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你不知道的事之后手(10)

2021/5/5 10:13:01 作者:夜蔓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不知道的事
你不知道的事
作者:夜蔓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你以为这一辈子都无法爱上一个人时,有一个人出现了。你不知道的事,直到遇见你,我才相信命运。

别说这是陆斯博贴身带着的手链了,就是一块废铜烂铁,那也是陆斯博送给他的!

这个手链,据说是陆家为了方便陆斯博回家开门用的,普通钥匙用不到。

但是柏乔在看文的时候,就觉得陆家给这个要是倒不是多细心,还是羞·辱的意味更多些,毕竟,陆斯博再怎么说也是陆家少爷,回家开门这种小事都要自己做,那陆家是什么意思,还不是很清楚了。

柏乔收了手链只当是一个信物了。

“我把我手机号存在你手机里了,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顿了顿,他叮嘱道:“任何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遇到危险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他怕陆斯博再遇到像之前那种情况的时候无处求援。

虽然在原著中,时间线往后陆斯博没有再遇到更严重的伤害,但是因为他的出现,导致陆斯博患幽闭恐惧症的剧情点没了,后续剧情肯定也会随之改变。

柏乔不能一直待在陆斯博身边,但是可以想办法让对方依赖自己。

经历过巷子里那件事,陆斯博也知道柏乔重复强调这些话的意思,便应承道:“好。”

---

陆斯博走后,柏乔便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了。

病人都走了,他还在医院住什么。

虽然离家的时间不长,但是放在桌子上没喝完的那碗糊了的粥已经长毛了。

柏乔把粥连着碗一起丢掉,另一碗也同样处理。

简单收拾一下,他回卧室打开电脑。

想看看事情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嗡嗡’

电脑还在开启界面,手机先震了两下。

柏乔打开一看,是陆斯博的消息。

陆斯博:【我到家了。】

发送的语音,他眼睛看不见不好打字。

柏乔也同样回了语音,【注意安全,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你有事随时找我,我随叫随到。

过了一会,对面传来陆斯博的语音:【好,谢谢。】

昏暗的屋内,徒留桌上一盏荧光色的台灯闪烁着点点光亮,隐约能照出桌前两道人影。

屋外雷霆大雨,雨滴凌厉的打在窗外玻璃上,伴随着时不时破空而来的闪电与雷声哄响,衬的屋内无比寂静。

半晌,陆斯博缓缓向后靠去,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沉声道:“你说……他的身份没问题?”

莫忘点了点头,“他的生平都已经查出来了,包括幼儿园上学的同学,都没有查到与陆家有关。”

就现在查到的所有资料来看,跟陆家当真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柏乔的性格变得有些突兀。”

“细说。”

莫忘说:“因为是孤儿,柏乔的性格一直都是唯唯诺诺逆来顺受的,说俗一点就是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受到什么不平等待遇都是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独自舔舐伤口。”

在查的过程中,就连莫忘自己也有些纳闷,按理说,人的性情发生大变,那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以此为契机才会有所改变,但是柏乔不是,他活到现在一切都很正常。

就突然之间变了性子,很是突兀。

莫忘翻开查出资料的那一页递给陆斯博,“他跟您印象里的那个柏乔,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

陆斯博随意扫了几眼,并未将上面的内容放在心上,合上资料后问:“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莫忘愣了一下,心下升起一抹奇怪的感觉,还是回答道:“没有人。”

“抹去柏乔生平有问题的信息,造假填进去些东西。”陆斯博沉声说道:“让他的一切,变得正常。”

莫忘猛的顿住,意识到陆斯博是想做什么,他没想到,谨慎如陆斯博,居然会主动帮柏乔掩藏其自身问题。

但见陆斯博神情不掺假,再联想到之前让他亲自给孙总打的那通电话……

莫忘心下长舒一口气,利落应道:“是。”

---

柏乔是听到外面打雷的声音才发现下雨了。

他想了想,放下回复消息打到一半的短信,起身去关窗户。

等关完窗户回来,手机已经被古斯源连翻轰炸半天了。

柏乔把电话接起来,“喂?”

古斯源:“靠!你还知道接电话?!这么长时间没信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聊天聊着聊着人就不见了,一开始还有‘嗯’‘好’之类的敷衍回复,结果突然连一个字的都没了,吓死个人。

柏乔没打算过多解释些什么,“还有事?”

古斯源气性一顿,考虑到自己还想从柏乔这里知道一些消息,“……你是怎么说李导出面帮你说话的?”

“我没有找他。”

“啥玩意儿——!?”

