哥,你是要请问喝茶还是喝酒呢?”

[贪狼星君|无畏|挟仙楼|二]

无畏到底是没有去河源的,哪怕到泉州的路途中稍作停留也未尝不可。但,景越辰说没有必要,他便是没有理由再去了。

泉州和焕真宫有太多不一样的地方。

焕真宫匿于群山之中,所受日照时辰是不多的,除了地势高的几座宫殿之外,其余的地方,一年里有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时岁都笼罩在山影或缭绕的薄雾中。殿宇崔巍,檐牙高啄,楼阁错落,廊栏缦回……与其说宫中是清静,倒不如形容为沉寂。

黄昏时分,海风带着淡淡的腥咸味道刮上绝壁。

无畏在海边站得久了,隐隐觉得有些冷意,下意识裹紧了外袍,转念一想,也觉得是该往城中去了。

若有若无的箫声呜咽如诉,如影随行。

起先以为是听错了,但停下步子来时,又委实是听得有人在吹奏。海风里的乐声萧瑟,让人禁不住就觉得,吹奏之人定是藏着什么委屈吧?慢慢走着,却离那声源越来越近似的。

无畏循着声音走了几步,便看见迎海的大礁石上坐着一名发髻高盘的女子。

墨绿的云烟衫,披着的浅金薄纱在风里翻飞,逶迤在地的浅蓝裙幅上用淡色的丝线绣满繁花图案,精美富丽——略一细想,也知道应是出身于大户之家的女子了。

纤瘦的背影融入傍晚时分的天光云影中,分明是周身富贵,却无端端又透着几分落魄与凄惶。

天底下最没有心的就是杀手和刺客,无畏十四岁从鬼门试炼场活着出来的那一天,就开始不断地重复着杀人的任务,后来做了星君,大多时候不要自己动手了,但那一副冷漠的性情却已养成,根本无法逆转。

他本不愿多管闲事,但看着那女子的模样,也不知怎么就开口说了一句:“夫人,天快黑了,海边风大,您还是尽早回家去吧,免教家里人担心。”

箫声戛然而止,女子缓缓回过头来,端丽清雅的容颜倒让无畏吃了一惊:世上美丽的女子的确很多,但他却从未见过有哪个女子能像她这样,简约到不用任何金玉珠翠的饰物,却天质自成,端华高贵得无人可匹。

“家?我没有家。”

远山眉间贴着赤色的花钿,素净中又显出七分的雍容妩媚来,那花钿如鲜血一般刺目,伴着清冷的低语直如一小团火焰一样撞入眼底,女子恍惚着垂首思虑了片刻,抬头时又莞尔有了笑意:“不过,你提醒得也对,出来这许久,是时候该回去了。”

她起身时姿态翩跹从容,愈发显出与寻常女儿家不同的修养来。

海边礁石嶙峋,她一手握住管箫,一手提着裙角,走得颇是不易,无畏忧心她摔倒,于是前跨了几步,伸出手去,她倒也不见外,雅丽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借着他的扶持跨到了平稳的沙地上,随后便是盈盈屈膝一礼:“多谢。”

无畏极少见到女子有这样落落大方的举止言谈,当他意识到,这样的品性实为眼前这位娇柔的女子所拥有时,他却一时愣住了,好半天才讷讷回了句:“夫人客气了。”

女子又仅是淡淡地笑,不再与他多说什么,客客气气屈身退后,既而转身离去。

如此温婉贤淑的女人……

无畏的神思有些恍惚,觉得像在哪里见过她似的,但仔细再想,又的的确确是未曾蒙面的陌生人。

“涵姐?不,不对……不是……她们并不相像。”

不知不觉回过神来,那女子早就走远了,四下荒寂的海边,除了独身一人的他,哪里还看得见别的身影啊。

无畏苦笑着摇头,理一理恍然的心境,很快又换上了一贯的冷静思绪。

提脚走了两步,忽然脚下踢到了什么,沙子里细簌一阵碎响,低头去看时,发现沙地里正躺着一条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长命锁。

无畏抬眼瞧了瞧四周,暮色渐浓的空旷海边,没有人家,亦没有行人,他便弯腰顺手将那锁拾了起来。

那长命锁的制式寻常得很,底下缀着三个不怎么圆润的小铃儿,手工也不是特别精细,只锁面上粗略錾刻一些莲花、金鱼的吉祥图案,另镂有“长命富贵”四个字,应是许多年前打制的东西了,因为锁上的花纹被磨浅了很多,锁面都变得十分银亮光滑了。

无畏盯着长命锁看了良久,原以为是方才那位夫人落下的,但仔细想想,它倒更像是普通人家的东西。对于一般的人家来说,这小小一条银锁也算得上是件贵重东西了,失主是必然会四下里找寻的。重新弃于沙地也并非良策,难保失主一定会找到这里来。无畏最后想了想,于是便将那长命锁置入了怀中——虽是小事,却也不过举手之劳,还是带回城中,交给分舵的主事去处理吧。

焕真宫在泉州的分舵很小,左右不过是个收集情报的小分支。

要说起来,风光旖旎的海城,堂堂分舵的设立却毫无存在感可言,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件极不正常的事,但其实呢,也没什么不正常的——

家业传到景越辰这一代时,算来也是要什么有什么了,百年焕真,声名赫赫,终究无人敢轻犯,而此中年月,朝廷式微,庸碌无为,西疆一带,“玉河焕真”便稳坐了霸主之位,在诛杀掉几位长老,自己真正掌权之后,景大宫主曾明言说过,他若想要天下,争一国为君为王,不过轻易如一念间的手掌翻覆,何况他身上还流着昔日的皇家血,但很可惜,他志不在于此,因而即便中原地区大广物博,也无法勾起他的野心与兴趣。

