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如果还能再见你在线阅读第9章

2021/5/5 10:56:03 作者:吴之遥 来源:飞卢小说网
如果还能再见你
如果还能再见你
作者:吴之遥来源:飞卢小说网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里,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每个人都心怀鬼胎的戴着虚伪的面具在这个庞大的时代里一针一针的编织着自己巨大的关系网。所以我希望我可以描述一个足够庞大的家族和一个足够丰富的商业圈来表达当下各种身份、各种性格的人的感情观,让更多的人可以更直观的发现,在我们或长或短的一生中,金钱买不到的才最珍贵。(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腊月底,江三言才结束了在钱府的借读生活,她也慢慢了解到那位女账房并不是什么账房先生,而是钱府的座上宾,且是有大智慧、真学识的人。尤其是在政事上的见解,时常让她茅塞顿开。

先生姓李名铢,京城人士,现居于赐县城外的李园,因故借住于钱家一些时日。所以江三言也跟着沾了光,可以每天在钱府读书。

她原本还担心与那传说中的钱大小姐碰面,到时候不知道说什么好,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据下人说,大小姐很忙,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关注府上住了什么客人。

最难得的是,平时钱府的大管家还会拿一些账册来请教李铢,原本没接触过算学的江三言,在跟着学习了一阵子之后,那些账册就都交给她整理了。

也因此钱府为了表示感谢,还给她准备里一份年礼。冒着风雪回到家,推开院门还没放下手里的包袱,江小丫就听到动静跑了出来。

“姐,你回来了,对门的张奶奶今天给我们送了一碗绿豆丸子,被大伯母看见了。”

江三言心里一紧,而后徒然叹息一声问到:“大伯母为难张奶奶了吗?”

江小丫愣了愣,然后踌躇道:“没有为难,就说了几句,大伯娘还说体谅咱俩过得凄苦,过年就不用给大伯准备年礼了。”

江三言嘴唇动了动,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说什么体谅,不过是不希望她们去蹭饭罢了。她忘不掉第一次把田地租出去收到半贯钱的时候,那时刚好是新年,她欢欢喜喜地买了两封糖果子去给大伯送年礼。

江林氏却怎么也不收,在她们正无措地站在院子里时,江大伯回来了,却也只是瞥了一眼就进了屋。当时大伯娘说了什么呢。

“你们姐妹俩过得艰难,往后过年都不用准备年礼了,我也就不留你们吃饭了,快走吧。”那一脸恨不得把她们姐妹赶出去的嫌弃表情,哪里有半分体谅,分明是怕她们会留下来蹭饭。

如此倒也罢了,偏偏江林氏自己不仁,便也要别人不义。往常有邻居看到江三言姐妹两个过得苦,会时不时的送一把面条,两个萝卜什么的,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却也能吃顿饱饭。

可江林氏每次知道了,都会去那户人家门外,阴阳怪气的一顿喊骂,说人家不安好心,挑拨她的侄女,拿两口吃的就教两个侄女做白眼狼,不尊重她这个秀才娘子等等。渐渐地就没人敢伸手帮一下了,也就对门的张奶奶因为离得近,三五不时的偷偷给送些吃的。

思及此,江三言原本还准备从钱府送的年礼里面挑一些送到江大伯家,此刻那份心意连影子都找不到了。她进屋放下包袱,然后招呼妹妹靠过来:“小丫快来,看看姐姐都带了什么回来。”

姐妹两个围着桌子,打开钱府表达谢意的年礼,顿时便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哇”一声惊呼出来。

江三言原本还算欣喜的心逐渐沉重,她原以为钱府只是随便准备一下,顶多有两斤肉和几封糖果子。回来的路上虽然也觉得包袱有些沉,却没想到里面还放了银子。

她觉得自己那可怜的自尊心又被击中了一下,几乎是下意识地,江三言拿起包袱里的两锭银子想送回钱府。

“姐,你去哪。”江小丫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她看着姐姐的脸色和动作,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紧盯着江三言手里的那两锭银子,仿佛不看紧一点,银子就会跑了一样。

江三言原本坚定的脚步就迟疑了下来,她自问帮钱府整理那些账本是没出什么力的,反而是自己因此大大提高了算学方面的能力。

普通的年礼也就算了,但银子是万万不能收的,哪怕是前世没钱治病而亡,哪怕是今生已放下了许多自诩读书人的固执,但无功不受禄,做人一定要有原则。

“小丫,这钱不是我们的,是别人看咱们可怜才塞进来的,你要知道这些肉和盐已经很贵重了,我们不能贪得无厌。所以姐姐要把银子还回去,感谢人家的好意。”

“可是我们都收了这些肉和盐了,为什么不收银子,咱们不是也收了张奶奶的丸子吗,收多收少都是收,姐姐你教过我的,只要把别人的恩情记住,以后有机会尽力去报答他们就行了。”

江小丫走过来,双手抱住姐姐的胳膊,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一锭要有十两了吧。姐姐被县学赶了出来,以后考科举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这两锭银子可能就是她们姐妹俩的嫁妆了,所以要感谢那个塞银子的好心人,但还是一定不能还的。

江三言在心底浅叹一口气道:“小丫,道理不是这样讲的。”

江小丫疯狂摇头:“我不管,要还就还你那十两,还有十两是我的,我不还,我以后报答他们不行吗。”

江三言沉沉地又在心底叹了叹道:“那如果没有机会,或者没有能力去报答他们呢?”

