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顾天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2021/5/5 17:21:50 作者:天下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顾天师
顾天师
作者:天下天来源:晋江文学城
千年古村频频出现小孩失踪事件,这背后有什么隐秘?意外踏入幽灵火车,是重复十年前特大塌方事故成为幽灵,还是逃出生天回到现实?旅游区神秘蓝色火焰是什么?黑暗中那双眼睛来自谁?半路遇到的离魂少女,为什么对父母充满了敌意?突然消失的收营小杰又去了哪里,深夜灵魂的呼唤来自哪里?给有牲口被神秘物种全灭的村庄,被时代淘汰的门画又扮演了什么角色?……顾书作为一个年轻又强大的天师,领着他新收的小妖精宠物一一揭开,只是没想到他们之间会生出感情,于是在那个夕阳下,他发出一声包含太多无奈的感叹,“你的一生有多长,我的一

兽族领地

兽王蚩尤忙里偷闲,正坐在一颗大树茂密的树冠上,不停揉着自己的额角。

“哥哥,哥哥!”树底下传来女孩娇声的呼唤。

蚩尤木着脸,从树荫中探出头来,有气无力的问道:“瑶姬,重楼又怎么了?”

“父神,救我!”蚩尤瞠目结舌的看着,面前的妹妹变成了儿子,重楼蹿到树上,藏在了自己身后。

下一刻,不远处传来的怒吼声——“重楼!我的青鸾鸟!”

蚩尤嘴角一抽,回头看向重楼,重楼默默伸出手,把一块散发香气的烤肉快准狠的抛了出去,然后迅速用了一个消弭气息的法术,才重新蹲了下去,眼巴巴的看着蚩尤。

“……”蚩尤一脸的无语凝噎,站起身来替重楼挡着。

而后,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孩儿跑了过来:“哥哥,你看见重楼那个臭小子了吗?”

“瑶姬啊,他刚才还在。”蚩尤含糊的回道。

瑶姬眺望前方:“他跑了?”不等蚩尤回答,她已经飞身钻入丛林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蚩尤这才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重楼,无奈的问道:“你又逗瑶姬了?她是你姑姑!”

“不是我。”红扑扑的脸上,表情略委屈,尚且年幼的重楼咬牙道:“赤霄说青鸾鸟好吃,女娇就缠着女丑,让她一个幻术,把我和骄虫都变成瑶姬的样子,逼着我们去诓一只。”

很好,一群熊孩子。蚩尤哭笑不得,揉了揉儿子的发顶:“那怎么就你一个?”

重楼的脸一下子通红,气得快要冒火:“青鸾鸟是瑶姬养的,只理会瑶姬一个,以气息认人,不搭理我们,骄虫就骗我用自己的血。结果一起吃过烤鸟肉,瑶姬过来,他们就都跑了,没一个帮我处理血气。”

难怪瑶姬吼的是重楼了,感情留了把柄。蚩尤忍着笑,敲了一个板栗:“让你就知道打架练武,法术没掌握几个?”

重楼撇嘴:“刚刚那个法术,我用了好几次了,血气还是消弭不了。”

“对症下药,对症下药,我说过好几次了。”蚩尤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以为,我神农一脉的血,一个小法术就能解决?你还不如多用几个风系法术,把气息吹散了,瑶姬倒是有可能发现不了。”

见儿子这才恍然大悟,蚩尤直摇头:“你对武技能举一反三,对法术却木讷之极,这不行!两者得结合起来,才能在战斗里运转得圆融如意。”他想了想,肃颜道:“族内最近没什么事,事务放放也罢。接下来,你跟着我学,别自己瞎捉摸了。”

重楼的眼睛顿时大亮:“谢谢父神!”

“去向瑶姬道歉,把她也拉来上课。”蚩尤叹了口气:“父神不管她,就只能我来教了。”真搞不懂父神神农是怎么想的,不愿意教,那再造个后裔作甚,难不成又是忽然来了兴致吗?

