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小说 > 正文

寂寂南宫夜青雨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5/5 16:34:53 作者:一笑染尘埃 来源:晋江文学城
寂寂南宫夜青雨
寂寂南宫夜青雨
作者:一笑染尘埃来源:晋江文学城
她是阎罗大帝的爱徒,是鬼魂们惧怕的招魂使者。那年廊下青雨,她爱上了为她生死不顾的阴阳师。可当十里风荷消失在岁月的长河里,再相见,她已是掌管一方的冷傲领主。有一个生死不弃的挚爱,并拒绝他的接近。他不甘心,挥剑断情,下定了摧毁一切的决心。然而……他却忘了,那年忘川河上,摆渡人问他:“下一世你想做什么人?”他想起那个翩然轻笑的女子,答:“与今日一样。”所以,这一世,他依旧成了阴阳师。而当摆渡人问了那个爱她如命的男子同样的问题,那男子答:“我要成为她心里最爱的那个人。”所以这一世,那个曾经如影子般的人拥

“吃恶鬼!!吃人肉!!”王佑铃低声神秘兮兮的说了句。

“怎么可能!”辛瑶听到王佑铃说的露出怀疑。

王佑铃本身就有些糊涂,她说的话,实在是不可信。

这软软嫩嫩的小家伙,连牙都没长出来呢,怎么可能吃恶鬼,还吃人?!

绝对不可能的!

“我是听说的。她的守护灵这个样子,能喂她吃什么?没长牙,可能是嚼碎了喂她的。”王佑铃说着瞥了一眼辛瑶肩膀上的黑煤球,生怕它听到了。

“……”辛瑶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电影的气氛,她抱着的小东西到底吃什么啊!

“麻麻,麻麻……”稚嫩的奶音传来,某个地方被抓着,辛瑶忙握住小家伙的手,看着小家伙黑溜溜又纯澈的大眼睛,弯起的小嘴要多委屈有多委屈,辛瑶不忍,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

小家伙这明明是想喝奶啊!!

可是她怎么可能有?!!

辛瑶看了眼杯子,小家伙这么小估计都不知道怎么用吸管,要买个奶瓶才可以!

辛瑶暗叹自己的糊涂,打电话让助理田洛洛买一个奶瓶回来。

看着小家伙可怜巴巴的样子,辛瑶想了想又拿了一个干净杯子将这杯牛奶来回倒腾着凉了凉。

这个牛奶是热牛奶,小家伙的温度本来就低,她和普通小孩不一样的,温度可能会低一些。

这杯热牛奶对她自己来说都是暖身微微热烫的感觉,这样给小家伙喝,说不定会烫到她。

辛瑶心里想着,挖掘了自己以前没有过的照顾人的周到,将牛奶弄凉了,用小勺子舀了点送到小家伙嘴边。

小家伙扭头,嘴巴发出噗噗声,拒绝的很明显。

“我就说她不会喝奶吧!”王佑铃在一边幸灾乐祸。

“你以前没喝过吗?这是牛奶,可以让你的肚子舒服点,不会饿的……”辛瑶没理会王佑铃,柔声劝着小家伙,小家伙看着辛瑶,慢慢张开嘴巴,显然是信任了她。

在辛瑶期待的眼神下,小家伙很给面子的张嘴了喝了口,似乎是感觉很难喝,嘴角眼角都往下弯。

“乖,纯牛奶是不好喝,但是很有营养的!喝了填饱肚子,我再想办法问问。”辛瑶说,一勺一勺的将半杯牛奶哄着都喂给了小家伙。

小家伙喝了牛奶,跟醉了一样,眼睛半眯着趴在了辛瑶肩膀上嘴里咕喏了几声没了声音。

可能是睡着了,辛瑶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左边右边肩膀各一个,没什么重量,就是有点凉。

“你能不能别流口水了……”这边小家伙睡着了,辛瑶听到挺大的口水吸溜声,还有嘀嗒声,抬头说了句,只看到自己周围除了王佑铃又多了两只流着口水的鬼,一只是刚才的女鬼,另外一只是一个中年男人,两只结伴进来了!

