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正文

雄霸万界在线阅读第六章

2021/5/5 17:16:06 作者:乱世浮卿 来源:3G小说网
雄霸万界
雄霸万界
作者:乱世浮卿来源:3G小说网
武魂大陆,以实力为尊,每个人成年时会测试划分,有潜力者继续修炼,没有天赋者投身物质建设服务,沦为工人。昔日武魂大陆修炼天才韩文两年前突然陨落,测功大会前被人冷落和嘲讽,唯有神秘身份的美女韩萱儿对其不离不弃。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我韩文定要中兴再起,称霸苍穹!

夜终于降临了,对于程帆而言,这将是在新学校度过的第一个晚上。

晚自修回来后已经是21点40分,程帆双手搭在围栏上,抬头望着满是星星的夜空。不由又想起母亲的话:“当星月的光辉洒在它的身上,婴孩的哭声可以让它开启四维之门。”程帆在怀中掏出一个半圆形的饰物,但见上面布满了暗纹,在星光照射下微微泛出紫色。这件东西从出生起就陪伴着程帆,像程帆一样显得与众不同,但最近的一段时间,它好像知道,它可以很快可以寻找到它在冥冥中等待的另一半……

22点就规定熄灯睡觉了。程帆返回宿舍,轻轻的躺在床上,他可真不习惯这样早就要入睡。却发觉在熄灯后,宿舍的研讨会才正式开始。

“哎,班长,听说下午吃饭的时候你和程帆跟花花冲差点干上了!”听到的是彭少林的声音。

“恩!”黎剑闷声回答,想必怒气还没有完全平息。

“班长是正义地!我支持你,只担心花花冲要报仇!”罗航说道。

“怕什么,花花冲要找你麻烦,第一时间告诉我!”彭少林继续道。

“这事你们不用管,量他也不敢怎样!”

“花花冲总算是‘四小恶人’之一,就算在学校不敢怎样,出了学校还是要小心点,彭大块你就算了吧,掰手腕你连3秒都顶不住。”彭大块自然是罗航给彭少林起的花名。

“我输给的是鲁达!又不是韩冲……”彭少林有点丧气。

“四小恶人!?”当听到这,程帆笑了。

“程帆你新来,还是少招惹他们。”罗航说道。

“四小恶人是谁?”

“还不是几个总爱惹事,仗势欺人的家伙!”黎剑解释道。

“其中3个就住609,和我们就隔开几个个房间。就花花冲一个住5楼。”

“其实花花冲是四小恶人中还算好的,应该算是凑数的一个。真正令人害怕的是隔壁那3个,还有点黑道背景,连老师都忌惮几分!”

听到众人七嘴八舌的谈论,程帆来了点兴趣。

“还请班长大概说说!”

“还不都是高三级几个留级生,学校管不了就把几个不同班的调到一起去了。一个是会点武术的,是学校武术队的队长,叫陆达文,长的象只大熊,别人就叫他外号‘鲁达’,听说还讲点义气,今年年初全校搞个掰手腕比赛,拿了第二。刚才说彭大块输的就是输给他。”

“我可也拿了个第三!”

“你了不起啦,不过你输给鲁达时,两次没有一次能超过3秒!”罗航笑道。

“是,力量相差太远。”彭少林不得不承认双方的差距。

“别插嘴!听我说完!”黎剑有点生气。

“不过鲁达也没有能够拿第一,他输给了第一大恶人杜雷,如果说鲁达还讲点所谓江湖义气的话,杜雷就是正牌恶棍,专欺负弱小,从不认真学习,就喜欢练习健身,基本上除了还没触犯刑法之外,其他坏事没有不敢做的。还有一个叫徐兆全,是个专门出骚主意的家伙,还特别色,低年级漂亮的女生几乎都受过他骚扰!”

“什么漂亮的女生!不漂亮的不一样受过他欺负!”彭少林听到黎剑这样说,引起了他的共鸣!

