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无限金钱之超级系统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5/5 8:00:40 作者:如果想看书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限金钱之超级系统
无限金钱之超级系统
作者:如果想看书来源:飞卢小说网
记者:“叶枫先生,你的梦想是什么?”“吃不完的肉,喝不完的酒,花不完的钱。”记者:“听说您有一百辆豪车,这是真的吗?”“谣言,纯属谣言。我没有那么多车,如果你想了解豪车,可以找我的小保姆,她家里有一百多辆。”记者:“听说您每年要购买数吨的鱼子酱、松露和鲍鱼,您是用来送人还是自己吃?”一名女仆装扮的美女跑来:“叶哥,大黄它们又不吃食了。你养的狗太挑食。”叶枫无奈道:“你一定又光喂它们鲍鱼了,这怎么能吃得下。你用鱼子酱配85年的拉菲,大黄才合口味了。”“哦,我知道了。”叶枫摇着头坐下来:“女士,你刚

一分钟后。

季商九奋笔疾书。

五分钟后。

秋叶珃抬头,季商九就坐在他前面同学的那个座位,一脸感激地双手呈上试卷。

“秋叶你真是个好人!”

写卷子两小时,抄作业两分钟,两张卷子加起来正好四分钟,不多不少。

从小到大,秋叶珃还真没给过人作业让他抄,也没让人帮写过作业。没想到来到新学校后,这两件事都体验得明明白白。

“这又不是我写的。”秋叶珃收过了卷子,低下头看书。

他小册子上的这一页算是翻不过去了。

“这个嘛,班长写的,我知道。”季商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笑着说,“不过我看你的作文写的句子好厉害啊,里面有些词我都不认识。”

英语作文不难,他接受的是双语教育,自然也看得出来秋叶珃用的高级句型,虽然说死板,但放在高中这个水平那肯定是十分优秀的。更何况也没什么死板不死板,老师要是在这么多千篇一律类似于动不动就拿“and”凑数、好似没有并列句就活不了的作文里看到这么一篇句型复杂的,那肯定是眼前一亮,之后自然而然的,高分就来了。

“嗯,抄作文书的。”秋叶珃随口应付。

季商九也不恼:“数学卷子的话,你是不是改了一道题呢?就最后一道大题。”

数学卷子他也看了,有个大题有修改的痕迹,乍一看像是林树的笔迹,但林树这人有个习惯,那就是平日里卷子干净,绝对不会乱涂乱画,没有把握的步骤基本不会写上去。这习惯没少被数学老师骂,可他就是改不了,所以数学成绩在班里也就回回在120这个线飞来飞去。

秋叶珃又“嗯”一声,头也不抬:“是改了。”

“我没看明白那道题。”季商九有些踌躇:“秋同学你能给我讲讲吗?”

话音刚落,秋叶珃猛地抬头,探究地看着季商九。

“我之前没来……真的不会。前面的步骤都看明白了,就最后一道题,不太明白。”季商九低头,红着脸小声解释了一番,说到最后都快没了音。

……

“你……”秋叶珃表情有些复杂。

“嗯?”季商九歪头看着他。

秋叶珃被他看得不自在,他倒是没想到季商九这个水平,他拿出卷子,翻到最后一道题。

看起来挺简单的,再看一遍,还是很简单。

“你真不会?”秋叶珃有些犹豫地抬头。

这真是学长的弟弟?

季商九眼睛水润润的,他眼睛向来亮,此时表情看着有些崩溃,连声音都颤颤巍巍的:“这……是不是很简单……不会很不正常吗?”

“还好。”这话秋叶珃总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勉强,或许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哥哥聪明,不见得弟弟也聪明。

他话说完,季商九屁股就离开了凳子,跳到了他的课桌旁,弯腰站着等他解题。

秋叶珃低头,掏出一只笔在演草本上写了个“解”字。

“这个题,不是说这个方法不对。”

秋叶珃话说得很委婉,他用笔指了指林树的答案,然后飞快地又将笔移到了演草本上,“主要是林树忘了基本不等式里内个X+1等号成立的条件,所以才会写错,你之前这节课补了吗?”

