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入戏太深张云雷+杨九郎第二章

2021/4/9 7:54:34 作者:鬼骨将军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入戏太深张云雷+杨九郎
入戏太深张云雷+杨九郎
作者:鬼骨将军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是云彩里的一声惊雷天下尽知他是九霄之下一妙郎君德才兼备他第一次向他伸出了求合作的橄榄枝,被他无情掰断了。他又一次送了一块表,他却应了,并说这世界还存在着“官僚主义”。他突然得知他受伤的那一刻,痛哭不已。他然而又在他受伤的阶段里,照顾不离。他说:爱你如初他回:如初爱你

结果,第二天白术生病了。

38.7℃。

上午最后一节,白术实在撑不住了,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班主任蒋丽正在讲上次月考的数学卷子,讲到最后一题,忍不住开始念经。

“你说说你们,这道题我有没有讲过?类似的解法,我讲了不下三道题,都是一种类型的。结果呢?有几个做出来的?一个班五十多个人,只有三个人做对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好。”

蒋丽说着,愈发生气。

扭头却看见白术趴在桌子上,额头上青筋直跳。

“白术,你上来把你的答案给大家抄一遍。”

到底是没舍得凶这个得意学生,蒋丽声音还算平缓。

“白术!起来了!班主任叫你呢!”

焦觉急了,胳膊肘撞了他好几次。

白术强撑着站起来。

“老师让你写最后一道题。”焦觉用卷子遮着嘴巴,小声提醒。

奈何他声音太小,白术又头疼得厉害,一句也没听清。白术抬头看老师,眼神迷茫。

蒋丽看他状态不对,走过来仔细看了眼他的脸色。

“白术,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头疼。”白术眼皮沉得厉害,嘴唇干涩。

“你赶紧去校医院看看吧,焦觉,你陪他去。”

蒋丽看他确实难受,脸色十分差劲,赶紧让焦觉带他去校医院。

校医院,白术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

白术睡得很不安稳,做了很多梦,又醒不了。

姜野来得很快,到的时候,他还没醒。

焦觉在一边守着,姜野让他先回去,他在这看着。

“宝贝儿,醒醒。”

医生开了退烧的冲剂,他已经喝了。

白术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姜野坐在病床前面,满脸焦急。

“小叔叔。”

白术扯了扯嘴角,想坐起来。

姜野把他扶起来,靠在枕头上。

“怎么样?”

“难受......”

白术扯着姜野的袖子,手软塌塌没有劲儿,没揪住。声音也软兮兮的,有气无力。

“走,我们回家。”

姜野弯腰,整理好白术睡歪的衣领。低沉的嗓音里,搀着温柔怜惜。

“嗯,那我得去拿东西。”

白术脸色还有点难看,不过比着刚来的时候好多了。

姜野去跟医生沟通,拿了退烧药,带着白术去教室。

正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教室人不多。

姜野没进去,在外面等他。

白术从后门进去,收拾了要看的课本和资料。

焦觉不在,白术正想给他留了个字条,刚拿起笔,焦觉就回来了。

“白术!你怎么样了!”

焦觉拎着饭盒,从前门风风火火地跑过来。

“没事儿,我回家两天。”

白术笑了笑,把便签纸放下了。

“啊,那你岂不是美滋滋,连着月假,三四天假期!”

焦觉一听,开始鬼吼鬼叫,满脸艳羡。

“白术,你带着这个卷子,我刚从办公室拿过来的。”数学课代表拿着一沓卷子,抽出一份递给他。

“好,谢谢。”白术把卷子放进书包里,笑着跟他们道谢。

一群人围着白术把他送出教室。

白术一边走着,一边跟他们说话,脸上挂着温温柔柔的笑。

姜野靠在走廊墙壁上,看着白术,目光不明。

白术跟他们道别,小跑两步到姜野身边。许是因为心情不错,白术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些。

姜野笑了声,没说什么,接过他手里的书包,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腕,带着他往外走。

依稀还能听见别人议论的声音。

“那个人是谁啊?”

