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青橙之追你(5)

2021/5/5 11:07:32 作者:东歧 来源:晋江文学城
青橙
青橙
作者:东歧来源:晋江文学城
封歌不善言辞,在班里像是一个小透明。第一次见康无,是在初三,一次周五放学。她在教室假装收拾东西到很晚,等别人都走了,才出校门。刚好碰到打完篮球的康无。他身穿白色短袖和黑色长裤,黑色外套搭在肩上,手插在裤兜里,额头上还在冒汗。看起来形单影只,却昂首挺胸,好像有千军万马的气势。那么孤单,又那么强大。开始偷偷跟着他。这一跟就是三年。高二的某天放学,下课铃响了,篮球赛结束了,封歌前面那个少年回过头,问她:“准备跟多久?”“准备跟多久?”“这世界再多苦难意外,我们都无法抵挡,但我会永远陪着你”1.前期校园

小暴龙收敛灵力,消失一天的角和尾巴又重新出现。

许之愉沉默半晌,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突然探出头:“你今天好像没有角和尾巴哎。”

“本王现在已经能将它们收起来,以免普通人见到会吓坏。”

“哦。”

许之愉又躺回去。

“那现在为什么又出现了?”

小暴龙哽住。

还能为什么。

因为灵力不足,不能自如控制呗。

不不不,不能说。

要维护作为龙王的尊严。

太丢脸了。

他红着脸坐着,企图转移话题:“小鱼儿,今天开心吗?”

过了很久,沙发那头传来许之愉别扭的声音:“今天,谢谢你了啊。”

开心,很开心。

她轻闭着眼回忆今天发生的。

那些被她刻意忽略的柔软与美好,一起朝她涌来,将她包裹其中,好像身处一个蜜糖罐子,周围全是美好甜蜜的事物。

只是,美得有点不真实。

太梦幻了。

这是她可以拥有的吗?

不不不,她没有资格。

几乎霎那间,许之愉亲手将这个蜜糖罐子打破,整个人别扭而拧巴:“以后不要这样了。”

她低声说:“我不需要这样。”

这也不是,一个炮灰女配该有的排面。

“我配不上。”

如果,从来没有过,她就不会产生妄想。

就可以继续,没心没肺地生活。

她最后一句话声音极低,但依然流入小暴龙耳中。

他不懂许之愉为何突如其来的别扭,刚刚还发出感谢,证明今日确实开心。

转眼,情绪就跌入谷底。

他微微拧眉,倒是不像往常那样出言教育。

“本王是龙王,不要你觉得,而要本王来觉得。”

“本王觉得你配得上,你就配得上。其他人,谁都没资格说你。”

许之愉欲要反驳。

小暴龙接着说:“你负责开心就好。其他交给本王。”

小暴龙的话直白简洁,却藏着维护意味。

许之愉脸埋进沙发,掩饰自己的情绪。

小暴龙不该维护她。

或者说,没必要。

他们本就是被强行捆绑,一朝解绑,流入人海,自成陌路。

谁又认识谁。

所以,不用互相讨好生活。

许之愉闷声说:“你大可不必如此。”

她有些怕小暴龙一套又一套理论,每一条都能击中她。

许之愉索性开始算旧账。

“是你给陈径发的消息对不对??”

她没发,肯定就是他。

果然,小暴龙丝毫不虚地点点头。

许之愉立刻弹起大半个身子,凶巴巴:“你怎么可以侵犯我的隐私?!”

“随便看我的私人消息!”

“我们迫不得已共用一个微信,可也没允许随意发消息!”

“你不尊重我!”

许之愉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小暴龙再聪慧,面对此种找茬情景,双眼发懵。

“以后只许给我发消息,不许给别人发消息!”