至此,从三族起源到各地风土,再转到战斗和法术,兽王蚩尤对自己的妹妹和儿子倾囊相授,偶尔兴之所至,也指点指点来找他们玩的几位同龄兽族幼童,如赤霄、女丑、女娇和骄虫。

在发觉几个孩子各有天赋后,蚩尤将他们分别推荐给族内几位初代元老,而有了一定基础的重楼、瑶姬,部分时间则由刑天、风伯和雨师再加训。

在手边无事后,蚩尤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这五十多万年来,各族涌现的天骄也不算少了,但像是这一回这样集体冒出来,各个都资质不凡,还是头一次,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呢。

流殊秘境

“嗡嗡嗡!”打瞌睡的神农被水镜传来的声音惊醒,他一把抓起镜子,接通了阵法:“蚩尤,何事?”

蚩尤的脸出现在镜子里,神情有些严肃:“父神,您创造瑶姬,应该不是一时兴起吧?”

神农的眼神顿时漂移了一下,他干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贯想一出是一出的。”

“是吗?”蚩尤挑挑眉:“神族有命定的三大玄女,这是占卜很容易算出来的。如今虽只有九天成器,可同时又有两位小天骄沧彬和辰轩,资质据说与九天不相上下,这就五个了吧?而我兽族这边,加上重楼瑶姬在内,能和九天媲美的有六个……”

他抱臂而立,锐利的眸子紧紧盯着神农:“父神,您觉得我会发现不了,这井喷式出现天骄的局势吗?”

神农无言以对,只能微微偏过头,用眼神示意伏羲和女娲。伏羲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水镜:“蚩尤。”

“前辈。”蚩尤一愣,赶忙行了个礼。他幼年时是三皇养大,虽稍微大一点儿就放养,可伏羲和女娲对他也不薄,彼此间颇有感情。

伏羲点点头,淡淡说道:“这是天道之意,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想必已猜到了吧?”

蚩尤拧起眉头:“没回旋余地?”

“自混沌中先天生灵级别的异族陨落殆尽,无尽灵气反哺盘古大陆,已足足繁荣了五十万年。”伏羲摇首:“世间万物皆有盛衰,如今灵气逐渐不足,天道釜底抽薪,借天骄诞生养各族争斗之心,挑起战争、磨灭人口以释放灵气,滋养匮乏的大陆,也是正常。”

蚩尤苦笑:“所以,这是非要神族和兽族打起来?”

“不止,是整个盘古大陆所有种族。”伏羲淡定的说道:“大争之世,想要性命就要搏命,先天生灵及以上不得出手,也算公平竞争。以你的实力,大可不用担心。”

以你的实力在战争中足以如鱼得水,完全不用太担心,快去做点战争准备吧。蚩尤很快读懂了伏羲的言下之意,但他心里并无觉得轻松,反而有些难以言喻的悲哀:“多谢前辈指点,晚辈明白了。”

“去吧。”伏羲无声的叹了口气,将水镜术关闭,随手丢到了蚩尤怀里:“蚩尤重感情,你最好劝劝。”

神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双黑亮的眼睛转啊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伏羲。”女娲却是出声了:“你提醒了蚩尤,那你自己的神族呢?”

伏羲表情漠然:“等飞蓬诞生,这事儿交给他就是,至于神族…”他想了想,不以为意道:“不灭族就行,反正随时能创造。”以他漫长的生命和强大的实力,神族除了最初创造那批,确实不值得在意:“五魔神他们那一代,实力不错了,想必不知晓也死不了。”

女娲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站起身来:“我不如你,还是会在意的。”一言不合,可她也不打算勉强同伴做什么:“我去人族找轩辕。”

目送她离开,神农耸耸肩,也跟着站起身:“罢了,我也去做点儿准备,不能放任蚩尤折腾,他责任心太强了。”

走至伏羲身畔时,他忽然停下脚步,扣住伏羲的手腕,将他压在树干上:“不过,我得说,你不走无情道,真是令人吃惊。”话音刚落,他动作更大。

伏羲神色不变,攥住神农的手,反客为主的重重回了过去。等他松开时,呼吸被掠夺殆尽的神农险些腿软。而伏羲看着神农滑倒坐在湿软的土地上,轻轻叹了口气,眼中却不似之前那么淡漠:“我当初答应你,可不是为了双修。”