“姜野的小叔叔。”

“长得真帅,老子以为要能长成这样就好了。”

“你在想屁吃。”

“感情真好啊。”

“他叔叔好年轻啊。”

......

白术没有再去医院,直接回了家。

好在温度已经降下来,只是身体有点虚。这一天,白术基本上什么也没干,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一大早,姜野把他从被窝里刨出来,量了温度,36.7℃。

姜野很满意,然后拉着他出去跑了几圈。

美其名曰,加强锻炼。

事实上,白术根本没跑多久。他激情澎湃地开始奔跑,50米后开始减速、200米后速度明显下降、800米时......他坐下来了。

小区绿化设施以及便民设施做得十分到位,路边随处可见休息座椅。白术此时瘫在一个木制长椅上,大喘气。

“你是真的......不行。”

姜野思考了很久,说出了这句足以冒犯所有男人自尊心的话。

“......”白术无话可说。

不行就不行叭,他跑不动了。

“我接着跑,你在这等我。”姜野看了看腕表,叮嘱他别乱跑。

白术懒得动,伸出软塌塌的胳膊挥了挥,示意他听到了。

等姜野回来的时候,白术已经满血复活了。兴致勃勃地重新开始运动。

回去的800米,白术意外地坚持了下来,并且速度还可以。

别墅门口,姜野正在开门,白术的声音混着喘息幽幽地从背后传来。

“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姜野回头瞄了他一眼,不知道该不该震惊他长征一般漫长的反射弧。

“你很行。”

姜野用新闻联播一般正经的语气甩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进门了,徒留白术一个人在后面沉思。

仿佛感觉到了嘲讽?

白术本来计划今天就跟姜野一起出去玩,这样就有两天时间。本以为这个计划的最大阻碍会是他妈妈,谁知道竟是姜野那个无情的男人。

犹记得,姜野当时漫不经心却一针见血的反问。

“你作业写了吗?”

白术现在端坐在书桌前,面前摊着一张数学卷子。

学校教学组老师嫌弃外面的卷子质量不行,集结了一大批老师呕心沥血制作,满满当当,连答题的空都没留。

翻出一沓A4纸,伸手抓过旁边的小闹钟,给自己定了个时间,白术开始了愉快又美妙的学习时光。

两小时后,白术放下笔。一边拆了一包□□仁,一边拿起手机给姜野发了个信息。

【白术】:小叔叔!

【白术】:速来!

十秒钟后,对面门响了。

又过了两秒,卧室门开了。

姜野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也没抬头,熟门熟路地摸到白术旁边。

“说。”

白术立马把刚做的卷子和自己写的A4纸一排排摆好,摊在桌面上。

“请。”

姜野放下手机,坐在他的椅子上,开始批改卷子。

姜野是个神奇的人,成绩贼好,但并不努力学习。特别是理科,平时都不怎么看,偏偏人家就是会做。犹记得当年高考结束,妈妈对姜野的浮夸褒奖—一辆法拉利,还是红色的。记忆里,姜野当时接车钥匙的时候,那个表情很复杂。

不可否认,姜野近乎完美。不管在大人眼里,还是在白术眼里。

“搬个椅子,坐下来。”

姜野余光瞥见他弯腰撑在桌子上,抬头看他,刚好撞见他看着自己的视线。说不清楚什么眼神,朦朦胧胧,隔着雾一般看不真切。

白术敛了眸,面上不显,泰然自若地跑到姜野的屋子里搬了他的椅子过来。

姜野批改得很快,没有标准答案,但他看题顺他的解题思路判断对错。以往数次改题,从未失手。

白术看着他改题,视线不自觉地转到他的手上。骨节分明、修长有力,偶尔用力或者某个动作会让手上的血管爆出来。跟白术见过的其他人不一样,无端地让白术觉得很性感。手臂也是,因为长期在部队训练,姜野的身体肌肉塑造得十分漂亮。手臂线条充满动感,又优雅。

