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正文

[柯南]恋焦的追忆诗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5/5 7:53:13 作者:露奈luna 来源:晋江文学城
[柯南]恋焦的追忆诗
[柯南]恋焦的追忆诗
作者:露奈luna来源:晋江文学城
高中一年级的秋天,工藤新一又双叒叕被告白了。站在他对面的少女是俗称的大家闺秀,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该怎么拒绝呢——不太懂恋爱的高中生侦探内心又犯起了难。尽管并没有人答应他,拒绝之后她就不会再出现了。总之就是这样一个、连悬疑推理的悬字都不会出现的简单校园恋爱故事。什么?官配?在我这里都不存在的【。CP是工藤新一×原创女主心情好时更新。很短!大概!正文和番外更新完毕。禁止转载,在这个大家都要脸的时代,无授权转载是很不要脸的行为喔:)

赵伊没想到,她还会再见到左衡。

赵伊三岁时,左衡和他奶奶还有一条小黑狗搬到她家隔壁,十岁时他奶奶去世,他就搬走了。

他搬走的那天下着小雨,单元楼下停了好多轿车,一群西装革履的叔叔帮他收拾东西,还毕恭毕敬喊他‘少爷’,可他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

当时她还一把鼻涕一把泪问他,他们会不会再见面。

赵伊不记得他怎么回答了,她只是没想到,再见面时居然是这种场合。

等她回过神,他已经将几人打趴下,冷眼看着地上东倒西歪的人,神情暴戾。

他嘴角划破了一个口子,有血珠往外冒,他垂下眼睑,拇指指腹漫不经心地蹭掉血珠,俯身拍了拍小毛贼的脸蛋,捏着他的下巴,“胆子肥,嘴巴油,想死啊?”

小毛贼吃痛倒吸一口气,“痛痛痛。”

他冷哼了声,捏紧拳头,正要扬拳揍他时,往她的方向瞟了眼。

她似乎有点懵,似没见过这样的情形。

他咬咬牙,松了拳头,又拍了拍小毛贼的脸。表情煞人,可语气十分平静,“下次还敢么?”

几个小毛贼哆哆嗦嗦,说:“大佬,不敢了不敢了。”

左衡松手,抱着手臂站在一边,扬着下巴说:“捡起来。”

他们将散落在地上的赃物拾起来,用衣服包着,毕恭毕敬递给他。

他接过,懒洋洋看了眼小毛贼,慢条斯理道:“不想进去就滚远点。”

几个小毛贼闻言,连滚带爬跑了。

赵伊没再继续想以前的事,抬眼,左衡正蹲在地上找东西,神色焦灼。

他身形一顿,瞟了赵伊一眼。

两人四目相对。

赵伊眨了眨眼睛,可并没躲开他的眼神。

他冷漠盯着她,晃晃悠悠站起来,她本是垂着眼眸看他,这会儿得仰着头看他。

他轻轻啧了声,笑了一下,痞里痞气道:“还不走?盯着我看?帅啊。”

“……”

赵伊就觉得,这样的左衡挺欠的,那副‘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至于这样’的样子,和以前一样自恋。

不过他救了她,且不确定他认不认得她,她总不能像以前一样顶嘴。

“就是……万一你打不过,我可以帮你报警。”

左衡嘴角抖了抖,沉默片刻,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甘心道:“打不过?”

赵伊静静看着他,犹豫半晌,还是慢吞吞点了点头。

“你这是,”他顿了下,上下打量她,细胳膊细腿的,小小一只,仿佛他一个手指都能把她勾起来,安安静静站在他面前,只到他的鼻尖。

一闻,还能闻到茉莉花味道的洗发水味道。

“吓懵了?”

她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他偏过头,似乎笑了声,再皱着眉,从兜里拿出五十块钱递给她,说:“钱多?想当散财童子啊。”

赵伊了然原来他跟着她,是为了还她钱。

“我买了火腿肠和对联的。”

左衡撸了把头发,皱着眉,没什么耐心地抖了下手中的钱,说:“拿走。”

赵伊撅了撅嘴,没拿。

左衡的脾气还是有那么一点躁,她也很迷惑,为什么当年他搬走时,她为什么这么伤心。

估计是上下课没人帮忙提书包上楼的原因。

左衡似乎耐心被用光,似笑非笑:“你那火腿肠的钱,等会老子找狗要去,成不成?”