“我知道。”神农甩开伏羲的手:“但今日之事,我和女娲想法一样。”他起身走向门口,没有再回头。

伏羲站在原地,静静的站了很久很久。最后,他绷着脸,御风去了那座山谷。在那里,冷脸的伏羲难得缓和了脸色——诞生于天地风云之中的小小生灵,懵懵懂懂的睁开眼睛,正迷茫又迟疑的看着他。

顾忌孩子年幼,伏羲脸色算是比较温和,可他打量的眼神依旧是淡漠疏离又高高在上的。这让刚刚化形、心性敏感的孩子有点儿紧张,站在那里也不敢动。

直到伏羲的眼神从他身上衣衫移开,才小心翼翼的向后退一步拉开距离,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多谢前辈援手,飞蓬谢过。”

不同于神族女子,似彩带又似薄翼的神衣以片数为神力标准,神族男子的神力标志,是衣服的纹路。才诞生的飞蓬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身穿一件精美的蓝衣,其上的青色绣纹繁多纷乱,却隐含天地奥义,足见其主天赋之高。

这资质,比族内那几个秉持气运而生的本纪元天骄更强,不愧是天命神子。伏羲心中颇为满意,走上前去时,语气还算柔和:“无须多礼,既已化形,便随我来。”

他直接弯腰,抱起年幼的飞蓬,感受到孩童身体僵硬时,伸手轻轻拍了拍后背:“别怕。”而后,考虑到飞蓬无有实力,伏羲驾云飞翔的速度不算快。因此,等到流殊秘境时,神农和女娲竟已回来了。

“这是神农和女娲。”想到天道对飞蓬的偏爱,不会什么传承都不给,伏羲并没有做多余的介绍:“我名伏羲。”

果不其然,飞蓬只是一惊,就迅速敛去了惊色,很有礼貌的行礼:“见过陛下、见过娘娘。”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乖巧,一点儿都不像是正常孩子那么活泼调皮。伏羲,你路上是不是做了什么?女娲狐疑的看了伏羲一眼,见他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只能摸摸飞蓬的头。

“从今往后,这就是你自己家,不必多礼。”她一伸手,便有一颗光华烁烁的青色宝珠浮在半空中:“这是青穹风神珠。”女娲将这枚晶光莹润、色泽幽远的青珠塞到飞蓬手中:“只是小玩意,实力弱的时候,用来护身倒是正合适。”

神农还和伏羲闹着别扭,但也不可能为难一个孩子。他想了想,从自己的储物神器里,取出一本书来,放到了飞蓬怀里:“小家伙,见面礼,看的时候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

“谢谢。”飞蓬抱着两件礼物,一本正经的道谢:“一定善用!”

这小大人的样子让伏羲也露出笑意,他对飞蓬轻笑一下:“我带你去休息。”将飞蓬领到了别院深处的一个房间外,伏羲推开了门:“以后,你就住这里。”

站在门口扫了一眼,飞蓬呼吸声一滞。纵是才诞生没多少见识,他也能隐约的感受到,满床的被褥,铺遍地面的地毯,还有桌椅甚至是床榻,都蕴含极其精纯的灵气,没一个不是上佳之物。

似乎也发觉了飞蓬的迟疑,伏羲嘴角不自觉勾了一下:“别多想,睡吧。”他抖开被褥,将年幼的孩子抱了起来,塞到被窝里:“明早我会喊你起来。”

看着伏羲的背影,飞蓬张了张嘴,而伏羲关门时,一句话飘了进来:“以后,唤我师父就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形第7章在线阅读

    到了《追梦》排练当天,大家如约来到排练厅。新加入的成员已经到了,是唐甜。杨恺很不满意的小声嘟囔:“怎么是她啊?”白妤面带微笑,没有说话。周颖才19岁,但是出道早,且情商高,跟谁都很亲切,看到唐甜,便甜甜的喊了一句:“唐甜姐,早就想认识你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唐甜也热情回应:“我也是呢。”孟宇宁看了一

  • 重生九零小哭包之神秘的山洞(2)

