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诱妻入室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4/9 9:50:24 作者:三三三爷 来源:3G小说网
诱妻入室
诱妻入室
作者:三三三爷来源:3G小说网
简芷颜是京城权势滔天的简将军的孙女,她仗势欺人,纵横跋扈,娇蛮狠毒的小三名声远扬京城内外。她爷爷气得吐血,为守住简家的声誉,随便就找了个人将她嫁了。她气急败坏,而在见到那个俊美如神祗,浑身贵气的充斥着上位者气息,据说‘出身贫寒’的男人时,她懵了。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眸瞥了她一眼,“嫁我,委屈你了?”她想哭:“不,不委屈……”很快的她也发现这个男人不仅仅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手腕过人的他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了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新贵,惹得无数大人物和名门淑女趋之若鹜。于是,不断有女人跑来戳着她鼻子骂她

玄丹莫看著少女拿出玻璃罐裝了些湖水又拍了幾張照後,似乎打算回程。

但在她欲前往的方向,有許多粗重的步伐,大概是方才那些邪魔士兵正在巡邏。可是身為人族的她卻好似聽不見。

妳再往前走會被抓的---!

丹莫在內心喊著,魚尾忍不住也搧了兩下。

沒想到這個不經意的舉動,卻引起了少女的注意。少女伸出白皙纖長的手小心翼翼的將他掬起,就著月光細細觀察他。

邪魔士兵往這個方向來了,妳必須趕快找地方躲起來!

少女仍舊細細端詳著他化成的魚身,絲毫沒有察覺身後刻意放緩腳步的士兵們。

身受重傷失血過多的丹莫開始有些意識不清,他強打著精神眼睜睜看著少女那頭烏黑的馬尾被邪魔士兵用力一扯,嬌小的身軀懸浮在半空中,然後被粗魯的摔丟進鐵籠裡。

但不管受到怎樣的待遇,她始終都溫柔的將他圈在自己掌心中,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這讓他有些感動。

元氣大傷的丹莫強撐著又硬是念了一個口訣,一瞬間這世間萬物都靜止了,連風都停在那轉瞬,少女似乎被眼前的景象傻住了,他只得再施法將聲音傳進她腦波中催促她逃跑。

殘存少許的精氣神讓這靜止很快就結束,只夠少女逃跑到湖畔,身後的士兵們又追了上來。

她隨著他的指引進了月之湖,感受到她的猶豫,心許她或許不黯水性,又用盡最後一點意識將自己的丹元暗渡到她體內,讓她能同魚族一般在水中來去自如、視物清晰。

確保她在水底躲過邪魔士兵的追緝後,耗盡一切精氣神的玄丹莫才安心的暈了過去。

=

恍惚間,玄丹莫感到劇烈搖晃、天旋地轉,除了邪魔士兵們的怒吼外,還有滴答滴答、嘩啦嘩啦之類莫名其妙的對答,

再次睜開眼時,已是三天後。這是在聽到收音機播報日期時間時才知道的。玄丹莫發現自己被安置在一個乾淨舒適的魚缸內,身上的傷也已在昏厥期間痊癒毫無痕跡。

看了看四周,是一個收拾得很溫馨素雅的小房子。

經過幾天的觀察,那天湖邊的黑衣少女叫林蔚藍,與小四歲的弟弟林滄浩相依為命;蔚藍總是穿著一身淡色系的傳統齊胸襦裙,整天忙進忙出的,承包所有家事之外還要要打工養家及照顧身染怪病的弟弟。

姊弟兩人生活特別簡單且循規蹈矩,幾點該起床、幾點該吃飯、幾點該出門、幾點該睡覺,幾乎都是照表操課,沒什麼意外。

玄朝魚族的國訓是有恩必報,更別說此次乃救命之恩。

雖說他大可以日後讓魚族派使者送來金銀財寶以示報恩,但丹莫內心莫名的不願就這樣不辭而別。心中掛念父王的囑託,於是在林蔚藍去打工期間,為免暴露身分他乾脆念個訣讓滄浩陷入沉睡,這樣也方便他行事。

