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家有娇妻初宠成脆弱小周

2021/5/5 16:47:37 作者:电臀小柯基 来源:17K小说网
家有娇妻初宠成
家有娇妻初宠成
作者:电臀小柯基来源:17K小说网
霍先生很喜欢穆清清,但很显然,穆清清觉得他是个小人……俗话说的好,君子坦蛋蛋,小人藏唧唧,但霍先生这个小人比君子坦荡多了,比如夺妻这种事,做的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嫁给谁对于穆清清来说都差不多,反正纯属利益交换,谁能保住穆氏企业,谁就可以是她穆清清的老公。但面对一个养小三养到小三怀孕,设计她坏她清白,蠢如猪还差点把老爸气死的未婚夫,穆清清觉得,霍先生这个小人看上去最起码也算唇红齿白,赏心悦目。更何况,他还特有钱有势。穆清清觉得,给自己的姓氏前面冠个霍氏,也挺不错~

宋正初的前女友,我来啦。

早上,我凭借惊人的毅力起床,我分明记得今天有八卦的。还没掀开被子,只觉得头上开始冒凉风,周围空气刺骨一样奔袭而来,继而紧了紧被子也依然觉得无济于事。迷迷糊糊之间我又睡了过去。八卦故事我一会再去找你吧。

半梦半醒间,我感到有人摸了摸我的头。“倒是不烫。”我艰难地睁开眼睛,还是没能辨别出来人是谁。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人们总爱在我睡着的时候叫我。“她生病前从来都是发低烧的。”听这笃定的声音是我的亲爱的妈妈没错了。“怎么了?”这沙哑的声音确定是从我的嗓子里面发出来的“你看,嗓子都已经哑了。”亲爱的妈妈没有理我,朝着床那边说。我扭动了一下身子,看见了双手搭在胸前的父亲。很可以,出场造型还挺帅。

“打一针吧。”父亲一声令下。

可不要啊!

两个人移动出我的房间。我是身体有点不舒服。脑袋昏沉,眼睛睁不开,能感受到嗓子微微的脆弱,像是轻轻咳嗽一声就能带动出一丝血迹来。我还是坚持扭动一下我的身子,这样侧着头我总觉得的右半边脑袋供血不足。可无奈四肢无力,压在身上的被子突然又沉重了一些。

得,别挣扎了。宋正初倒是也不会跑,八卦小事等我睡醒一样手到擒来。

“哎呀,你来的挺快嘛。卫生室今天没那么忙吧?”这熟悉的开场白一定是红婶来了。

红婶,平溪奇女子。本名胡翠红。20岁嫁给刘全,是个享清福的。刘全叔是打小学的西医,平时给人看病。家里本就没什么别的差事,整理整理家务算得上红婶平时的活计了。红婶倒也是个上进的,学了护士,平时按照处方配配药、打打针。潇潇洒洒啊。四十岁的年纪倒是平常做二十岁的打扮。平时熟识,愿意与母亲多做玩笑。

“哪儿啊!就没有一天不忙的。刘全在家顶着呢。我这抓紧过来看看孩子。”

“哎呀,这前两天温差太大,估计有你们忙活的了。”

“是呢。咱孩子咋了,大的崽感冒了吧?”

“嗯嗯,对。可不周艺感冒了。这暑天,小崽是个能省心的。”

“量体温没?孩子高烧吗?”

“她感冒向来都是低烧。我刚摸感觉有点凉。”母亲小声嘀咕,“怕不是昨天吃晚饭的时候吹到风了。”

咱也没注意,咱也不清醒。估计我妈永远不知道,这该死的感冒会与宋正初捎带着点儿关系。谁叫他没事大半夜叫我出去的了,就怪他!

“哎呀,是有点凉的呢。打针吧。”

我心里八百个不情愿,我最讨厌打针了。奇怪,我又睡了过去,真是一点也不想清醒。

“周艺。”

“嗯?”

“周艺,妈妈有事出去一趟。你这针自己看着点儿。”

“嗯嗯好的。”

“你清醒点,妈妈给你拿西瓜,切好的。你吃点润润嗓子。”要不说是亲妈呢。我真是有点想吃西瓜。也许是一瓶药已经下去了,多少感觉起来没有那么难受了。抬眼看看,算现在的这一个还有两瓶子药。我是睡的挺死,多会儿换的药我都不知道。

母亲又嘱咐了我几句。我正忙着吃西瓜,也没太听清。总觉得肚子空空的,可昨个烧烤也没少吃。

“慢点吃,妈走了昂。”

倒是走了,我竟然也没什么别的兴趣。偌大的房子特别安静,我能听见药顺着点滴的针剂滴答的声音。再静一静,我甚至还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把手机拿过来吧,我要宠幸它了。

