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小说 > 正文

穿越之贤妻日常在线阅读第10节

2021/5/5 9:52:19 作者:清茶沫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越之贤妻日常
穿越之贤妻日常
作者:清茶沫来源:晋江文学城
戴文暄与张鹏并肩坐在海边礁石上,看着潮水来回拍打沙滩。张鹏:我的生活,就如这潮水,涨涨落落,变幻莫测,一步步走到如今,确实不易。戴文暄:这一世,我出得厅堂,下得草房,帮得夫君,养得好娃,还要铲除花花草草,真不容易啊。原文案:穿越到架空空间的古代,戴文暄决定把日子过好。但是,21世纪的事业有成的女主与古代年轻的男主能相处融洽吗?且看他们一起成长。请点下面的图标,进入作者专栏,欢迎收藏!感谢茶叶图铺制作的本文封面感谢暮年图铺制作的专栏封面

9月5日阴雨

这一天我起的比较早,不知道是不是昨夜休息的比较好,感觉体力特别充沛,内心充满激情。我也没有看手机的时间,就给海龙打了电话,因为昨夜在休息前刚好想到了他。现在已经出来快一个星期了,也不知道他的身体怎么样,所以在电话接通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询问了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而最后得到的答复是一切都还好,同时现在已经恢复训练,在听到海龙的答复后我的心也放了下来,但是不等海龙问到其他的事情紧接着我又对海龙说道:玉林后来有联系你么,因为其实他才是我最放不下的,毕竟我走的时候还没有他的消息。我多希望听到的答案是他联系我了,或者他没什么事,现在在哪哪哪,但是最后的答案还是让我失望了,海龙对我说玉林在那之后一直没联系过他,而且他还专门去过厂房再次问了那个打更的人,而打更的人的回复也是在那之后从来没有男生从里边出来。就在和海龙聊着的时候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事儿,这个只是我的和海龙闲聊天非常临时的想到的一个,没有任何目的的,就是我在跳舞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翘脚跳舞的女孩,然后我就对海龙说道:海龙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跳舞的时候你女朋友有一个女学员,然后我和他形容了那个女孩的穿着,身高,还有跳舞的习惯。海龙听完我的话后迷惑了半天,但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回想后似乎也没想起来接着就对我说道:没印象。因为她女朋友的学员他也不怎么关注,他关注的太多了他女朋友会吃醋,这是我之前和他一起训练的时候他和我说的。当我听到他的回答后紧接着又对他说道:就是之前我在那练舞的时候我问过你女朋友有几天她不在的那个学员,然后你女朋友告诉我她休息了。他听完之后还是很疑惑接着就对我说道:我还是想不起来是哪个。我虽然对这个女孩并不是十分感兴趣,但是听完海龙的话后还是略微显得有点遗憾。就在我对海龙说完:好吧,准备放弃再继续问下去的时候突然海龙又接着对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女孩是谁,不过在你走之后确实有一个女学员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来过,这事儿是她的女朋友和他说的。而当海龙说完后我突然有点惊讶,然后就在想会不会就是她呢,但是为什么我走后她也不再来了,我很奇怪,内心也有疑虑,但是海龙不清楚我说的女孩到底是哪一个所以我也没在继续追问。当询问完海龙的身体和玉林还有这个女孩的事情后我和海龙又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我就挂掉了。原本在玉林还没有被发现我是想让海龙去报警的,但是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直到在挂断电话后我依然还是没有说出这句话。电话结束后我就继续开始了我的行程,起初前边的路程由于几乎都是离我生活的地方比较近的城市,所以也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特别兴奋的感觉。但是当我离开盐池后所有的行程就变得有趣起来,尤其是在晴空万里的国道公路上,因为我所遇所见都是不曾经历的。而当车路过金城的国道时我的心情在这一刻有了一个小小的升华。当然路过的不是金城市区,而应该是进入金城地界前的一段路程。