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巨人觉醒在线阅读第三章

2021/5/5 9:21:41 作者:齐天Da圣 来源:飞卢小说网
巨人觉醒
巨人觉醒
作者:齐天Da圣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牢房里关押了十一年的阶下囚霍顿,本是烈日王国最后的王子。偶然化身超大巨人后,带领着巨人们,逃出巨人营。随后得知自己的身世,他竟然是仅存的唯一一个巨人族王族男人,身上流淌着珍贵的巨人王之血。暴虐人族,屠杀兽人,建立国度,征战四方。并且时刻还要完成为巨人族繁衍后代的艰巨任务,巨人族是一个奇葩的种族,只有王族男人才可以让巨人族的女人怀孕,为了巨人族的生生不息,老子拼了......因为他是巨人族唯一的——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我师姐抓周的时候趴在草团子上一动不动,因为她是我师父捡来的第一个孩子,各宗派长老都像村里闲在家的妇女一样磕着瓜子来我们山观赏我师姐接下来的命运。

照理说一群修仙大佬聚在一起不应该相信抓周这种人生玄学,他们移山填海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但那时候我师姐不知道和她大眼瞪小眼的一群老头老太太是修真界叱咤风云的人物,刚过周岁的我师姐肆无忌惮地伸出她的小手,薅下了几根大佬的胡子。

围在我师姐附近的一圈物品都预示着她的未来,未来们充满心机诱骗不谙世事的我师姐抓向它们,有糕点有烤鸡还有漂亮的布娃娃,但是我师姐在还是个肉团子的时候就显露出不俗的气势,她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母狮趴在中央,直到某个大佬以为她睡着了,过来抱她。

她一把攥住了大佬的佩剑。

说起来玄乎,好像我师姐是什么天命之子,不过我师姐的确相当不凡,我相当怀疑她出生的时候天降祥瑞不然没有这么玄乎的事情。师姐抓周突然灵根觉醒,她握着的佩剑是一把认主的宝剑,那把宝剑非但没有当场格杀师姐,反而原地叛变,认了我师姐当主人。

那把剑后来就跟了我师姐,毕竟剑灵也有人权,非自然生物独立宣言中第二条就说,剑灵有自主选择剑主的权利,从此那把剑就叫守诫,和我师姐同名。我严重怀疑剑灵是觉得我师姐太厉害可以省事偷懒才认她为主,之后好几年我都没见过我师姐拔剑出鞘,她飞花摘叶伤人,剑灵相当于提前退休。

剑灵退休第四年,我师姐拔出了守诫。

那时她站在火车上,踩着3号车厢负手而立,我正好在她脚底下嗑瓜子。

我师姐不太会坐火车,她的人生就是在不停闭关和修炼,除此之外就是到不同的小世界中参加各种友谊赛,对坐火车这件事只能从字面理解,她因为去取介绍信耽搁太久,错过了检票时间,只好低空飞行追上了我们这趟车,就像走在水泥路上似的小跳几步就到了前面,迎风吹了不到五分钟,一道陌生的力量突然环绕在她身侧。

师姐守诫敏锐地感受到这股力量不属于修真界,这股力量没有杀意但弥漫着一股妖气,如果就像凡人拍的电影那么表现,那一定是黑雾缭绕妖气冲天。

师姐心念一动,守诫剑转瞬间便出现在她手心,她不必出最凌厉的剑招,挥手一个十字斩,妖气登时散开,化作团团正在消散的狐火。

我师姐对狐火这东西所知不多,一时间没有把那片幽蓝色火焰和妖狐联系到一起,况且那时火车刚出凤吟城的地界,离霞落城还有几千公里,妖狐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至于闲着没事在千里之外放一团狐火挑衅我师姐,那是跨界作死,惹怒修真界最强的青年代表。

但事实证明妖狐的目标就是我师姐,狐火消散之后我师姐拧眉思索片刻,她的私人频道突然传来一声笑。

如果在大半夜突然传来这么一声笑,我师姐会挥手一剑扎穿声音的来源,大白天的听见了,我师姐负手而立,摸摸手腕上的个人终端,一道匿名信号发出一声笑,紧接着说了句话:

“哦,个人终端是这么用的呀。”

是个轻柔的女声。

我师姐的眉头愈发皱得厉害。

但是我师姐不太主动说话,她表达感情讲道理的方式一律都是她的剑,能斩掉的就斩掉,斩不掉的就沉默等着机会斩掉。

通讯来自很远的地方,还断断续续有杂音。在那个轻柔的女声背后,还有一个男修士若有若无的哭声。

情况已经很明了了,这个女人抢了一个男修士的个人终端,莫名其妙地给我师姐发来了消息。

我师姐虽然为人冷淡,但是能加入她私人频道的人屈指可数,她在心中罗列人选的时候,那头又传来了一句:

“我听说你是现在修真界年轻一代的最强。”

我师姐已经锁定了消息的来源,能哭成这样的修士修为不高,想必是同辈,性别为男,那么是霞落城的一名本地修士,是本次除妖特别行动委员会的联络员。

“你是妖狐。”

我师姐很少说没把握的话,她一开口基本就像科学定理。

“是我是我,你好你好。”

那头传来了几声愉快的笑声,笑得我师姐骨头发麻。

妖狐能把狐火传到千里之外还让我师姐拔出了剑,本尊不知道修为还要多高。我师姐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久违的剑意从四肢百骸散发出来。

“我想说一点俗套的话,比如,看来这次和修真界交锋会变得有趣一点……但问题是,你们真的太弱了,我好无聊啊,你想和我聊聊天吗?”

我师姐已经锁定了对方的位置,她切断通讯腾空而起,高空飞行,长剑划过一道流光没入层云。

火车还穿行在山岭之间,被我师姐远远抛在身后。

“那是谁?突破了我们的航空管制!是修真界的修士吗?拦截她。”

几名修士立即御剑飞行,化作几道彩色流光追上我师姐的步伐。

我师姐知道航空管制这回事,凡人也有飞行器,如果纵容修士乱飞,很容易发生事故,所以修士高空飞行必须事先申请,在固定航道以标准速度飞行,还要接入地面通讯站以应对不时之需。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妖狐在那里挟持了除妖特别行动委员会的联络员,能够联系到她就能联系到其他人,如果纵容妖狐在那里肆意妄为,结果有三,第一,联络员性命不保,第二,其他人被妖狐打击道心动摇,三,妖狐挟持联络员传递错误讯息,毁坏除妖计划。

除妖计划与航空管制放在天平两端,我师姐用心里的那杆秤量了一下,航空管制轻如鸿毛。

于是她没有搭理身后的修士们,反而加快了速度。剑灵是个促狭鬼,看见有人追在屁股后面就心生骄傲,环绕飞剑套上一层灵能护罩,保护我师姐的高速飞行不会影响她的花容月貌。

修真者的灵能是有限的,我师姐不可能随时都爆发真魂时时刻刻露出她金丹修士的修为,要是她这样气势滚滚地走一路,到妖狐面前就只能趴着喘气。但是她身后的修士们修为低微,修为高就不给航空局打工了,一个个追得仿佛夏日老狗,吐着舌头直喘气,一个个都爆发真魂露出巅峰实力,但为时已晚,我师姐已经把他们甩开了。

纵然我师姐修为高强,但几千公里的高速飞行还是让她落地时腿软了一下。

一股力量突然促狭地从背后压来,我师姐在毫无防备下跌足跪在了地上。

“哎呀免礼免礼,你们人类就是客气,不过我是长辈,小辈给我跪下了我怎么能不发红包呢?来,小家伙,收下。”

我师姐被一股无名力量死死压着,她运尽力气抗衡,膝盖在水泥地上压出深深两道凹痕。

她竭力抬起头,一个女人脚踩凉拖身穿男士军绿色短裤,上半身胡乱地套着件红色T恤,红发炽烈得仿佛一团火,手里捏着一张证件。

联络员赵青山

侠士联盟除妖特别行动委员会

上面印了赵青山的灵能烙印。

我师姐在重压下说不出话,这是她第一次被压制到连手指都无法动弹的程度。

女人身后突然荡来一条毛茸茸的赤红色尾巴。

她蹲身抱膝,仿佛看小孩子一样看我跪着趴地的师姐,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后晃来晃去:“你还挺漂亮,我就很纳闷,是谁规定了修真界里厉害的人都得长得漂亮呢?”