首先,他帶著父王交代的通行證去了趟政府部門表明身分,不小心把櫃台人員嚇得不輕。

「你、你、你、你、你是…!」櫃台人員抖著手再再確認通行證上的身分。

丹莫只給了他一個禮貌微笑,那人便要暈了過去。也不知道到底是驚喜過度還是驚嚇過度。

一旁另一個比較鎮定的人員用顫抖的聲音請他稍候,拿起話筒按了鍵,沒幾分鐘三十來個穿戴整齊的士兵匆匆在他面前一排站開,各個站得筆挺朝他敬禮,接著人族的最高首領小跑著出來。

他第一次與人族接觸因此不太懂人族的規矩,雖面上不動聲色但內心被這大陣仗嚇到了。沒想到要見個首領這麼不容易,竟需要勞動這麼多人歡迎首領出場,看來人族非常尊敬他們的首領。

不像魚族,他所經之處所有海中生物都要迴避他,突然覺得他在自己家鄉的出場方式有些令人感到寂寞。

人族首領將他領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並送上早已準備好的一袋物品,裡面有手機、人族貨幣、一張卡片以及兩把鑰匙。

「這張信用卡是無上限黑卡,隨便怎麼刷都可以。」玄王交代了,王子在商城活動期間一切費用事後再向玄朝報帳即可。「這把鑰匙是我們為您準備的房子,這段時間您可以在那居住;這一把是車鑰匙,讓您行動方便。」

丹莫收下錢、卡片與手機,將兩把鑰匙交還給人族首領,「我有地方住了,並且我不會開車。」

這才想起魚族可能不會開車這件事,人族首領為自己的粗心有些懊惱:「那不然配個司機給您?」

搖搖頭拒絕,「不了。」

「那…有什麼需要盡管吩咐,政府部門一定全力配合。」丹莫拒絕的不容置疑,首領也不方便繼續說,只得搓著手:「還有就是…這次還有件事想請您幫忙…」

丹莫挑挑眉,讓他說完。

「前兩天商城洞外的結界被破,我們懷疑有外族人潛入,您在商城活動期間若有見到可疑的外族人,是否能協助我們…」

「沒問題。」沒等首領將話完全說完就立刻應了。

今天摸索著如何來到這裡已耗去了大半天時間,他現在特別心急想趕去蔚藍打工的咖啡廳看看她工作的模樣。看了表確認時間,再不去蔚藍就要下班了,他必須趕在她下班前回到家。

「那有其他需要幫忙的嗎?玄王交代了,我們一定會全力支持您在人族期間一切活動…」

「這樣就夠了。」丹莫將錢收進口袋,拿起手機揮了揮,「有什麼事我打給你。」

語畢便邁開步伐走出辦公室,身後人族首領緊跟在後頭,招來了人開車送他去他想去的地方。

雖說人族的地底商城有許多都是仰賴神族打造的,但一般都只是派神使下來,頭一次來了這麼一位身分尊貴的魚族王子兼水神之子,不管是魚族還是神族都不是人族招惹的起的。

但…這王子到底是如何跳過出洞登記中心進洞的呢?他們為了迎接魚族王子,出洞登記中心連夜整修、重新裝潢、加派人手、日夜演練,就怕在魚族王子駕到時招待不周顯得人族不夠重視他的到來。

卻沒想,不愧是神族與魚族之子,出場方式就是如此難以捉摸、神出鬼沒。

=

咖啡。

經過了幾天的嘗試,玄丹莫發現自己對於咖啡比較能接受的方式是什麼都不加的熱黑咖啡,雖然連喝了幾天還是沒體會出這東西到底哪裡好喝。

但每次看到林蔚藍跟客人談起咖啡時眼睛閃耀著光芒的模樣,從咖啡豆的烘焙方式到沖泡方式,每一個步驟她都如數家珍,他就越想了解這東西於她而言的魅力。

丹莫一直想多了解蔚藍,卻又擔心還不是很懂人族規矩的自己會嚇到她,琢磨觀察了幾天,發現人族有了心儀的對象,一般會先邀約對方一起吃個飯或是喝個咖啡、看看電影之類的,於是這天趁著蔚藍替他結帳時,他說:「什麼時候休假?一起吃個飯吧。」

他笑著說,內心卻十分緊張,蔚藍不會知道,這句短短的話,他已照著鏡子練習了不下千次,只為了表現得自然、像人族一點。

上一次心跳這麼快是什麼時候,他都記不得了。

只見她很是困擾的皺著眉頭,極度不情願的樣子,他第一次感受到,除去身分光環,他只是個祈求心儀女孩一抹微笑的平凡男孩。如果邀約會讓她不悅,那就作罷,他並不想帶給她任何困擾。