一时太投入。

点滴里的药已经流出来了,马上就要有空气进入我的身体里。反应迅速抓紧把针的连接口拔掉,鲜血也顺着连接处流出来。我已经管不了许多,只要是手在外面,别低落在我的床单上就好。

血液流淌着,已经将连接处断开了,我也是无所畏惧,用两只手将针剂的另一头扎进最后一瓶药里。让它先流淌先来,确定没有空气了才可以将针剂连接起来。放到最大速度终于好了。当连接上的时候,反应过来,已经顺着针管流了很多血了。突然上来一阵心酸。也没人管我这个小可怜,可能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都会随着多想。

将手臂搭在床边,手上血迹开始慢慢凝在手上,干了。地板上的鲜艳的红色刺眼,又刺激的我有点难过。心里又开始瞎想没人关心一个生病的我。别开眼,不去看那一团血迹。安心的等着瓶子里面的药流完。

拔了针,我也没管。总之都流了很多血,也不差这点。我又迷糊地睡过去。

“啊!”我被一声尖叫惊醒,真是烦透了。

“怎么回事?”母亲看着我,倒是也了然。“不是交代了叫人吗?怎么还是流了一地血呢?”

她的尖叫引来宋正初,他呆呆的倚在门口,一声不吭。

我没理,没什么心情。母亲咿咿呀呀的还在说着,大致就是怎么弄了一地的血,手上也是。我耳边都是轰轰的声音,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总觉得烦躁。本来没人看针的委屈就没有压下去,这会随着她的唠叨一下子爆发了。

“出去。”我耐着性子轻轻对她说,“我要睡了。”

“还睡?你睡了多会了?”我本来还不确定她是否听清了。这气壮山河的架势也不像是没听清的。

“我说出去。”我口气不好,又重复了一遍。我倒是很想好好讲话,保持淑女样子。但是大脑告诉我,我没有做出点别的事情来已经是很好得了。声音很小,但我保证很有气势!

宋正初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他整个人进来叫我母亲出去,“走吧,姨母。让她自己呆一会。”

“可是她还没吃饭啊···”母亲车轱辘话一直说,我的脾气有点忍不住了。???所以为什么呢?单纯的让我休息一会不好吗?

“我们出去再说吧。”宋正初语气更是微弱了一些,带着我母亲往外走。

“周艺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宋正初转过来跟我说。

我看他没说话。我知道当时脸色应该不是特别好。宋正初没再说什么,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我是真讨厌这种好像唯我独尊,一脸很害怕我的样子。无语。我整个人又没了精神,刚才说几句话感觉用尽毕生功力。

刚躺下,一阵咳嗽。我连忙找纸巾,真的像偶像剧情节一样咳出一些血来。有点意思。估摸这是上火了。嗓子痒痒的,带着点疼,没关系。睡一觉就能好了,反正我也不说梦话。

睡觉期间宋正初偷偷进来给我送饭。大概是他煮的面。一脸做贼的样子,好像我是被关押的囚犯。他不能救我脱离狱中,但送一些吃食给我让我不至于失了性命。

“周艺,要吃点东西吗?”这一说话更是坐实了他给囚犯送餐的好人身份。

我看看他端着的东西,他慢慢打开盖子。面?你只会煮面吧?宋正初。

我摇摇头算是回复他。我现在感觉到身体好一点点了。但是不觉得饿,也没什么胃口。

“你吃一点吧,妹。”宋正初突然的亲近让我有点惊讶,不是都叫周艺的吗?什么时候开始叫妹妹了呢?怕不是想跟我套近乎。不是吧,宋正初,我们无冤无仇,不至于下药害我吧?

我突然没了心情。也不太想理他。

“周艺,你是生气了吗?”宋正初问我。

继续摇头。再问什么如果我还是摇头的话,估计能在精神小妹儿里面排个名号。

“可是我觉得你心情不好。是不是生病了不开心?”宋正初追问。

哎嘿,终于有一句说到点子上了。其实我是有一点不开心的,本来生病心情就不是特别好。自己在房间里打点滴,没有人管我。换完药之后更是后怕,万一,万一有一点空气随着我的血管进入我的身体,我不敢想。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见到那些埋藏在我心底的人。

也许是我有点矫情,看见满地鲜血的时候倒是想笑了。那些一心赴死的人应该是有多大的勇气啊。我现在看见自己的血液干涸在地板上,都害怕的不行。心脏跟着跳动的更快了一些。谁也没见我的害怕。

也许会问我为什么没有叫人,为什么没有换好,为什么流了一地的血,为什么还在这里面闷头睡觉····

生气的戏码莫名其奥妙。

我也觉得奇怪,我会问我自己为什么一个人怎么可以这般脆弱?为什么可以脑补出一场因果错落的大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我的老婆是文姬在线阅读第3节

