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令人窒息的操作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5/5 15:35:38 作者:水煮红虾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令人窒息的操作
令人窒息的操作
作者:水煮红虾来源:晋江文学城
遇到反套路又对胃口的对手该怎么办?当然是把她变成自己人。***1.大嘎吼,我胡汉三又回来了.2.依然小学生文笔+迷幻剧情,狗血但不虐.3.修文的事我已经放弃了.4.如果看到哪里剧情崩坏,欢迎吐槽,但请不要放在心上呦.5.尽量日更(一切为了克服懒癌).

常渔有去外地画画或者办画展的习惯,在常安拿到北中的录取通知书后,就收拾满满一箱的行李前往别的城市,开始她的日常生活。

常安知道她常渔现在需要的就是她以往的日常生活,得知她的出行计划后,什么也没有说,还帮着她收拾好行李。

听着外婆和外公在旁边埋怨常渔这一次不带着常安好好出门放松,常安把叠好的衣服给常渔整齐的放好,然后对他们道:“我出去透透气。”

常渔看着她出去,低垂眼睑,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收拾着。

外婆和外公叹了一口气,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

常安站在小院里,盯着花圃里那一排葱郁的蒜苗发神。

常渔这些天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既不会因为她考了全市第二而高兴,实际上常安也清楚她不会因为成绩而高兴于她,也没有继续感伤她的婚姻。

不知道怎么回事,常安想发脾气,心里那点火苗燃烧着,却找不到出口去发泄火苗的热量,憋在心里,她怕心会被热量融化了。

但是,常渔不给她机会发泄,自小的良好习惯让她也做不到随意发脾气。她唯一可以说出口的就是“我出去透透气”,以此来掩盖心里的烦闷。

谭骁言拿着篮球出门的时候,透过篱笆墙看着常安傻站在院里,忙跑到篱笆墙边,朝她喊着:“嘿!”

常安闻声看过来,勉强笑了笑,“嗨。”

谭骁言挑了挑眉,听出她语气里的无精打采,看了一眼手里的篮球,他朝她喊:“要不要去打篮球?”

常安一愣,视线落在他手上的篮球,摇了摇头:“我不会。”

“我教你啊!”他咧着嘴笑着,一脸阳光,常安看着他的笑,有点羡慕他的自在,沉默了几秒,她说:“好。”

徐家巷旁边就是朝阳广场,晚上是广场舞的天下,而白天则是年轻孩子的天地,除了那些聊天的年轻人,剩下的就是一群拿着篮球的男孩子们。

顾佳乐正带着一群人在篮板下等着谭骁言,远远瞧见谭骁言身后的常安,他愣了愣,嘀咕着:“骁哥把常安带来干嘛?”

常安换了一身运动装,看着篮板下那一群男孩子,有些羞涩,步子迈的很小,没有跟上谭骁言。他冲顾佳乐招了招手,回头看她落下好远,喊道:“快点啊!”

常安抿了抿嘴,小炮过来,在他面前停下,拉住他的衣袖,悄声问道:“你没说还有顾佳乐他们啊?”

谭骁言侧身望了一眼顾佳乐他们,回头对她说:“没事,我教你,他们就是在旁边的场子玩玩儿而已,不影响。”

常安挑了挑眉,松开他的衣袖。

谭骁言看了看她的神色,说:“你要是不喜欢,那咱们换个场子?”

“不用了。”常安眉眼弯了弯,毕竟顾佳乐现在也算是她的朋友。

谭骁言没再说什么,带着常安过去。

鉴于常安是谭骁言带来的女生,顾佳乐他们倒也没说什么,几人聊了几句玩笑话,顾佳乐就带着几个兄弟去对面的篮板玩。

谭骁言朝常安道:“来,我现在教你。”

常安点了点头,开始认真起来,学着谭骁言教她的动作。

杨南把车停在朝阳广场的马路边上,下车的时候环顾了一下四周,远远望见那个在篮板下活跃的女生,定睛看了看,面无表情地走过去。

“小安。”他站在篮球线外,一身轻便西装彰显着他是一个多么富有的男人,纵使夏日炎炎,也不见他的额间一滴汗。

常安回头看过去,手上的篮球一下子掉在地上,站在原地不动。

杨南看着她满身是汗,微微皱了眉头,又喊了一声:“小安。”顿了顿,又招手“你过来。”