「明天,她明天休假!」沒想,一旁的咖啡廳老闆倒是很開心地替她接應了邀約。

看來明天得好好表現,給她留一個好印象,才不會辜負了這次機會。他心想。

=

離開咖啡店後,他給人族首領打了個電話,問了他人族最喜歡收怎樣的禮物。

「禮物…」人族首領顯然陷入一陣苦思,「每個人喜歡的東西不盡相同,但依目前地底的現況來看,應該是最喜歡收到肉品的,畢竟取得不易、十分珍貴。」

「那肉品上哪弄去?」

「您需要的話,我馬上派人送到您府上。」人族首領立馬道。

「不了,明天我過去取吧。」

「也行、也行,就是怕您還要跑一趟,那明天恭候您光臨。」魚族王子一向行蹤神祕,或許他不願讓人知道他現在的居所,人族首領也就從善如流。

「行,明天上午我還有其他事要辦,結束後再搭計程車過去取。」

這些天來他每天早上等蔚藍出門後,他便讓滄浩陷入沉睡方便自己活動,接著先自己四處走走觀察,也打聽打聽關於父王魚鱗的消息,接著約午飯時間來到蔚藍打工的咖啡廳隨意吃點東西,再在她下班前先一步進家門變回小黑魚回到魚缸等待蔚藍回家。

他還研究出計程車是這人族商城最快速且方便的交通方式,隨招隨搭,就是有些司機喜歡聊上兩句有點麻煩,但也因此得到了許多人族的資訊。

像是人族吃壞肚子會腹瀉、人族戀人假日會一起去電影院或遊樂場、人族受了傷需要很多時間復原、人族酒喝多了隔天會頭痛、人族女子生理期來肚子會痛要喝紅豆湯…等等。

=

隔天搭計程車去政府部門的路上,他問了司機該怎麼討女孩子歡心。

「帥哥,你長那麼帥,安安靜靜坐在那邊就討女孩子歡心了。」司機這樣說。

「萬一我不是能討她歡心的類型呢?我看我約她時她很困擾。」

司機有些不可置信,還特地透過照後鏡再次確認男子的容顏,暗忖若這樣的樣貌都無法討女孩歡心的話,那我看我這輩子是娶不到老婆啦。「那你就笑吧!笑是最好的語言,然後再朝她眨眨眼對她放電。」

丹莫有些不自然地揚起嘴角,「像這樣?」

「對,然後眼睛這樣。」司機對著照後鏡示範。

丹莫跟著做,「這樣?」

「對,」儒子可交也。學生熱切求教,司機就教得更起勁:「還有女孩們最喜歡高富帥,我看你又高又帥,再來就是要展現你的富,追女孩子不可以小氣,要讓她知道你很有錢,最好請她吃肉!」

「吃肉?」又是肉,人族這麼喜歡吃肉嗎?

「是啊,能吃肉就顯得你不僅有錢還很有辦法,是一個可靠的人。我保證她馬上被你收服的服服帖帖、愛你愛到死心踏地!」

肉真這麼好用?丹莫默默在心中記下。

很快的,計程車將他送到了目的地,依約來到咖啡店,蔚藍今天還特地定鬧鐘早起梳妝打扮,他都看在眼裡。

注意到一旁的男客人一直痴痴地望著蔚藍的眼神,忍不住刻意站到那客人面前,將他的視線完全擋住,並對著蔚藍搬出剛才在計程車上學到的微笑跟眨眼…

但蔚藍一直低著頭專心泡咖啡,一眼都沒瞧他。

咖啡店老闆領著他到他每次來的座位,並送上兩份臘腸套餐,他看見蔚藍看著臘腸的熱切眼神,證實了首領跟司機說的話是對的。

不過即便他做了那麼多的事前功課,似乎還是將她惹毛了。雖然原因他真的不明白。

他盡量使自己看起來不甚在意,但天知道他十分懊惱,懊惱到想朝洞外的天空大喊三聲為什麼!!!

明明一切都按照自己這幾天觀察到的以及各方面收集來的情報去做了啊!

到、底、為、什、麼?!