一通没事找事的嘶吼,许之愉总算找回点场子,从今日奇奇怪怪的情绪抽身。

她忽略小暴龙的失神,起身回屋休息。

留在客厅的小暴龙失神许久。

认真思考,许之愉为何会好好的,然后突然炸毛。

最后,他得出结论,接着制作了两个视频,上传优站。

一个是【孩子早恋怎么办?如何树立正确恋爱观】

还有一个是【别和早恋期孩子较劲:亲子处理小妙招】

他自从成了主播,还拥有粉丝,最开始上传的视频也得到关注。

索性,他不直播的时候,就制作视频上去。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如多学习、多做事、多赚钱。

而他刚刚传上去的那两个,瞬间被粉丝盖章——龙王大人的恋爱课堂。

甚至还收获打赏。

视频中的一些话还被截图流传,从粉丝到路人,成功习得龙王大人的恋爱课。

【有事没事看看书,知识就是力量】

【多学习、多做事、多赚钱,把时间用在刀刃上】

【给她多看马克思,学好社会主义,孩子早恋也不怕】

【灵魂三问:今天物质极大丰富了吗?今天精神极大丰富了吗?今天你为国家做贡献了吗?】

【早恋不可怕,可怕的是沉迷早恋,不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孩子早恋不要打,教她学习好宪·法】

……

小暴龙借此收获一堆路人粉丝,剪辑视频播放量达到历史新高。

打赏也如流水,流入口袋。

原始视频涌入一堆弹幕,纷纷请他再开恋爱课堂,甚至有人请他带着大家学习马克思。

这些,许之愉不知道。

她此刻,正烦恼无比。

而这也恰是小暴龙无心说破的事。

她陷入早恋漩涡。

生日结束后,陈径常常会约她吃饭、看电影。

每次结束后,两人一起轧马路,谈谈这些年的往事,偶尔会回忆小时趣事。

许之愉又甜蜜又苦恼又难过。

多年暗恋,邻家哥哥似乎也对她有点意思。

还能有比这个更甜蜜的事吗?

没有了。

然而,更多的是苦恼与难过。

她会不自觉放大陈径的一点点好,会因为他一个举动而脸红心跳,甚至揣度许久,试图找出蛛丝马迹,认定对方也对她有意思。

而这种行为,又让她过于不安。

她讨厌暧昧不清。

她讨厌猜来猜去。

她讨厌自己的心情轻易被左右。

她更讨厌自己。

因为她,不敢和陈径谈恋爱。

她还没做到足够好,没有勇气走在他身侧。

许之愉知道,这是她的自卑在作祟。

毕竟,浑浑噩噩许多年的是她,又不是陈径。

即使陈径不说,她也清楚曾经的邻家哥哥已是多优秀的一个人。

再一次晚饭后,许之愉说:“陈径哥,以后你不要约我了。”

“晚上小暴龙等我回家吃饭的。”

“没我在,他会饿着肚子。”

陈径语气温和:“是我考虑不周,小愉。下回,我们带着小龙一起吧。”

许之愉总觉不该再这样下去,她要制止这种行为,避免自己再贪恋陈径的美好,而产生不切实际的想法。

她仰面问:“陈径哥,你是在追我吗?”

许之愉一记直球,陈径稳稳接住,丝毫不懵。

他轻笑着:“小愉终于发现了,我还以为是我做得不够明显、不够好。那我现在问问,我可以追小愉你吗?”

许之愉硬邦邦回:“不可以。”

她忍住即将决堤的眼泪,保有少女最后的倔强:“我不喜欢这样。”

说罢,她决绝地转身离开,没有留任何余地。

对不起,陈径哥。

是我不配这么好的你。

许之愉失魂落魄回到家,红着眼眶,一句话也不说,窝在沙发中,有一搭没一搭看着电视。

但今天的电视好像惹着她了,每一个她看着都极不顺眼。

“这个男主还磨皮,一个大男人怎么娘腔腔?”

“这人怎么回事?一看就是整容脸!”

“女主三观这么歪了,编剧是瞎了吗?”

“男主出轨,女主和男主好兄弟上床,好兄弟喜欢男主的未婚妻,这是什么鬼?”

……

她暴躁不已,不停地换台,最后丢掉遥控器,抱膝窝在沙发中,眼角的泪无声滑落。

她拒绝了从小的愿望。

她好后悔好后悔好后悔。

可是,她又怎么配呢?