王佑铃根本没察觉,她也在看着辛瑶怀里的小家伙流口水呢。

辛瑶忙抱紧了小家伙。

“你看到没,有两个鬼来了!!”辛瑶叫王佑铃,王佑铃擦了下口水,看了旁边两位。

“他们又不攻击你,我不会主动找架打的!”王佑铃说。

“你能不能帮我赶跑他们?”辛瑶实在没眼看了。

“周围鬼多了啊,还能都赶走了,那太累了。只要你带着这小家伙,等下会越聚越多的!”王佑铃说。

“……”辛瑶无语,想了下周围被鬼包围,即使这些鬼什么都没做,也够恐怖的了。

“对了,这个护身符你不怕吗?”辛瑶从脖子里掏出她戴的护身符,之前她觉得这个还算管用,戴了之后,见鬼频率低了很多。

“这个啊,不怕,就是有点讨厌。不知道加了什么东西,靠近就不舒服。不过对于想吃这个小家伙的鬼来说,这点不舒服根本阻挡不了的。”王佑铃说。

辛瑶脖子上挂了八条红绳,上面有护身符,是老太亲手给她制作的,是她这次拍戏给自己准备的。

听王佑铃说的,只是讨厌,用处不大,该扑上来的还是扑上来了。

“那你们怕什么?”辛瑶问。

“怕什么?我不知道别的鬼怕什么,我怕阳光,怕身上有黑气的,这个守护灵身上有黑气,又厉害的很,要不是非常想吃这个小家伙,这些鬼是不敢惹它的……对了,有一个人,我特别害怕,她身上有金色光,非常可怕!”王佑铃想了下跟辛瑶说。

“有金色光的人?谁?”辛瑶听到王佑铃说的感觉找到了什么线索。

“我以前见过一个的,不记得是谁,长得特别好看,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那光,非常可怕,只要鬼碰到,就像是被硫酸泼了一样……”王佑铃回忆了下,打了个抖,显得非常害怕的样子。

“不记得是谁,人找不到,也没用啊!”辛瑶无语,现在唯一的办法可能就是等天亮了。

不知道是不是带着黑煤球和小家伙的缘故,这次辛瑶见鬼的能力一直持续着。

她不可能将小家伙丢掉的。

这样的话,就必须面对这些鬼了,可能还有更多。

她必须再去找找姥姥了,老太那边没有什么办法的话,可能会介绍一些更高端的“神婆”。

辛瑶护着小家伙警惕着几只鬼时,田洛洛提了买的东西来了。

“辛瑶姐,你怎么了?”田洛洛看到辛瑶姿势古怪的坐着问了句。

抱着小家伙,别人看不到,只能看到辛瑶双手环着空气。

“没事,手扭了下。我们先回房间吧。我今晚要看通宵电影,明天请一天假,你陪我看,行不行?”辛瑶说。

虽然很怕那些围着的鬼,但是她也不敢睡觉啊。

万一睡着了,小家伙被抢走了,那就惨了。

“好吧,我陪你,我再叫几个人。”田洛洛说。

“你真好!”辛瑶挽住了田洛洛的胳膊,两人回了房间。

田洛洛准备了零食,叫了两个比较要好的同事,还有一个明天没戏的小艺人,几个人在房间里看电影。

辛瑶尽量无视周围的鬼,可是几个女人竟然选了一个鬼片看。

辛瑶没阻止,万一等下突然尖叫了,也是看鬼片的原因吧……

王佑铃跟着,辛瑶所在房间的鬼渐渐从三个,成了四个,五个,六个,七个,最后都挤出了门外!

来的几只鬼都偏弱,没有特别厉害的,王佑铃勉强可以对付,不过数量太多了,没多久王佑铃的身体越来越薄,身体也越来越残破。

战况极为惨烈。

辛瑶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承诺,王佑铃竟然真的拼了命的帮她。

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干看着。

几个女生看鬼片,看的激动,缩在一起,时不时叫一声,辛瑶煎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佑铃透明的很多的魂体不和那些鬼战斗了,竟然转而和那些鬼一起往辛瑶这边扑了过来。

“啊!”辛瑶将小家伙抱在了怀里闭眼低头尖叫。

一直在睡觉的小家伙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抓在她身上的鬼爪子,眼睛里红光一闪,张口咬在了那爪子上,嘴巴用力,只是一下下,那鬼爪子的主人尖利的惨叫声传来,本来就破烂的身体竟是变得越来越干瘪,越来越透明,最后破碎不见了。