事实上,柏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导 会出面帮他,在他的计划中,只是一个视频还有吸食违法的东西,就可以让白霖人设崩塌退出娱乐圈,李导的出现不能说是帮大忙,但也是锦上添花,让白霖凉的更快些。

可……他还真没找过李导。

“可能是李导自己看不下去了吧。”

古斯源想了想,其实也对,被定下的演员放了鸽子,还是在临开拍之前,差点找不到替补,谁心里能没点气啊。

“不管怎么说,李导也是出面帮你了,记得跟人说声谢谢。”

“嗯。”柏乔应承着挂断了电话。

其实这种事打电话或者请客面谈是最好的,但是考虑到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年纪大的人一般都喜欢早睡,万一手机没静音,把睡着的李导吵醒了,打过去道谢的电话,非但不能表达自己的诚意,反而还容易惹人厌烦。

思来想去还是发短信最合适,也可以借此机会约他出来请客吃饭。

柏乔:【今天微博多些李导仗义执言。】

李导回的很快:【都是我应该做的。】

柏乔看着这条回信挑了挑眉,感觉话中的意思有些不对,应该做的?

怎么像是这件事是他的本职一样。

他们的关系也仅限于之前的那部剧,最后还黄了,也不知道是哪里称得上一句李导的‘应该做的’。

虽然心下疑惑,柏乔却也不会当面询问,这样很不礼貌。

柏乔回应道:【时间不早了,李导早些休息,等您有空,我请您出去吃个饭。】

李导:【我看完手头剧本就去休息,吃饭就不必了,你也不用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用有负担,努力吧年轻人,后台固然重要,可自己也不能放松不是。】

后台?

柏乔想了想,是银行卡上已经见底的金额吗?

柏乔:【多谢李导。】

李导那句模棱两可的叮嘱,柏乔反复看了两遍,还是没看明白。

手指划过和陆斯博的对话框,柏乔若有所思的展开键盘,还没来得及敲字,就看见手机推送了一条消息。

——【惊!白霖性格大变原来是因为……】

充满诱惑性的标题促使人点进去,虽然什么正经内容没说,却还是勾起了大众的好奇心,柏乔也不例外。

在他看来,这是白霖又发什么洗白微博了。

原以为经过这个新闻,微博下面的评论又会变成各种辱骂留言。

可结果,他这边的留言没变,反倒是白霖那边翻车了。

白霖V:【对于之前几条微博我很抱歉,实在是因为被打感觉很伤心,想找个地方倾诉,没想到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在此,我郑重的向我的前经纪人柏乔先生道歉,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的童言无忌。】

微博之后,还搭配了一个视频链接。

点进去就是在办公室解约的时候,柏乔把白霖按在地上摩擦。

可能白霖发这条微博,是想让大家同情他,却没想到……

【该!怎么没打死你呢?这么欺负人家,忍气吞声照顾着你这个么个大爷,到头来说解约就解约,白眼狼都会朝着恩人摇尾巴,您怎么不问问配钥匙吗,您配几把呀?】

【打人的小哥哥好帅,爱了爱了,三分钟之内我要和他合葬。】

【白霖真的有够恶心,还以为大家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白甜呢?任你牵扯带路?可别闹了兄弟!】

【就是就是,还想带节奏让我们去骂小哥哥?呵呵。】

……

爱豆白霖,在线翻车。

这次的消息,是出乎所有人预料。

柏乔没想到,白霖更是一脸懵逼,穗格看着事态的转变差点没把手机砸了。

这绝对是他当经纪人以来,翻车最惨的一次!

柏乔对娱乐圈经营粉丝没兴趣,但是现在看这么多人支持自己,他作为当事人一句话不说躲在女人后面,他自己都看不上自己。

于是,柏乔又发了一条微博。

柏乔乔乔乔乔V:【警察已经到门口了吧?恭喜喜提川桡市五年不动产,祝你在里面过得开心。】

粉丝:【……】

【这就是文化人的撕·逼吗?我怎么还是看不懂呢。】

【不知道,但是感觉小哥哥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我我我、卧槽!!!你们快去看川桡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我裂开了啊!】

这条微博上了热评。

很多粉丝都顺着这个路线过去,只见官方发布的最新一条微博。

蓝底红字写的清清楚楚。

【白姓某当红男星因吸*于2020年7月15号被我局刑拘……】

柏乔自然也看见了这条微博,直接点了个赞。

粉丝:【!!!】

【不是吧不是吧?我没看错吧!?】

【啊?白霖虽然工作能力不咋样,长得也一般,但是那精神头怎么也不像是吸了东西的吧?】

【可能吸得东西不一样,你看他精神那么亢奋,像是下一刻就要脑溢血身亡的感觉,肯定还是坏了根子了,这玩意可不能碰。】

【白霖还真是糊作非为,真不干人事。】

如果说,人设崩塌是情绪一时激动,打人也是没安捺住心中的急切,那这件事,彻彻底底成为白霖无法抹除的黑点,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恶人!