女人当然长得也不差,她穿成这副流浪汉德性笑靥如花也还是让人心旌摇动。

但我师姐从来不看美貌,我师姐连镜子都很少照,所以妖狐的媚眼相当于抛给了一个瞎子,我师姐死死盯着地上那张联络员证件,被排山倒海的耻辱吞噬。

那时候我师姐趴在地上的姿势有点儿像她周岁时抓周的姿势。

妖狐对她失去兴趣之后把联络员证件踢到了我师姐膝头,摇晃着她毛茸茸的大尾巴一步三摇地越过我师姐。

守诫出鞘了。

我师姐跪在地上,灵力仿佛蛛丝一般牵动她的剑。

就算她只剩一根灵丝可以动,她也可以拔出她的剑,然后——

妖狐一歪头,吹毛断金的守诫从她肩头飞过,重重地插入对面的石壁。

那是一道很长的石壁,雕刻着人族反抗妖族黑暗统治的漫长战争。

一撮赤红色头发飘落在地。

妖狐:呀,早知道我就往那边歪,让你给我剪个齐刘海。

她在羞辱我师姐。

我师姐突然从原地消失了。

在那一刹,守诫回到师姐手中,妖狐突然消失了,师姐站在妖狐消失的地方,面目深沉。

我师姐的那一剑飞过妖狐,妖狐稍微分神扭头躲闪时,我师姐利用压在她身上的妖力松动的那一刹,连一毫秒的时间都不到,她拔出了真正的剑刺向了妖狐。

我师姐是个真正的剑士,她用剑不在乎这柄剑材质如何是否锋利,而在乎其中无可抵挡锐利无匹的剑意。

守诫剑的剑灵生前是一名剑痴,剑术无双,他曾斩开暴风,刺破毒雾大阵,没有他斩不掉的东西,当人被他的剑意锁定,若是没有足够的觉悟与意志,就会直接被这股剑意杀去斗志,也就没有真正拔剑的必要。

但剑痴的剑是一把发锈的曲里拐弯的剑,刃口破破烂烂,仿佛随时都要崩开。

他选择了我师姐,因为我师姐拥有世界上最纯粹的剑意,当她要拔真正的剑时,眼中所见,只剩她要斩的人。

当她拔出真正的剑,就是燃烧她所有的力量,将通身的灵能和无匹的杀意化作一柄最锋利的剑,就算是元婴大神也会被她重创。

只需要一剑。

但是我师姐斩空了,妖狐立即遁走,没有正面接她最强一剑。

那时守诫剑才从石壁中脱出,回到师姐手心,师姐站在妖狐逃走的地方,空气中若有若无地散发出妖狐遁走时留下的妖能涟漪。

追,还是不追。

我师姐短时间内无法再使出那一剑了,她平息五脏六腑中狂怒的灵能风暴,静静地回头。

剑灵说:“你的剑意不够纯粹了,你刚刚是因为耻辱才斩出去的,否则我们可以把妖狐留在这儿。”

我师姐没有回答剑灵,她的耻辱在于她自己的疏忽,她明知道妖狐在这里,落地时就该拔出剑做好防备,但她还是被妖狐摁在地上跪下了。

水泥地上两道深深的凹坑,我师姐踩着凹坑过去,捡起地上的联络员证件。

这里是霞落山修真办事处,大院内空无一人,一阵轻风吹过,石壁轰然倒塌,石壁后,赵青山被捆仙索捆得特别没眼看,嘴里塞着一整个馒头,眼珠子瞪得溜圆。

师姐还没走到赵青山眼前,脚下传来清脆的咔哒一声。

私人频道里忽然传来妖狐的笑声。

“你们的联络员在石壁后,在他四周我埋了一百颗晶石炸-弹,你是不是听见咔一声,对啦,站着别动,小心,砰——霞落山的游客们就能看烟花了。”

妖狐的笑声像是两巴掌,把我师姐的脸打得无比阴沉。

切断通讯,师姐合上眼,灵能如丝爬入地底,蔓延开来,眉头狠狠一跳。

妖狐说的是真的。妖狐埋了一百零八颗晶石炸-弹,环绕赵青山画了三个同心圆,而她恰巧踩在第二圈。

赵青山吞着馒头艰难地向师姐投来求救的目光,师姐说:“我没力气了,你努力吃掉那个馒头,我把终端给你,联系委员会,派拆弹小组过来。”

妖狐在通讯里轻声笑:“你跑了把这里炸了就好,你一个金丹修士,这种爆炸只会让你受伤而已。”

“我不是妖。”师姐屏蔽了赵青山的通讯,妖狐的声音终于止息。

“你今天疏忽两次了,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剑灵说。

师姐迟疑片刻,在脑海中轻声回应:“说起来很怪,我没有感觉到杀意。”

我师姐特别相信自己的感觉,她明明已经站在一片晶石炸-弹上面了还觉得妖狐没有杀意,这如果不算杀意基本上没什么算杀意了。但是我师姐身为剑士,对杀意的理解可能和常人不同,我师姐踩在炸-弹上和赵青山大眼瞪小眼,最终我师姐合上了眼睛。

赵青山脸憋得通红,拼命蠕动口腔肌肉,像老鼠啮咬家具,一点点啃掉那个馒头。

等他咬掉大半馒头时,突然咬住了一件硬物,咔哒一声。

我师姐睁开眼:“别动。”

赵青山含着馒头口水眼泪齐流。

谁也没想到妖狐怎么跟变态似的,在馒头里还要放个微型晶石炸-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在遗忘的时光里相遇在线阅读初级战将,林峰