两旁都是大山、断崖和西瓜田,有的时候一冲动真的想下车跑进西瓜田里偷两个西瓜尝尝,但是最后都还是忍住了。因为第一是这路上过往的车辆太多,突然停车觉得会有些危险。第二这旁边都是土山,有流石,所以我怕下去偷西瓜的时候在不小心把脚崴了影响后面的行程。不过这不阻碍我对这开阔天地的享受,以前的时候都是听说西北这地方的山几乎什么都不长,当自己亲自看到后才相信了,也许这是事实,但我想可能这只是我看到的部分,它也许并不能代表整体,不过无论怎样,他都给我一种非常沉稳的古朴美。车慢慢的行驶着,也许是开的无聊,所以我又开始了自言自语的状态。当行驶到路途中段的时候我突然转过头对着ZEN说道:“ZEN”,你看这山上什么都不长,光秃秃的,要不我们为这里贡献一份力量就把你埋在这山上得了,算是支援大西北。结果等我说完这句话没多长时间,前方就突然开始下起了大雨,我发誓,这绝对是真的。当面前下起大雨后我突然满面惊讶接着我惊奇的望向这盆花接着心里有些碎碎念的和它说道:不是吧,不会真的是你搞得鬼吧,会有这么灵么,我只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我原本只是自我调侃式的说了几句,没想到在等我说完这句话后没多长时间雨就真的停了,而当雨停后我再次惊讶的望向它。淡然,淡然,巧合,巧合,望着这一幕我自己和自己连续说了两遍。但是当雨停下后没多久我又转过头接着对ZEN说道:该不会真的是你搞的鬼,你不会真的有什么灵性吧,如果你真的有什么灵性就给我变出一个漂亮的姑娘出来看看。但是这一次说完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花盆就在我面前一动不动,而我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花盆后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好笑,接着我就为自己产生如此奇怪的想法而哈哈大笑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我已经驶入了青海省地界,而这就应该是青藏地区的第一个入口了,当进入青海地界后周边的绿植开始多了起来,自然景观也同样变得多了起来,看到这一幕后我不自觉的心绪也变得空旷起来,似乎有些离神,就在我正在享受这藏区文化和景观时我的手机微信语音突然响了,我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齐诚。齐诚是我以前一起工作的一同事,我出行高原藏区这件事情有和几个我曾经相对好一点的同事说过,因为我想既然辞职了,自己的动向也并不一定非要隐瞒,所以我有什么样的计划,未来想要做什么我都有和他们说。而齐诚就是其中之一。我在出行第一天的时候发过一个朋友圈,他也留了言,而今天给我语音也是在我刚刚发过朋友圈之后,我想他可能是实在按捺不住了所以才会直接和我语音,要不然他一定先是给我微信留言的。我接通了他的语音先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然后了解一下他最近的状态,同时又问了一下公司最近的情况,。我想人可能都有这样的毛病,就是无论你将来去了哪个岗位,哪家公司,都会有一个习惯,就是一旦遇到一些熟悉的前同事或者熟悉前公司的人都喜欢八卦一些前公司的事,似乎就想证明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当然这一次我也不例外。但是毕竟我走的时间也不长,所以聊到公司的话题的时候肯定也没什么变化。他简单的给我讲了讲公司的事情,接着就问起了我的行程。问我现在到了哪?下一站要去哪?我听到他的问题后就对他说:已经到了青海,下一站暂时还不定。他听完我说的话突然惊讶的不行,接着就对我说道:已经到青海了么那一定要去“措温布”看一看。接着他就给我讲起了“措温布”有多美,有多么神圣。但是我很奇怪的是他从来都没有来过这边,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后来他对我说道:是从网上查的。我汗呐,你都没有亲身经历过就开始给我乱指挥,我心里想着。其实我最初的计划中并没有把“措温布”专门作为一站的,甚至我就没有想过去“措温布”,因为它并不在我最原始的导航的线路上。虽然我现在地处于青海,但是如果要单独去“措温布”可能要额外耗费我差不多小半天的时间,而且可能还要在当地做停留,这样消耗的时间就会更多。而我虽然曾经想的是在去往高原地的路上随机走到哪就停到哪,但是它都是在一个导航规划的路线上停止的,而现在如果要去“措温布”就会脱离这条原有的路线,因为“措温布”是导航路线之外的。