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午夜灵异事件簿之第一章

2021/5/5 15:34:18 作者:剑指天涯 来源:3G小说网
午夜灵异事件簿
午夜灵异事件簿
作者:剑指天涯来源:3G小说网
最为离奇的事件,成为排行热搜!医院大出血死亡的女人尸体莫名失踪。她的老公却在半夜带回一具女尸!而目睹一切的我,却收到了女人留下的遗物这一切,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之后?不忍心女尸被辱的我,居然就这样卷入了一场惊天风波之中。

漏光(1)

连夜大雨勤恳洗刷这座城市,马路边积了黄浊污水,卷挟着垃圾和树叶朝低处汹涌奔去。

遇到大开的井盖,管他上边曾经写的是“雨”还是“污”,一股脑陷进去,形成一个龙卷风似的水涡。

雨势既猛又急,加之能掀折雨伞骨的飓风,路边公共设施被撕扯得七零八落,交通近乎瘫痪。

路上人却不少,大多是中年男女,人手一把狼狈扭曲的雨伞,有的躲在车里,有的挤进路边小店,背着手踱步,假装光顾。

这种天气谁不想窝在家听听音乐喝杯咖啡——没办法,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就知道了。

6月8号,下午4点43分。

距离高考最后一科结束还有17分钟。

也是这个时候,瓢泼的大雨渐渐停歇。但天没有放晴,低气压的乌云密布一整个上空,没有丝毫缝隙可以漏得下光。

在那样黑灰色调的画面里,人们眼前都像遮了块毛玻璃,只去扫视大的色块,对于细节自动忽略。

所以角落里安静停着的那辆黑色panamera,也就没平时那么耀眼了。

希遥把车停在那儿的时候,路上的积水还没有此刻澎湃。

怪她脱离学生时代已久,记错了考试时间,来早了两个小时。两小时过去,大概轮胎底已经积了泥沙,车轮里卷进落叶。

她倒没有不耐烦,只是坐得有点腰酸。

黑色连衣裙摆随她抬手揉腰的动作上移,露出一截光滑的大腿。乍然暴露在冷气里,皮肤一阵麻意,好像浸了窗外的雨色。

她也是晃了晃神才意识到,这几天气温骤降,已经可以不开空调了。

车窗摇下,灌进潮湿闷钝的空气。希遥手伸向后视镜,摘去软软塌在上边的一叶糜烂枯黄。

头顶这棵参天的法国梧桐大概生了病,盛夏季节,大半个树冠都枯萎了。

一阵风来,树梢上雨滴激落,必必剥剥落在她的小臂上。她缩回手,顺便关上窗。

胳膊上雨滴汇聚成一条细小的水流,沿指尖流下,湿了她的裙摆。

她却在想,需要补个口红吗?

-

收卷铃响了三遍,考场里很安静,除了卷子和答题卡掀动的声音,没人说话。

当然——也不准说话。

教学楼角落的考场在这种雨天更是阴森,原白的试卷纸潮乎乎地捻不开,桌椅都是一股青苔味。

一群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即将迎来一个史无前例的盛大暑期,接下来只需要拿好准考证和身份证,收好书包下楼去。

校门口人山人海中会有等待他们的父母,捧着鲜花或者零食,接过他们手里并不沉重的考试用具,而后揽上他们的肩膀。并且,不会细问考得如何。

伏城跟着人流往外走,证件丢进裤兜,0.5mm黑色中性笔和涂卡铅笔别在校服左胸的口袋沿。

本来还有块橡皮,出门时被一个女生撞了一下,掉了。正想捡的时候,又被同考场急着挤到身边跟他同行的高彦礼踩了一脚,瞬间成一枚炭球。

于是伏城的腰未弓先直,放弃了拯救那块橡皮。反正暂时也用不到了。

一直走到校门口,高彦礼还在企图说服伏城参加今晚的班级聚会。

理由是有他在才热闹,其实只是为了他自己一旦表白失败,好有个伏城在旁边替他打圆场。

伏城耐心听完高彦礼的陈词,笑了一声:“我真的有事。”