    平顶山的山顶并不平,那一块块突起的怪石如倒插的利刃,让人几乎无处下脚。此时虽是六月天气,但站在这山巅之上,偶有一阵清风拂来,夹带着山间野果的清香,实在是让人心旷神怡。白迟斜靠在一块看起来还算平整的大青石上坐下,随手将一只不长眼的百足虫弹飞,然后顺手从旁边的灌木丛中摘下一串熟透的紫溜果。“毛二狗这死胖

  • 重生修道在线阅读第二章

    早露未干,地上坑洼处还淌着水。两人在镇口下马,吕秋找了个附近茶肆的小二,给了些银钱让他帮忙喂马,自己则带着姬洛往镇中走。说是打牙祭,可沿途食摊酒肆两人一概不闻不问。镇南有棵老槐树,不可思议地在战火中得以保存,老一点的人都说树有灵性,能庇护一方水土一方人,因此绕着槐树一周,铺子行人比其他地方多了一轴。

  • 原来是美男啊在线阅读第七节

    以贵妃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的“出事”显然和她腹中的孩子有关。熙成帝沉默片刻,便转头对李愈德吩咐道:“你去兮月宫看看,朕记得兮月宫里有几位老太医是全日候着的。”对熙成帝来说,即将诞生的皇嗣到底还是比贵妃重要些。即使明知熙成帝可能会有的决定,萧忆茹还是觉得心头微寒。她一直记得嫦娥看着熙成帝的眼神,那样的挚

  • 万古第一狱之第七章(7)

    阿修摸了摸自己的后颈,用手指触碰到了那份异常。就在刚刚,所有学员排队轮流在后颈处植入了思维信标。那是一个不足一微米的芯片,对构造体来说却是一盏指路明灯,可以帮他们摆脱帕弥什病毒的侵染。“一,二,重复。一,二,重复。”阿修默念指令。“一,构造体,露西亚,接入思维信标。”“二,构造体,丽芙,接入思维信标

  • 和凡人成亲好难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郑叮叮坐在副驾驶座上,很明显地感受到气氛的拘谨。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神情放松,开车速度很稳,甚至有些慢,陆续地,被后面的两辆车超在前头。等红灯的时候,宁为谨低低地咳了一声,郑叮叮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应该说几句,于是没话找话:“宁教授,你刚才是去相亲了?”“嗯。”宁为谨淡淡地应了一

  • 十八界图“化蛇”

    “轰!”伴随着一声巨响,红白相间的光芒简直无法直视,方圆三丈以内地面尽成焦土,临近的一株大树竟被炽热的空气引燃,犹如一只巨大的火把熊熊燃烧。“扑通一声!”耿惊云重重的摔在地面,单膝跪地,口吐鲜血,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而远处赤焰魔君跪匐在地,喘息不已。赤焰魔君低沉的说道:“想不到我会伤的这么重,看来是

  • 灌篮:全能中锋第五章

    美里小姐疯狂的集日本列岛电力于一点对付使徒的计划“八岛作战”在绫波和我的执行下成功。绫波保护我的样子让某个影像在我脑海里呼之欲出。也许是时候了,不再逃避,能够承受打击的时候。自从看到绫波那冰雪消融般的展颜一笑,她真的变得有人情味了些,至少,我看到她会把佐裕放在她课桌上的书带回去几本。她曾告诉我她在这

  • 幽州刀客行之天山冰窟

    雪峰之巅,有一洞窟,名曰“冰窟”,历代天山掌门神功皆处于此,窟内幻法奥妙无穷,而那幻法奥妙却不是一般之人所能参悟,天山数代掌门虽在此洞中有过修行,但唯有陆剑飞一人在洞中修炼最长,达到七日,出洞之时,风雪大作,洞口借由雪化冰,曼延百步有余,只见陆剑飞身上结下一层薄冰,轻轻一跃,可达三丈,伸手一挥,身前

  • 渣男洗白路之战耀(求收藏)

    战耀脸色一冷:“真是好大的口气啊,既然想要这里,那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上来抢呢?估计我让出来之后,你下一步就是打算要灭我的口吧。旁边的人,你们不要太相信这个家伙了,他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将你们拉上估计就是为了当他的替罪羊。”旁边的人听了,顿时想起了裘师兄的为人,的确,他的名声在门派之中并不是多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