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君子有方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5/5 14:03:17 作者:甜煜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君子有方
君子有方
作者:甜煜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现代甜文《男朋友》~~~~为你,无所不能优雅清贵受(贺兰廷)VS无赖骗子攻(萧玦)镇国公府优雅清贵的贺二公子被燕王殿下下了迷魂汤,伴读,出征,暖chuang,什么都肯给他干。燕王殿下得意:老子魅力大!众人(瞥一眼跪着的殿下):您先起来再说话。柴昊(翻白眼):不要脸。主CP甜,有分开,但结局HE副CP虐恃宠而骄小作精狐狸受VS邪魅狂狷霸道情深老虎攻(纯现代娱乐圈,狐狸老虎只是比喻)影帝叶赫,出道以来,零差评,零绯闻,被誉为禁欲系第一男神。临退圈之际,忽然被拍到了他有一位长发披肩的“小娇妻”

三月,马蹄声哒哒而过,惊起林中一群飞鸟。

几人骑着马,马蹄疾驰,如踏风而过。

马惊,人落,又飞几树鸟雀。

左相家的大公子顾青川坠马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城,听闻左相甚至连夜请太医入府诊治。传言,顾大公子伤势严重,恐怕下半辈子只能做废人一个。

左相悲痛欲绝,连着三日未曾上朝,在家中陪伴儿子,更是验证了这消息的真实性。

一时间,众人感慨万千。

消息传入沈国公府,与顾青川有婚约在身的沈若珠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沈若珠随了沈国公夫人梁惠,生得是俊俏可人,不过一双眼微吊,隐隐约约透出些刻薄之色。

沈若珠在房中踱步,绞完帕子又咬嘴唇。丫鬟宝婵劝道:“小姐,你坐下来喝口水吧。”

沈若珠哪里有心思喝水,她问宝婵:“母亲呢?为何还不来?不过是探听个消息,要这么久么?”

宝婵看她脸色,也不敢妄加揣测。“兴许夫人遇上了旁的事情,耽搁了。”

沈若珠一甩帕子,“耽搁?旁的事情哪有她女儿的终生大事重要!她还能耽搁。”

沈若珠气不顺,在旁边坐下来,正欲发作,便听见门外有脚步声。

沈若珠打开门,迎上去,正是母亲梁氏。

“母亲,你可算来了,如何了?”沈若珠握住梁氏的手,着急问道。

梁氏坐下来,先是喝了口水,而后才摇头,面色沉重。她微压了声音:“是真的,那顾家大公子,已经是下半辈子只能做废人。”

沈若珠瞪大了眼睛,握着梁氏的手又紧了紧,她看向梁氏:“这可如何是好?废人?我可不想嫁给一个废人。母亲,你得想想办法。”

沈若珠同梁氏撒娇,这婚约原是沈家大小姐同顾家大公子,从前也算一桩美谈。毕竟左相也算沈家高攀,不过如今么……

梁氏看一眼如花似玉的女儿,送她进火坑她是万万舍不得的。梁氏眼珠子这么一转,嘴唇一动,想出个法子来。

梁氏道:“你可还记得那个煞星!”

沈若珠眯了眼:“你是说,乡下那个煞星?”

梁氏点点头:“事到如今,也只好将她接回来,而后代你出嫁了。”

沈若珠瘪着嘴,并不大情愿:“顾家这么好的亲事,她一个煞星,也配么?”

梁氏安抚道:“可是女儿,你不能嫁给一个废人呐。顾家大公子原是门好亲事,但如今他伤了下半身,行动不便暂且不提,只怕你还要守活寡。这等苦楚,母亲不愿意看你受。”

沈若珠听她如此说,脸色煞白,吞吐道:“那……可是那煞星,她又如何愿意?我们如何哄骗她?”

梁氏笑了声,并不放在心上。“她算什么东西,乡下养大的贱种,对京中事情哪里熟悉。我们只要哄着她些,待到她嫁过去,又与我们何干?何况以她身份,原也算府中大小姐,如何算得上我们欺瞒?你觉得呢?”