一旁的小暴龙全程目睹她的暴躁,并未出声打扰,准备好的教育自然也被推迟。

陈径约许之愉下班吃饭、看电影,小暴龙知道。

他为此挨饿了几天。

幸亏赚了钱,可以点外卖。

尽管如此,他也颇有怨言。

外卖一点点都没有许之愉做得好吃。

只不过每次约会回来,许之愉都是一会开心、一会惆怅的,鲜少如此暴躁,还无声哭泣。

小暴龙被许之愉警告不许给别人发消息,要尊重她的隐私。

面对如此情形,他只好暂时将警告放在一边。

等许之愉第二天上了班,他将陈径约在家附近的一家奶茶店。

陈径赶到时,乍然见到小暴龙,惊讶万分:“小龙,是你?”

小暴龙淡然点头:“本王……我约你的,小鱼儿不知道。”

他也被许之愉勒令在外不许说本王。

嗐。

本王好难。

陈径也不生气,没有因为是小暴龙而怠慢他。

他起身去点东西,小暴龙要了一杯黑糖芋圆啵啵牛乳。

甜甜的、奶香味十足,小芋圆Q弹软糯,香甜可口。

小暴龙舒服地喝了口奶茶,随之正色,说起今日的正事,询问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总要知道问题所在,才能解决问题。

陈径面对眼前三岁半的孩子,竟不自觉吐露心声。

“事情就是这样,小愉拒绝我了。”

他面色苦恼,显然不知道症结所在。

小暴龙隐约感知到许之愉的别扭,但面对外人,他肯定选择维护她。

况且,在他看来,陈径追人的方法过于敷衍。

“你这样是追不到人的,更别说小鱼儿。”

许之愉比普通女孩更敏感,心理防线更深,总会在人不知道时竖起浑身刺,扎人扎己。

陈径一懵,虚心请教:“为什么?”

“一个好的女孩子不会因为你请吃顿饭、看次电影,就和你在一起的。感情总要相处,吃饭、看电影不过是种形式,你难道以为你们的生活里只有这些形式?”

陈径不解:“可是,我看大家都是这样啊。”

小暴龙看了眼他,没想到这人看着聪明,脑袋跟个榆木疙瘩似的:“大家都是这样就是对的吗?如果大家错了呢?”

“看看电影、吃吃饭,再说说花言巧语,你是不是以为女孩子就会自动上钩,心甘情愿和你在一起?”

陈径疯狂摇头。

他不是,他没有。

然而,没有用。

小暴龙再次认定,他是花言巧语之人。

“本王……我今天愿意和你说这些,是看在小鱼儿生日那天你帮忙的面子上。”

“喜欢一个人,真心想和她在一起,就要用实际行动,拿出诚意,潜移默化中无处不在,让她适应你、离不开你,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绝对不是你现在这样,你现在这样不行!像极了渣男,用的还是老掉牙的套路!”

陈径以前没深想,身边朋友这样做,他没追过人,自然不知该如何处理,便学着他们的样子。

眼下,被小暴龙指出,倒有些醍醐灌顶,瞬间顿悟的感觉。

他更加虚心,请教:“请问,那我现在该如何做?”

小暴龙慢悠悠撮了口奶茶,回他:“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告诉你,让你用在小鱼儿身上吗?”

“想都别想。”

他只是来了解问题,再解决许之愉的问题。

可没好心到帮陈径解决的地步。

陈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群雄逐鹿五百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杨媛这刚一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换鞋子,就听见她那个婆婆张口就质问她:“你这是去国外买饭了,不看看你去了几个小时,庸庸和我在家里就差点饿死了。”“您这是什么话,我大着肚子,给你们买饭,这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总归是要撕破脸皮的,在这两人面前她根本不想委屈自己,只是她自认自己是个修养好的新时代女性,这

  • 驭魔小子第七章

    由于小话本上涉及人气新星——轩辕大大,所以小话本在百姓们当中迅速红火起来╮(╯▽╰)╭很快,书中的另一个主角也知道了这件事。。轩辕傲天本来是不会关注这件事的,奈何,作为高贵冷艳的魔教教主,再怎么不食人间烟火,也抵不住有个爱八卦属下啊!o(╯□╰)o更何况,他这儿有一群呢!轩辕觉得,作为一个魔教,不应

