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爱上不该爱的人赶尸人

2021/5/5 10:10:06 作者:修仙 来源:3G小说网
爱上不该爱的人
爱上不该爱的人
作者:修仙来源:3G小说网
“管家,怎么爸爸还没有回来,派人出去找了没有。”“小姐,已经派人去找了,但是还是没有老爷的一点消息,老爷平常去的地方都已经找遍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早就回来了。”故事由此开始……

“气与心合,力与灵合,快如疾风之迅速,慢如山林之厚重,气若不随心则散,散则无力,你拿什么对敌?力若不合灵,何以一往无前?拳将就的是心境!你若退缩了无疑就输了一半…”

徐华字字铿锵有力,时而亲身示范,时而纠正徐枫的发力姿势,切磋点教更是少不了,就这样少年每日苦不堪言,虽有抱怨但没了往日的游手好闲,他感觉自己在蜕变,虽然过程很是缓慢与痛苦,但虫茧终有被撕开的一天,那时美丽的蝴蝶将飞舞于天地而无拘束。

“哥哥过来该准备学习符箓了。”少女催促正在不断重复练习感悟的少年,被催之后少年咿呀怪叫,在这个领域他被少女按在地上摩擦,短短几个笔画却写下的尽是少年的血泪史。

破甲符,最简单符箓的一种,这对徐馨来说轻而易举的符箓到徐枫手里却是整整十日还没学会。画符的少年收敛了往日的轻蔑,看他一挪一顿的慎重态度哪还有起初的轻狂?

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大量灵力滞留在手掌少年逐渐不支起来,他起初沉稳无比的手开始轻微抖动,豆粒大小的汗珠也颗颗滑下。少年要紧牙关,再次缓慢的挪动手掌,一分又一分……

不知过了多久睡着的徐馨被一阵欢呼吵了起来,她知道少年成功了,为了不扫徐枫的兴致她打算待会儿再去道喜。

徐枫兴致勃勃的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符纸,之所以是皱巴巴是因为它早就被少年的汗水浸透了。随后他发出一道灵力冲击波,本能击断小树枝的冲击力后成功的…成功的吹落了几片绿油油的叶子。

徐枫满脸黑线的连发数道冲击波,于是在徐枫的不懈努力下这小拇指粗细的树枝总算拦腰折断。这骇人的威力让徐枫满头黑线,“去你妈的,老子拿这玩意干什么?给别人理发吗?最后人家理都不理像是对乞丐一般打赏一枚金币,外加声谢谢?”

恐怕你钱非但没要成早就身首异处了,一旁不苟言笑的徐华看见这场景也罕见的有了笑意,“别人破甲符是让自己的攻击更加锋利尖锐,你倒好,把自己的攻势变得拖垮愚钝,你说你是天赋异禀好呢,还是毫无天赋可言呢?”

徐枫拉起个驴脸很不服气,可事实就在眼前,他再怎么否认都改变不了事实。少年起身强笑道,“看来我在这方面是真的没有天赋,以后还是多加修行的好。”

离去的少年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脚步如此沉重,就像压着一座山峰,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少女想过去安慰几句却被徐华拉住,“未经风浪的水手驶不过狭隘的海洼,只有饱经风雨摧残之后他才能航行万年。”

目送少年离去老者喃喃自语得道,“小家伙修行一道那有绝对的天才?万物阴极而包阳,阳极而负阴,一处长注定会有一处短。脚下的路若不是自己选择,又岂知前路是灾难还是机遇?”

……

骊城虽不是帝国重城,但它西边与寒云山脉接壤,东临龙山郡数城,地理优势优越的无可厚非。嘈杂的人流,喧嚣的叫卖,形色迥异的店铺均能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红尘气息,可如此千姿百态的繁盛景象在少年看来不过灰黑一片,死气沉沉。

突然一道白影从他身前溜过,似是察觉到徐枫低落的情绪,它特意停留几秒轻唤几声。轻柔的叫声是那么暖人心脾似要让人忘去一切烦恼,可徐枫听来却是如此的刺耳。

低落少年一眼就认出这是前几日嘲笑自己的白猫不由生出几分愠怒,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让自己再次遇到这该死的白猫,这意味着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此仇不报非君子!小爷非得把你挂在树梢上挂一天,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东跑西窜爱自由!”徐枫恨得牙痒痒。

一场人猫追逐站随着最后一声轻唤的消声匿迹,立刻打响!

“死猫你给小爷站住别动,小爷让你白享极乐之福!你不是东跑西窜爱自由吗?为了你的猫身安全我给你多加练习的机会…”

“喵喵喵…”

……

在不知道撞倒多少人,碰翻几处摊子,最后徐枫看见白猫矫健一跃,扑入一个白衣女子的怀里。

“秒白,以后别乱窜了,不然我可不会寻你哦。”

女子的声音如梦似幻,宛如天籁,又有似初晨山泉触石般的空灵,这短短一句话竟平息了徐枫的愠怒,就连画符未成的烦恼也被一扫而光。

女子缓步行走,徐枫悄悄尾随,不是他图人美色而是身体似乎生有属于它自己的意志,不在接受徐枫的管制,两腿不由自主的迈动着步伐…

女子行行走走,走走停停,行到一处兵器铺子她驻下脚步,“老板这银纹剑怎么卖?”