常安咬着下唇,走过去的时候顺便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她知道杨南不喜欢她满身是汗的样子,认为那不是一个女孩子该有的。因为他和常渔的离婚,常安在离杨南有几步远的距离停下,轻轻喊了一声:“爸爸。”

谭骁言不知道杨南是谁,抱着篮球看着常安和那个男人面对面,仔细瞧了瞧那男人的样貌年纪,猜出那是常安的爸爸。

顾佳乐他们几个见着谭骁言这停下来,一个个的都跑过来,看着常安,问:“那谁啊?”

谭骁言舔了舔后槽牙,白他们一眼:“关你什么事,玩你的球去!”

这边常安面对着杨南不知道说什么,微微低头,不想让杨南看到自己这样子。潜意识里,她还是对杨南陌生,好像怕他突然来的责怪,怪她为什么要去玩篮球。

父女之间的关系变成这样,大抵是常安没有想到的。

杨南看着她,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条绢帕递给她,“擦擦汗。”本想说出“看你像什么样子”,却是忍住了口。

常安接过绢帕,却没有擦汗,手指绞着帕子,一动不动。

临近中午,日头渐渐毒了起来。

杨南叹了一口气,问:“你妈妈呢?”

“在家里。”常渔是晚上的飞机,现在还没有走。

杨南又问:“考得好吗?”

“还行,能上北中。”

杨南看着她,有些烦她这样子,眉头收拢,却没有一丝发怒的气息,“这个假期有没有想去哪里玩的,跟爸爸说。”

“没有。”她没有心思出去玩。

杨南低了低头,盯着自己精致的皮鞋尖看了看,抬头道:“热了,我去给你买水。”说着,他伸手去拉常安的手。

常安下意识把手往背后放。

这一动作让两个人一愣。

杨南的眼神冷了下来,收回手,说:“跟我过来。”说完,他转身往广场上的凉亭走去,那里没有太阳晒着,要凉快一些。

常安察觉到他语气的变化,回头望了一眼谭骁言,谭骁言朝她笑了笑。她垂下眼睑,硬着头皮跟上杨南。

杨南没有坐在凉亭板凳上,他觉得脏,就那么站着,看着常安跟上来。

常安头皮发麻,低着头进凉亭,挨着板凳站着,离杨南有些距离。

“我跟你妈妈离婚了,可我还是你爸爸,你刚才是什么态度!”杨南的声音彻底冷了下来,完全不似以前。

常安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这样的杨南和以前完全相反子,比常渔还可怕,她盯着杨南的皮鞋,小声道:“我错了。”

杨南看她一眼,“你身上有我一半的血液,不要觉得我就没有义务管你。”

常安紧紧抿着嘴,没有开口。

“过几天,我来接你,去我那里住。”杨南看着她低头的样子,稍微软了声音下来,“反正你妈又是要到处跑的人,没空管你,我来管你。”

常安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外公外婆会——”

“没有听清楚我说的吗!我来管你!”杨南有些粗暴地打断她的话,意识到她说的什么,又道:“你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别让他们操心。”

常安不敢反驳,只是双手渐渐握紧放在身后。

杨南看着她,虽然心疼了一下,但瞧着她畏畏缩缩的样子又觉得烦,抬手揉了揉眉心,道:“你一个女孩子的,打什么篮球!不许玩了,听到没有!”

“······听到了。”

“就这样吧。”杨南也实在找不到话说了,本来他是想衣服口袋里的请柬拿给常安的,想了想,反正过几天他来接她,也就算了。

等着杨南开车离开朝阳广场,常安绷着的神经才放松下来。谭骁言瞧着杨南离开,才跑过来,拿了一瓶水递给她,“没事吧?”

“没事。”常安摇了摇头,接过水就一大口喝下去。

谭骁言看着她的样子,怪难受的,问:“那是你爸爸?”

“嗯。”常安咽了好几口水,才抬起头对谭骁言道:“谢谢。”

“没事。”谭骁言笑笑,看了看手表,“走,回家吃饭吧。”

“嗯。”

两个人丢下顾佳乐他们,朝着巷子走去。送常安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停了下来,站在门前有些犹豫。

谭骁言歪头看着她,“怎么了?”