梁氏信心满满,沈若珠被她说动,不过心中仍有顾虑。“就是便宜了她,还得让她做国公府的嫡长女,又便宜她这么一门富贵亲事。”

梁氏赞同:“便算我们积德吧。”

二人如此决定,当下便去找沈自成哭诉。

“老爷啊,你可得为珠珠做主!这门亲事,不能让珠珠嫁。”

梁氏以帕子抹泪,做得极真。沈若珠便跟在一旁哭哭啼啼的,戏都做足了。

沈自成刚下了朝回来,本就疲惫,如今听她们娘俩一闹腾,脑仁都疼起来。沈自成对此事也早有耳闻,他看一眼哭成泪人的女儿,心中不忍。

沈自成叹气道:“你们所说,我都明白,只是……你们也要体谅我的苦楚。左相官职威望,哪样不比我高,这亲事本就是我们高攀,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我要如何腆着脸去退亲。”

沈自成一甩袖子,脸色不愉。“这亲事还是贺氏在时定下的……你们也都知道……”

梁氏听闻他说出贺氏,哭得更凶。“妾身何尝不明白,老爷为难。可是珠珠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忍心送她入火坑吗?”

沈自成当然不愿意,又别无他法,被她哭得恼怒,“那你说,又该怎么办?”

梁氏被他一吼,渐渐停了哭声,从椅子上坐起身,抽噎道:“老爷方才提起贺氏,妾身倒有一计。老爷可还记得,贺氏还留下了一个女儿,如今养在南阳乡下。”

沈自成对这个女儿没什么印象,想了会儿才记起来,她出生那天,京城满天的红云,她不哭也不闹,克死了亲生母亲贺氏。

沈自成脸色微变:“你分明知道……她……”

那日天象奇异,算命的说,这孩子天煞孤星,日后必定会让沈家家破人亡。

梁氏那时还是姨娘,提议道:“老爷,不如我们把这孩子送到乡下去,日后再给她说一门乡下的亲事,也不算亏待了她。”

沈自成想起这些来,便脸色差得很。“算命先生说过的话你都忘了?你竟想把她接回来?倘若她害得我们沈家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

梁氏软言软语:“老爷,我自然想过了,待把她接过来,便放出消息去,道她才是正儿八经嫡长女,而后我们便同左相商量,只说是冲喜,叫他们快些完婚,待到嫁出去了,她便不再是我们沈家的人了,煞也煞不到沈家头上。”

沈自成微微动摇,“可……这能行吗?”

梁氏打包票,给沈若珠使了个眼色,沈若珠便又落下两行清泪,我见犹怜。“能行,自然可以,这事便交给妾身来办,老爷只须给她写封信。”

沈自成被她推着,写下信函。信函由驿站寄出,到达沈端玉手中,已经是三月末。

·

三月末,万物复苏,草长莺飞,入眼一片绿色。少女提着裙角在田间玩闹,伸手一扑,抓住一只白色蝴蝶。

“小姐!有信!”阿杏挥着手在路边朝她喊。

少女转过身来,一双眉目睁得大大的,仿佛也有春风在眼中吹过。她提着裙角跑上岸来,裙角上沾了些露水。

“阿杏,怎么了?”

说话的正是沈自成的大女儿,沈端玉。

沈端玉自小被送来乡下庄子,她只知道自己爹名叫沈自成,是京城沈国公,自己娘名唤贺语。

不过她从未见过沈自成,因而对他的来信只有疑惑。

沈端玉拆开信,信中内容大意说:这么多年不见,她如今也长大了,可以接她回去团聚了。

沈端玉眉头皱得紧紧的,阿杏却开心得不得了。“小姐,你可以去京城了,小姐要带着阿杏一起去吗?”

沈端玉向来没什么烦恼,少女天真烂漫,不知人间苦楚。她笑起来,裙角也扬起来,“带!我肯定得带着你呀!”