【拜托了,人一定要有事。】

【这种狗东西还想翻身?呵呵。】

【柏乔对他那么好还想着跑路,攀了高植就毫不犹豫的踹了柏乔,我要是柏乔,我打的比他还狠呢!】

【兄弟,众筹,我愿意出一毛钱打他一拳。】

【两毛,两毛。】

【一块!还有更高的吗?】

……

有一个梗,大家干脆在底下玩起来了,话语化外中都带着对白霖的奚落。

做出这种事,就活该被吊起来众嘲。

【等等,柏乔是不是还说什么赵总来着?】

【我靠!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刚知道白霖现在的经纪人是穗格!那可是带了歌王和倩影后的人,我还想呢,怎么会这么大材小用的带一个干啥啥不行的白霖,没想到啊……】

【啧啧啧,真不知道是那个赵总,有人深扒的吗?】

【有有有,别急,在扒了。】

网上 闹得火热,白霖此刻却生不如死的坐在警局内,审讯室内一个人没有,他自己坐着安静的可怕。

终于,走进来一个女警。

白霖连忙喊道:“我可以打电话吗?我可以找律师,你帮我打个电话好不好?我是无辜的,我是被冤枉的!”

女警按了按耳麦,听着其中的话语,对白霖说:“打给谁?”

白霖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急吼吼的说:“亨裕集团的赵司,赵总。”

“我们开始已经联系过他了,赵司表示与你没有任何瓜葛,这件事与他无关,并拒绝你以后任何时间的联络。”

“包括你的经纪人,家人,亲朋好友,我们都联系过了。”

“换句话说……你现在,只有自己。”

女警敲了敲桌子,拉开椅子坐到他对面,“劝你坦白从宽。”

白霖豁然睁大了眼睛,双眸之中满是疲惫的红血丝,他不可置信的喊道:“不……不会的!怎么会这样呢?!我不相信!我要见赵总,我要见赵总!他说过他最喜欢我的!”

白霖近乎癫狂的扒着椅子,手上的手铐被他拽的‘咔咔作响’饶是如此他也不能离开椅子半分,他拼命的喊着:“赵总!赵司!都是你,都是你害得!我没有吸*,是他逼我的!都是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

  • 十八界图“化蛇”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红白相间的光芒简直无法直视,方圆三丈以内地面尽成焦土,临近的一株大树竟被炽热的空气引燃,犹如一只巨大的火把熊熊燃烧。“扑通一声!”耿惊云重重的摔在地面,单膝跪地,口吐鲜血,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而远处赤焰魔君跪匐在地,喘息不已。赤焰魔君低沉的说道:“想不到我会伤的这么重,看来是

  • 灌篮:全能中锋第五章

    美里小姐疯狂的集日本列岛电力于一点对付使徒的计划“八岛作战”在绫波和我的执行下成功。绫波保护我的样子让某个影像在我脑海里呼之欲出。也许是时候了,不再逃避,能够承受打击的时候。自从看到绫波那冰雪消融般的展颜一笑,她真的变得有人情味了些,至少,我看到她会把佐裕放在她课桌上的书带回去几本。她曾告诉我她在这

  • 幽州刀客行之天山冰窟

    雪峰之巅,有一洞窟,名曰“冰窟”,历代天山掌门神功皆处于此,窟内幻法奥妙无穷,而那幻法奥妙却不是一般之人所能参悟,天山数代掌门虽在此洞中有过修行,但唯有陆剑飞一人在洞中修炼最长,达到七日,出洞之时,风雪大作,洞口借由雪化冰,曼延百步有余,只见陆剑飞身上结下一层薄冰,轻轻一跃,可达三丈,伸手一挥,身前

  • 渣男洗白路之战耀(求收藏)

    战耀脸色一冷:“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既然想要这里,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来抢呢?估计我让出来之后,你下一步就是打算要灭我的口吧。旁边的人,你们不要太相信这个家伙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将你们拉上估计就是为了当他的替罪羊。”旁边的人听了,顿时想起了裘师兄的为人,的确,他的名声在门派之中并不是多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