“今天我爸爸找我的事情你可以帮我保密吗?”常安抬眸看着他,“我不想让我妈妈他们知道。”

谭骁言挑眉,虽然不清楚她为什么要这样要求,但还是点点头:“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谢谢你。”常安勉强勾了勾唇轻笑。

谭骁言扯着嘴角,说:“你这个笑太丑了,要像我这样。”

常安一怔,不明白。

“哈哈哈哈!”谭骁言故意夸大了笑容,笑完又立马收住,故作正经,“看到没有,要像我这样大笑。”

“不要,哪个女孩子会那样笑啊。”常安被谭骁言刚才那么一笑,放松了心情,瘪着嘴嫌弃他说的。

谭骁言挑了挑眉,“就是要这样故意夸大了笑放松放松,女孩子怎么就不可以这样笑啊,又不会有人笑话你,你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常安没说话,总觉得谭骁言看穿了她的心思,有些慌张。

“放轻松,下次我接着教你打篮球。”谭骁言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

常安被他的动作惊到,睁大了眼睛。

“你那什么眼神?”谭骁言收回手,摸了摸自己鼻头,又道:“记住啊,不许拒绝我。”说完,他冲她勾了勾唇,唇瓣勾出一个完美弧度,转身往自己家走去,又是耍帅一般,一只手插兜,一只手朝身后的常安摆手。

常安看着他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抬手摸了摸自己头发——被他揉过的地方。

————

常渔走后的几天,杨南果然来接她,外公背着手站在院子里,甩着脸色给杨南看,外婆不说话,握着常安的手不放。

杨南有些尴尬,有不好对这两位老人有脸色,在旁边咳了咳,提醒他唯一喊得动的女儿。

常安拍了拍外婆的手背,小声道:“外婆,我就去几天,最多四天,我去看看奶奶,会回来的。”这是常安想到的正经理由。

奶奶自爷爷去世后就一个人和一个阿姨一直在老宅里住着,老人对常安很好,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女,虽然不喜欢常渔这个媳妇。

外婆一听这话,叹了一口气,瞟了一眼外公,对常安道:“也行,回去看看你奶奶吧,你自己也小心点啊,乖一点。”

常安点了点头。

杨南带着常安开车离开巷子,两个老人看着汽车离开老远才收回目光。

杨南开着车,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看常安,常安以前都是坐副驾驶位的,这次执意坐在后面,让他有些不满,倒也没有说什么。

常安别过头,望向窗外。

渐渐的,她看着路不对,不是去老宅的路。常安微微皱起眉头,开口:“爸爸,我们不是去老宅吗?”

“不是。”杨南回答,又是看了她一眼,“谁说回老宅的。”

常安:“······”她以为杨南把房子给常渔,他就和奶奶一起住在老宅。

“小安。”杨南叫她。

常安“嗯”了一声,通过后视镜与杨南对视。

“爸爸结婚了。”

什么!

常安瞳孔收缩,手指蜷缩,抓着座位皮垫,不敢相信他的话。

“小安。”杨南回头看她的神色,咳了咳:“你应该懂爸爸才对。”

常安使劲抓了抓坐垫,半天不吭声,死死盯着他。

车内开始安静,气氛紧张到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眼见着目的地快到了,杨南也不想这样一直尴尬下去,故意冷了声,道:“杨安,你——”

“我叫常安。”常安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声音尖锐到常安自己都不相信那是自己说的话。

话音落下,杨南停了车,回头看她,眼神里满是不敢相信。

他不敢相信一向乖巧安顺,不敢忤逆他的女儿居然用这样的声音和他说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类永不为奴第6章在线阅读

    “你是不是不想留在这里,是不是想跟在我身边?”东方又问。小丫头点头嗯了一下,双手双脚紧紧抱住东方。“那你先下来,都不是什么大事,想一起走就一起走喽,先下来,像之前那样抓着我的衣服就行了,你这样抱着我,我连走路都走不了了,怎么带你走呀!”东方语重心长的说。小丫头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然后就把脚松开放下,