泉州分舵权力的衰败,固然与焕真宫主这般的心态有关,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泉州风土犯了太岁,景越辰统共到过泉州三回,没有哪回是不大病而归的……

如果不是因为出了个挟仙楼,怕是难得宫中大人物的驾临。

宫主皓月君这回也算给面子,派来的是七位星君之首,杀伐冷酷,顶厉害的一位人物。

分舵的凌堂主在听到年轻人轻飘飘吐出“贪狼”两个字时,明显有些震惊过头了,好半天才被人捅了一下醒悟过来,受宠若惊着,之后竟不能条理清晰地说完任何一句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武侠之我是至尊在线阅读第七节

    ──比利决定对自己人揭露沙赞的马甲。而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干扰魔法,显然很好的「理解」了这句话。具体体现,可以参照蝙蝠洞里此时工作中的超级计算机。它彷佛突然学会自主升级,并且突破性能枷锁,成功破开往日调查相同方向总会遇上的死胡同,开始以前所未有的高效为数据库里的「沙赞」档案夹内部添砖加瓦。得到蝙蝠侠的

  • 大无名神双宿双飞,离开黑木崖(求鲜花!求评价!求收藏!)

    任盈盈再次见到叶白的时候,感觉面前的男人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什么变化她不得而知,只知道叶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习武之人身上自然有一股锋锐之气,武功越是粗浅,这股锋锐之气就越是浓重,所以很多江湖人让人一看就觉得很不好惹。反倒是那些身负绝学的高手,平日里不显山漏水,就和平常人一般朴实。叶白此时不但内

  • 神奇宝贝:末世娘化召唤在线阅读第八节

    习惯了一个人独居的我,生活总是显得很随意。因为大脑神经兴奋度太强,即便已经有十五个小时没有入睡,我的大脑依旧保持着高度的清醒,倦意略浅。便在我寻思着利用我自己编制的翻墙软件进入英国国王学院设计与科技研究机构盗取其内部用光学人像识别软件以及语言转化手段数字化的大量资料典籍,来为书内的世界构架准备大量资

  • DC:我的儿子是海王之⑧歌妓(8)

    天熙朝的版图和顾怜记忆中的游戏地图其实是差不多的,同样是九州大陆。记忆里的中原、东海、南蛮、北漠、西域等地,这里都有,而她记忆中的那些城池,这里也有。唯一不同的是,天熙朝的都城并不在游戏世界中的多朝古都长安,而是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也就是闻名千古的金陵城。不过在天熙朝,金陵不叫金陵,这个名字太晦气了

  • 拯救世界之后,我又成了审神者在线阅读怨憎未相复

    第008章怨憎未相复裴红景还没有想到丽藻会是这样看自己,“丽藻还把我看的真准呢,我的确是从来没有沾染过血。”说话的这一刻,裴红景终于明白老族长的用心良苦了,为何从来不让她吃荤腥。一旦沾血,就会让周身的仙气沾染上污秽,变成狐妖的妖气,狐仙和狐妖本来就两个概念,若是她沾染了血气和荤腥,想必那天雷劫更是恐

  • 魔君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2章

    刘氓对着杨戬和吕洞宾一指“你们俩跟我过来”再看这哮天犬一副可怜的样子,躺在那鲜血流了好多,简直不忍直视,刘氓暗想这吕洞宾也太狠了,咬的这么重。“老君,把哮天犬带到你的诊所,让他们把伤口包扎好”“是,氓哥”太上老君赶紧答道。杨戬和吕洞宾跟着刘氓走向凌霄殿,千里眼等围观群众都各自散去了。五年来,刘氓在天

  • 混沌神龙途在线阅读第六节

    今日的阳光很是灿烂,灿烂的众人只是在阳光下行走就流了一身的汗,这会儿,正是正午,太阳比起早晨时更是金光灿烂了,简直快要把“我很热,出来就晒死你”几个大字写脸上了,事实上它还真写脸上了。而此时,我们元阳朝的三皇子殿下就那么坐在了亭子里,这亭子是朝阳的,太阳此时正好把亭子给照的可亮可亮了,所以可想而知,

  • [老九门]张大夫人一)

    “凡哥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苏雪落和吴亦凡的对话让十一只狼崽听的一脸懵逼“............”“時間は最高のお金で最高の時間”苏雪落的电话铃就在这时候响了她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接起了电话“落你在哪呢狩猎已经开始了那群低级异能者和杀手已经开始了,这一次的变异体好像和之前的不一样这次的好像会主动攻击

  • 电竞大神给我挖个坑之第七章进入无限

    第七章进入无限听龙凡讲那些东西,看到龙凡苦苦思索的样子,铭铟薇心中的悲伤忽然都消失了。虽然很多东西她不理解,可是她却还是提问出来。问题的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龙凡陪着自己就可以了。铭铟薇如此想着,不时的走神让龙凡无可奈何。而看到龙凡苦恼的样子,铭铟薇则开心的笑起来,她的心情忽然变好了。龙凡总结道:“总

  • 传剑-天鹿(古剑奇谭三)在线阅读第五节

    欣悦转身回屋,已经错过了左颜精彩而混乱的群舌战。对于汇报工作偶尔还是会有些心虚的欣悦转了转手里的手机,躲开正看着她笑得灿烂的左颜,心里一顿,打了个冷战。“又给石头打电话呢?”“嗯,”欣悦诺诺的回答,好像乖乖的小白兔偶遇凶恶的大灰狼,完全没有平时彪悍的理直气壮,“石头貌似要上游戏。”左颜慵懒地伸了个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