“这节课我自学了。”季商九乖巧地说,只觉得秋叶珃口音还挺有意思,比如说sh、ch、zh这三个音,到秋叶珃嘴里,就成了含糊的ri。

而且……今天秋叶珃后颈贴了阻隔贴。

季商九原以为这样的人内心都是很讲自尊的,或者说会有他们自己的高傲,但看秋叶珃的样子,他好像忘记了昨天的事,并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已经泄露了。

“自学了就好,你看……”

秋叶珃语速不快,一字一句,都落在了季商九的耳里,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季商九一句也没听进去,注意力把不住似地往秋叶珃握着笔的那只手上跑。

秋叶珃手挺白的,手指细长,有种骨感美。有意思的是,右手写字的同时,他的左手也不□□分,拇指和食指不自觉地在空中划动。

季商九想起了昨天晚上帮秋叶珃整理袖子的情景,他情不自禁地伸出食指,压在了对方的左手手背,以至于秋叶珃的左手手指不在跳舞。

“你是左撇子吗?”他打岔道,同时拿开了手。

秋叶珃依然没抬头:“算是吧。”

季商九想,或许是因为他现在站在秋叶珃的左边,如果秋叶珃用左手写字的话,那就不便于他去看演草本上的解题过程。

倒还挺贴心的,他心说。

秋叶珃继续讲题,嘴里都是因为所以的,讲完之后,秋叶珃偏头看季商九:“明白了吗?”

季商九适时地将视线移到解题过程上,装作困惑地说:“大概明白,但是还有一道题。”

秋叶珃眯了眯眼:“哪道题?”

“这道。”季商九伸出手,在秋叶珃的卷面上点了点。

“因为这个为常量,P的最小值就能决定这一串的最小值。”季商九一边说,一边手在试卷上划着,划到最后,像是不小心一样,碰到了秋叶珃的拿着笔的手,却又像触了电似地飞快地收回,甜甜地说:“为什么要设y等于这么一串,它怎么又变形成这样。”

“你真的不会吗?”秋叶珃狐疑地问道。

这题不难,挺简单的一道三角恒等变换题。

还没有等季商九回答,秋叶珃缓缓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俩东西是常量,为什么它能决定它吗?”

“知道……我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设y等于这一串,就不能不这么写吗,这么写好难啊。”

“你想怎么写?”秋叶珃耐心地问。

季商九飞快跑到自己座位上抱着演草本,然后拿着本子又小跑到秋叶珃身边。

“就这样。”他小臂垫着本子写了起来,一边写一边弯腰趴着看卷子。

微凉的早晨,淡淡的苦味十分醒脑,惹得季商九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

写完之后,季商九将本子放到了秋叶珃面前,吞吞吐吐说:“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秋叶珃大概扫了一眼,季商九的本子挺花里胡哨的,明黄色的,上面点缀着许多爱心印花,看着倒不像是个演草本。

字挺好看,比他的字写得好看,看起来就跟练过似的。

他说:“这样写也可以。”

“我觉得这样思考比较简单。”季商九抿着嘴,纠结道。

“是挺简单的。”秋叶珃对他点头,“简单到也就是你本来上二楼就可以去咱们教室,非得先上四楼,绕了那么一圈,再从另外一个楼梯口儿下来跑到二楼。”

……

“你觉得林树这样写复杂,是因为你没有很好地掌握那什么公式,而且你们写的也没有什么区别,设P设y的只不过是为了结算过程更简单干净一些,你也可以不设,或者换个ABC之类的只要题目里没有的。”秋叶珃换了一支笔,用铅笔在季商九的答案上画了起来。

“这一串……”他画了个大括号,“其实没必要,虽然说这样写也无妨,可你不觉得把公式再推导一遍太麻烦了吗?”

说完这句话,秋叶珃在自己的演草本上写了起来,问道:“你知道这个公式吗?”

季商九看他写的是个和差化积公式,摇头道:“没有。”

“好吧。”秋叶珃看着演草本,保持微笑,点头,就好像季商九就在本子上一样,全程没有抬头看他,反而继续说,“那就记住,下次用用看吧,毕竟高考的时候这道题也不会是大题,没必要浪费那么多时间。”

“嗯嗯。”季商九重重地点了头,“谢谢秋同学。”

秋叶珃把明黄色的草稿本拿到了课桌角,没再说话,有些不自然地把自己的卷子收了起来,又翻开了小册子。

他能感受到对方拿起草稿本,渐渐起身,可紧接着,他就看到一根头发,从空中掉了下来,掉到了他的小册子上。

……

“啊我不是故意的。”

秋叶珃不过眨了下眼,那根头发便被对方飞快地拿走了。

他下意识抬头,看到长马尾的少年脸上又红又涩地拽着头发吞吞吐吐:“我……”

“你?”秋叶珃被他这个反应逗得嗤笑,可随即他意识到什么,敛了笑,又恢复到平静的状态,低下头说:“长头发不难打理吗?”