    学生们都沉默不语。如果说武道课教练的境界之高超出他们想象的话,那么他说的话就更加惊世骇俗了,甚至完全有悖于社会主流看法和他们在大学之前所接受的教育。自从百年前灵能时代开启之后,经过逐步发展,到了今天基本迈入全民修炼阶段,修炼境界始终是衡量一个人能力的重要指标,高一个小境界就足以压死人,所有人都在努力

  • 辞梦铃之远古往事

    王云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意识仿佛在若有若无之间徘徊,全身上下犹如绑着铅块一般的沉重,就连睁开眼睛这么简单的事好像也变得非常吃力。“喂!快醒醒!别睡了!”隐约间云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推他,王云很想做出回应但是他觉得此时此刻身体好像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这样下去可不行!得赶快想个办法让自己清醒。云拼命的试图抬起

  • 从明日开始的游戏人生在线阅读回家

    秦顾接着开口道:“详细的资料信息!”说完他的视线落在床下边被撕烂了的连衣裙上,似乎发现了好玩的东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姜姝一出酒店,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对面的手机店买了一部手机,又买了一张电话卡才回家,回到自己的小公寓,她美美的洗好澡,在敷上一张面膜,然后打开电脑,用新手机号在各大网站上注册了

  • 傲世尘途第9章在线阅读

    那一张脸面色苍白,更加重要的是它是半透明似的飘渺,连猜错的可能性都为零。岱哲手里拿着灵位对着叶思微笑,而趴在他肩头的鬼对着他微笑,一股诡异的寂静漫延。你不了解x市,他们是不可能将宗祠里的东西交给警察的。说着,岱哲向着叶思的方向举了举牌位,所以如果要调查些什么,还是得要我们自己来。随着岱哲举起的灵牌,

  • 赛尔号之世纪之战第10章在线阅读

    小幽说:“那老板认识一些玄门修士,其中不乏有在偷偷钻研炼金术的,据说都没有成功。但他嗅过炼金炉的那种味道,跟那天我们拿去当的那块金子有些相似,所以他就试探咱们的是不是炼金得来的,如果是,他多少都要。”“那你告诉他这个是炼金得来的了吗?”“当然没有,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我看,他不是对金子感兴趣,

  • 主宰之下名字

    时间2009-12-822:53:37字数:1519“恩?”当斯特洛警官走上公共汽车的一瞬间,一股若有若无的压抑感便猛的笼罩在他的身上,他那本是轻佻的脸色幕然间变的凝重起来了。“是个高手!”斯特洛心理默默的想道“敢明目张胆杀人除了那些个精神有问题的疯子以外,果然都是有两把刷子的。”“都给我下车接受检

  • 万僵之祖清晨

    “看起来时间差不多了。”墨子瑜回头看了眼墙上的钟,关掉了灶台的火,双手捂住耳朵。三,二,一。“啊!”一百分贝女高音震得天花板都在扑扑掉粉似的。“坏了坏了,来不及了!”秦小小着急忙慌地跑出房门,边跑还边拉着套裙,白衬衫最下面两颗扣子还没扣好,有一半下摆一半塞在裙子里一半露在外边,嘴里还不停嘟囔着。“大

  • 抖音:从深夜放毒到手艺天王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过让刘小别没想到的是,张佳乐和涂嘉嘉的办事效率非常感人,居然在魏琛这场婚礼结束没几天就公布了婚讯,紧接着就是婚礼。按说时间卡这么紧,婚礼的筹备难免会有疏漏,但他们二人的婚礼却井井有条,一点都不像是多年未见,仓促之下进行的。对此张佳乐得意的说,他的新娘有一个小本子记录了关于婚礼的各种想法,从初中就开

  • 长腿姐姐不是一个人的战斗

    久守必失,十几个回合以后,阎罗突破了赵芸儿的防线,泛着绿芒的黑色匕首眼看就要落下。阎罗却忽然身体一转,放弃了这绝佳的攻击机会,空气中划过了几道破空声,焦黑的船体上多了几支蓝白色的箭矢。这竟是几只冰箭,瞄准了阎罗的处处要害,如果不及时收手,冰箭就会在她刺下之前先射入她的喉咙。阎罗恶毒地看了林凡一眼,手

  • 洪荒:开局盘古斧,养女儿铺垫铺垫

    徐乘风几乎把小区里的老人都问了个遍,可没有一个人能准确的说出个所以然。从他们口里,徐乘风只能得知董月月在这四年中,生活有多么不容易,越听,越让徐乘风觉得揪心!也是,时隔四年,董月月在不在H市都还未可知,她们娘俩一旦不在小区内,想要找到她们,就如同大海捞针。如果要借用徐氏集团和龙坤集团的势力,兴许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