=

這天一睡醒,丹莫隔著魚缸的玻璃看著窗外因下著小雨而一片白的天空,甚為苦惱。

雖說魚族是藉由控制自己意識自由變化尾鰭,致使就算雙腿碰到了水也不會立刻恢復魚身模樣,但需耗費更多心神來維持雙腿,若能有雨具確實會好一些。

待林蔚藍一出門,他便化為人身撥了通電話,過了三個多小時,才見人族首領一身汗的雙手捧著雨傘及雨鞋站在蔚藍家門口。

「抱歉,這個年代雨傘已不多見…」人族首領一邊將雨具交給丹莫一邊偷偷打量他身後的房間,很是好奇這魚族王子究竟住在什麼樣的地方。

知道他的心思,丹莫趕緊將他打發走,以免被他發現自己其實這些日子以來都是住在一只魚缸內,這實在太丟玄王宮的臉了。

因這場雨而折騰了一早上,都已過飯點許久,丹莫匆匆趕到咖啡廳,一進門便看到他心心念念一早上的女孩站在吧檯後與他四眼相望。

明明早上才看著她出門,怎麼卻像許久不見。

這天被阿菲拖著問了許多關於他"家鄉"嘉興的許多問題,他答得七零八落的。其實嘉興這地名偶然聽計程車司機提起過罷了。

最後在他離開咖啡廳想趕回家做飯前,阿菲突然叫住他。

「嘩啦嘩啦。」

丹莫不知道阿菲為什麼這樣對他說,但也猜到七八分,大概是人族的什麼暗語。他的第六感告訴自己,如果答錯了,他與蔚藍就再無可能。一個連開始都沒有的緣分。

這個答案似乎在他昏迷恍惚間有聽到,但順序不太一樣。他猶豫了。

他不想因此失去她。

但他也確實沒有其他選擇了,只好死馬當活馬醫的回答:「滴答滴答。」

在丹莫回答的瞬間,他感覺蔚藍放鬆了,他知道自己答對了。

「哎,我就是想考考你臨場反應,想不到反應有點慢啊!差點就要以為你是外族人了。」阿菲說。

丹莫知道自己還能繼續見到蔚藍而放心的露出一抹微笑。

「明天見。」

=

自從知道肉是人族的珍貴食材後,丹莫現在每天除了調查父王的委託及去咖啡廳看看蔚藍外,還會先繞到政府部門找人族首領拿當日份的肉品再回家。

為了讓自己做的菜色更符合人族口味,最近他在計程車上跟司機的對話都是煮菜技巧,其中一個對廚藝比較有研究的司機還拉他進了一個廚藝討論群組,裡面都是許多人族的太太,在各位太太的幫助下學習了不少技巧。

看著蔚藍跟弟弟每天心滿意足的吃著他準備的菜餚,他也十分心滿意足。

找了個空檔趁滄浩沉睡時替他看過,服用過蔚藍用命帶回的月之湖水後,病狀是大大改善了沒錯,只是人族的身體需要較多時間修復,需要多休息、多補充營養食物,大概半年左右即可完全恢復健康。

因此他讓滄浩每天陷入沉睡,再用各種食物餵食替他補身子,這才沒多久,氣色已明顯好了許多。

就這樣,兩人一魚的日子平平淡淡過了兩週。

某天他無意間聽到蔚藍跟阿菲的對話,知道蔚藍有想要看的電影,便約她一起去看,而她也答應了。

這次絕對不能再失誤了。

=

看電影的這天,依舊是個下雨日,天空白濛濛一片,他在蔚藍出門後便緊跟著出門,還在對街街角,就看見人群中亮眼的她。

白皙的瓜子臉,靈動的大眼,一頭烏黑的長髮是早上早起精心編的辮子,靜靜的站在電影院前,就如同一尊作工精細的人偶。

他牽了她的手沒被拒絕,她隨著電影情節而展現出平日難見的喜怒哀樂。這讓他覺得十分驚奇,其實有大半的時間,他都在偷看著她,電影到底演了什麼,他一無所知。

直到散場燈光亮起,他才回過神來。她依舊泛著淚的紅腫眼眶,白皙的肌膚因哭過連鼻尖都是紅紅的,他一時沒忍住,動情的覆上她的唇。

在他213年的漫漫魚生中,終於懂得什麼是動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专属感gl第三章在线阅读

    在修养的这段时间,玄月渐渐摸清楚了现在的时间点以及战况如何,目前正值二次忍界大战期间,木叶因为一战战后利益分配问题,遭到了其他忍村的嫉妒,于是乎,作为政治上的延续,谈判没有谈拢,战争就随之而来。目前木叶村没有火影,因为第一次忍者大战的时候,千手扉间率领自己的弟子外加精英团在和二代雷影商量停战的时候,