赵伊耸耸肩,接过钱。

火腿肠她喂狗了,他要是能跟狗要到钱,也挺有本事。

还有,他这辈分可够乱的,一会爷爷,一会哥哥,这会儿又成老子了。

她小声嘀咕:“狗应该没钱。”

左衡身形一顿,嘴巴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说,一副“你高兴就好”的不屑表情,再若无其事埋头找东西。

不过他动作焦躁,似乎有些急。

赵伊走到他身边,将糖盒子递给他,掌心摊开,说:“你找这个?”

左衡目光一聚焦,正想伸手拿过。

可下一步,他手停住,吸了吸腮帮子,而后换成懒洋洋的模样,漫不经心接过,说:“谢了。”

这个盒子是赵伊七八岁的时候送给左衡的。

小时候的左衡似乎很喜欢吃冰糖,书包里总是揣着一大包,有一次班里的小胖抢了他的书包,一大袋冰糖洒在地上,他把小胖暴揍一顿之后,将冰糖一颗一颗捡起来放进兜里。

那天赵伊放学回家,她的父亲正好给了她两盒小孩巴掌大的方形铁盒子,一个是粉色的凯蒂猫,一个是蓝色的多啦A梦。

或许是左衡揍了老是欺负她的小胖,或者是他蹲在地上捡冰糖的样子太可怜,隔天,她就将蓝色的盒子送给了他,还特别真诚告诉他:“你用这个盒子装冰糖就不会洒出来了。”

其实,那会儿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前一天,他们还打架了呢。

左衡晃了晃盒子,像强调什么一般,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清楚:“戒烟糖。”

赵伊关上回忆的阀门,点了点头,说:“哦,我以为是冰糖。”

“……”

两人相对沉默,赵伊电话响起,她看了眼,连忙往汽车站跑去,边跑边接电话:“妈,我没事,我马上上车啦,你先吃饭,不用等我。”

她跑出一小段后停下脚步,回过头笑着朝他挥了挥手,“谢谢你。”

说完她就跑了。

左衡手心紧捏着盒子站在原地,待她转身,啪地打开糖盒子,拿出一颗冰糖丢进嘴里,摇摇头笑了声。

夜幕初临,她随步伐摇曳的黑色马尾辫,比这繁华夜景还漂亮动人。

*

赵伊算是赶上了末班车,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确认身上没什么异样之后才敲门。

刘青如做好了饭菜,问:“小伊,今天怎么这么晚呀?”

赵伊掩盖手上划破的小伤口,说:“哦,遇到了点事耽误了。”

她不想让刘青如担心,她十岁时,父亲去世,这么多年来,刘青如没有再嫁,一个人带着她,含辛茹苦。

刘青如上上下下打量她,没发现什么异样,开始在餐桌前忙活。

她帮赵伊盛了满满一碗鸡汤:“去洗手吃饭了。”

赵伊乖巧应了声,忍着膝盖的疼痛,坐到餐桌前。

刘青如问:“你们补课补到哪一阶段啦?”

赵伊:“下学期课程学了一半。”

刘青如眉开眼笑,“省重点中学就不一样,进度就比县中快,等会吃完饭,妈妈再给你制定一个计划,咱们尽量在开学前把高一下学期数学学完。”

刘青如是白兰县高中的资深数学老师,初三暑假时,已经帮赵伊把高一上学期的数学教了个遍。

赵伊勺子顿了顿,寒假只剩十天,她最喜欢的歌手参加了比赛,她好想追着看。

她话刚到嘴边,看了眼起身帮她盛饭的刘青如,鬓角已经有了些白发。

她默了默,乖巧应了声:“好的妈妈。”

刘青如:“住校辛苦了,不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到高考结束之后,你上了个好大学,就解放了。”

赵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妈妈,我不觉得苦,老师同学对我特别好,你别担心。”

刘青如心满意足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长长舒了口气,“好闺女,真让妈放心,对了,妈妈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赵伊往她碗里夹了块红烧肉,说:“什么好消息啊妈妈。”

“以前咱们邻居,左奶奶一家,你还记得吗?”

