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大界坟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5/5 10:14:33 作者:天麻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界坟
大界坟
作者:天麻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切的入土为安,全都是回归苍生大道之源。所有的逝者亡魂,全都是混沌苍茫的动力河流。有人破了桎梏得以长生不老,苍天难灭,大地不葬,岁月难伤……总要有人永恒的行走在时光长河中,寻罪恶源头,灭其邪……

“咚”的一声,膝盖被顶的汉子跪倒在地,他一脸狰狞地看着胡生,却是敢怒不敢言。

胡生负手,平静说道:“我记得你还欠隔壁鲢镇的来春楼一千两银子,好像是时候要还了吧?”

语落,汉子表情似乎有些僵硬,他否认道:“我什么时候欠来春楼银子了?你这人别信口雌黄。”

垂眼睨着汉子,胡生半眯眼睛,步步紧逼,“你是不是用人去抵债了?”

汉子失魂般地摇了摇脑袋,嘴巴一张一合,一直重复着一个“我”字,未等汉子说出完整的一句话,一阵马车声从远处传来。

众人转头看去时,一道沙哑却掐着嗓子说话的女声响起:“哟,想不到今儿还挺不赶巧,教训人还要排队呢。”

汉子一听这声音,开始剧烈挣扎起来,力大得差点就挣脱了。其中一个镖师见状,一手捏在汉子的后颈处,按着他的头不许他动作。

“看来是真的。”胡生转身面向驶来的马车,看着马车停在了自己跟前,说道:“酾娘,昨日李武是否拿人给你抵债了?”

李武便是那汉子。

马车上露出半个身子的酾娘听后,翻了一个白眼,摆摆手,说道:“别和我提这事,一说就来气,抵的不知道是啥人,惊了我的贵客陈家公子,脏了我的地方,还坏了我来春楼的名声,我这不就是来算账的嘛。”

瞄一眼瑟瑟发抖的李武,胡生挑眉,“哦?怎么了?”

“真是气死我了。”酾娘跳下马车,一摇一摆的扭着腰走到胡生面前,还不忘抛一记媚眼,才嗔道:“昨日他给了我四人抵债,其中一个相貌好的被陈家公子相中,要收回府。陈家公子耐不住性子,想先跟人家亲近亲近,谁知道那孩子这般性烈,操起刀子就往自己脸上划,搞得我一地都是……哎哟喂呀,谁扯老娘,放开放开……”

说得正在兴头上的酾娘突然被人扯住了手臂,她低头看去,见是一个男装扮相的小娘子,不由得感到有趣。伸手摸了一把帏帽下的脸蛋,那滑溜溜的感觉让酾娘一喜,真想把这小娘子收到她的来春楼中。

叶羽自是不会知道酾娘在想什么,此时也没有心情去猜,她满脑子都是那一句“操起刀子就往自己脸上划”。不知为何,她直觉就认为酾娘说的是那少年,一想到是少年忍痛伤害自己,她的心便是一紧。

“人呢?他人呢?在哪里?”叶羽着急问道。

手被紧紧地抓着,疼得哇哇大叫。用力拨开叶羽的手,酾娘大喊道:“你说谁呀?放开再说话,要疼死我呀!”

被酾娘用力推开的叶羽稳住身形,问道:“那个伤了脸的少年,他在哪里?”

一脸狐疑地打量着叶羽,酾娘挑起眉头,说道:“你认识那孩子?”