“这个……”季商九一脸被问住的表情,神色忸怩地说:“其实我准备等到分化之后就剪掉,之前我觉得它显得我头很大,我就找Tony老师帮我打薄了,后来又觉得太热,想把两边给推了,但我PS了一下,结果是那样的发型会显得我脸很长,我不喜欢长脸型。”

秋叶珃:“……”

百闻不如一见,秋叶珃没见过这样的“Omega”,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可如果不说话,尴尬的不只是对方,还有自己。

最后,他齿间挤出三个字:“挺讲究。”

是挺讲究,比女孩子都讲究。以至于他最初看到对方的时候还以为是女孩子。

季商九扬起嘴角:“那肯定啦,毕竟有些时候多点缀一下自己,别人看着也赏心悦目嘛。”

秋叶珃“嗯”了一声,他的眼睛又漂到了对方的黄色皮筋上,心里突然想问为什么一直带个黄色皮筋,而且款式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但想了想,又觉得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

年少成名的人那么多,却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到最后。

他课文背不下去,便想从抽屉书包里把五三拿出来,可胳膊刚一动,熟悉的痛感就接踵而来,疼得他忍不住哼了一声,后背冷汗一直往上冒。

刚才他左胳膊基本没怎么动,一直都是右手写字,如今稍稍动一下,那条胳膊就疼得难以忍受。

“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季商九连忙弯腰关切地问。

秋叶珃摇摇头,但他的脸出卖了他,脸色发白,仿佛失去了血色,嘴唇甚至都隐隐发抖。

“秋叶你哪里疼?”

秋叶珃偏过头,刚想出声说让对方别管他,可当他看到季商九神色紧张时,这些话便又被他咽了回去。

季商九双眼通红地伸出了手,可好像害怕弄伤他的,那双白皙的手始终没落在他身上。

“没事。”秋叶珃扭回了头,强忍着痛,将习题册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抑制剂不会只打一天,迟早会习惯它的副作用。

更何况,更何况……这还没有到那个阶段。

那是什么阶段,他至今都难以启齿。

连医生都说不准,他能有什么办法。

疼痛之后,连头也跟着疼起来,疼着疼着,困意便随之而来,眼角都变得湿润。

见季商九还没有走,秋叶珃又补了一句:“我没事。”

“你要是不舒服的话,一定要说!”季商九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同学之间,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对吧,更何况我都打扰你了。”

秋叶珃做着卷子,没说话,但季商九能感受到,对方整个人又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

季商九眼睛不近视,他能看到,秋叶珃在做一道集合的选择题。

集合都是送分题,可秋叶珃一分钟都没写上答案。

眼前的人似乎也很普通,不过只是有个好相貌而已,性格除了平和佛系一点,似乎也没什么突出点了。

明礼有好相貌的人不少,若是放在往日里,这样的Alpha……

不对,他不是Alpha,他是Omega。

季商九自嘲,他不明白当初自己怎么会把对方错认成Alpha。

秋叶珃明明就是有着类似于秋天气息的Omega。

不像是秋高气爽下丹枫迎秋,而是像……

像看到繁茂的草木逐渐凋零,在死气沉沉的气氛中,对命运做出最后的甚至几近绝望的挣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黑篮]男主是大队长在线阅读第六节

    安大导演和安小导演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看过去。一个穿着鹅黄色格子长裙的小姑娘俏生生站在他们面前,扎着丸子头,看起来青春十足。脸上画着淡妆,一双大眼睛有些局促不安,脸上却带着诚恳的笑意,梨涡若隐若现,笑起来很甜。当从相貌来说,十分贴近女三这个角色。安大导演给了安小导演一个眼色,安小

  • 世子家养臣之进入游戏!