“得了,这色鬼还欺负到少林弟子头上了!?”黎剑有点好笑。

“欺负我他倒也不敢,只是像咱班几个女生不都受过他的气,像沈蕴冰和齐彩虹她们俩,最过分的是对陶敏敏,简直是卑鄙下流无耻!”彭少林显然对徐兆全怀有最大的意见。

“陶敏敏不漂亮!?彭大侠你眼角也太高了吧!”罗航在一边打趣的说。

“陶敏敏样子肯定没沈蕴冰,齐彩虹她们漂亮,我只是觉得她平时会打扮,穿衣服也偏成熟一点。徐兆全这家伙一看到她就想动手动脚的,我一见就来气!”彭少林说得非常认真。

“学校也变态,像他们这样的货色早就应该开除了!”罗航语气中透露出愤愤不平,继续说道。

“还不是都有背景,杜雷的大哥听说是黑社会的,而花花冲老爸是A市出名的有钱人。再说学校也没能够找出具体证据,也没办法奈何他们怎样。”黎剑讲到这,好象不愿意再说下去。

“不过最变态的是,学校居然把‘范进’扔进他们宿舍!”罗航接上了话题。

“范进是谁?”

“哦,他真名叫刘儒生,立志要考上清北大学,但因为特殊原因连续两年没考上,别的学校又不愿意去,留在学校继续念!因为这样的关系,大家帮他起了个花名叫范进!”

“也变态,非要考清北吗?不过看来是学校不愿意再留他了,分明故意安排整他!这下好了,变成了恶人谷谷主,洗衣服做作业全部帮恶人们包揽,活受折磨!”

“恶人谷谷主!?”

“呵呵,每个宿舍都需要选一个宿舍舍长,负责安排卫生值日之类的事情,恶人们不愿意当,当然是范进去当!这不就成了恶人谷的谷主了。”

“有意思!”

“好了好了,都熄灯好久了!睡觉了,人家程帆还要睡觉呢!”黎剑嚷道。

“是,谷主!”罗航和彭少林同时应道。

… …

夜深了,宿舍里响起了打鼾声。程帆其实并不介意睡前的一班热血少年的唠叨,他反而觉得这种情形异常亲切和怀念。

趟在床上,程帆静静的思索着往后的计划,想起了母亲给自己的相片,“找这样的一个人,完成我没有达成的心愿,也是你必须要帮自己做的事。”

夜很静。忽然,程帆听到了一个轻轻的抽泣声。似乎离宿舍很近,就在走廊不远的外面。

程帆轻轻的下床,小心的推开门。在朦胧的光影底下,走廊的那一头,居然蹲坐着一个人。抽泣声正是他所发出。

程帆走到他的跟前,只见他正瑟缩在围栏边,用风衣遮住了头,只露出半个脸,手中还拿着个电筒正照着膝盖上的一本书。他对面的宿舍门已经关上,门牌正是住着“四小恶人”中三位的609。

“范进!”程帆失声叫道。

那个人并没有理睬他。

“对不起,是刘儒生师兄!”

那人这才慢慢的把头抬起,“你是谁?”

程帆这才看到对方的脸,一张苍白而瘦削的脸,也许是冷的关系,鼻子红红的,还忍不住抽动几下。

“我是高二(1)班的程帆。”程帆轻声的做了自我介绍。

“被赶出来了?”程帆继续问道。

“嗯!习惯了!”刘儒生迟疑了一下才答应。

“怎么回事?” 程帆看着609的大门,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差点就要想冲进去把几个家伙揪出来。

“我的事你还是不要管!”

“这样还看得下书吗?”

“明天模拟考试!”

“起来!”程帆用力一拉,把刘儒生整个拉起来。

“到我宿舍睡去,我的床给你!睡不了考什么试!”刘儒生想挣扎,无奈程帆好像拥有不可抗拒的力量,整个人被程帆拉动,只好跟着他走去。

“在我这睡!”

程帆带着命令式的口气说道,一边示意刘儒生不要吵醒其他的人。刘儒生只好乖乖的躺下来,他发现程帆拥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魅力,这种魅力又可以赋予人一种安全感,就像一位充满力量的长者对后辈所表达的无限慈爱。但是面前的程帆,却无疑是一个年轻无比的学弟。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刘儒生感觉异常的奇怪。

“你睡哪里?”