“你先让我见见他。”

闻言,酾娘撇撇嘴,不耐地向后挥了挥手,提声说道:“带他出来。”

那马车的布帘被挑起,叶羽猛地僵住。昨日仍是俊美阳刚的少年,如今右脸上多了两条长长的伤口,有一道伤口因划得太深,甚至还有些外翻。

那触目惊心的血肉就那样呈现在叶羽面前,让她差点就忘记了呼吸。自责、心痛、愤怒……太多太多的情绪涌上心头,她已不知该如何反应。

不知不觉中,叶羽抬起了手,她一下一下地锤着自己胸口,似乎想将那里面充斥着的感情给锤得稀巴烂,让它们统统消失不见。

一只手突然横过来,阻止了叶羽继续捶胸。抬头看去,胡生正站在自己身后,眼睛看着马车,面带可惜。

“是他吗?”胡生问。

“嗯。”叶羽点头,她愣愣地说道:“只不过迟了一天,他便变成了这般模样。”

“不是你的错。”胡生安慰,“不必多想,相貌于他,未必重要。”

叶羽缓缓地摇了摇头,仍是一副呆愣的模样,低声道:“即便他不在意自己的皮相,但也没人会欢喜自己被逼到了这个地步的。”

胡生知道叶羽说的没错,沉默了。

“胡大哥。”叶羽叫了一声,看着双手被绑的少年走下马车,咬牙切齿道:“我好恨,我想将这些人碎尸万段,可我知道,这些人无论是何下场,他的脸也不会好了,所以我好恨……”恨自己不够果断,恨自己不够强大。

胡生没有接她的话,见她肩膀僵硬,便转了个话头,附在她耳边问道:“你是否仍想带他走?”

“带。”叶羽毫不犹豫。

“好。”胡生答应一声,他向前走出两步,对着酾娘一笑。

这一笑,酥得正在发怒的酾娘都软了。

胡生本来就长得不差,今日一身黑袍,气势十足,本是俊秀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硬朗之气,如今这般一笑,便带了些柔情,让人看了心猿意马。

胡生再朝酾娘凑近一步,说道:“酾娘,这人如今成了这个样子,对你已是无用,不如将他送我吧。”

酾娘那有些下垂的眼角朝胡生眨了眨,掩唇笑道:“胡公子,你这一笑,把人家魂都勾走了。不过,酾娘我呀,虽然喜欢美色,却是金钱带头,这孩子脏了我的地方,又怒了我的贵客,这损失可是很大的。”竟是道行高深,清醒得很。

“既是如此,不知酾娘想要多少?”胡生仍是脸上挂笑,眼中含情。

“胡公子真是坏呀。”酾娘娇嗔,那声音惹得叶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只见酾娘伸出五个手指,说道:“五百两。”

胡生挑眉,“这价格高了吧?五百两你可买下数十妓子了。”

“怎么会高?昨晚可是惊了我好多客人呢,况且陈家公子可是我的大客,为了安抚他,我又是送礼又是送人的,这损失谁赔给我呀?五百两我还嫌低了,要不是看在你胡公子的面子上,我才不依呢。”尾音拖长,听得叶羽又是一个冷颤。

“这损失因谁而起,酾娘就应该找谁去。”胡生看一眼李武,见酾娘会意后,继续道:“这男子已毁容,身上又无钱,若是我们不出银子赎人,酾娘的损失岂不是更大?”

这话也有道理。酾娘想了想,眼珠子一转,道:“算了算了,酾娘我心好,就四百两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打死不娶长乐在线阅读第一节

    为了系列铺垫留空,本文完结后再发上来……虽然我觉得如果写个楔子容易可以蛮容易连接文章并且交代故事背景,但是还是不要那么。。。空泛好了~目前吾辈很雄心勃勃想要写同人穿越系列文……呃我现在觉得其实也可以把死神啦,HP啦,金庸穷摇某小说啦,都放到无限里面用诶……不过这两天在上映FinalDestinati

  • 顶流和总裁的结婚营业站稳脚跟

    上学的路上,宋小十蹦蹦跳跳地好奇的看着张百元,还没有从早餐的美味中脱离开来,眼神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他:“远哥,你以前不是一直说男人不要下厨房的吗?”“好不好吃吧。”“好吃。”“那就闭嘴。”“嗯。”张百元满意的看了宋小十一眼,这才对嘛,异世界怎么能没有小弟,小弟怎么能质疑大哥?说起大哥,张百元就想起了胖

