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的妹妹是林宛瑜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5 8:38:36 作者:shhg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妹妹是林宛瑜
我的妹妹是林宛瑜
作者:shhg来源:飞卢小说网
带着全能系统重生到1997年,没想到乱入爱情公寓,成为了林氏集团老总的义子,林宛瑜的哥哥,从此江凡开启了开挂人生,一步步成为大亨(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圣诞节来了。

下午四五点时,室友们就都约会去了,寝室里只有傅萧萧一个人。

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播放着当红偶像的歌曲,不小心播放到那首他俩合唱的歌曲时,还能听到自己的solo句。

私生饭骚扰白扇舞的热搜在微博上挂了一整天,白扇舞跟青梅竹马的恋情在论坛上被网友扒了一整天。

傅萧萧写了一下午歌,头有点儿疼,洗了把脸回来后,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过于干净。自从宣布退圈后,他几乎没再化过妆。

他大学时租过房子,就在学校对面,一直没退,后来买了下来。那里有化妆品。他找到有了一定岁月痕迹的钥匙,出门。

晚上7点,有人打来的电话。

“哥,我,我有事找你……”对方的声音紧张,小心,压抑着雀跃。

傅萧萧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干净明亮的眼睛平静无波,刚擦了粉的脸,精致立体,透着诱人的粉红色。

他薄唇轻启:“什么事儿,电话里说。”

找你有事儿这个借口不好使了,对方便换了个理由:“我想跟哥哥一起吃饭……”

“不可能。”

“哥——~”对方无奈地拖着尾音唤他,似埋怨、似委屈,他这属于少年特有的磁性声音,好似被糖浸染过,又奶又A。

“今天是圣诞节,哥……”他垂眸,声音极轻。

傅萧萧开的免提,静谧的房间里,白扇舞的声音被放到最大。他语气里的寂寥落寞,以及微不可察的叹气声,都渗入到了他耳朵里。

“我……”此刻,傅萧萧正对着镜子画眼线,手机被他搁在桌子上。

他顿了顿,说:“我今天要学习的,为了有个安静的环境,我特意跑来了租的房子这里呢……”

“租的房子?”白扇舞问。

傅萧萧淡淡地“嗯”了声。

“你是说那里吗?”

停顿了会儿,傅萧萧回答:“嗯……”

“好,收到,我现在就过去!哥~”

“我没让你过来……”

“一会儿见,我一个小时后过去!”

“喂……”

“拜拜,哥~一会儿见~”

听筒里的人开心得跟开了屏的孔雀似的,只听声音就知道那股得意劲儿。

真是单纯,这么容易就上钩,你要是遇到一个坏女人……不,不用什么坏女人,以前的我,就足够了,足够把你的事业毁了。

七点,天已经黑透了。

“听说这里是白扇舞以前上学时租的房子。”

“真的吗?”

“当然了。”

由六个人组成的私生饭团体,谋划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这里探索偶像的秘密。

他们六点多,天刚黑下来时就来到这里了。

“运气好点儿,没准儿还能蹲到白扇舞呢~”

“不可能,白扇舞已经是大明星了,怎么可能会回这间小房子呢?”

“可是灯亮着呢,你们看,里面亮堂堂的。”其中一个人发现了盲点,指着五楼的窗户说。

他们此刻就在五楼窗下,从窗户望去,五楼屋里的光很亮,仿佛是主人在宣誓所有权:这个房子有主人,现在就在,来呀!

几个人犹豫了会儿,有一个人提出了自己担心的问题:

“距离白扇舞租这间房子已经有六七年了,万一现在住的是别人,那可怎么办?”

有人惊恐地附和:“如果是个素人,我们私闯民宅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被他这么一说,大家急得直跺脚,去还是留,达不成一致。

“不能白跑一趟,不如先到酒店去休息会儿吧,夜晚再说。”有人指了指小区对面的酒店提议道。

大家一致同意。

大家下意识地朝小区对面的酒店望了一眼,转身回去。可是,有一个人在转身时,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他看了看对面,又抬头看了看这里的五楼。

对面酒店的五楼可以望见这里。

“等一下。”他叫住大家。

“怎么了?”众人回头看向他。

“我们一会把3楼换成5楼吧。”

“我们今天不是订了3楼的房间吗?干嘛换那么高?”