    “先生,您现在成功成为了一位琴师,接下来是属性点分配,每个人的初始共有25点属性,其中20点平均分配到体力,精神,力量,智力上,其余5点自由分配,其中力量影响物理攻击,1力量=2点物理攻击;智力影响魔法攻击,1智力=2点魔法攻击;体力影响生命与物理防御,1体力=10点生命与1点物理防御;精神影响魔力

  • 凤动九天之上神请留步第4章在线阅读

    天使彦离开后,北辰忽然自言自语的问道:“混沌,这个世界的大时代序幕也要拉开了,你觉得我们应该要做些什么准备?”“首先!你可以通过神识和我交流,其次我觉得你应该多和外面沟通,毕竟老是宅在家里不好。”混沌的声音非常的清脆,其声音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的声音,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老气秋横。北辰:“……”“这

  • 大秦之少年至尊在线阅读第八章

    戴雨浩连忙从高处跳了下来,笑眯眯道:“呐呐,打完了?打完了那就去吃饭吧!”小舞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小舞姐要吃胡萝卜!”戴雨浩一个踉跄:“小舞姐,胡萝卜不好吃。”小舞皱了皱鼻子:“要你管!”戴雨浩走到门口,回头看向还站在原地的唐三:“三儿,还不走?”唐三回神:“就来。”提步跟上。于是一群人跟在小舞戴

  • 从GTA5开始超神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凤凰诗会(三)主仆五人很快来到了凤凰园,五人下车后,萍儿告诉车夫在门口西侧的茶馆等小姐和姑爷回来,五人下车后在向导萍儿的带领下向第一个目的地出发,随着目的地的临近,人逐渐增多,街头小摊商铺也随之增加,永结同心锁、南海金身送子坐莲观音菩萨佛像、开光红玛瑙及六字真言手链等叫卖声此起彼伏,只见林昊东

  • 大剑师之射天狼第二章在线阅读

    严厉目光如炬,瞅准时机,突然腾空一跃,伸手挡住了苏安落即将投出去的一个三分球。身体微一侧身,球就像长了眼睛,刚还在半空做停顿状态的篮球转而又依附在了苏安落手上。脚下一个突破,冲出严厉的包围圈,苏安落侧头轻微瞥了他一眼,快速计算好能甩开对方防守队员的距离和速度,运筹帷幄地运了一下球。加速,跳跃,投篮。

  • 当女配无聊时在线阅读第十章

    “刻意与你争夺家人的喜爱——十分抱歉,现在想来很是愧疚……”这不过是少年心中一瞬间之中的想法,而在那一瞬间,他耳中却也只能听见男人的笑声:“总喜欢‘汪汪汪’吠叫的狗可真是招惹人讨厌。但是偶尔也可以饶恕——当然,惩罚是必要的。不过这样的话,事情又变得无趣了呢。”少年是先感觉到痛,而后再低头的。他低头的

  • 武侠:从锦衣卫开始第7章在线阅读

    冬日的暖阳在窗外闲逛,积雪半溶,流水淙淙。申三秀安静地坐在他专用凳子,双手捧着一只大包子,低头乱啃,满地碎屑。那一头,檀香在忙碌,没空顾得上他及满地脏乱。大椒小舍人口不多。厨娘和厨工各一名,长工两人,丫环两名,加上她和申氏母子,统共才九人。姑娘仁慈,体恤众人,逢岁朝前必为各人备好新衣物。众人乐呵呵地

  • 十二星座之异能学院在线阅读岫玉变故

    岫玉国皇宫中萧闫拿着手中的信问自己的儿子萧华说:“这是怎么回事?”萧华不想过多的说:“最近街道的谣传,说大将军劳苦功高,对百姓也是极好,这岫玉国能有今天全是大将军的功劳。而父皇你不懂军事,却还要发动战争;不懂民间疾苦,还要大修宫闱。这岫玉国应该让大将军来做主。”萧闫很是不开心地说:“大将军知道吗?”

  • 绝地求生:神级刚枪王之神秘的箱子(一)

    我放飞了鸽子并向着鸽子的方向前进,路上我看见了许多玩家都在打怪不管是刷出鸡还是鸭还是猪能打的他们都他来当经验没有一个像我这么无聊的接这种任务。“看见没那个傻子不去打怪升级分而去接个信的任务这种任务哪有什么经验。”一个十分强壮的玩家说。“送信的任务是村门口的那个NPC给他山里哥哥送信的任务吗真是傻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