暴力美学。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顺着手臂往上,是姜野的脖子。姜野不黑,甚至很白。他以前以为军队里的人应该都是姜野这个肤色的,后来见别的人,发现大部分人肤色都是健康的小麦色或者古铜色。有些人会觉得太白了会显得不硬气,白术并不觉得,他觉得姜野就应该这样,和别人不一样。

姜野今天没出门,穿的是家居服,锁骨若隐若现,喉结突起。白术想起来姜野喝水的时候,喉结会上下滑动,不经意间洒出来的水顺着嘴角留下来,滑过脖颈。

白术突然有点渴。

姜野手里的卷子翻了一页,旁边的中性笔在桌子上滚了几圈,掉了,啪嗒一声。

白术回神,刚想捡,就见姜野已经弯腰了。

白术不自在地动了动,他刚才都在想什么啊。

白术身体猛地僵了一下。姜野已经起身,视线若有似无地扫过白术的脸。

刚才姜野的手,碰到了他的脚踝。

白术没动,垂着眼眸,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他不敢看姜野。有些东西似有似无,呼之欲出又遥不可及。

不知不觉,到了最后一页。

“错了三道题。填空题最后一题、大题第二题第一问、最后一题最后一问。”

姜野翻着他写的答案,轻声念着。

“嗯?”白术回神,扭头看卷子。

“你要自己再算一遍,还是我直接给你讲?”姜野手里握着笔,随意转了几个笔花。

“大题第二题第一问我是算错数了吗?”白术说着开始翻他写的答案。

“嗯,答案算错了。”姜野给他圈了出来,写了正确答案。

“那你给我讲那两道题吧,我不会做。”白术又翻到填空题那。

这两道题,他做的时候,思路就有点乱,基本可以预见这个结果。

“我给你讲一下思路,一会儿你自己再做一遍。”

白术点头。

“这道题里面有干扰条件,没有作用,如果你顺着这条路走......”

姜野解题思路讲得很简练,逻辑清楚。讲一遍,白术就懂了。

下午,姜野去了公司。

白术自己在家把别的作业写了,想等着他回来再改一改作业。

天色渐晚,向日葵已经蔫了,在夕阳里卷着边,懒懒地晒着。渐渐的,太阳落下去了,白术的耐心也似乎跟着太阳走了。空调风凉凉的,掠过白术的脸时还带着湿意。白术撑着脑袋,目光落在打卷儿了的向日葵上,过了会儿伸出手指揪了一片花瓣。花瓣根部还顽强地保持着生命力,手指一掐便浸出染了色的汁液。

隐隐约约的焦躁,促使白术时不时地就要抬眼看向窗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来我是朱砂痣第十章在线阅读

    坦白的说这个女人除了长得有一些胖之外,还是很好看的。只不过现在那对眼睛里空无一物,毫无生气,与梦游病人十分相似。只是,没有哪个人会一边梦游一边吃东西,全然不顾嘴角的血丝已经流到下巴上。“小红!小红!”再次看到闺蜜变成这个样子,小妮十分心痛,出声叫了起来。这还是她那个有说有笑的闺蜜吗,这简直就是个鬼,

  • 就是宠爱你呀在线阅读第一章

    傍晚降至,细小的雪花飘落下来,在空中漫天飞舞,使得孟家大院里的所有人都来欣赏这初雪的美景。即将要临盆的孟家少奶奶凌萱,也好奇地走到院子里,与他人一同瞧见这难得的美景。“哇!初雪的美景果然令人遐想不已。”凌萱抬头,望向天空中,一瞬间,就开始一阵剧痛,手立即捂住腹部。在一旁的丫鬟大声叫喊着:“快来人啊!