适逢脚步迈过自动伸缩门的铁轨,人群在此呈扇形分流,向左向右,各不相同。没等高彦礼开口,伏城伸出手,重重揉一下他的肩膀,把他整个人摇得晃了晃:“哥们,加油。”

随即他脚步后撤,面对着他微笑后退,直到隐没在人群中,才转身朝一个方向走去。

高彦礼无奈站定,看着伏城穿过马路又左转,走到一棵巨大的法国梧桐下。

没有一秒犹豫,利落地拉开了黑色panamera的车门。

-

往日讲评书听故事的汽车频道在这一天统统换成高考实时报道,希遥一连换了几个,要么是采访刚考完的学生感想,要么是解读今年的新高考政策,更有丧心病狂的,居然讲起数学最后一道导数题的答案。

斜倚在副驾驶的伏城都还没什么表示,她自己先尴尬了。让刚考完的孩子听这些东西,她觉得有点太郁闷。

她只好一边开车一边调频,一手把着方向盘,斜着身子去按触摸屏。

目光在道路和频道界面间游移着,没提防,伏城伸手过来,轻轻握了握她的手腕。

“听听怎么了?”他轻笑说,“我考得挺好的。”然后又扬扬下巴,“看路。”

他的手是不凉不暖的温度,握住又松开,那份温度在腕骨稍纵即逝。随即他身子后仰,恢复之前端坐的状态。淡然的神色,给这番肌肤触碰打上「无心之举」的印章——可惜表演火候不够,还是有些暧昧。

希遥眉尖挑了挑,没说什么,双手重新握上方向盘。想听就听吧。

等到最后一小问答案揭晓,她转过头去:“做对了吗?”

伏城摊开手掌,歉意笑笑:“没有。”

希遥怔愣一瞬,神经放松,弯起嘴角笑了。

伏城盯着她鲜红的唇,饱满光亮,唇线优美而整齐。

大概是新补的唇妆。

-

车子稳稳当当堵在路上,雨刷重新开始摆动,希遥按下键,把副驾驶的车窗摇上,一边随口说着:“今天是大到暴雨。”

许久没得到回应,才发现伏城抱着双臂,倚窗睡着了。

希遥关了频道,胳膊搭在方向盘上,侧眼看向他。

他长得不太像他父亲伏子熠,大部分随了母亲希冉,是另外的一种漂亮。

此刻正是十八岁少年该有的模样,鼻梁和下颌线条干净,眼皮和嘴唇很薄,黑发顺而直,还挂着出校门时飘上的零星水珠。额前的发错落垂下,发梢隐约遮着眉骨。

一个猛的起步让伏城揉眼醒来,却看见车子在起步三秒之后又停下了。继续堵着。

他身子向□□斜,摇下窗去看前边红色车尾灯组成的长龙,唏嘘一阵,缩回脑袋。折腾出一番动静,希遥也就顺理成章地又看了他一眼。

头发上挂的雨粒儿更多了,这回连睫毛上都有。

虽然希遥很不愿意谈起,但面对这位多年不见,年龄上又隔了不知多少代沟的小亲戚,除了家人,也没什么其余可聊。

于是她听伏城讲他的母亲希冉和外婆程秀兰,漫无逻辑条理,一会儿说起希冉离婚后的重度抑郁症,没两句,转而谈到程秀兰的心脏搭桥手术,紧接着又跳跃式发展,告诉她家里的母猫生崽了,不过很可惜,去年冬天太冷,它将小猫捂在肚子下,自己却冻死了。

希遥后知后觉意识到他有卖惨的嫌疑时,伏城已经安静闭上嘴望着她,那神情好像在说“我的故事讲完了”。

含笑的目光投来,她也就同时敏锐察觉到,还落了一个人。不是被他遗忘,而是刻意忽略,好像在引她上钩,等她主动询问求知。

觉得不必避讳,于是她平静地问:“伏子熠呢?”