  • 无声的历史8月1日

    8月1日“小子,我想用电话微波炉。”午饭的时候,lancer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意外的,前一天还对滥用时间机器意见颇大的archer没有出言阻止,连惯常只要lancer发言必有的冷嘲热讽也欠奉,旁若无人闷头吃自己的。“没想到在这里打工还顺利找到了住的地方,教会的神父虽然人有点怪总归还是神父嘛,也能

  • 你是不是暗恋我[娱乐圈]第八章在线阅读

    北地边军将军府当中,早已是血流成河,二堂之中,一蒙面黑衣人扶着门框,将手中钢刀细细擦拭了一番,随后环顾四周,高声道:“不必逃了,你逃不掉的。”那躲在二堂屋后的姑娘听到这话,不由得屏住呼吸,生怕让蒙面人发现。那蒙面人却摇了摇头:“何必挣扎?”话音未落,那蒙面人便飞身越过二堂屋顶,落在了小女孩面前。“丫

  • 此生爱你,我无悔之第十章

    清晨。张暖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张苍白的脸孔,以及眼圈下面浮现出一片胧胧青色,目中现出些犹疑不决。她的脸色比昨天还要难看。她想扑点粉打上腮红来遮掩一下,可是这样的话,好像显得她太刻意了些。宋尧的初衷,只是想画抑郁症病人而已。这么想着,张暖便收起了镜子,顶着一张素脸准备出去吃早餐。但在出门前,她忽地顿住

  • 网游之天下归一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就是赵国的待客之道吗?如果此事宣扬出去,恐怕会被天下人笑掉大牙的吧?”刘天彻大声嚷道。本来赵国想给秦国的使者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赵国不能放肆,但是没曾想,使者里面竟然卧虎藏龙,韩千叶的出现搅乱了赵国的计谋,但是却涨了秦人的威风。这一秀,韩千叶的名头会为天下人所知的。“吱嘎!”邯郸城的吊桥

  • 【猎人】错想之洛晗、能力契机

    第二天一早,双羽就和往常一样五点半准时起床,把洛晗收进储存空间,随便找了一条干净的小溪,随意洗漱一番后,就来到那个始祖灵兽说的训练场合。“这是早餐,你就暂且训练体能,每隔十分钟,你便围着这个训练场跑十圈,第一轮跑不惯,那你就可以走人了。”始祖灵兽站在一片绿色草地的训练场,旁边有几个悬浮的盘子,里面是

  • 谁把我宠成了这个样子[末世]第3章在线阅读

    玉清境前,整整齐齐站了一排的师兄弟。师尊观天象有感,闭关已有百载,今日是师尊出关的日子,青歌也好好的把头发梳起,幻化出人腿老老实实站着。要说这三百年为徒生涯,青歌最怕的,就是元始天尊,在别的师兄面前,都可以装傻卖乖,师兄们也都当青歌是个孩子不与她计较,可只要站在元始面前,青歌就像只没了毛的鹌鹑,连挪

  • ◇甜蜜:窝在你心里的蛀虫◆在线阅读开启一级商城

    李洪博还好奇这娘们不是要走么,怎么突然站着不动,原来是因为自己的歌曲。这时他才想起刚刚自己上传了这首歌,现在应该还是比较火的。于是打开抽奖界面一看,赫~居然已经有八十多万的人气值……短短这么一会时间就能够如此高的人气,说明这首歌果然在抖音上面是非常的火,现在他只用等着人气值的增长就好。这可是一个非常

  • 住在我隔壁的暴君在线阅读第七节

    副台长从台长办公室出来的前后变化,明眼人还是能看到的。虽然说情绪也不是很好,但是比之前进去的时候好多了。小亚装作过来拿节目表,实则将副台长的进进出出都看在眼里,回去就告诉了尤果果。尤果果心里一沉,面上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心里的滋味却是不好受。想来也知道,向来和台长关系不怎么合的副台长这几天怎么频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