“走,回去再说。”

这五个人走了之后,五楼的窗帘忽然被拉开,灯光也忽然变暗,从外面看,此时的五楼屋内灯光柔和,看不清里面住着谁。

白扇舞到九点才来。

“哥……”白扇舞刚一进门就在门口紧紧搂住他,在他耳边撒娇。

“哥…………对不起,我迟到了……”

傅萧萧未做挣扎,任他搂腰抱着自己,白扇舞心里不禁一惊,他讶于他的没有反抗。

他收了收手臂,紧紧锢住他的腰,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像是一只餍足食的小猫呜咽了声:“哥~你今天真好……”

傅萧萧抬起双臂,把他环抱在怀,搭在他的后背的双臂收紧,搂紧了他,他的小脑袋刚好被他圈在胸前。

“哥?”白扇舞轻轻挣扎一下,想抬头看看是怎么回事。

哥哥今天太奇怪了,他不仅没有拒绝自己,反而还很主动。

傅萧萧收紧手臂,右手轻轻搁在他头顶,不让他动,在他耳边魅惑他:“别动,听话……”

白扇舞像被下了蛊似的,一切都听他的,在他怀里,不动。

“你真是大胆,非要跑来这里找我,你就不怕被拍到啊?”

“谁知道这里啊……”白扇舞颇不在意,然后他抬头注视着傅萧萧的脸,俏皮地说:“除非你说……”

屋里没有开灯,月光洒进来照在白扇舞白嫩的小脸上,如雪堆砌般光洁好看,他的表情好纯真,真的像是天使呢。

傅萧萧盯着他的小脸,痴迷恍神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被白扇舞弄回神儿的:

“我有那么好看吗?哥~”

“闭嘴!”

白扇舞轻笑一声,然后很自然地往客厅里走:“怎么不开灯?”他顺势把客厅的灯打开了。

“别!”傅萧萧轻呼一声。

“怎么了?”

傅萧萧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了看,他看不清对面的情况,只知道对面的灯是亮着的,说明有人。

白扇舞的忽然开灯引起了对面酒店里私生饭的注意,那几个私生饭开始行动了。

“对面的灯忽然亮了,一定是有人来了,咱们派两个人过去看看。”

“怎么了?哥……”白扇舞坐到沙发上休息。

对面五楼的人拉开了窗户,拉开了窗纱。

傅萧萧站在沙发旁边往外看了看,发现对面六楼七楼的灯也亮了,窗户似乎也是开着的,窗户上好像贴着一个人。

糟糕,这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了,私生饭玩这么狠的吗?

他本以为私生饭最多是会目击到他俩而已,却没想到他们这么专业,竟然打开窗户,扛着摄像机拍他们。

“哥?”白扇舞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往窗前去。

傅萧萧赶紧转身,颀长的身型正好完全挡住他,他快一步上前搂住他。

白扇舞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傅萧萧按倒在沙发上,压在身下。

“哥……?”白扇舞声音颤抖地喊了声。

“别动,是私生饭。”控制客厅灯光的遥控器正好在沙发上,傅萧萧拿来遥控器,把灯给关了。

白扇舞听到“私生饭”三个字,紧张得不觉绷紧了神经,连身体都在微微哆嗦。

“别怕……”傅萧萧贴着他的耳廓说,他灼热的气息,流窜到白扇舞身体的每个部位。

白扇舞轻轻地喊他:“哥,哥……”,仿佛这样可以找到安全感。

他因为害怕而无助的小脸近在傅萧萧的眼底,傅萧萧轻轻揉揉他的头发,安慰他:“没事儿,别怕,哥哥在。”

他的声音柔和温暖。

白扇舞心里一阵动容,不禁一笑。

“还笑啊你,嗯?你不是说很怕私生饭吗?还笑得出来?不怕他们敲门吗?你今天还想不想好好睡觉了?”

“你怎么知道私生饭骚扰我?”

傅萧萧像是被人戳穿了秘密,一下子怔住,不语。要怎么说,要说他一直在关注他的消息吗?