伏城接得很快,却是漫不经心地笑:“谁知道。”笑意里还带几分顽劣,像是恶作剧得逞,希遥愣了一愣,嘴角的弧度来不及消失,又听见他反问:“你跟他没有联系了?”

如果有人问希遥,伏城跟她什么关系,她准得琢磨上半天,也给不出个回答。

这不怪她,实在是那个家庭太乱。她是程秀兰从孤儿院领回的孩子,上户口本时她五岁,希冉二十六,程秀兰快要六十了。

给她安个什么身份似乎都不太合适,最终只好勉强与希冉同辈,法律上,希冉是她姐姐。

不过,说出去多少有些荒唐。但凡有人认真算起年龄便会尴尬,还要再多舌解释她是收养,并非程秀兰亲生,因此为免麻烦,每当程秀兰领她出去,便说希遥是她的孙女。

虽然她并没有儿子,只有希冉这么一个女儿。

对这些名分称呼,希遥没什么所谓,并且比起女儿,她也更乐意成为程秀兰的孙女。

仿佛那样就真的能跟希冉的关系隔得远一些,她们是姑侄,而不是应当手足情深的姐妹。

久而久之,这段额外的亲缘究竟是怎样,便模糊了。

等到伏城出生,他叫她小姨也不是,叫她表姐也不是。后来还是希冉说,你直接叫她的名字就行了。

琐碎旧事重提,希遥默然发怔,却不由得再次去想,她究竟是伏城的什么人呢?

照旧没想出个头绪,伏城却读了她的心般,忽然笑道:“哎,希遥……”他顿一顿,耐心等她从沉思里回神,“你说,我到底该叫你什么?”

希遥想,这句话的语气可真像从前的她。

也不知道是谁教他的。

路边商场外的霓虹灯趁着夜色溜进车窗,伏城的脸颊上光影闪动,发梢水珠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干了。

而她在这一刻,忽然想起不知多少年前一个盛夏,苍白昏暗的医院走廊,她坐在医院喷了消毒水的椅子上。

那时候她不到十二岁,穿着市立初中的校服,两束麻花辫垂在胸前。

椅子很高,她触不到地,只好两只脚腕相互勾住,前后慢慢荡悠着。膝头摆着一张数学试卷,一道方程题她怎么也解不对,急得咬着笔杆捋思路。

空旷而寂静的走廊里只有两人,一个是她,一个是坐在她对面,与她相隔一条走道的伏子熠。

他是沉默静止的,不急不躁,目光定在她的胸,不知是在看她的分叉的发梢,还是她辫子上绑的浅黄色蝴蝶结。

直到产房里撕裂的痛呼骤然加大,走廊里回荡着鬼嚎般的声音。

婴儿的啼哭紧随其后,希遥咬着笔猜想,大概是个男孩。

六角木质铅笔涂了姜黄的漆,尾部包裹银色铝皮,末端是红色的橡皮头。她将笔杆从嘴里拿出来,铝皮上皱巴巴的牙印,沾着晶亮涎液。

护士出来报告喜讯,伏子熠起身的时候,她出声叫住了他:“哎?你说……”她笑眼弯弯,漫然勾起嘴角,“她知道你跟我上过床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自创球技第3章在线阅读

    在音乐的鼓点中,孙浩宇首先伸出一只手轻松的打起节拍,身体也在随着音乐的节拍韵动着,似乎在响应着音乐。这种动作看上去那么奇怪,却又那么和谐。演播室内的三位导师都皱着眉头,心想着孙浩宇又在玩什么怪东西。就在这时,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孙浩宇原地旋转一圈,脚步向后滑动,整个人如同失重,行走在太空中的宇航员在