“我有地方睡,我们班今天有人请假回家,我到他宿舍去!”

程帆撒了个谎。对于他来说,自己是第一天上学,连班里的同学都还没有认的齐,那里知道谁请假。但如果他说自己想去609睡,保证刘儒生一晚上也不用睡了。

“谢谢你!”刘儒生表达着自己的感激之情。

程帆友好的拍了下他的肩膀。便轻轻转身而去。

609的门是虚掩上的,估计几个所谓“恶人”也不担心别人敢随意进这个门。程帆把门推开,转身便将它锁上……

“谁!?范进你还敢进来!”

黑暗中一个人厉声说道。

“是我!”

……

609宿舍里一阵骚动后便恢复了平静。因为声音不大,或者是根本没有机会再发出大的声音,连宿管也没有惊动,像其他宿舍一样,所有的学生按时进入了梦乡。

清晨,校园里到处充满着笑声和富有朝气的面孔。

“睡的不好吗?老早就见你床上是空的?”

黎剑在去课室的路上问程帆。

“哦,我在清晨的时候习惯到外面锻炼!”程帆笑着说。心想刘儒生也起来的真早,居然没有被他们发现。

正想着,听见背后有人叫了一声!

“程帆!”

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儒生拿着书本从身后过了过来。他藏在深度近视的眼镜后面的目光充满了敬意。

“昨晚谢谢你!还有,今天早上回去拿课本的时候,那几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对我特别的客气!?”刘儒生在旁边低声的说。

“是吗?”

“不管怎样,谢谢你,上课了,再见!”刘儒生说完,挥挥手便要的抱着书本离开。

“等等!”程帆说道。

“其实按你现在的情况,所有高中的课本都已经滚瓜烂熟了,花再多的时间在老知识上提升不大,或者你可以找点时间学习一下大学一年级的知识,或者会有所启发。”

“大学的知识?”刘儒生有点茫然的看着程帆。程帆轻轻的点点头。刘儒生觉得眼前的学弟怎么就像自己的一个大前辈一样,虽然年轻,但是谈吐之间总有一种气度让自己觉得肤浅和幼嫩。

刘儒生若有所思的走了,黎剑有点莫名其妙。

“范进!!你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望着刘儒生的背影,黎剑吃惊的看着程帆。

“昨天晚上。”

“昨晚!?”黎剑是一脸的狐疑!

“上课吧,问题少年!有时间再告诉你!”程帆搂着黎剑的肩头就走。

中学的课堂本来应该像是无边无际的海洋,充满着想象力和创造力。但是,现实的大部分学校却只能说差强人意。沉重的升学任务和陈旧的教学大纲让老师和学生们失去了教与学的乐趣。只能为提高每一点点分数而在各种各类的题山试海里苦苦挣扎。

当然,像Z中学这类知名度极高的学校还是会在素质教育和升学指标上找到平衡点。通过接近一周的学习,程帆也肯定了学校老师的责任心及教学水平。高二的学习已经开始嗅到高考的味道。在新学期的每一堂课都会有老师标榜着高考的重要性,而课堂也相应增加了各种练习和背诵。

周五的课程有语文和数学,语文课是由代课老师李老师上的,因为作为语文科任老师又同时兼职班主任的林老师请假了,这一周都由李老师代课。由于课文选自近现代的文学大家的作品,而对于程帆而言,近现代的中国文学作品具有新鲜感,自然听得兴趣怏然。而上数学课的时候,程帆看到所教的知识基本都已经学过,因此并没有去留心听。程帆思量起了自己进入Z中学的目的,都快一周了,自己戴在身上的半圆形小球一点反应都没有,在月前早些时候,小球的感应预示着她的另一半正处于Z中学的位置里,而进到学校后却毫无反应,他不得有点疑惑。

中午吃饭的时候,黎剑和程帆凑到了一起,黎剑一边吃一边问:“程帆,我觉得你不像在国外长大的啊,你上课不大费劲啊!”

“你不觉得我上课很认真吗?认真自然就不会费劲了。”

“我也很认真啊!像数学课,我比你认真多了,我是从头到尾都盯着老师,记牢他每一句话,但讲到度数和复数就犯难!”