  • 於缘梦第一章

    十七年前,旧金山,硅谷。寸土寸金的高楼厦群,每个平米都在悄然发生着某种变化。这些变化,或迟或早,将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除了伊莱特集团。一大早,安东尼奥还没品尝到象征一天工作开始的苦咖啡,秘书匆匆忙忙、没有任何征兆地冲进办公室:“董事长!安东尼奥先生!大事不好——阿曼达女士遇事故身亡,正在流通的资

  • 为了兄弟出道我决定成为天王巨星在线阅读第七章

    “我老了,也没用了,还是让我来试药吧。”赢沧笑了笑,然后把延寿丹扔入了嘴里。哪怕这延寿丹是毒药的可能性亿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但是作为大秦的皇帝,嬴政都不能冒险。其他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争先试药,只为防那亿万分之一。但同时,延寿丹也是极为珍贵的宝物,能够有资格试药的人都是少数。延寿丹一入口就化作

  • 墨末一辈子在线阅读第5节

    一炷香过去了,不是这儿错就是那儿不对,见到秦时这副模样,秦江也很头疼,但又能跟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讲什么大道理呢?这么小的年纪能习武足以说明秦时的天赋,难道是自己教的有问题?可是自己还没教给女儿秦月武功心法,靠她自己每天的习练已经掌握了这门功夫的基础,至少可以保护自己不在学堂里受欺负。怎么到了秦时这

  • [综]是世界先动的手之术士靠拳头

    队友的念咒声也飘然响出,不过目标不集中,大都是看哪个不顺眼就朝哪个发射,除了秃老二比较听话,快速打着手印专挑被秦杰打伤的四个人。作为木行师傅挑选出来的老大,淹死的鱼,对秦杰的表现很奇怪,这帮人明明都是些术士为什么他要一直往前冲那,难道他认为近身可以打败我们?不过他的法术发射的速度好快啊。哦!我明白了

  • 重生末世之一生为婳在线阅读第8章

    第8章古家族的子弟杀气,是一种精神类型的能量。不过这铁匠锤很不一般,它中间蕴含的杀气居然能造成冲击。虽然自己负伤,但柳丝丝却看到了自己变强的希望。复苏之门里面的世界有很多荒兽。这些荒兽身上附带着一种特殊的气,现在被统称为蜃气。蜃气的危害性极大,任何修士只要蜃气入体,他们的修为就会快速跌落。而蜃气对于

  • 自创球技第3章在线阅读

    在音乐的鼓点中,孙浩宇首先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打起节拍,身体也在随着音乐的节拍韵动着,似乎在响应着音乐。这种动作看上去那么奇怪,却又那么和谐。演播室内的三位导师都皱着眉头,心想着孙浩宇又在玩什么怪东西。就在这时,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孙浩宇原地旋转一圈,脚步向后滑动,整个人如同失重,行走在太空中的宇航员在

  • 总裁这棵大树人家要了在线阅读第1章

    前边说到,陈思杰被解救以后,陈鲁维意念中有幻出了一个人名__陈浩雨。把意念一跟大家说,余子天便开始有些不快意,处处抵触着鲁维,不给他好脸色。但凡他帮助宋子情的事情,子天都毫不痛快。小鲁义看在眼里,私下对鲁维说道“哥哥,子天哥哥,好像对你有成见”鲁维道“你哪里看来”鲁义道“他这几天老是挤兑你,我看着就

  • 毒魅惑天下在线阅读第6节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夏沐晴,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夏沐晴爬起来打开酒店房门。原来她们在花海玩得乐不思蜀,终于恋恋不舍乘兴归来了。秦月一个饿虎扑食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嘴里念念有词,“累死我了!”臭美人林夕展开她在风景区购买的花折伞,扭动着妩媚的腰肢在那里抚首弄姿,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