  • 七零年代女大佬在线阅读第六节

    对决开始。年级第十一名最擅长的是语文,他给任豪出了一道古诗词鉴赏的题。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这是唐朝杜牧的诗,课本正文没有。假如任豪作弊买答案,是不会有什么文学功底的。对于这样的课外诗歌,别说是任豪,就是前十名其他的学生,也是一知半解,可能会勉强解释下文字意

  • 谋明在线阅读第四章

    带着大飞出来找馆子,也不知道怎么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三中校的大门口。还凑巧碰上了徐菲。咳咳…………真的只是碰巧。“大飞,快打个招呼。”刘飞摸了一下狗头,赶紧对大飞说道。【抚摸狗头,大飞经验+1】自家主人一摸头,大飞是一脸的享受,当即是抱起爪子对着徐菲一连作揖打招呼。透着一股子,别的宠物所不具备的灵性。

  • 古今奇缘之逍遥城在线阅读第8章

    江东来将林凡论文上的第二作者名字给了刘长风,自以为报复到了林凡,心情好了不少,哼着小曲,还拿了个蒲扇,故作风雅。突然,江东来注意到,几个路过的年轻助教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大对,江东来眉头一皱,仔细检查了一下自身,没发现什么问题。回头,就看到那几个助教在窃窃私语。江东来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迟疑了一下,追了

  • 养崽日常在线阅读第3章

    天朝机场“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请你们注意秩序,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请你们注意秩序,请你们注意秩序,不要造成交通堵塞”呐叭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可是这时并没有人听见,因为大家都在欣赏这眼前难的一见的美景“靠,怎么这么多人啊,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依晴抱怨着(某琳,汗,你本来就不想

  • 美丽的谎言之老同学

    “林哥就是那样的人,你别往心里去”。沉尘看着燕子,愣了一秒钟,然后立刻明白燕子更定误会了自己,同时,自己也误会了燕子的想法。但她还是很镇定的顺着台阶下来,说,“没什么,男孩子都是那种直言直语,大刀阔斧的人,哪像女孩子那样心思细腻。”说完偷偷地看了一眼燕子。燕子微微的吐了口气,说,“那就好。”然后又挂

  • 我为魔法师之鸡肋系统

    “我吹你个弹你个可你个破你个姥姥爷爷孙孙的鬼!”陈匪一头被雨淋湿的卷毛都气得颤巍巍的竖起来了,“系统你#%¥%是不是在玩老子!”【警告:末世系统从不玩宿主。】“……哦。”是吗?错怪你还真是不好意思呢。“啊呸!错怪你个锤子钻头老虎钳呀!”陈匪气急败坏:“你他西皮是哪里来的狗屁盗版系统?!别人家的系统牛

  • 校花恋上我在线阅读第一章

    “小米,你不要总是给自己压力,爸爸从来没有怪你。”“爸,我知道......”“向楠,等小米出世后,我们一家三个一起去海边看日出啊!”“恩。”“向楠,小米太调皮了,总在里面踢我,呵呵,你看,刚说她,又踢了。”“哈哈,她好动,像我。”“喂,向楠,向楠!我肚子不舒服,好,好像小米要出来了!”“老婆,别急,

  • 君子不坦荡第七章在线阅读

    面试者们阵阵骚动,大家对这个通过结果都很疑惑和不服气,。前面十几人都没有通过面试,皆是因为第一道题没有达到要求,而这个池郝的水准和前面的十几人没有差别,甚至还不如其中一些背了百字的面试者,。偏偏池郝通过前面的人却被刷下去。这怎么能让人心服口服?“凭什么池郝能够通过第一道题?和其他人差不多啊!”“这样

  • 都市之超级科学家老爸章—道歉。惊恐

    紫怜幽并没有回到教室,而是带上了面具。把黑发洗掉,一头紫色的头发慢慢显出。“帮主,真的不用惩罚试探你的那个人吗?”一位神情冰冷的男子半跪在地上,语气虽然冰冷,但却感觉得到他的忠心。“冰,你又问了。”冰惭愧地低下头,“帮主,我只是不确定。”面具下的紫月怜幽嘴角微翘,“赦免。”冰抬头看了看她,“是。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