江小丫抬头,一脸的诚挚地道:“那我就天天烧香拜佛,让佛祖保佑他们这些好心人,反正我就是不还。”说完,心底却忍不住一阵发虚。

“小丫,听话,别人帮我们是情分,我们报答他们却是本分,但我们不能用自己的本分去裹挟别人的情分,你什么都没付出,就白得二十两银子,难道不受之有愧吗?”江三言耐着性子,她隐隐觉得江小丫的一些想法是不太对的,今后还要想办法引导。

“就这一次,姐,我们就收下吧。”江小丫抱紧姐姐的胳膊恳求着,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见,满心满眼就一个念头,把银子留下,至少要留下自己的十两做嫁妆。

江三言把银子放到桌上,然后双手扶住江小丫的肩,严肃道:“那你告诉我,你要你的十两银子做什么,不对,这二十两银子都不是我们的,你以后不许这样想。”

江小丫低头,半晌没吭声,怎么也说不出要留下来给自己做嫁妆的话,她心里莫名一酸,顿觉委屈,回身跑到床上,一头扎进被子里小声哭了起来。

江三言心里也不好受,她不知道该怎么哄劝妹妹,想着江小丫才九岁,还是小孩子,兴许就闹这么一会。

她把肉拿出来煮熟,然后在外面抹了一层盐,再放进陶罐里密封好,收拾好之后,看了眼不知何时没了动静的江小丫,趁着天色还早便怀揣着银子去了钱府。到了钱府门口,就看见两辆马车并排停在那,李铢正从其中一辆马车上下来。

李铢下了马车便看到了自己的弟子,她边整理衣袖边问到:“三言怎么回来了,为师明日就回京了,明年秋天才回来,你今后就不要来钱府寻我了。”

江三言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讷讷几声才道明来意:“学生实在是受之有愧,所以特来将银子归还。”

李铢闻言偏头看了眼旁边的马车,而后朗声道:“迂腐,你既然决定明年就下场,那做保的银子可有?好的笔墨可有,得体的衣物可有?难不成努力了这么久,最后要摔倒在这些小事上,你给钱府整理了那么多账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区区二十两怎么有愧了?”

江三言敛了眉,执意道:“可君子不食……。”

谁知道话刚出口就被李铢打断了:“什么食不食的,难不成你想说为师不是君子,为师的年礼里边放了百两纹银,照样收得心安理得,偏你不识好歹,赶紧回去。”

江三言顿了一下,又道:“学生不敢,可是若不还回去,学生寝食难安,所以……。”

“榆木疙瘩,别在这杵着了,回去好好读书,以后考个举人,把你名下可以免赋税的田地都挂上钱府的,就当是两厢抵了,这样一来占便宜的就成钱府了,你说对不对,钱大小姐。”

李铢转头,看向一旁的马车,就听到里面回答道:“不错,先生所言甚合我意。”

江三言这才知道,旁边那马车里坐着的是钱家大小姐,她莫名地有些手足无措,也就忽略了这声音有些熟悉,和马车边曾经见过一面的霜儿。

她看了眼李铢又看了看马车,最终应了下来。回到家里才反应过来,万一考不中举人呢,那岂不是和妹妹的求神拜佛是一样的道理,都是空话。不过事已至此,人家钱大小姐发了话,自己又应下了,也只能拼尽全力的考了。

这边,看着江三言走远,霜儿才掀开车帘扶自家小姐下来,一旁的李铢难得调笑两句:“钱大小姐,可别忘了在李某的年礼里面放上百两纹银。”

钱小乔轻笑,半分也不恼,她看向那远去的背影,笑着应道:“百两怎够,小女子当备上厚礼,省得先生回了京城就不舍得回来了。”

李铢笑了笑,脸上闪过一丝落寞道:“明年县试,我应该会赶回来,毕竟就这一个弟子,希望她能带给我惊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

  • 十八界图“化蛇”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红白相间的光芒简直无法直视,方圆三丈以内地面尽成焦土,临近的一株大树竟被炽热的空气引燃,犹如一只巨大的火把熊熊燃烧。“扑通一声!”耿惊云重重的摔在地面,单膝跪地,口吐鲜血,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而远处赤焰魔君跪匐在地,喘息不已。赤焰魔君低沉的说道:“想不到我会伤的这么重,看来是

  • 灌篮:全能中锋第五章

    美里小姐疯狂的集日本列岛电力于一点对付使徒的计划“八岛作战”在绫波和我的执行下成功。绫波保护我的样子让某个影像在我脑海里呼之欲出。也许是时候了,不再逃避,能够承受打击的时候。自从看到绫波那冰雪消融般的展颜一笑,她真的变得有人情味了些,至少,我看到她会把佐裕放在她课桌上的书带回去几本。她曾告诉我她在这

  • 幽州刀客行之天山冰窟

    雪峰之巅,有一洞窟,名曰“冰窟”,历代天山掌门神功皆处于此,窟内幻法奥妙无穷,而那幻法奥妙却不是一般之人所能参悟,天山数代掌门虽在此洞中有过修行,但唯有陆剑飞一人在洞中修炼最长,达到七日,出洞之时,风雪大作,洞口借由雪化冰,曼延百步有余,只见陆剑飞身上结下一层薄冰,轻轻一跃,可达三丈,伸手一挥,身前

  • 渣男洗白路之战耀(求收藏)

    战耀脸色一冷:“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既然想要这里,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来抢呢?估计我让出来之后,你下一步就是打算要灭我的口吧。旁边的人,你们不要太相信这个家伙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将你们拉上估计就是为了当他的替罪羊。”旁边的人听了,顿时想起了裘师兄的为人,的确,他的名声在门派之中并不是多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