我要说的是我确实一点计划去“措温布”的都没有,但是当齐诚和我说了关于“措温布”的美丽后我确实动了心,所以在略微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改变了行程,前往“措温布”。电话结束后此时天色已经微暗,在开往“措温布”的路上渐渐下起雨来,雾打在车窗上不易看清前方的路程,当到达“措温布”周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而由于雨越下越大,所以只能在这周边留宿一晚上。这周边的酒店几乎在网上查不到,能查到的价位都和老板说的不一样,所以只能一家一家的问。在我询问了几个宾馆后最后遇到了一个藏族小伙子给了我一个合理的价格然后我入住了他的宾馆。我从没想过雨季的高原地区气温是这么低,在出行前我准备了很多东西,帐篷,医疗包,驱蚊剂,登山棍,工兵铲等等,唯一遗憾的就是忘记多带了一些厚一点的衣服,因为我想这个夏季的天气青藏地区应该不会和平原相差太多,但是很遗憾的是结果我失算了,我最厚的一件衣服就是一件长袖的外套,而那最多算个春装。这一夜我喝了很多热水,小伙子也给我铺了很多的被,但是最后还是发烧了。我从医疗包里拿出了退烧药和防止痢疾的药,因为我以前出门,在家乡以外的城市最容易出现的两个病就是高烧和痢疾,所以每次出门都会备一些防止痢疾的药和退烧药。这一晚我几乎是在半睡半醒之间度过的。迷迷糊糊中,我总是感觉有人在架我的肩膀,确切的说应该是两个人,然后我的身体似乎在慢慢腾空,但是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上面压着我,不让我的身体腾空,当我被压住后接着我就感觉屋子里有个人影快速晃动,而且晃动的频率特别的快,我看到呐晃动的人影后突然头疼的炸裂一样,接着我似乎听到了唱歌的声音,而那声音好像就是那种藏经的音乐,接着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我艰难的坐起身,摸摸头,感觉不烫了,只是感觉口渴。当我起身后没多久昨晚邀我入住的藏族小伙就进来了,他看我坐起来了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还好,就是口有些干。当他听到后接着就到窗台边给我倒了杯水递给了我接着对我说道:你不知道昨晚你的高烧有多严重,而且还在梦游不停的砸门,我和我哥哥过来想看你怎么了,接着你就穿个单衣站起来往外走。我和我哥哥使劲的往回拦你,但是你好像着了魔一样,怎么拦都拦不住,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和我哥就把你抗起来放到了床上,后来阿妈回来了,看到你的样子,就一直开始为你诵经,差不多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你总算安静了,而且烧也在慢慢退去了。真怕你在这边出什么事,这样我们就真的不好解释了,小伙子对我说完了前边的话后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自言自语道。我有梦游?听完小伙子的话我满是疑虑,但是对于昨天晚上的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除了感觉浑身发烫外还有就是无形中感觉有人要带我出去,又有另两个人不让我出去。正在我疑虑小伙子说的梦游的时候这个藏族小伙子紧接着对我说道:阿妈说你身上的阴气很重,让你出行一定要万事小心。但我听完这句话后马上对这位藏族小伙子说道:阴气很重是什么意思?小伙子听完我的话后对我说:他也不知道,但是你还是要小心就是了。我看到小伙子的表情后觉得他似乎并没有骗我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不过它多多少少还是在我的内心埋下了疑虑。但是无论怎样都应该好好感谢一下这位藏族小伙子和他的家人,虽然我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一定为我费了很多心,说着我望向藏族小伙子然后深深的道了一声感谢。道完谢后我就了床直接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而下床后小伙子依然没有忘了嘱咐,他在我洗漱时对我说道:青海地区的早晚温差很大,从平原来的游客很容易内外体温失恒,所以一定要多穿衣服,而且尽量不要沾水,不要洗澡,因为这些都容易引发感冒,同时不要做剧烈运动,这地方虽然海拔不是特别高,但是你们刚从平原上来,对于氧气的稀薄还没有完全适应,一但大幅度运动很容易造成缺氧,那样也很危险。接着这个藏族小伙子就离开了。我听完藏族小伙子的话后再次致了谢同时内心莫名的有些感动,萍水相逢相逢的两个人,他居然给我嘱咐了这么多。