赵伊一怔,点了点头:“嗯,左衡的奶奶。”

在左衡十岁的时候去世了,所以左衡也搬走了。

“左叔叔是你爸的战友,他帮了点忙,把妈妈的工作调到市里的三中,从下学期开始,你就不用住宿了,我们租个房子住,妈妈照顾你。”

赵伊眉头微皱,疑惑看着刘青如。

在宁江市,她们举目无亲,刘青如已经年近半百,那里人生地不熟,她不明白,刘青如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

而且三中的学生可是出了名的野。

赵伊:“妈妈,其实也不用,我住宿挺好的,你在县城好好的,为什么要到市里。”

刘青如:“这怎么行,高中可不能开玩笑,关键的三年,我苦了这么些年,不能关键时候掉链子,不能对不起你爸爸。”

赵伊嘴巴张了张,没说话。

刘青如:“听左叔叔说,左衡也在你们学校,可成绩不好,你如果不忙,也帮帮他,毕竟这次,左衡爸爸帮了不少忙。”

赵伊一顿,左衡也在育德中学吗?她怎么没见过他。

不过班里同学今早似乎提起过他。

平时也有人断断续续提起他。

两人吃着饭,刘青如想起了什么事情,说:“对了,我们县中有几个坏蛋学生和市三中的学生打架,被拘留了。”

县中那几个坏学生赵伊是知道的,她上初中的时候没少给她下绊子。

赵伊担忧问:“妈妈,不是你们班上的吧。”

“妈妈带的班都是好学生,和我女儿一样乖巧懂事,”她顿了顿,又说:“小伊啊,我听政教处的人说,三中的那个人家里有钱有势,动了点关系转到你们学校去了,你可要离那种打架斗殴的小混混远一点。”

打架斗殴啊……

赵伊的脑子里浮现左衡那张狠戾的脸。

刘青如哼了声,说:“这样的孩子,不指望他们将来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了,不祸害社会就好。”

赵伊木讷点了点头。

“小伊,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赵伊回过神,“啊?”

“妈妈说,有个爱打架斗殴的坏学生转到你们学校去了,你离他远一点,知道了没。”

赵伊知道刘青如担心什么。

她当了这么多年的高中教师,知道这个年纪的孩子热情如火,总会被特立独行的人吸引,县中不少女孩子就喜欢和社会上的痞子打交道。

“知道啦妈。”

“不过你们班是火箭班,他应该轮不到你们班上来。”

赵伊又发起了呆。

“好了,快去休息吧。妈来洗碗,魂不守舍的,多吃点核桃补补脑。”

赵伊回到自己的房间,撸起裤脚看了眼膝盖。

她用碘伏清洗了下伤口,想刚才刘青如说的话。

那左衡算不算混混呢?

所以,她应该辅导左衡的功课,还是离他远一点。

赵伊想不明白,大人的世界可真纠结。

可如果刚才左衡不出现,那她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赵伊恨恨地想,虽然斗殴不对,不过那些坏蛋就该挨揍,比如今天晚上的毛贼,比如县中那几个混混。

刚才走得太急,她还没左衡道谢,也不知道左衡是否还记得她。

刚才他说话的语气还挺熟稔,似乎是记得的。

兴许也不记得了,毕竟以前她又矮又胖,还总是爱哭鼻子,和现在还是有差别的

不记得也罢,毕竟以前也发生了很多糗事。

比如他搬走的那天,她做了阑尾炎手术刚回来,听说他要搬走,她就跑到他家赖着不走。

他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她却哭到伤口开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奸臣爹爹倒台后之加班

    林芳逸有点低血糖。因此她经不起饿,一感到饿,她就容易出现眩晕和无力感。她的笑容有些勉强起来,望着窗外浓黑如墨般的天色,听着窗户的玻璃上“噼噼啪啪”的雨点声,林芳逸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这雨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这般的暴雨天气,她该怎么回家呢?“发言稿写的怎么样了?”,沈冰似乎没有发现她略略发白的脸色