周围有点理智的鬼,看到那鬼的样子,都吓傻了,有几个被吓跑了,有几个不怕的还往上冲。

辛瑶光顾着尖叫,并没有睁开眼。

她只感觉周围尖叫,嘶吼声不断,没多久耳边清净下来。

“辛瑶姐,你怎么了?刚才那个点,不恐怖吧?”有人摇辛瑶,辛瑶睁开眼看到了田洛洛。

“我,我可能出现了幻象,太可怕了……”辛瑶看到周围没有鬼了,原来太阳出来了,阳光照射进来。

“没事了,没事了,都是假的!”旁边一个之前叫的最厉害的女生笑着说。

“嗯……”辛瑶应了声,朝周围看了看,那些鬼没了,王佑铃缩在没有光的角落里,看上去极为虚弱,薄透之极。

辛瑶心里难受,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需要更多的这方面的知识,或者能力,看来要再去找找姥姥了。

天亮之后,周围没鬼了,几个女生也都困了回去睡觉了。

辛瑶看了眼怀里的小家伙,睡的正香。

辛瑶洗漱换了一身衣服,让田洛洛休息,她顶着黑眼圈叫了司机成叔带着她去姥姥所在的村子。

小家伙还没醒来,不知道她怕不怕阳光,保险起见辛瑶用毯子将她裹住放进了包里避开阳光,至于肩膀上的黑煤球,它在辛瑶走出去后,被阳光照到,没什么反应,就是冒气,还是黑气。

一个多小时后,辛瑶到了姥姥家。

辛瑶小跑进院子里,想跟姥姥打招呼的,却是看到姥姥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长的干净帅气,高大英俊,透着一股朴实,衣服有些老气破旧,没有影子,身形显得很虚幻,感觉很快要消散了一样。

这男子站在正看电视的姥姥跟前,眼里都是姥姥,看起来专注又深情。

辛瑶瞪圆了眼睛,如果她没认错的话,这不就是她姥爷吗?!

她见过姥姥和姥爷年轻时的照片,姥姥很漂亮,姥爷也很帅。

姥爷在辛瑶母亲钟明姝出生没多久就去世了,也就是去世的时候才二十多岁。

现在姥姥都六十多岁了,姥爷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瑶瑶,你傻愣着干嘛?!”姥姥发现辛瑶叫了一声,辛瑶回神。

辛瑶缓了下到了姥姥跟前想要挽姥姥的胳膊的,姥姥身边的年轻姥爷突然看向辛瑶低吼着阻挡住辛瑶,眼睛看的是辛瑶肩膀上的黑煤球。

辛瑶想到之前王佑铃说的守护灵,姥爷估计就是这样,放心不下姥姥,所以一直守着姥姥。

黑煤球身上的黑气不知道是什么,鬼是有忌惮的。

姥爷这是怕它伤害了姥姥。

“怎么?”姥姥往辛瑶身边来。

“姥姥,你别过来,你看不见,有东西在。有很厉害的一直缠着我。我想再找找老太,看看有没有更厉害的办法。”辛瑶赶紧说道。

她有些怕姥爷要是看到她包里的小家伙是不是也像其他鬼一样流口水想吃小家伙。

能看到姥爷的事,辛瑶不知道该不该跟姥姥说。

“你老太这几天生病了去了县里的医院。怎么回事,哎,你等等,我去找找你姥爷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我想起你姥爷以前给人驱过邪,不知道他用了什么,你都拿着试试。”姥姥说道。

辛瑶隔了点距离跟着姥姥进里屋。

年轻的姥爷一直带着敌意看着黑煤球,身体护着姥姥。

姥姥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箱子来,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给辛瑶看。

“这里有两本书,你姥爷以前经常看的,说这两本书是宝贝,传家宝,也不知道有什么古怪。”姥姥先拿出了两本书给辛瑶。

辛瑶看到书皮泛黄有些年代的书,感觉挺神秘的,难道是什么秘籍?

看到书名,辛瑶不淡定了,《安全养猪从入门到精通》《科学养猪与野猪捕捉指南》。

噗,这算什么秘籍啊!

可能书的材质比较特殊吧,辛瑶将书拿到手上准备翻开看看的,却是看到那书皮上的名字竟然变了,之前的猪字,变成了一个篆体鬼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群雄逐鹿五百年第二章在线阅读

    杨媛这刚一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换鞋子,就听见她那个婆婆张口就质问她:“你这是去国外买饭了,不看看你去了几个小时,庸庸和我在家里就差点饿死了。”“您这是什么话,我大着肚子,给你们买饭,这没有功劳也得有苦劳吧?”总归是要撕破脸皮的,在这两人面前她根本不想委屈自己,只是她自认自己是个修养好的新时代女性,这