当小伙子离开后我望了望镜子,镜子里的我脸色苍白,看上去非常虚弱,但是相对来说比较好的就是我自己感觉体力已经恢复了很多。当简单洗漱后我穿上外套走出了旅馆,这外套还是曾经帮海龙包手的那个外套,只是在后期的行程中被我洗掉了。雨过后的天气总是阳光明媚,暖暖的光打在脸上说不出的舒服,我去了车里边又取了一件长袖T恤套在了身上,虽然很薄,但也希望能起到一点保暖的作用。当我打开后备箱的时候我发现了之前在甘肃一个饭店前买的三个西瓜,因为昨晚受到了小伙子一家人的照顾,我也不知道如何做一个感谢,就把这三个西瓜送给藏族小伙子的一家人,算作我一个简单的谢意。起初的时候小伙子是非常拒绝的,但是在我在三的要求下他们最后还是收下了。当所有事项整理完后我就准备开车往青海湖方向出发了,毕竟来到这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周边的环境,同行的还有我的花,因为我想让它同样感受一下这神圣地域的魅力,积攒一些来自天空之巅的灵气。“措温布”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在电视上看到过,但是那毕竟只是一些录制的影像或者简单的画面,总不能与身临其境相比,所以在去往“措温布”的路上还是特别的兴奋。但是说实话,真的,我能在这里说实话么,在走进“措温布”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感受到这湖有什么魅力,除了湖面比较宽阔,地处的位置比较突兀,其他的词汇我真的想不出来。远处看的时候湖水非常青,但是离近了后发现其实湖水是黑色的。我要承认的是我真的对景观类的书写功底很差,不知道用什么华丽的词藻形容,明明很磅礴大气的东西在我的书写下可能也变得很普通,但是对于“措温布”的第一印象我搜索变了自己关于风景方面的词库,还是想象不出特别合适的词汇。也许真的是我缺少对美的发现吧,所以在这里简单的给花照了几张像后我就匆匆的离开了。在离开“措温布”后因为我不想就这样走马观灯一样的离开接着我就在周边开始开车闲逛。在附近沿路开车闲逛时看到了一个岔路口,里面有一片景空地是放牧区,有很多牛羊在这,我比较喜欢这种游牧的感觉,便开车驶了进去,想体验一下身处羊群和牛群中的快乐,配着和缓的阳光和牛羊的陪伴我在这个区域足足呆了一下午,直到夜幕快要降临。由于天气有些冷,而我的身体还有些虚弱,最后草草的在附近在转了一圈后我又返回了之前藏族小伙那租住的宾馆。这一天我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在继续这里又住了一晚,倒不是对景区有多留恋,主要是怕如果真的在发烧刚好又在行驶的途中就不好了。而如果在这里有问题还能及时和臧家的小伙子求助,毕竟之前帮过我,所以彼此稍微能贴心一些。回来的路上看到了很多的牧民在山间放牛,他们手中拿着一个鞭子一样的东西然后放一块石头在上面往远处抽,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放牧方式,所以我就找了一个路边的位置停下车然后专门去找了一个牧民聊一聊这一独特的放牧方式,放牧的藏族大叔有40多岁,我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条绳子一样的东西,然后问他这是干什么,他用不太标准的汉语对我说这种放牧方式在藏族叫’俄朵’,就是甩石头的意思。他们手中拿的放牧工具是一个带有手柄然后缠绕一圈绳子的东西,绳子长度能有1米多一点,有的会更长一些,然后绳子的头部会有一个位置放上羊皮或牛皮或其他垫布用来放石头,就像我们小的时候玩弹弓中间那块皮一样,然后通过甩石头来驱赶羊群。要说这东西看上去还真的挺好玩,我就央求藏族大叔自己可否尝试一下,藏族大叔没有拒绝,然后把鞭绳递给我,我就学着大叔的模样把石头放到绳子的中间往出一甩,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石头就顺着我甩的方向飞了出去。我听到这一响声后极其的兴奋,接着就和大叔说我在尝试一下,大叔没有拒绝。可是就在这次刚刚抽出去半山腰的时候一头牦牛就从山的中间朝山下冲来,起初的时候我和大叔都没在意,但是随后发现牦牛冲向的方向就是我们的方向,我们突然都变得紧张起来。由于事情太过突然,我一下慌了神,而且看的出牛此刻非常暴躁,冲刺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我们眼前,我们在山腰下,牦牛的位置在半山腰,冲刺到我们身边就是瞬间的事。