沈端玉只知道,她出生时候身体不好,算命先生说,她必须得送到乡下来静养,才能活得长久。

沈端玉只觉得这算命先生放狗屁,她分明身体好得很,活蹦乱跳,甚至能摘星星。

阿杏陪着沈端玉回庄子里,庄子里的管事是苏二娘,待她也是极好的。听闻沈端玉要回京城去,特意来送别她,还给她带了好些特产。

“你啊,从小野惯了,日后回了京城,这性子可得收着点。”

苏二娘是知道内情的,看她不自觉带了些可怜和同情,如今听闻她能回去,也替她高兴。

沈端玉胡乱应着,扑进苏二娘怀里。“二娘,我会想你的。”

苏二娘拍拍她的背,“你不必想我,我们命不同,你是富贵命,回去吧。”

沈端玉松开苏二娘,“那我便带着阿杏走了,倘若时候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

她在乡下无拘无束自由惯了,还不知道女子一生皆是枷锁牢笼。

苏二娘挥挥手,送别他们。

马车离开庄子,离开南阳,朝着京城去。

那日的夕阳很亮,阿杏探出头问沈端玉:“小姐,你说京城的夕阳也是这样吗?”

沈端玉看了眼夕阳,“不知道,是与不是,都没什么分别,夕阳哪里还分南阳的夕阳,还是京城的夕阳。”

马车悠悠行驶半月有余,终于进了京城。

京城不比庄子里,热闹繁华简直叫她们主仆二人看傻了眼,连连都是惊呼。

“哇!小姐!这个酒楼好大!”

“哇,阿杏,你看那个……”

她们探出头来,头撞在马车的车厢上,马受了惊,上蹿下跳的。阿杏和沈端玉被甩得一阵头晕,好容易才停下来。

沈端玉掀开车帘子,才发觉她们的马车被别人的相撞了。

沈端玉看向那辆马车,那马车里的人却迟迟不曾露面,反而转身欲走。

她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什么人啊?竟然如此放肆?还有没有王法了?”

坐在马车外面的侍从看她一眼,下来道歉,他从怀里拿出一锭银两,“抱歉,这位姑娘,我们公子向你赔罪。”

沈端玉看着他,衣着非富即贵,她虽不知道京中情势,却大致明白对方必然是权贵。仗着是权贵,态度便如此敷衍,沈端玉沉下脸来。

她没收那锭银子,视线瞥向那身后的马车道:“撞了人,一点也不知道道歉,还如此态度恶劣,真不知道你们读过书没有?”

“姑娘这话可就说岔了。”声音自那架富丽的马车里传来,沈端玉不由得抬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

  • 十八界图“化蛇”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红白相间的光芒简直无法直视,方圆三丈以内地面尽成焦土,临近的一株大树竟被炽热的空气引燃,犹如一只巨大的火把熊熊燃烧。“扑通一声!”耿惊云重重的摔在地面,单膝跪地,口吐鲜血,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而远处赤焰魔君跪匐在地,喘息不已。赤焰魔君低沉的说道:“想不到我会伤的这么重,看来是

  • 灌篮:全能中锋第五章

    美里小姐疯狂的集日本列岛电力于一点对付使徒的计划“八岛作战”在绫波和我的执行下成功。绫波保护我的样子让某个影像在我脑海里呼之欲出。也许是时候了,不再逃避,能够承受打击的时候。自从看到绫波那冰雪消融般的展颜一笑,她真的变得有人情味了些,至少,我看到她会把佐裕放在她课桌上的书带回去几本。她曾告诉我她在这

  • 幽州刀客行之天山冰窟

    雪峰之巅,有一洞窟,名曰“冰窟”,历代天山掌门神功皆处于此,窟内幻法奥妙无穷,而那幻法奥妙却不是一般之人所能参悟,天山数代掌门虽在此洞中有过修行,但唯有陆剑飞一人在洞中修炼最长,达到七日,出洞之时,风雪大作,洞口借由雪化冰,曼延百步有余,只见陆剑飞身上结下一层薄冰,轻轻一跃,可达三丈,伸手一挥,身前

  • 渣男洗白路之战耀(求收藏)

    战耀脸色一冷:“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既然想要这里,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来抢呢?估计我让出来之后,你下一步就是打算要灭我的口吧。旁边的人,你们不要太相信这个家伙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将你们拉上估计就是为了当他的替罪羊。”旁边的人听了,顿时想起了裘师兄的为人,的确,他的名声在门派之中并不是多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