  • 驭魔小子第七章

    由于小话本上涉及人气新星——轩辕大大,所以小话本在百姓们当中迅速红火起来╮(╯▽╰)╭很快,书中的另一个主角也知道了这件事。。轩辕傲天本来是不会关注这件事的,奈何,作为高贵冷艳的魔教教主,再怎么不食人间烟火,也抵不住有个爱八卦属下啊!o(╯□╰)o更何况,他这儿有一群呢!轩辕觉得,作为一个魔教,不应

  • 无声的历史8月1日

    8月1日“小子,我想用电话微波炉。”午饭的时候,lancer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意外的,前一天还对滥用时间机器意见颇大的archer没有出言阻止,连惯常只要lancer发言必有的冷嘲热讽也欠奉,旁若无人闷头吃自己的。“没想到在这里打工还顺利找到了住的地方,教会的神父虽然人有点怪总归还是神父嘛,也能

  • 你是不是暗恋我[娱乐圈]第八章在线阅读

    北地边军将军府当中,早已是血流成河,二堂之中,一蒙面黑衣人扶着门框,将手中钢刀细细擦拭了一番,随后环顾四周,高声道:“不必逃了,你逃不掉的。”那躲在二堂屋后的姑娘听到这话,不由得屏住呼吸,生怕让蒙面人发现。那蒙面人却摇了摇头:“何必挣扎?”话音未落,那蒙面人便飞身越过二堂屋顶,落在了小女孩面前。“丫

  • 此生爱你,我无悔之第十章

    清晨。张暖坐在镜子前看着里面那张苍白的脸孔,以及眼圈下面浮现出一片胧胧青色,目中现出些犹疑不决。她的脸色比昨天还要难看。她想扑点粉打上腮红来遮掩一下,可是这样的话,好像显得她太刻意了些。宋尧的初衷,只是想画抑郁症病人而已。这么想着,张暖便收起了镜子,顶着一张素脸准备出去吃早餐。但在出门前,她忽地顿住

  • 网游之天下归一在线阅读第七节

    “这就是赵国的待客之道吗?如果此事宣扬出去,恐怕会被天下人笑掉大牙的吧?”刘天彻大声嚷道。本来赵国想给秦国的使者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赵国不能放肆,但是没曾想,使者里面竟然卧虎藏龙,韩千叶的出现搅乱了赵国的计谋,但是却涨了秦人的威风。这一秀,韩千叶的名头会为天下人所知的。“吱嘎!”邯郸城的吊桥

  • 【猎人】错想之洛晗、能力契机

    第二天一早,双羽就和往常一样五点半准时起床,把洛晗收进储存空间,随便找了一条干净的小溪,随意洗漱一番后,就来到那个始祖灵兽说的训练场合。“这是早餐,你就暂且训练体能,每隔十分钟,你便围着这个训练场跑十圈,第一轮跑不惯,那你就可以走人了。”始祖灵兽站在一片绿色草地的训练场,旁边有几个悬浮的盘子,里面是

  • 谁把我宠成了这个样子[末世]第3章在线阅读

    玉清境前,整整齐齐站了一排的师兄弟。师尊观天象有感,闭关已有百载,今日是师尊出关的日子,青歌也好好的把头发梳起,幻化出人腿老老实实站着。要说这三百年为徒生涯,青歌最怕的,就是元始天尊,在别的师兄面前,都可以装傻卖乖,师兄们也都当青歌是个孩子不与她计较,可只要站在元始面前,青歌就像只没了毛的鹌鹑,连挪

  • ◇甜蜜:窝在你心里的蛀虫◆在线阅读开启一级商城

    李洪博还好奇这娘们不是要走么,怎么突然站着不动,原来是因为自己的歌曲。这时他才想起刚刚自己上传了这首歌,现在应该还是比较火的。于是打开抽奖界面一看,赫~居然已经有八十多万的人气值……短短这么一会时间就能够如此高的人气,说明这首歌果然在抖音上面是非常的火,现在他只用等着人气值的增长就好。这可是一个非常

  • 住在我隔壁的暴君在线阅读第七节

    副台长从台长办公室出来的前后变化,明眼人还是能看到的。虽然说情绪也不是很好,但是比之前进去的时候好多了。小亚装作过来拿节目表,实则将副台长的进进出出都看在眼里,回去就告诉了尤果果。尤果果心里一沉,面上虽然没什么反应,但是心里的滋味却是不好受。想来也知道,向来和台长关系不怎么合的副台长这几天怎么频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