“光记住有什么用,要思考啊!”

黎剑有点无奈的拍拍头说:“我这个脑袋只能是学点偏文科的料了,学语文我就一点都不费劲!”

“大花痴!还说别人呢?”突然,旁边位置上坐了两个人过来,原来是沈蕴冰拉着满脸通红的齐彩虹坐过来了。

看到齐彩虹,黎剑顿时有点语塞。倒是程帆礼貌的向二人点点头。

“别听破剑乱说,什么语文容易数学不行,明明数学就是他的强项,想欲盖弥彰吧,他喜欢语文不过就是想上林老师的课而已!几天不见林老师就心情仿佛!”沈蕴冰吃吃的笑着。

“我怎么就喜欢上林老师的课!?”黎剑瞄一瞄齐彩虹,有点急了!

“喜欢就喜欢,林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大美人,人长得漂亮,课又讲得好,我们每个人都喜欢上她的课。”旁边的齐彩虹瞪了黎剑一眼,红着脸低声的说道。

“林老师?”程帆脑子里又闪过了在大巴上认识的白衣女郎。“难道真是她!”

看到程帆若有所思的样子。旁边的沈蕴冰问黎剑:“你的朋友老是神秘兮兮的样子,到底什么来头?”

“哦,SORRY,我光顾想自己的东西了!两位同学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呢?”

“假洋鬼子!”沈蕴冰用手指在自己脸上一挂,表示不屑。

“我有很多东西想问你呢?不过现在呢,要先找班长谈点正事!”

沈蕴冰拉拉齐彩虹的手说:“我们团委齐书记想问问大班长,为陶敏敏家的捐款落实得如何了?”

“这个当然要抓紧了,网上的不已经取得不错的成效了吗?”

“网上!那可是彩虹弄的,咱班里的事情才是你要管的!”

“基本落实了!”

“基本落实?还没有吧,听说你大班长的外国朋友还没有认捐呢?”沈蕴冰继续说。

黎剑看了一下程帆,连忙说:“人家初来乍到,还没好意思提。”

齐彩虹看着程帆,又看了黎剑一眼,说道:“班长,学校团委在下周三就要汇总各班的募捐了,大家都是为咱们班捐的,陶敏敏是咱们班的一员,既然都是班的一份子,就都有互助的责任,可不能让自己拉了后腿。”

“包在我身上,下周一汇齐!”黎剑拍了拍胸脯。

齐彩虹看到黎剑答应了,红着脸说:“那么有劳班长了,冰冰,我们走!”

等两个小姑娘走后,黎剑和程帆才匆匆忙忙把饭吃完。

“剑兄,怎么没听你说起过陶敏敏的事情?”程帆在回宿舍的路上问道。

“说来话长,她家里出了点事,母亲生了急病,没有钱医治,现在大家都在想办法帮她,详情以后再慢慢告诉你吧。”

“我现在认捐多少合适?”

“她妈妈医疗的费用前期听说要30万,部分费用由医保出了,但是缺口太大,齐彩虹在网上募捐了一部分,作为学生募捐只能是尽一下绵力,当然,也没有上限。”

“没有上限?”程帆心想自己到底捐多少才合适,太多了可能招人注意,太少了也不够意思。想了片刻有了主意。

“我先认捐500吧。”

“好!”黎剑十分满意的看着程帆。心里想,看来外国人还是比较大方。

“另外,今天是周末,下午有一节课是社团活动,咱们学校有不少的社团,你可以选择参加。”

“那么班长是属于什么社团的?”

“我?”黎剑有点得意的说,“我是学校足球队的,高二年级的队长,今天下午是迎新杯,由高一高二两个年级共同组队迎战高三年级的队伍!”

“哦!我过来观战如何?”程帆来了点兴趣,要知道在运动类方面,程帆可是一个超级多面手。尤其对足球和武术怀有浓厚的兴趣和具备极高的天赋。

“当然欢迎,高三级那帮家伙一直看不起我们!特别是韩冲,他去年独中三元,气焰嚣张得不得了!”

“韩冲?去年不是在高二吗?应该和你同一队才对啊!”