    “1215号林峰,参加考核。”林峰走进考核区,站在工作人员面前。“首先是力量测试,请击打测力器,用尽你的全力。”林峰点点头,站在测力器前,弯腰扭胯,一拳砸了过去。“咚!”“吱啦!”一声闷响,伴随着钢铁弯曲和地面刺耳的摩擦声,林峰收回了拳头。“滴滴滴滴!”测力器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上面的数字不断跳跃

  • 男主崩坏后全世界都以为我死定了[穿书]在线阅读第九节

    “我这一次战斗,还有从王泽那里得到的知识和他的修炼心得不能换灵力币嘛?”陈轩倒是想到了这一出。“你觉得你付出了多少,还好意思要灵力币,这些都是你灵魂强大的结果,灵魂强大的灵力币我已经付过了,这一次王泽的事没有灵力币了。”一一没好气的回答到。“你多多少少给点呗。”陈轩大概知道灵力币的规则了,自己确实这

  • 这个男配不太完美在线阅读叶家

    与此同时,天**,碧华山脉下,铁镇城。铁镇城有三大家族,分别是张家、上官家和叶家。此时叶家家族所在地,叶家强身院,几十个叶家少年正在努力的训练。“武之一道,天赋固然重要,但勤能补拙。要想在与人战斗中取胜,关键在于力量和速度。这两者缺一不可,有力量而没有速度,打不到人;有速度而没有力量,打不伤人。而内

  • 洪荒之我是原始在线阅读第1节

    少年那双明净的目光轻轻地落在桌面上的一本书上,这是一本名为《千羽大陆风云人物录》的人物志。当中记载着千羽大陆当代最为杰出的年轻俊才、红粉粉佳人,且他们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俊才佳人无一不是天资过人,修为卓绝之辈。年少的人么,谁不曾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够站在让世人瞩目的高度,受万人敬仰。纵然在少年赢弱的

  • 火影之伪善人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黎落!黎落!你没事吧——头疼吗?这是几——”黎落慢吞吞睁开眼,耳边于沐则焦急的声音传来,他视线汇聚了半天,缓缓坐起身子。头不疼了,后背却是一阵疼痛,大概是摔下楼梯砸在了地面上吧。真是诸事不顺。黎落没来由一股气,不耐烦道:“儿子,扶爸爸起来。”于沐则的声音戛然而止,耳边瞬间寂静如鸡。怎么,还怕被碰瓷

  • 重生之祚晨之Chapter5.午宴(5)

    午宴设在程家别墅的露天庭院。庭院不大,采用的是欧式风格装饰,中央一个圆形喷泉水池极尽华丽,倒显得俗气。书玉挽着辜尨的胳膊在席间穿梭,忽然懊恼:“我居然忘了该吃点东西再来这样的场合。”辜尨笑:“这里的东西虽然比不上北平,不过也不至于难以下咽吧?”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于是咬牙切齿:“那我放开肚子吃,丢你的

  • 六零反派攻之第五章

    这丧尸犬再把它称作是犬类,可能已经是对它的赞美了。除了它的缺了一个口子的耳朵以及突出的嘴,直立行走,体型暴涨,双目赤红,它身上已经看不到动物的特征了。“这是什么东西?狗能变成这样?这才刚开场多久就来个boss?”于返景暗骂几声,此时手环上的蓝光更盛,甚至有些刺眼了。“有一个问题。”盛晰在他背后低声说

  • 从天兵开始战斗!之帅旗断(求收藏,求鲜花)!(6)

    “那吕布小儿竟然趁着夜色来袭营!!!”董卓浑身一震,脸上的狂态瞬间被骇然所取代。之前被董卓质问的中年文官也猛然间站起,听到外边人喊马嘶之声传来,不由得瞳孔一缩,眼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天下人皆知吕布天生神勇,当世无人可比......然而无论是董卓也好,我们这些汉室老臣们也好,乃至四方诸侯,并无一人把这

  • 倾若颜火之再遇旧时光在线阅读意外的邂逅

    我讨厌这医院,就在刚才,我把仅有的5000人民币交给了这医院。交的是住院费,伤的不是我,是我眼前这位美丽的女孩,她恬静的躺在那里,长长的睫毛美的令人窒息的脸颊,胸前鼓鼓的一团,简直太诱惑了。我很幸运能在我生日这天遇到这位天使般的女孩,可是,我仅有的5000人民币,那是我最后的希望了。她真的是天使吗!

  • 啊,琴酒~在线阅读第7节

    夜间的林荫小道。一个青年和一个中年人轻快地前行着。青年人先开的口:“王先生,您完全可以放任这件事不管,为什么.......”王象打断了他的话:“一切因我而起,我心中有愧......”楚河摇了摇头:“不,这是我做出的选择,与您无关。”“那就纯当是我帮你吧!”王象道。“师父,学什么?”楚河问道。“功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