微博热搜上说,白扇舞最近被私生骚扰,住酒店时半夜会被他们敲门,一整晚都睡不好。

“哥,你怎么不说话?哥,我要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私生饭半夜骚扰我?”

傅萧萧懊恼地说:“你这么火,热搜上都是你,我怎么能不知道?”

“那……你,关心我吗?担心我吗?”

“哥……”

傅萧萧不回答他,白扇舞就一直“哥”,“哥”地叫他,执着到不听他说“我担心你”不罢手。

傅萧萧却反问他:“你自己关心你自己了吗?你明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大众关注着;明知道私生饭尾随你,你还敢来这里?你不怕被拍到吗?”

白扇舞莞尔一笑,说:“拍到了正好,替我们官宣了。”

“如果私生饭拍到了我们,我就官宣。”

“胡闹!”傅萧萧低声斥责他。

白扇舞被他的气势吓着了,呆呆的,愣了会儿神儿。

两个人静默了十几秒,傅萧萧开口说:“怎么能开这样的玩笑?”

白扇舞沉着脸、垂着眼皮、不语。神情好像有点儿郁闷,也有点儿委屈。

傅萧萧撑起身子,凝视着他的脸,一脸认真地说:

“白扇舞,你是国民偶像,是万千粉丝的理想型,不可以说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你要对粉丝负责,听到了吗?”

“那你呢?”白扇舞问他,又接着自问自答:“谁对你负责?哥,我也想对你负责。”

“我……我想让你好好的……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我,不需要。”

“不需要你的官宣,不需要你的热情,如果你再说这种玩笑话,我就真的不敢理你了。”

“我只不过这样一说而已,你竟说了这么多指责我的话?这两年以来,我难道没有按照你说的来做吗?”白扇舞偏过头不看他。

傅萧萧想了想,自己是挺过分的。

他双手轻轻捏住他的下颌,把他的脸扳正,微微一笑,亲了亲他的额头。

白扇舞因为紧张,一簇簇睫毛不停地扑闪。

傅萧萧又亲了亲他浅薄的眼皮,他心跳如擂鼓。

他白嫩柔软的小脸蛋儿也很可爱,紧抿的薄唇超级性感……他都一一尝了尝。

白扇舞手指攥紧沙发垫子,轻吐一口气,哑着嗓子喊:“哥……”

接着回敬哥哥一个深沉而绵长的吻。吻到动情处,他忽然挣扎了起来,傅萧萧不解,松开他的嘴唇,红着脸,喘着气,勉强定了定神,问他:“嗯……怎……怎么了……”

谁知,白扇舞说:“我要在上面。”

傅萧萧无语一笑,接着吻他。

白扇舞挣扎得厉害,傅萧萧无奈,一翻身让自己摔下沙发,也牵引着他翻下了沙发,让他正好趴在自己胸膛上。

沙发下面有榻榻米,软软的,摔下来也不怎么疼。

白扇舞紧张得问:“疼吗?不要紧吧?”

傅萧萧却反问他:“这样满意了吧?你在上面了。”

两人相视一笑,眼角眉梢都含着情,定定地望着对方。

忽然,门外有一阵窸窣声:“是这里吗?不知道有人没有?”

屋里很安静,两人都警觉地竖起耳朵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篮球永不熄之人仙(2)

    花果山,主峰顶上。整个顶峰,最为显眼的,便是那有着三丈六尺五寸高,二丈四尺围圆的仙石。仙石之上有九窍八孔,吸收天地精华,故此称之为九窍仙石,其四周无树木遮阴,但其左右却生了不少芝兰相衬,仙气十足。沈河此时正在这颗九窍仙石下四处打转,满脸充满了好奇。他那仅有拇指大小的身体,在这仙石前,就仿若一只蝼蚁一

  • 我是艾斯他舅第七章在线阅读

    深夜,书房中,杨玄道夫妇和杨玄琴三人都聚集在此。杨玄道坐在书桌后十指相合,撑着下巴,深邃的眼睛目视着前方,英俊的脸庞让人着迷。贤惠的孙雅芹侧立在杨玄道身后,用温和的目光注视着他。而杨玄琴却斜靠墙上,双手抱肩,嘴角还露着宠溺的笑容,似乎在想像着,什么美好的时刻一样。忽然似想起什么一样,微皱着眉头。“这