  • 旋风少女之幽雅在线阅读第七章

    眼看着就要到旭凤涅槃的时候了,这些天锦觅一直注意着花界的情况,生怕错过剧情。“小圆,这段时间你都没有出现,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锦觅突然发现自己可以联系到小圆了。“我这不是趁着剧情开始之前好好积累能量嘛,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很危险的。”小圆解释道。“那你能量积累的怎么样了啊?”“因为你和润玉在一起的缘故

  • 你可乐变色了之他是妖怪(6)

    一晚就这样过去了,如雪起床后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肚子却没出息地叫了两声,正好被从外面回来的完颜澈听到了。见状,完颜澈道:“回程路远,我们吃了饭再走。”如雪听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兴致勃勃地说:“不如我们自己做饭吧,我去采些野菜回来。”“你会?”“我当然会呀,你不知道,我经常去膳房和里面的姑姑们学做菜呢

  • 很久以后还会想起你呵呵 女人你想杀我

    长白山深处,有一道人影在前方不断奔跑,跌跌撞撞,神色慌乱,看得出来,精神快要崩溃。你这个魔鬼,你出来。出来啊……我不怕你。如你所愿,只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前方,呵呵女人你想杀我,话语之中带着嘲讽,你是谁为什么要追我,呵:你把我的东西拿走了,你说不追你,追谁呢,那明明是我在禁区里找到的。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 火影:抽卡就变强之实验品七

    实验品沐千静身背军用旅行包,徒步穿行在沙漠之中,她身后还跟着许多像她一样的实验品,他们都是奉命前来寻找沙漠之星的。所谓“沙漠之星”,便是一块钻石,又名金刚石,这次的任务,他们一行人如果不能将钻石带回去,那么迎接他们的便是死亡。沙漠之中的阳光不仅刺眼,有时还是间接害死人类的凶手。随着一个又一个人的倒下

  • 你*******使在线阅读第2章

    彼时李衾将萧东淑打横抱入怀中,转身往床边而去。身后空留下那一把玉梳,静静地躺在紫檀木桌上,在红烛的光影摇曳中,也逐渐地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晕红。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但如今却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那把梳子依旧安静地留在桌上。直到一只修长的手探过来,将它轻轻地拈起。李衾看着手上的梳子

  • 重生之退路之天林星系激战(上)(3)

    舰队在宇宙中悄无声息的前行着,宇宙中容易忘记时间和空间,然而在舰队中一切都生机勃勃,酒吧、虚拟游戏仓、训练场、机甲战斗、格斗场等等娱乐和训练的都有。在指挥室中。雷灵正在汇报WG星域的战斗情况,A-104、A-177、A-312……行星和星际传送门均失守,战况危机,第七和第三行星防御已经沦陷,第十三舰

  • 八零俏佳人在线阅读第8节

    程文槿如约到来,在林凤仪住的旅店的楼下等着,林凤仪今天一件白旗袍,上面绣着淡紫的梧桐花,婀娜多姿。林凤仪伸出一支白嫩的小手,让程文槿扶她上了车。程文槿脸微微泛红,眼睛仍旧清亮。她知道他喜欢她,他也知道自己着实喜欢着这个女人,有着复杂生活背景的风尘女子。俩人在咖啡厅简单的聊着,林凤仪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三

  • 再来一次还是你第四章

    什么情况?试镜结束?夜白有点懵,他还没试镜呢。“导演!我还没试镜呢!”夜白急忙站了起来,喊道。但那副导演像是没听见一样,领着那待定的三位就进了内场。夜白还想往里追的时候,被内场门口的保安拦住了。“先生,对不起,没有邀请您不能进里面。”草!夜白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出来兼职试镜,就会遇见这种事。这个社会还

  • 推理笔记 卡你妹在线阅读女孩的名字

    太阳炙烤着大地,知了在树上发出了“知了知了”的鸣叫声,似乎在提醒人们炎热已经来临,学生们已经换上了凉爽的校服,然而就算是这样,也丝毫无法减弱夏季所带来的炎热。炎热所带来的副作用在课堂上得到了十成十的发挥,尽管老师在讲台上讲着重要的课程,可是认真听的却完全没有几个,大部分学生因为提抗不了炎热所带来的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