当牦牛马上要冲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本能的向侧边一跳还好这一跳幸运的躲了过去,可是同样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当我坐到地上后我对着眼前的牛自顾自的说道:真是手欠,非要玩什么鞭子啊,这回把人家抽急眼了,可是就算我刚才用鞭子甩了你几石头也不用这么报复我啊,当然它肯定听不懂了。说完后我准备站起身子,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开时这牛转过头又准备第二次攻击,我完全没有想到它为什么又回头攻击我。但是经历过刚才一吓,我的腿已经软的不行,此刻以完全没了力气再站起来。正在我想着的时候这牛已经第二次奔跑过来,就在牛要冲到我面前时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突然出现在了我面前,只见他一把将绳子套在牛的头上然后使劲向后一扽,牛就改变了方向从我旁边的位置跑了过去,我脸上一惊,那牛奔过的一瞬间我似乎能够感受到地面石块碎裂的声音,我暗自庆幸,没有踩到我的身上,同时也由衷感谢小伙子的搭救。但是牛虽然没有撞到我,可同时也没有停下来,因为那小伙子的绳子再套住牛的时候被牛用力一扽已经脱手了,这时已经开始了第三回合,它又重新向我们跑来,而且似乎它的目标只有我,小伙子和大叔似乎也看了出来,没等牛奔袭出来时就迅速跑上前抓住牛头上的绳子,牛刚一起脚来不及接受这么大的拖力,竟然硬生生被大叔和小伙子拖倒在地上,接着大叔和小伙子死死拽住绳子,废了好大的劲才把牛稳定下来,看到牛慢慢稳定下来后我也在惊慌失措中慢慢缓回过神。如果我知道你脾气这么大说什么也不会拿你练手的,我看到被拖倒后的牛自言自语道随后慢慢站起身。但是还没等站到一半腿一软接着又跌坐在地上,此时裆部都是湿湿的,当然不是尿,是汗,就是刚刚被吓的。当我还在原地用力的往起站的时候这时大叔和小伙子也已经走了回来。我弯下腰向小伙子隆重的道了谢,毕竟刚刚是他救了我,同时看向大叔对大叔表示诚挚的歉意,因为如果不是我一时好奇错误的操作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大叔听到我的道歉后拍了拍我肩膀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同时一直询问我有没有事。在我回答了没有什么问题后大叔脸上紧张的表情也缓和了下来。因为本身刚刚发生的事情已经耽误了大叔太多的时间,所以在发现我没有什么问题后为了不再打扰大叔的事件后我就离开了,同时在离开的时候又重新对大叔致以了歉意。在我离开后大叔依然在喃喃自语他似乎很好奇牛今天的反常,因为牦牛的脾气并没有那么暴躁。返程的路上又下起了雨,而且随着车程的渐入雨也越来越大。天色开始暗下来,雨声打在车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极了催眠时的声音,再加上天色的阴暗,眼睛就开始沉了起来。我无数次想停下来找个路边休息一下,但是又怕休息的时间太长雨下大后路更不好走就一直没有停下继续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达了宾馆,此时雨的频率已经大到根本看不清前边的视线,我快速下车,简单整理一下衣服就迅速向宾馆里走去,就在刚刚要迈入宾馆时我发现从我的身上又落下一片叶子,但是因为雨下得太大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去看它。到达宾馆的时候藏族小伙子正在前台吃饭,看到我后立马和我打了招呼。我怕昨天的高烧刚好,今天又开始高烧,所以进屋后就问藏族小哥有没有厚一点的衣服借我一件穿穿,那小哥看到我湿漉漉的衣服后没有拒绝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了一件羽绒服给我顺便还给我拿出一些退烧药让我备着,我谢过藏族小哥,拿着衣服和药就上了楼,这衣服大小刚合身,只不过是可能跟饮食习惯不同,所以衣服上会有很大的一股腥膻味,也许和他们总喝羊马奶,吃牛羊肉有关吧,我没有在乎这些东西,穿上衣服后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于渊在哪在线阅读第五节