  • 总裁这棵大树人家要了在线阅读第1章

    前边说到,陈思杰被解救以后,陈鲁维意念中有幻出了一个人名__陈浩雨。把意念一跟大家说,余子天便开始有些不快意,处处抵触着鲁维,不给他好脸色。但凡他帮助宋子情的事情,子天都毫不痛快。小鲁义看在眼里,私下对鲁维说道“哥哥,子天哥哥,好像对你有成见”鲁维道“你哪里看来”鲁义道“他这几天老是挤兑你,我看着就

  • 毒魅惑天下在线阅读第6节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夏沐晴,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夏沐晴爬起来打开酒店房门。原来她们在花海玩得乐不思蜀,终于恋恋不舍乘兴归来了。秦月一个饿虎扑食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嘴里念念有词,“累死我了!”臭美人林夕展开她在风景区购买的花折伞,扭动着妩媚的腰肢在那里抚首弄姿,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唱着:

  • 二次元之绝对能力者第8章在线阅读

    12点,孙杰方面方面做出了回应。歌手孙杰v:刚刚参加完一个封闭拍摄,经纪人才说了网上的事情。没想到我的私事会引起大家的误会,在这里和大家说声对不起。我和琪琪确实是男女朋友,安欣愉一直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只是没想到她会忽然表白,我和琪琪走的时候也不知道她会心脏病发作。后来得知她做了手术,才放心下来,琪琪

  • 进化从一只鱼开始第2章在线阅读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①月凉如水,湖面上画舫花船如织,又是别样的风景。江陵听着隐隐乐声自水面传来,随口问道,“老师素喜清净,缘何将茶楼建在此处?虽离青楼远,那些个花船却也避不开。”“我幼年就想,能住在此处,日日饱览美景简直人间乐事,不曾想几十年里扬州奢靡日盛,这些个事儿竟繁荣至此,偏就这点

  • 英雄联盟之主播真会玩第八章在线阅读

    路长歌手遮住袖筒里,脸上也看不出疼,出了门又是那副嬉笑模样。赵义拧着眉头跟在她身后,伸手要扯她袖筒,“给我看看,不然怎么上药。”“就看着严重,过两日就消肿了,不值得看。”路长歌手往身后一背,桃花眼的眼尾微微上挑斜眼看她,眼波流转语气欠揍,“都是小场面,你路姐何时怕过。”“……严夫子怎么就那么心善,没

  • 润玉与女娲后人同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宋诗尔其实长得非常漂亮,如果说她对身上哪一点不是那么满意的话,那就是脸型了。小圆脸,还有点儿婴儿肥,再加上年轻有活力,既可爱又漂亮。以前倒是想过以后成年了去削骨改变一下脸型,当时她还将这番少女心事说给叶峥庭听了,哪知道他当时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你也就脸型好看了。虽然气得要死,但不得不承认

  • 刺手的红色玫瑰3在线阅读战!

    夜半时分刘振带着张宇回到营地,将大家集合起来,赵峰看着二人脸上严肃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刘振开口道:“这次我们借的这次任务,官方提供的情报出现了错误,我们这次不光要面对一只一阶巅峰实力的狼王,还有一只一阶巅峰实力的狼后,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有些影响,但是好好安排问题不大,我需要

  • 总裁他是粉红控在线阅读第9章

    胡为从林场回来后的第二天便跟其父参加了阳翟各大家族就应对蒙山贼伙而举行的战前会晤,胡为也是去会议举行地点—县衙附近的川阳茶楼的路上才从胡父口中得知这伙欲对县城不利的贼人是从西南与南阳国交界的蒙山来的,听说这伙人先前仗着蒙山地处三不管区域,一直钻着两地管辖蒙山不明确的空子为非作歹,也是因为这伙人做事有

  • 从替身演员开始做明星之不小心非礼了岳思盈(2)

    就这样李卫背着李氏一直向前走着,身后的姐弟俩也紧紧的跟着。而在前面走的李卫,除了在找过河的办法。他的心里同样也在想身后的俩人到底是谁,因为他越想越觉得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俩人。“盆!小福贵你看有盆!有盆!快去拿啊!”李氏忽然拍着李卫的肩膀指着河面着急的说道。李卫顺着李氏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