  • 致我们终将荒芜的青春在线阅读第9节

    遇到魏鹤远之前的那段略阴暗昏沉的日子,梁雪然不愿意再多回想。先是被指责抄袭叶愉心的设计稿,梁雪然愤然亮出一直以来的手稿和设计图,那时候她还没有接触手绘板,都是画在本子上,没有时间可以证明,反倒是被嘲讽“碰瓷”“洗白的准备工作还挺充分”等等等等。叶愉心此人平时走网红风格,在微博上贩卖岁月静好优雅少女人

  • HPSS哈斯之破冰在线阅读第9章

    三天之后,阴骷魔的惨死果真传遍了整个武林,江湖之人个个议论纷纷。一个个都怀着一个好奇的心,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那谈魔色变的阴骷魔,江湖中众人们都胡猜乱问,茶棚酒楼谈论的无非是这件武林大事。卖唱说书之人也拿此事开题,顿时江湖中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几岁孩童都已知晓这件事情。只因如此,越传越神,甚至都传到了皇

  • 剑仙纵横异世谋划成功

    李如山和张发友跪在地上脸色苍白。他们虽然贪墨不少,可是一下子拿出这些钱来,他们也做不到。张家二爷语气凝重:“李九,这件事不可能这样子做。”“为啥子不可能。”张小义外公,“欠债还钱,你张家这么大个家族,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张家二爷脸色阴沉。他心中暗恨张发友这个蠢货,要做账也不能做好点。还有李如山这个蠢

  • 我的魔幻手机第六章

    第六章被任沅生手碰过的手背有点发烫,虽然他只是用指尖微微的触碰着,郝矜感觉到好像蚂蚁爬过自己的手背一样,心跳和呼吸变得有些凌乱。郝矜点点头,不敢直视任沅生的眼睛。“可以的。”郝矜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场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大张那边有些微的尴尬,不知道任沅生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对郝矜也有好感?

  • 糙汉与娇女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因太帅而被总统包养【求花花求收藏】“天啊!亲爱的,你怎么能浇花!要是花刺划破了你的脸蛋怎么办!”“不行,你不能进厨房,厨房的油烟会熏到你的脸蛋,会导致失去光泽水run,皮肤衰老的...”“NO!我不允许你再对男保镖们笑,我怕他们会对同性产生兴趣。”......一个四周环海的古堡之中,这是一个

  • 景墨和他的美女缘之第五章

    【5】说好的体育课的时候帮王俊凯买水的,柳杭看着王俊凯打篮球时的身姿,一入迷就把这回事忘了。今天正好是他们两个班的三人篮球赛,战得酣畅淋漓。没上场的同学大多都围在场边呐喊助威,当然,也有那种慷慨激昂的解说员,还有指指点点的评论家在一旁七嘴八舌。柳杭不懂篮球,但也是看得目不转睛。王俊凯走位灵活轻快,姿

  • 田园小农女第2章在线阅读

    李德仁一边对小张吩咐了一句,一边打开车门下了车。而秦胜见状,也是跟着下了车。总算他还没忘记师命,自己出山是来弘扬中医之术的,并不只是为了看美女。眼前既然有人受伤,那么身负师命的他,自然得去瞧瞧啦!当秦胜下车后,果然看到了被撞的摩托车和人,情况和小张所说的也是一致。此时李德仁已经在给那静躺不动的小孩作

  • 七零年代女学霸之啥?救星有难??【跪求鲜花打赏评价票】

    第四章:啥?救星有难??其实秦风并不知道。自把他送走之后,洪荒之中的灵气更加枯竭起来。为了稳固这方世界,但凡大罗金仙以上的存在,都在寻找各种办法。尤其是圣人,他们的责任更大。而在这个情况下,鸿钧把当年四大量劫之中彻底陨落,亦或者被囚困住的大能,全部以大神通送入这个裙里。送入之后,他也说了。让所有人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