“姑娘若买我便宜些,三百金币如何?”

“明明是同种材料所铸,为何它比起银铁剑昂贵数倍?”女子再问。

“呵呵,姑娘有所不知,这银纹剑和银铁剑随时是同种材料所铸,但前者受过千锤百炼,比起后者自然是坚韧锋利了无数倍!”

女子似有所悟,她轻微点着头没有任何言语,而店铺老板似乎格外热情,他自顾自的道,“这锻兵师也不一样,他们就好比铸剑的材料,只有承受更多敲打,更多磨练并且没有断裂的材料才能做出好剑!”

女子继续点头,而徐枫虎躯一震,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似乎有什么都不明白。在他发愣之际女子早就没了踪影,而那银纹剑却被老板递给了自己,“姑娘说这剑送你混个眼熟。”

徐枫没去多想,他木纳结果长剑就匆匆返回家中,他想要把明白的东西提取出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明白了什么,到底是明白了什么呢?

夜晚是如此的静谧,那怕仅剩浩瀚无垠的天空也同样能够惹人深思,而屋内的少年就是最好的例子。

……

叮铃铃,叮铃铃…一串悦耳的铃铛声在人迹罕至的街道上徘徊,几个包裹严实头戴斗笠的黑衣人颤巍巍的走在街道上,细眼看去没有一个人走姿正常,无不像秋天里的稻子般东倒西歪。

“兄台,这都深夜了怎么还不回去?”

一醉酒汉子好心提醒那群“黑皮醉汉”,提醒的同时还不忘勾肩搭背,就差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了。可当他失手拍掉遮住面部的斗笠时,他嘻哈的神色立即变得惊恐,而那群裹得严严实实的“黑皮醉汉”全都僵硬的扭动头颅,深冷的目光像是两把锋利的刀子。

醉酒汉子惊恐后退最后一屁股拍倒在地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与自己刚刚勾肩搭背的竟然是一具尸体!同时尚在外逛游的几人也撒脚丫子就跑,不管怎样见到就是晦气。

那副干枯只剩皮包骨头的尸体机械的抬起拳头直硬的对汉子砸下。汉子在地上一个驴打滚躲开这击后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尸体们怎会让他得愿所偿?跑出没百余米汉子再次被群尸环绕,冰冷的尸煞夹杂着令人作呕的糜烂腐臭味让他头晕目眩。与此同时所有想要逃跑之人无一列外的被驱赶至此。

叮铃铃,叮铃铃…

这时醉酒汉子此时反应过来赶尸人这个恶心的职业,既然是赶尸人那必定持有人驱使这些死尸的法器,那就意味着这个持铃的黑衣人…

“那个拿这铃铛的是赶尸人!杀了他我们都能活!不然都得死!”醉酒大汉大吼!

听的汉子一席话,所有人无不拿出武器,准备殊死一搏。各色的灵力四散纷飞,死尸被开膛破肚,轰裂开来的不在少数,被尸体扯断四肢,合击致死的同样大有人在。

一刀劈落尸体的一条臂膀,醉酒汉子所向拼靡,气势如虹,“杀!”

他就像撕开腐尸的封锁的一把尖刀直指赶尸人,被撕开的缺口还没来得及调整就被陆陆续续的突破!

“杀!杀!杀!”

“想要活命的都给我杀!今晚不是他死就我亡!”

赶尸人僵硬的扬起脖子没来得及说出那怕一个字,就被刀枪剑戟刺穿身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

  • 十八界图“化蛇”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红白相间的光芒简直无法直视,方圆三丈以内地面尽成焦土,临近的一株大树竟被炽热的空气引燃,犹如一只巨大的火把熊熊燃烧。“扑通一声!”耿惊云重重的摔在地面,单膝跪地,口吐鲜血,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而远处赤焰魔君跪匐在地,喘息不已。赤焰魔君低沉的说道:“想不到我会伤的这么重,看来是

  • 灌篮:全能中锋第五章

    美里小姐疯狂的集日本列岛电力于一点对付使徒的计划“八岛作战”在绫波和我的执行下成功。绫波保护我的样子让某个影像在我脑海里呼之欲出。也许是时候了,不再逃避,能够承受打击的时候。自从看到绫波那冰雪消融般的展颜一笑,她真的变得有人情味了些,至少,我看到她会把佐裕放在她课桌上的书带回去几本。她曾告诉我她在这

  • 幽州刀客行之天山冰窟

    雪峰之巅,有一洞窟,名曰“冰窟”,历代天山掌门神功皆处于此,窟内幻法奥妙无穷,而那幻法奥妙却不是一般之人所能参悟,天山数代掌门虽在此洞中有过修行,但唯有陆剑飞一人在洞中修炼最长,达到七日,出洞之时,风雪大作,洞口借由雪化冰,曼延百步有余,只见陆剑飞身上结下一层薄冰,轻轻一跃,可达三丈,伸手一挥,身前

  • 渣男洗白路之战耀(求收藏)

    战耀脸色一冷:“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既然想要这里,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来抢呢?估计我让出来之后,你下一步就是打算要灭我的口吧。旁边的人,你们不要太相信这个家伙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将你们拉上估计就是为了当他的替罪羊。”旁边的人听了,顿时想起了裘师兄的为人,的确,他的名声在门派之中并不是多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