“别忘了四小恶人都是复读生!”

“那好,我到时给你助威!”

“不光助威,如果你会踢,也可以参加啊!”

黎剑看着程帆,只见他笑却不答,戴着一副眼镜,整个斯斯文文的样子,估计也不大懂得踢球。

程帆看着黎剑鄙视的眼神,心想对方一定没把自己当一回事,难道我要和他说我在英格兰的阿森纳俱乐部接受过两年的青训吗?如果我说我曾经是阿森纳U13梯队的最佳射手估计会吓到他了!

“你很想赢吗?”

“当然!新生杯足球赛新生队从来就没赢过!我就不信这个邪!”

“好吧,到时我过来看看,如果合适的话我也上场玩玩!”

黎剑点点头,但他并没有真正把程帆这话放在心上,毕竟足球队的每一位队员都不单是足球爱好者,还得是足球方面的高手,根本不是谁说要上场就能行的。

且说Z中学的足球队成立了有好几年了,一直没有得到校方的大力支持。随着近期国家大力提倡发展校园足球,地区每年举行学校间的比赛,足球队这才备受校方领导的重视。每年的开学初期,作为吸纳球队新生血液的新生杯就备受关注。如果有踢球方面特长的新生自然也成为球队发展的对象。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新生杯在校园的运动场准时开赛。程帆穿着运动服来到了场边,和他一起的还有罗航,罗航本来是参加航模社团的,因为辅导老师外出而取消了活动,因此就和程帆一起过来了。

这时候上半场已经开始了,比赛采用11人制,高一的新队员和高二的队员混编在一方为红队,高三的在另一方为蓝队。程帆在场边仔细的观察着场上的动态。

因为是中学生的比赛,战术方面也相对简单。基本上以两翼起球,45度斜吊的进攻为主。双方的阵型都是大致的442双前锋战术。黎剑作为低年级联队的队长,踢的位置是中场CM的位置,和其他队员相比,他的技术更细腻,启动速度很快,更注重地面的配合。可惜的是其他队友与他的链接欠默契,他发动的几次有威胁进攻都因为队友领会不到而失之交臂。

再看高三联队这方,由于队员比对手年长了一两岁,配合相对又熟练一点,踢起来虎虎生风,长传冲吊的打法让低年级联队的后防线疲于应付。特别是作为高中锋的韩冲,仗着1.85米以上的身高,向着对方禁区频频冲刺,制造出很大的威胁。虽然高一高二联队的中后卫彭少林表现比较突出,但也显得颇为吃力。

旁边观战的同学分为两方,为各自支持的队伍鼓劲。

高三的学生自持为学长和学姐,啦啦队组织有方,当仁不让地齐声助威。而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仗着人多势众,更加声势浩大。

“韩冲,加油!韩冲,加油!”

程帆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沈蕴冰和齐彩虹。

两个女孩子表现完全不同,沈蕴冰手舞足蹈,不断的大喊着韩冲的名字。齐彩虹则一声不吭的,双手捧在胸口,紧张地注视着场上的比赛,却不知道她支持的是那一方。

罗航在旁边嘀咕:“沈蕴冰这家伙,明明自己是高二的学生,偏偏去支持蓝队,真丢人!”

程帆笑笑说:“你没听出来,她只支持韩冲!”

因为时间所限,比赛规定上下半场各35分钟。上半场还没有结束,程帆已经估计高一高二联队在上半场就要丢球。果不其然,上半场结束时,韩冲头顶脚踢独中两元,蓝队以2:0的比分领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进化从一只鱼开始第2章在线阅读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①月凉如水,湖面上画舫花船如织,又是别样的风景。江陵听着隐隐乐声自水面传来,随口问道,“老师素喜清净,缘何将茶楼建在此处?虽离青楼远,那些个花船却也避不开。”“我幼年就想,能住在此处,日日饱览美景简直人间乐事,不曾想几十年里扬州奢靡日盛,这些个事儿竟繁荣至此,偏就这点