  • 曾小贤的时空之旅第二场雪

    “Jack,William为什么要杀人?”好不容易接通了Jack电话的怀特直白地问出了这个问题。虽然大概可能上辈子这个问题对怀特来说,可能十分容易的就能得出了结论。但是,大概是这辈子的一些小问题,成了怀特对着这样问题的起因,已经不再是那么的理解了。“Whydo?”(为什么这么做?)“No,Becau

  • 庆泽第五章在线阅读

    新书上传,数据很重要!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需要大家的支持!绝对爽文,绝无虐主情节!鲜花2000加一更!评价票300加一更!打赏5人次加一更!评论区50评论数加一更!作者菌全职码字,不出门,不外出,一心码字!只要你们敢投票,作者菌就敢加更!有多少来多少!求收藏!求鲜花!求评价票!求打赏!只要大家数据支持,

  • 带着四次元口袋穿越电影世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一直以来,温琰总觉得这个食魂兽有问题,她本以为顶多就是一个食魂煞,但是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没多久就出事了,修士们纷纷逃命地往外面跑接着天女石像也出来了。温琰死死地盯着跑出来的人群,可是所有人都跑出来了依旧不见金凌的踪影,不知他在哪里。这时,一支箭直射穿天女石像的脑门,温琰看过去,金凌已经拉满弓,放

  • 将门王妃之昆仑(2)

    司文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的他遍体鳞伤,身处海水旋涡之中。口不能言,身体无法自己掌控。很久之后,伴随着海水旋涡退去,他到了一处密室前面。这是他感觉到自己左胸突然一阵剧痛,便醒了过来。抬眼一看,司文愣住了。他眼前竟然真的有一间密室。密室的大门微微漏出了一丝缝隙,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好闻的丹药香气。密室的上

  • 道我相即在线阅读第1章

    凡妮莎很喜欢霍格莫德。一则,她喜欢吃甜食,二则,她在学校总是觉得很无聊。她确实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从刚入学的到快毕业的,从斯莱特林到格兰芬多。这并不妨碍她无聊。友好的人际关系,只能说明她擅长这方面而已。一个聪明的拉文克劳,可以完美的处理好人际关系和自己的体重,凡妮莎把这个奉为人生宗旨。一块巨大的蜂蜜公

  • 燕南归山中岁月

    这顿饭吃的异常安静,谁也没在说一句话,彼此的心里都带着担忧与期望张子初吃完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是他穿越来的第五个年头,他已经熟悉周围的一切,也许他是五个人最小的一个,所以师兄师姐都处处让着他。师傅虽然对他很严肃,但是并没有因为他的资质而放弃他,真随了那句话,亦师亦父!坐起身看着天空的明月

  • 反派三观特别正[穿书]哄哄林小夕

    林小夕和蓝自从昨天打完兔子精之后整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状态一直都很亢奋,并且一直计划着和蓝再去森林里好好逛一逛。自己已经是“树林”霸主了,所以,无所畏惧,就是这么任性,这么横。如果可以的话,就看看林子里有没有什么果子树之类的,可以吃的,摘点果子回来。林小夕已经连着好几顿都是肉肉肉了,连早饭都是那

  • 凤啸天下之章:欢迎大会【求鲜花求收藏】(6)

    “接下来,我们终于可以好好谈话了,是吧,蒂娅小姐。”科尔一脸随意的说道。“嗯,科尔。”蒂娅终于抬起头来目光不再闪烁,看向了科尔。科尔也在此时,细细的看起了眼前的蒂娅小姐。蒂娅一头鲜艳紫发下的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她的眼睛,比自己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都要好看。最重要的是,蒂娅身上有一种淡淡的气质,不自

  • 金屋藏娇[快穿]在线阅读初见美女

    打着打着终于练到了15级,换上了BT的武器我笑了笑说道天下无人有我这般无敌~永远的花花笑道就你?不够我打呢,我笑了笑亮出了装备说道是不是要试一下,爆菊花感觉是非常爽的哟~永远的花花气愤道去死啦!死坏蛋你杀了我那么多级,我都没找你算账呢!我问道你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了,和你练了那么久起码让我看看你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