  • 总裁老公太败家因果轮回

    痛,无尽的疼痛侵蚀着丹柳的身子,身体像是要裂开一般,丹柳挣扎着双手,想要挣脱开禁锢自己的绳子,身子,却已无力,只能作罢。丹柳曾是明阳帝司寇楠独宠六宫的丽妃,曾经万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后宫所有人,可如今,竟只能落得一身谋害皇上的罪名,而让丹柳背负这个罪名的人,正站在满身伤痕,无一处完好皮肤的丹柳面前得意

  • 狠狠地爱一次在线阅读第9章

    进了门,登上电梯。张天尧看着电梯层数一层一层的往上长着。“15~~18~~22~~26~~~~27~28”张天尧心里默默数着:“一架,两架,两架半,三架。”“叮~~~”随着张天尧胡思乱想中电梯到达了顶层。一开门,一个画着淡妆穿着白色小西装的俊俏女子站在门前。“刘总您好!我是王总的秘书莉萨,请跟我来。

  • 契约甜宠:嚣张总裁请用心第九章在线阅读

    “呼~好累啊!”我伸了伸懒腰,“我汗!你怎么累了嘛,真是的!”蔷撒娇地说。“额呵……”我不好意思的说。“哼,你们两个聊就不理人家了拉!不要嘛……”萱嗲嗲地说。“……”“……”我们两个无奈,“好了啦,别玩了,快到家了。”我无奈地说。“嗯”“嗯”她们两个齐声说。“蛤~我困死了,我要睡了,晚安!蔷、萱。”

  • 黑暗料理直播中之第二章(2)

    柔和的微风吹起,花草树木微微晃动,轻响起美妙的旋律,就好美妙的曲子一样。只见那花草遍地的草丛中,有一位身穿红色衣袍的少年,他一头漆黑如墨的长发直达腰部用一根红色的发带绑起,水蓝色的眼眸仿佛装着星辰大海一般精美绝伦。身形单薄却不会让人觉得弱不禁风,那少年面冠如玉俊秀非凡。修长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草丛

  • 超级国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血鬼术·爱之痛!”趁着山田花子失神的片刻,甘露寺抓住机会砍到了山田花子的脖子。就在甘露寺砍中花子的一瞬间,花子的身上涌出了无数的尖刺,在甘露寺来不及收刀防御的时候刺中了甘露寺的身体。虽然最终也砍伤了花子的肩膀,但甘露寺大腿与腹部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这就是爱啊,伤害对方的同时,自己也会受伤的啊!哈

  • 我和队友公费恋爱[娱乐圈]第八章在线阅读

    就在赵显美滋滋看着热闹的时候,贾克斯却传来了让人意外的消息“殿下,能量储存我已经收集完成了,咱可以随时出发。”贾克斯金属的声音传来“这么快啊,不说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吗。”赵显疑惑的问道“这是因为地球科技还很低,资源只开放了百分之20,所以才这么快收集完。”“原来是这样啊,贾克斯,问你个问题。”赵显此时

  • 我在求生综艺谈恋爱在线阅读第三节

    有了朴允秀的加入,好多东西确实方便的多!比如:他们公司现在换了一个更大的办公室、再也不用担心资金问题了......菲林公司已经向媒体报道,正式更名为秀!“代言人的事怎么样了?”程菲林缓缓说道。他的沙发对面坐着朴允秀、旁边坐着韩歆言这话是问韩歆言的“我建议是找国内的艺人、朴总以为如何呢?”这应该问大老

  • 你能把风点燃吗在线阅读第六章

    航海队先要进行的是足协杯的比赛。航海的对手是大连千兆队,航海队轻松取胜。王楚中路接球,王楚连续的带球突破,王楚大禁qu附近斜传球给王诺,王诺过顶传球给李学斌,李学斌射门了,球进了,航海队竟然领先了。中能队的球员连续的传球,中能队的球员边路传中了,李铁鑫头球把球顶了出去。王楚接球,王楚连续的带球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