  • 英雄联盟之主播真会玩第八章在线阅读

    路长歌手遮住袖筒里,脸上也看不出疼,出了门又是那副嬉笑模样。赵义拧着眉头跟在她身后,伸手要扯她袖筒,“给我看看,不然怎么上药。”“就看着严重,过两日就消肿了,不值得看。”路长歌手往身后一背,桃花眼的眼尾微微上挑斜眼看她,眼波流转语气欠揍,“都是小场面,你路姐何时怕过。”“……严夫子怎么就那么心善,没

  • 润玉与女娲后人同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宋诗尔其实长得非常漂亮,如果说她对身上哪一点不是那么满意的话,那就是脸型了。小圆脸,还有点儿婴儿肥,再加上年轻有活力,既可爱又漂亮。以前倒是想过以后成年了去削骨改变一下脸型,当时她还将这番少女心事说给叶峥庭听了,哪知道他当时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你也就脸型好看了。虽然气得要死,但不得不承认

  • 刺手的红色玫瑰3在线阅读战!

    夜半时分刘振带着张宇回到营地,将大家集合起来,赵峰看着二人脸上严肃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肯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刘振开口道:“这次我们借的这次任务,官方提供的情报出现了错误,我们这次不光要面对一只一阶巅峰实力的狼王,还有一只一阶巅峰实力的狼后,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有些影响,但是好好安排问题不大,我需要

  • 总裁他是粉红控在线阅读第9章

    胡为从林场回来后的第二天便跟其父参加了阳翟各大家族就应对蒙山贼伙而举行的战前会晤,胡为也是去会议举行地点—县衙附近的川阳茶楼的路上才从胡父口中得知这伙欲对县城不利的贼人是从西南与南阳国交界的蒙山来的,听说这伙人先前仗着蒙山地处三不管区域,一直钻着两地管辖蒙山不明确的空子为非作歹,也是因为这伙人做事有

  • 从替身演员开始做明星之不小心非礼了岳思盈(2)

    就这样李卫背着李氏一直向前走着,身后的姐弟俩也紧紧的跟着。而在前面走的李卫,除了在找过河的办法。他的心里同样也在想身后的俩人到底是谁,因为他越想越觉得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俩人。“盆!小福贵你看有盆!有盆!快去拿啊!”李氏忽然拍着李卫的肩膀指着河面着急的说道。李卫顺着李氏指着

  • 尊重末世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时候埃斯特还在炫耀自己掏到的漂亮花纹的鸟蛋,丝毫没有想到在和自己说笑的人还有他们的首领,已经单方面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埃斯特,你知道出密林最近的道路吗?”沙迪用手掌的温度温暖着刚刚轻易从埃斯特手里要来的稀有异兽的卵,态度温和的询问。“我知道。”埃斯特点点头,“那条路兽类有点多,正好你们没有吃午饭吧

  • 老子一出生就是满级在线阅读第8章

    微风吹过,树叶轻轻摇晃,发出沙沙的声音。一片密林之中,猿空正慢悠悠的走着。这是他第一次外出闯荡,开始他很激动,外面的世界他向往已久,他天马行空的想着,自己要如何如何,总之就是就是努力变强,受人崇拜,将来带领猴族走上顶峰。可想着想着,他觉得不对:“父亲急着要我走,不应该啊!他以前不是不想让我太早离家吗

  • 临风若离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是谁不重要,”颜折月眼波流转,笑意盎然,“重要的是,你是谁?”话尾轻扬,带着一丝挑衅的味道。颜折月见不到说话者的容貌,表面上从容不迫,心中却警惕万分,思绪百转。颜氏宗训第一条:在不知对方情况下,绝不可随便暴露自己身份实力。她作为现代御兽颜家弟子,一切行为需谨遵颜氏宗训。颜如没有回答颜折月的问题,

  • 太傅攻略手册在线阅读陌生好友

    那个老人姑且叫他农场主吧,因为我脑回路婉转,他愤怒着让我滚的时候样子总让我觉得像是黎明杀机里喊着“偷电贼滚出我的农场!”的屠夫农场主。我有种莫名的预感,农场主还会出现的。那岂不是和游戏无关了....?我又想,不对不对...那天那个丢垃圾的小姑娘,我清楚的看到她手腕上挂着带毒萝亚力克的手链。如果不是巧