    欧阳枫细细的感受自己变化,心里有点震惊,不是自己这一步竟然跨越的这么顺利,而是为什么自己的炼毒术法竟然自行运转起来了。难道自己中毒了,这一想法一生出来,就把欧阳枫吓的脊背发凉。自己是什么时候中毒的,是谁下的毒,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毒。自己差点就这样稀里糊涂又死一次。欧阳枫静静的回想起来谁会对自己下毒,谁

  • 朕醉了在线阅读第2节

    通过对古代有关军事的了解,日积月累之下,让张良掌握了不少谋士名将的资料,例如姜尚、孙膑、韩信、诸葛亮等等。在研究古今历史的过程中,张良甚至了解到一位跟自己同名同姓的秦末汉初谋士‘张良’,这让张良觉得看来自己真的跟军事有缘。而另一个让张良没有想到的是,很多古时候的战事和名将或多或少的都会涉及到一些奇门

  • 我的狐仙老婆之序言

    我老家就在山区,前些年动物保护意识不强,偷猎野猪出售的情况时有发生。野猪身上最贵重的是野猪肚,能抵得上整头野猪的肉价,说是能治胃病。但真的要治胃病,还需要按药方配合中药食用。有人说这个效果不错,也不知道是药方的效果多些,还是野猪肚的效果多些,反正总是有人信。尤为可笑的是,说野猪能吃蕲蛇,每吃一条蕲蛇

  • 剑河演义在线阅读第一节

    Part1徐朗就读于W大的化工与制药专业,是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性别男,并且还是个beta。他还是一个上进心不太明显的游戏宅。经历过大一一整个学年对学校规则的边缘试探,如今荣升大二的他,逃课基本上已经成为常态。除了期末为了不挂科废寝忘食的啃啃书,平日里干的最多的事就是宅在寝室里。主业是打游戏,副业是

  • 江湖无赖第九章在线阅读

    对持中,李力脸色虽然冷漠,但比刚才的冷冽,要缓和了许多。因为,对面三只鬼中,有一只熟女厉鬼,正是他今天过来的目的。说起这只女鬼,她其实是早前那场跳楼事件中,最是无辜的受害者,上次李力一时心软的原因,有一大半都是因为她。她生前的名字,叫做楚丽研,是李力接下来所要找寻的那位少女魂体的妈妈。她大约四十出头

  • 众妙之门第10章在线阅读

    “我自然会向你父亲交代此事,葛夜能够成为天尊,实力定然不凡,数千年前,天魔大战,我曾与他交手,却只是战得平手,那时他还未列入天尊,如今的实力,不可轻敌”“但是葛夜就一人而已,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够夺下判命”“人界上方便是天界,我们一旦开战,天界其余天尊自会感应,到时,恐怕连走的机会,都是没有”两人交

  • 星际首席检察官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女装大佬之间的会面,田伯光吓的魂飞魄散李淼提起裙子,出了凝香阁一路狂奔。却不想他还没跑出一会,就听身后传来了田伯光的声音:“小娘子,你这是去哪?~”握草,这田伯光来的也太快了。李淼也没想到余人杰这么废,连多和田伯光纠缠一会都做不到。才半柱香的功夫都没到啊,这淫贼就追上来了。也难怪令狐冲都说猪狗

  • 闻香识玉人之直播犯花痴

    这是……假声!而且……是属于非常变态的那种假声!假声是一种难度极大的唱歌技巧,需要利用很细小的气力来唱出穿透性高音,声带处于半关闭状态,除了少数的天才外,一般人是驾驭不来假音的,必须通过大量缎练才可以,而易尘这种程度的假声,整个斗鱼找不出第二家——所以,冯提莫当场就被镇住!易尘没想到冯提莫会来到自己

  • 漫威之神级进化在线阅读第9章

    “......第一天新手保护期过去”“mc智能模式......所有生物都将逐渐拥有智慧”“第二天......今天是动物”“当然,通过刚刚挖三填一的林鹤轩肯定不知道。”“.....撸开上面的方块,迎接而来的是久违的阳光......终于天亮了吗,第一天那个确实失误了,不过重新开始也不为过”“把之前挖到的

  • (终极蜘蛛侠)无限嘴炮与脑洞第二章在线阅读

    倘若一个人行走江湖,既无钱财亦无利器傍身,他该怎么办?目前的初一就遇到了这样的难题。十日之前,即八月十八,他辞别救命恩人东阁先生,步出青山寺越过居庸关,直插北向,到达往日盘踞过的儒州,力求寻找一份营生。当地最著名的赌坊老板,人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柴大老板,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腆着肚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